1875我来自未

第252章 公会与社会保障

第252章 公会与社会保障

【252】公会与社会保障

青岛自行车厂,

早晨八点上班后,

装配车间前的空地上,

青年工人于发奎站在一个倒扣的板条木箱上,手拿检讨,痛心的念着:

“……因为我的装配失误,二十多辆永久牌自行车的轴承出现了变形,我险些为厂里带来了重大的经济损失,幸亏质检部的同志及时发现……

……这样的错误是怎么造成的呢?是我的思想上出现了麻痹大意,没有牢牢记住姚主席的教导,没有把质量是企业的生命这句话刻在心上……

……我在这里深刻的检讨,保证以后永不再犯类似的错误,检讨人,于发奎……”

这是1878的所有工厂车间每天早晨的例行晨会,为了贯彻中央下达的现代化企业管理方案,把质量当成企业生命,所有工厂都建立了例行晨会制度,让那些忽视质量的员工进行检讨。

1878的工厂没有终身制,姚梵不希望企业在未来出现极度臃肿的局面,每个厂都实行的是合同制。但考虑到企业初创,所以规定,企业建立的前五年,不采用政企分开,五年后政企分开,由国家采用全资控股的方式进行市场化经营,国资委也应运而生。

为了调动企业的积极性,姚梵规定所有企业在给员工缴纳各种保险后,除了上缴税收外,利润的三分之一上缴国家作为股东分红,三分之一作为企业未来发展的公积金,三分之一用于给全厂员工发奖金。奖金的数额与员工的绩效考评和管理级别挂钩。

同时,姚梵采用了工会负责制,除了需要国家部委支援的技术工种和管理岗位外,企业的其余部分招工权利由职工每年选举出的厂工会负责。

这样一来,为了确保年中分红的数额,企业员工选举出的厂工会绝不可能大批的招收员工,因为那样会大大稀释企业现有员工的利润分红。这样一来,足以确保企业不至于人浮于事。

姚梵原本希望给每个企业定下编制,防止人浮于事,可是担心出现后世的那种编制外干的累死,编制内闲的蛋疼的局面,最终还是决定采用公会负责制。

社会主义的企业,就应该采用大公会制度,工人自己选举出的公会,才能真正确保工人的利益。

当然,公会势力的过度膨胀也不利于企业的制度进步和严格管理,因此姚梵暂时只把企业的基础招工权交给了公会。

并且规定了各企业工会代表的人数与企业职工总数的比例,规定了公会主席和副主席必须是党员,规定企业公会代表必须有半数以上是党员。

无产阶级专政必须有无产阶级民主来保证。

无产阶级民主必须制度化和规范化。

姚梵计划,一旦工人们摸透了工会选举,熟悉了公会的制度运转,懂得了公会如何参与企业的经营管理,就给予公会更大的权利,让公会更多的参与企业的基层管理,确保工人的合法权益不会被官僚体系所侵犯。

姚梵觉得,只要能保证工人阶级的利益,即便企业为此付出一定程度上的利益受损和发展速度,也是值得的。

只有富裕的工人阶级,才能为国家提供稳定发展的社会基础,才能为国家源源不断提供教育程度良好的工人阶级出身的子女,提供无产阶级专政的下一代人才,才能为国家的商品提供一个购买力强大的市场。

如果工人利益得不到保证,得不到持续的提高,工人不富裕,那么他们怎么可能在社会上拥有话语权?那么他们的子女怎么可能受到良好教育?他们的子女怎么可能在社会上拥有竞争力?未来这个国家的无产阶级专政又怎么可能不落入官僚阶级手中?官僚阶级专政下,社会形态怎么可能不朝着资产阶级专政演变?

眼下随着潍坊库区与山东各地的道路越修越宽,黄土路面升级为水泥路面,连接潍坊与全国的铁路线逐渐畅通。沿铁路干线的城市飞速发展,各种企业越建越多。

从21世纪转移而来的轻工业几乎都是从装配行业起步,因为组装原件的技术要求远比制造零部件要来得低,因此姚梵更加注重质量,要求各企业从组装开始,就以最高标准进行要求,对于手艺差的员工,在加大培训力度后依旧没有提高的,合同期满立刻解雇!

共产主义社会毕竟还没到来,企业不能养蠢人和懒人。

被解雇的员工在从社会就业局找到合适他的职业前,可以从各城市的民政局领到低保,因此并不存在饿死的问题。如果半年内找不到新工作,而又不愿意接受社会就业局安排的比较苦累的工作(如扫大街、通阴沟、修路、移民东北、新疆、安南,进行农垦等等),那么将被取消低保,乃至取消基础医保。

姚梵给予全国公民的基础医保是完全免费的,不论是工人还是农民,不论城镇居民否有就业,人人有份。

除了部分昂贵药品和手术实行收费外,普通的看诊和治疗小毛小病的初级药品是免费发放的。初级药品的发放有着严格的规定,每次只用小纸袋发给病人三天的药量,以防止有人收集药品用于私下贩#卖走私到国外牟利。而严格的法律惩罚也可以保证这其中没有人敢于占公共医疗体系的便宜。

姚梵可没能力把所有药品和手术都免费,目前1878没这个财力,也没这么多医务人员。医疗上的非免费项目需要靠企业为职工购买医疗保险来实现,至于农民和非就业人群,暂时只能靠他们的个人意愿,自费交钱参加社会医疗保险,以应付可能发生的大病。

受制于社会生产力的水平,国家没能力完全负担所有人。

但姚梵希望,三十年后,待中华君临天下,自己能够给所有中国公民提供类似后世德国和北欧那样的高福利生活。

幸福生活的前提是要让祖国君临天下,否则什么都是空谈,如果连国家安全都没法保障的话,还谈何社会福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