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275章 向左走,向右走

第275章 向左走,向右走

【275】向左走,向右走

日本东京。

千代田区皇宫前。

德国西门子生产的有轨电车正叮叮当当的驶过街头,车内安装的电机来自中国生产,城市供电也来自中国出口的汽轮发电机。

而东京市中更多也更气派的各路公交车,则是从中国进口的中通客车,这些客车和满大街行驶的达官贵人的qq轿车和红旗轿车一样,都要喝从中国进口的高级汽油。

街头张贴着各种海报,其中一半印着中国电影明星,或者是新上映影片的宣传画,另一半则是各种各样的广告,美女们穿着靓丽的现代服装,发型新潮而动感,ps的美轮美奂,这些海报很多都是从中国直接运来日本的。

时髦的青年们穿着中国广告上的皮鞋或运动鞋,抽着带过滤嘴的中国香烟,带着中国产的手表,女青年则穿着电影里明星们的半高跟皮鞋,连衣裙,长筒袜。东京各条大街上的美发店一天比一天开得多,里面坐满了要求烫个电影里新潮发型的年轻人。

更有在政治上时髦的青年,则自行制作了中国人民革命军式样的绿色军帽,上面绣着红五星。

日本富人们接受新事物的能力特别快,尤其是对于来自中国的商品和文化,日本的有钱人各个都顶礼膜拜,没办法,谁叫你造不出来呢?何况这些中国商品实在是太吸引人了,拿来送人,既实用又有面子。

作为千年以来的邻国,一天一个样的飞速崛起的中国对日本在各方面的刺激简直无以复加!

科技发达、商品丰富、社会福利和劳动环境优越、法律健全、军事强大,这种种事实,把日本人的心完全拨乱了。

眼下日本国内各界人士都在高呼学习中国的口号,要求政治上更加自由,经济上更加自由,文化上更加自由。随着左翼思想的传播,日本全国的政治环境出现了左右尖锐对立的局面。尤其是近来发展迅猛的日本劳动党,已经和日本国内的右翼军国主义势力在各种场合进行了交锋。

由于中国大使馆的支持,明治政府几次出动宪兵逮捕日本劳动党的骨干份子,最后却都迫于压力而释放了,搞得自己灰头土脸。中国驻日大使何如璋的红旗车,在东京已经成了一种高贵的象征,是自由与解放的象征。

而何如璋的施压手段很简单,那就是每每扬言要对日本进行贸易禁运,甚至隐约暗示有可能动用武力进行报复。这些话并不是嘴上说说,上个月中国海军就把一条误入中国舰队演习区的日本军舰用鱼#雷击沉了,日本海军损失了这条两千多吨排水量的铁皮炮舰之后,一声都没敢吭。

说到贸易禁运,就要谈到无线电。

这年头连英法德都没搞懂集成电路是个啥玩意,更别说日本了,不但日本,全世界所有国家军队用的无线电都是从中国采购的,世界上没有第二个国家能够生产。由于中国直接出口集成电路产品,跳过了电子管时代,导致电子科技在除了中国以外的地区出现了技术断层。很简单,这年头任何国家的显微镜,都看不清集成电路的构造。以至于教会一直在痛心疾首的批判集成电路是魔鬼的屎……

随着中国商品在日本市场上极度畅销,贸易带来的利润让所有人都眼红无比,于是各种走私活动变得日益猖獗,原本在明治维新后树立起来的中央集权,在各地的原藩主和贵族大名们一个比一个过分的走私活动下,变得日渐破碎。甚至有日本海军参与到了走私活动中。可即便如此,日本政府依靠进口关税带来的利润依旧是逐年增加。

中国海军和陆军在各个方向上所向披靡的战绩,把日本从上到下吓得半死,悔不当初居然敢趁猫打盹,染指琉球和朝#鲜。

每当何如璋提出抗议要求释放政治犯时,就会双手叉腰地站在日本外务省里骂街,从日本警察一直骂到外务省,从日本宪兵队一直骂到天皇明治,这时候别说外交大臣,整个内阁包括总理大臣都敢怒不敢言。最后也只能一推三六五,把人放了了事。

中国驻日大使馆每周都会举办各种自助餐会,邀请日本社会各界文化与经济名流,赠送剃须刀等在日本人看来无比贵重的高科技小礼品,同时派发各种小册子,宣传社会主义民主与自由,批判日本政府残害人权,鼓励社会各种经济团体创办各种政党。种种行为导致日本社会上要求推翻天皇制集权军政府的呼声一天比一天肆无忌惮。

其中日本劳动党干的最为大胆,在中国的支持下直接把手伸进了皇军,已经控制了一部分出身贫寒向往社会主义的军官和士兵。他们在地下活动,自称赤军,只等劳动国际一声令下,就要策划全日本总暴#动。

左翼的宣传非常贴近占日本人口九成以上的广大贫农,华夏共和国的土地改革政策令日本地主胆寒,却令日本农民朝思暮想、梦寐以求。

这种情况的发展,令的左右派别的冲突愈发日趋激烈,街头时常出现左翼政党与浪人拔刀相见的场景。这使得何如璋现在出门都要带保镖,裤腰里都要插上一把五#四式手枪。

从马克思与姚梵在劳动国际中提出全世界劳动者团结起来建立联合国的主张之后,日本劳动党就含泪把那首《联合国颂》唱了一遍又一遍。

现在的日本劳动党已经不同于几年前初创时的局面,有了中国的撑腰和劳动国际的经费支持,他们此时不但掌握了大批社会底层的劳苦大众,其领导层更是有一大批出身上层社会的进步男女青年。

这些原本出身上流社会的青年们,他们背叛了自己的阶级出身,怀着一颗建立供产主义世界的红心,毅然成为日本最激进的革命者,他们对于建立一个属于劳动者的联合国充满了崇高的热情,到了极度狂热的地步,表现为极其推崇武装斗争路线,迫切的等待着北京的劳动国际中央宣布日本解放日的到来。

东京皇宫内庭,竹制惊鹿在接满水后一次次发出咚咚声,试图唤醒主人的灵感。

日本天皇明治盘腿坐在榻上,丢下手中的密信,烦恼的看着敞开的拉门外,只见庭院深深,充满孤寂。

“英国人愿意对我们出售新式步枪和火炮的生产线和技术,还愿意在日本建立一个合资的军用造船厂,并且英国还将给予日本贷款,条件是要我们与俄国联手,加上英国在缅甸和印度的军队,一旦有事,就从东西南三面钳制中国。”

明治叹了口气:“真是头疼啊。”说完看着伊藤博文。

新任内阁总理大臣伊藤博文的眼睛在镜片后闪烁了一下:“在下认为,与现在如日初升的中国对抗,这不符合日本利益。

这次中国拿下整个东南亚,将西班牙与荷兰这样的英国老牌盟友打得愤怒而无助,英国却缩着脑袋与中国谈判,不敢宣战,这已经很说明问题了。”

说完伊藤抿了抿嘴,断言道:“英国的亚洲时代已经过去了。”

明治又叹了口气:“可是中国不同意对日本转让先进技术,也不同意出口先进的军舰和火炮,扬言除非日本进行全面政治改革,改善人权状况,增加军事透明度,增加社会自由度,总之就是按照他们的意图来改造日本,否则他们不考虑除贸易之外的进一步合作。

我担心这样一来,日本就只能永远沦为二流国家。”

伊藤博文低头道:“忍耐,陛下,要忍耐,即使是老虎,也有受伤的时候。但前提是,先要出现两虎相争的局面才行,日本可不具备充当这只老虎的实力。”

明治道:“英国是吗?”

伊藤博文黯然道:“如今以我观之,恐怕任何一个单独的国家,都无法撼动中国在亚洲的主导地位,我认为除非出现世界级的多国战争,诸强联合战中,并使中国战败,才能让中国出现虚弱、混乱、乃至瓦解。”

伊藤干咳了一声继续道:“这种情况不是我们能创造的。

所以对日本这样一个弱小的国家来说,我们必须给自己在世界上找一个依靠。

亚洲的局势已经明朗,中国人甚至已经造出飞翔于天空的兵器,没有国家会为了日本而与中国对抗。俄国有西方最强的陆军,英国有西方最强的海军,不都落败了吗?

我看日本与其孤立自守,或者中了英国人的圈套被当成马前卒,不如让我们尽一切可能的靠近中国。中国现在恼怒我们,一定是因为清国时代两国之间的不愉快,中国一定是怀疑日本的野心。”

明治颇感耻辱的道:“难道要成为中国的藩属国吗?”

伊藤道:“要强国,就要兴建工业,如果可以换来中国的工业援助,日本可以和中国签订商品包销协议,日本所有的出产可以全都用一个较低的价格交给中国,来换取中国的科学和工业设备,换取进入中国最高学府清华大学的留学生名额。”

明治道:“为什么不是英国?”

伊藤道:“远水解不了近渴,既然要下定决心,那么要学就学最好的。英国造的出无线电吗?英国造的出汽车吗?英国造的出塑料吗?英国造的出大功率蒸汽轮机吗?英国造的出船用柴油机吗?”

明治黯然道:“短短几年,中国人究竟是怎么做到的?难道真的是只要发动群众就行了吗?社会主义的政治体制就这么神奇吗?为什么人民不能像社会主义国家那样拥护朕,朕难道不是明君吗?”

伊藤两眼放光地道:“中国的体制除了政治,一定还有更加先进的内部运行机制,要想彻底而全面学习的中国,就要彻底放下尊严的去投靠。”

明治踟蹰道:“中日的政治结构是不一样的,我永远也满足不了那些左翼的要求,而军部那些贵族巨头们,也不会答应的。”

伊藤道:“可以尽可能地平衡左右,陛下,我愿意率领使节团,亲自去北京。即使是跪在姚梵主席面前磕头谢罪,也要得到中国的谅解与友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