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新村

023 热闹的一天

023热闹的一天

023热闹的一天

这边搬运东西搬得热火朝天,自然也惊动了早起出工的人,得知顾沫凌买下了行脚商所有的货,皆闻风而来,不过,不管其中有什么心思,都在顾言槐的指挥下帮忙搬运东西。

“六叔,那些米粮,每种分一半直接运去祠堂吧,还有这些菜蔬肉食的,也分一半过去,其他的,就劳烦搬到我家院子里。”顾沫凌说得轻描淡写,听的人却阵阵心喜,庄婶自告奋勇的说要帮顾沫凌到祠堂看着,不让人乱糟蹋了这些粮,顾沫凌听了只是笑笑,“如此,有劳庄婶了,一会儿我让寻梅去帮忙准备晚上的菜,中饭便由各位婶婶们作主了。”

“嗳,好,好。”庄婶欢天喜地的用自家的篮子装满了菜走了。

“七妹,七妹。”顾行英和顾行正两人匆匆而来,一脸的难以置信,“七妹,这么东西真的全是我们家的?”

“都付了银子了,还能是旁人的?”顾沫凌好笑的看着他们俩。

“七妹,你买这么多做什么?”顾行正好奇的问,他性子比顾行英稳重许多,虽然吃惊,却没像顾行英那样急躁。

“也没什么,就是觉得,我回来都好几天了,也未能宴请乡亲们,这眼看端午也没几日了,便想着今日难得,便多买些,请乡亲们一起热闹热闹,还有,我师父的后事,我身为他唯一的弟子,自该尽孝,虽说不必大肆操办,但到时也难免得劳烦乡亲们帮忙,总不能白白麻烦乡亲们吧。”顾沫凌知道自己一下子买了这许多东西,自然得有个说头。

“宴席要用的不过就是米粮菜蔬的,旁的有何用处?”顾行正一针见血挑出顾沫凌的纰漏。

“自家用啊,我们家还缺好些东西呢。”顾沫凌含着笑,随口说道,目光有意无意的注意着顾行正,这个四哥,好像还挺细心的。

“太好了,娘屋子里那个柜子早不能用了,她都舍不得丢,这回可以给她换个了。”顾行英兴奋的说着,“还有爹,他那个被子硬邦邦的,这次也能换个了,还有还有……”

“七妹,不是四哥多事,四哥也知道七妹手上宽裕,只是,七妹也不小了,有银钱也该攒着当嫁妆,可莫再乱花了。”顾行正却一脸担忧,语重心长。

“四哥,银钱攒久了会长霉的,而且这银钱又不是种子,攒着还能变出小银钱来吗?。。com。”顾沫凌心里暖暖的,回来这些天,虽没和这位四哥怎么相处,可他此时能说出这么一番话来,骨子里的那种血浓于水的亲情不由油然而生。

“难道……七妹想开铺子?”顾行正心里闪过一个念头,他不由吃惊的睁大了眼。

“啊!”顾行英乍一听,愣住了,开铺子?他可是从来想都不敢想的啊。

“嘘!”顾沫凌并不是故作神秘,只是那只是她心里模糊的想法,还不知可行不可行,原本想先去趟镇上,再考察一下附近的形式再做打算的,今天买下这些货,也只是兴之所致,事实上,她心里也觉得自己有些莽撞了,不过呢,她从来不是那种会轻易后悔的人,既然迈出了这一步,那便努力做全旁的吧,“回去再说。”

顾行正却听出了她的意思,眼中闪过一抹神采,笑了:“七妹想做什么,尽管说,四哥一定尽全力。”

“还有我还有我。”顾行英也不是笨的人,此时也明白了顾行正说的可能是真的,一想到自家的也能开铺子,便兴奋不已。

“八字还没一撇呢。”顾沫凌好笑的看了他一眼,“暂时,别让人知晓,免得做不成惹人笑话。”

“知道知道。”顾行英笑得合不拢嘴。

“咦,三姐来了。”顾行正倒是收敛许多,不过也难掩眼底的笑意,站在那儿帮着检查有没遗漏的货物,一抬头却看到路那头走来一群人,他一眼认出了后面那个抱着孩子的年轻妇人。

顾沫凌顺着看去,果然,走在前头的是个上了岁数的老头,挽着他的一个是年轻小伙子,老人的另一边是个黑壮的中年人,两人边走边说,倒显得极亲近,而后面两个中年人,顾沫凌认得,是派到杨家村和魏家岙报信的人,再后面,却是一男一女,手上各抱了个小娃娃,后面还拖着三个。

“严伯,山哥,这就是沫凌侄女。”那老人虽然年迈,脚程却颇快,没一会儿便到了有,老人身边中年人看到顾沫凌等人笑呵呵的介绍着,言语中透着一股子骄傲,“侄女啊,这位是杨家村的村长,这位是魏家岙的村长。”

“见过杨村长、魏村长。”顾沫凌不慌不忙的行礼。

“这就是……”老人明显的吃惊。

“没错,严伯,莫看她年纪小,本事可大着呢。”

“七、七妹?”身后那个年轻妇人,正是顾沫凌的三姐顾秋菇,一身打满补丁的深蓝色布衫布裙,头上系着一块同色的布帕,容貌和顾沫凌有三分相似,只是她长年劳作,肤质粗糙发黄便显得老态,此时,一双杏目正含着泪看着顾沫凌,犹犹豫豫的不敢上前,手中抱着的小娃娃早被顾行正接过。

“三姐。”顾沫凌微笑着,上前握住顾秋菇的手,那双手,满是老茧……顾沫凌情不自禁的觉得酸楚,“是我。”

“七妹。”顾秋菇顿时痛哭起来,惹得顾沫凌也眼眶湿润,只是无语的搂着顾秋菇的肩轻拍着。

“七妹回来了是好事,快莫哭了。”旁边的男子本来正和顾行正几人说话,见到顾秋菇哭个没完,便过来劝说。

顾秋菇才止了哭,给顾沫凌介绍一番,顾沫凌少不得又是一番客气。

“哟,严伯山哥来了。”顾言槐回来搬东西,货早已搬完,却见到了这一群人,忙热情的迎过来扶着老人,“我爹正叨叨两位呢。”

“昨儿得到信天都晚了,才一早就赶来了。”老人呵呵的笑着,看到顾家村村口隐隐有人来来往往,便问,“你们这一大早的,忙什么呢?”

“哦,今天一早,我家侄女买了些家什,让大伙儿帮着搬家去呢。”顾言槐指了指顾沫凌,招呼道,“沫凌啊,这位是杨家村的村长杨伯严,按着你三姐家的辈份,你得称一声太叔公了,这位是魏家岙的村长魏力山,我大哥家的亲家公。”

顾言槐的介绍比刚刚更详细,顾沫凌立即便明白了,这两人和自家都沾点儿亲,于是又客气的见过礼。

“沫凌啊,我爹正找你呢,你先领你三姐三姐夫家去,一会儿过来吧。”顾言槐领着两位村长往家走,一边叮嘱顾沫凌。

顾沫凌应了,陪着三姐一家回家,看这三姐的身形,似乎肚子又有了,她不由暗叹,这手上抱俩,后面拖三个,肚子里……这古代的女人啊,真真辛苦……

到了家,一大溜的货一直叠到三叔家门口,一群妇人们正围着那堆东西叽叽喳喳的和李氏说着话,杨二春和王瑾珏两人正小心翼翼的看顾着,防着小孩子瞎闹弄坏了东西,而李氏,虽有些不安,却也是笑容满面。

“娘,三姐三姐夫来了。”顾行英嗓门大,还没到地方便嚷嚷起来,惹得一群妇人们七嘴八舌的招呼。

她们的热情,顾沫凌早就领教过了,她也知道,那是她们表达的一种亲近,所以,虽然觉得有些吵闹,却不觉得烦。

“凌儿,你买这许多东西做什么?”李氏听到顾沫凌回来的第一句话便是这个。

“娘,我知道七妹想做什么。”顾行英一听,兴奋的抢着回答,顾沫凌心里一凛,这五哥,莫不是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她想干嘛吧?不过,顾行英接下来的话便让她放心了,“七妹说想置办些酒席请乡亲们热闹热闹,还有端午,还有二伯公的后事,可得花不少呢,还有啊,我们家什么都缺,七妹买这些还不是想让你过好日子嘛。”

这个五哥……顾沫凌松了口气,看看这些妇人们没有散去的意思,这才想起她们原是跟着顾行英编制草袋子的,难怪她们会聚在这儿。

“五哥,你那些草袋子编得怎么样了?”顾沫凌不愿让人多议论,忙转移话题。

“哦,昨天编了有百来个了。”顾行英听到正事,将手里的小娃娃交还给了顾秋菇,“我这就去。”

“百来个哪够,昨天那些杂物已清理得差不多了,接下来会用到很多很多草袋子,你可得赶紧的,莫误了那边的功夫。”

“那得多少?”顾行英被说的不好意思。

“至少千把个吧……反正越多越好。”顾沫凌哪里知道具体该多少个,反正多编些总是好的。

顾行英瞧瞧这儿也没下脚的地方了,便招呼了那些妇人们另找地方忙去了。

院子里这才清净了许多,只剩下顾行正陪着三姐夫说话,三婶魏氏带着顾冬菇主动过来问顾沫凌有没帮忙的地方。

顾沫凌想了想,这儿一大堆东西靠大嫂二嫂两个确实顾不过来,便也不推让,只是客气了几句,

“娘,三姐,三姐夫,大伯公让我过去呢,我就不陪着了。”顾沫凌记着顾言槐的话,只好暂时将这儿的事耽下,“大嫂,二嫂,还得劳烦你们累些,将这些粮食菜蔬什么的先收拾出来,旁的先放着吧。”

“放心去吧,我在这儿看着。”顾行正知道顾沫凌的打算,怕旁人不知情将这些东西随意弄乱了,便不打算出去做事,“一会儿我去收拾屋子,让三姐三姐夫住我家。”

“住我家也使得,家里有空房呢。”魏氏笑着招呼,“这儿有我们呢,你就不用操心了,正事要紧。”

顾沫凌笑笑,对这个三婶,她总觉得有些疏远,反而庄婶还让她感觉亲切些,不过,总归是自家人,便放心的往村长家去了。无-错-小=说=网手打

无_————_错————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