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258章 前哨战

第258章 前哨战

【258】前哨战

早在一周前,远东俄军已经发现了中国军队在边境地区的集结,并通知了莫斯科,在莫斯科的陆军部授意下,俄军争锋相对的进行了兵力调动,一副毫不畏惧的姿态。

得益于前几年花费300万金卢布,陆续从中国进口的600台无线电收发报机,俄军目前已经建立了师级无线电联络系统,全国20个军的兵力,所辖60多个师全部有了自己的电台。俄国还用电台组成了联络全国各大城市的无线电联络网。

但1881的中国,无线电已经普及到了步兵的连级建制,而炮兵则是做到了对各基础单位的单独指挥,将无线电指挥落实到了最基础作战单位,以适应共和国这时独立于世界的炮兵战术。

华夏共和国采用的是与世界各国都不一样的分散炮位,不像这时欧洲诸强流行的集中部署火炮的单一密集阵地,共和国的炮兵学校教科书要求的是相对分散的设置各门火炮阵地,由炮兵指挥官通过无线电集中指挥,以防止因为受到攻击而出现被敌人一锅端的情况,同时能够做到配合前线的进攻,灵活部署变更炮位。

而在第十次俄土战争获得惨胜后,俄军这两年也进行了军事改革,其中最重要的变化是加强了对于挖掘战+ 壕的要求。在吸取了俄土战争中一味发起大集团刺刀冲锋导致重大伤亡的经验后,俄军开始强调在立足战壕防御的前提下,耗尽对手的锐气之后再发起散兵线进攻,只在兵力大大强于对手时才采取刺刀冲锋,以夺取阵地。

由于俄军在第十次俄土战争中被土耳其人的温彻斯特1866连发步枪屠杀的惨痛无比,俄军痛定思痛,决定淘汰单发步枪。依靠从中国进口的先进工业品所附加的高昂国内税,沙皇赚得大笔税金,从而逐步淘汰军中现有的仿制法国夏普斯单发步枪的国产柏丹步枪,开始了大规模的换装。

由于中国56式半自动步枪在解放战争和之后的大小各场战役中的出色表现,全世界都对这种神秘的步枪眼热无比。俄国本希望中国能出口威名赫赫的56式步枪从而得到仿制的机会,结果却遭到拒绝。中国表示为了维护世界的稳定,暂时不对任何国家出口武器。

于是俄国陆军部开始了大规模仿制温彻斯特1866,同时向英国提出进口该型步枪的要求。和钱无仇、同时也无法禁止俄国仿制的英国答应了俄国的进口要求,对俄国出售了五千多支温彻斯特1866,再加上俄国的自行仿制,于是俄军出现了新老步枪的混编,给每个师下属一个步兵团完成了换装。

绥芬河东侧波拉尼奇要塞的俄军指挥官奥里奇少校此刻正焦急的用俄国近两年来刚仿制生产的双筒望远镜观察着沿公路扑来的中国军队,目前全欧洲的军工厂都在仿制中国军队所采用的双筒望远镜,由于双筒观察的方便与实用,大获军队的拥护和好评。

“中国人在五公里外就离开了公路,展开成了散兵阵型,沿着附近的山丘和森林向我们包围过来。”参谋官巴罗佐道。

“中国人的队形稀疏,现在离我们还太远,告诉炮兵不要胡乱开炮,等中国人进入两公里距离后再开炮。各步兵连坚守战壕,不要贸然出击,利用连发步枪的火力,狠狠的教训中国佬!”营长奥里奇命令道。

就在这时,俄军的观察哨所中,所有军官突然发现,公路上隆隆的冲出一辆辆怪模怪样的车辆,这些车辆的外形和欧洲市场上售价昂贵的中国吉普或者拖拉机完全不同,两侧居然有五个轮子,还有两个不着地的小轮子一前一后的转动,轮子外面还包裹着一层看起来钢铁铸成的履带。

一辆辆绿色车身上更奇怪的是没有发现车窗,上面有一个隆起的鼓包,鼓包上一根长长的棍子伸向前方,这根棍子……很像炮管,但是这么细长的炮管,不会炸膛吗……

还没等俄军反应过来,第4集团军先头第10师已经开始了炮击。

第10师师长韩世海在远处山头上隐蔽的临时指挥哨所中下令道:“第一坦克营已经开始突击,命令30步兵团跟上!

401炮兵营配合步坦突击群,用152mm榴弹炮对敌阵地发起二十分钟的不间断炮击!

31、32步兵团按照预定的一点两面战术布置,全力从两侧包抄进攻敌人要塞群。

各团属迫击炮连伴随步兵前进,进入预设阵地,等152mm榴弹炮营炮击结束,立刻开始步炮协同!

………”

“各炮位注意,听我命令,按装订诸元依次开炮!”401炮兵营营长腾逸风在接到师指命令后,在无线电中下令道。

于是第4集团军10师下属401炮兵营开动了,12门152mm榴弹炮从十公里外的阵地上开始了接下来长达20分钟的重炮轰击。

波拉尼奇要塞一时间地动山摇,呼啸的152mm大口径炮弹如雷神之锤,一记记的重重击打在俄军阵地上,一个个简陋的水泥碉堡被掀翻,一条条战壕被炸塌,战壕中的俄军顷刻间陨命,碎肉残肢混合着泥土被炸上了天。

“大口径火炮!中国人使用了大口径火炮!”奥里奇少校惊恐无比。

远东蔚蓝的天空中,一架翼下刷着红星,编号1001的初教六如轻盈的燕子一般从400米高度掠过波拉尼奇要塞上空,飞行员陈伟鹏用头盔上的耳机简单地向地面发回空中火力校射的参数。

“这里是1001,根据目测,落点偏东25南10,重复,东25,南10。”

“这里是4集空指,东25,南10,收到,1001继续观察。”

“1001明白。”

第4集团军空军联络指挥中心立刻通知401炮兵营,营长腾逸风在通知修正了火炮装订参数后继续着炮击。

10师的步兵或从山头,或从谷地,或从森林,沿各个方向冲向波拉尼奇要塞,但速度都比不上此刻已经下了公路,沿着公路两侧以每小时20公里突进的第一坦克营,在他们身后,是作为中央突击群的10师第30步兵团,为第一坦克营进行着步坦伴随作战,

第4集团军第一坦克营43辆62式轻型坦克用每小时20公里的速度向前推进,在靠近波拉尼奇要塞和周围的俄军阵地时,坦克上的装填手开始用高机开始扫射俄军阵地。

在经历了12门152mm榴弹炮整整长达二十分钟的炮击后,波拉尼奇要塞已经被炸开了锅,整个三公里长一公里宽的椭圆形阵地上被炸的如破碎的鸡蛋,蛋黄蛋白淌了一地,幸存的俄军在壕沟内瑟瑟发抖,此刻望见一辆辆插着如血红旗的钢铁巨兽高速扑来,顿时吓得魂也没了,一个个跃出壕沟,开始了大规模逃亡,整个波拉尼奇要塞防线瞬间崩溃。

第一坦克营和第4集第10师的第30步兵团毫不停留,呼啸着从俄军壕沟防线上无情的碾过,紧紧追赶着逃亡的俄军,56式半自动步枪、81式轻机枪和坦克机枪嗒嗒的嘶吼,不断地收割着生命,团属无后坐力炮连间或的开炮,对俄军阵地纵深发射着高爆杀伤榴弹。团属迫击炮连不甘示弱,叮叮当当的向逃亡的俄军发射着炮弹。

当俄军阵地右翼的最后一个加特林机枪阵地被62轻坦冲进后,这次前哨战犹如被履带碾碎的加特林机枪一般,宣告了基本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