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新村

079 三姐的家

079三姐的家

079三姐的家

小村里的消息总是传得特别快,杨家二闺女骑着马回娘家的事,瞬间如插了翅膀般飞遍了整个村子,这一路过去,不断有瞧热闹的人和杨二春打招呼,杨二春一直笑着回应,隐隐的眼角竟有些湿润,她家何时这般风光过?

杨家村的屋子不同于顾家村依山地而建,这儿的屋子大多是密集在一处,各家有各家的小院,或是土房或是木房。

杨石家似乎是处在中心位置,院子用的是木制的半人高栅栏,一眼瞧去,便一目了然,两畦菜地里散放着几只小鸡仔正在四处啄食,几间木屋呈七字形,虽也是茅草屋顶,却收拾的极是齐整,屋边还有一棵茂盛的枣树,笼去了半个院子的阳光,树下放着一张小四方桌,一条矮长凳,此时,顾秋菇正站在院门口张望,院子里还坐着两位老人照看着刚会走路的豆儿和粟儿。

看到顾沫凌几人,顾秋菇这才相信乡亲说的是真的,激动的开了半人高的木院门出来:“大哥、大嫂、七妹,真的是你们?”

进了门,又是一番热闹招呼,李灿和石承泽很自觉的将马拴到门口的树干上,便动手去卸那些东西,谷儿等人哪里见过马,兴奋的嚷嚷着问马吃什么喝什么,信娃便得意的成了解说的那个,带着谷儿等人去割草喂马,后面跟了许多瞧热闹的小孩子,鹊儿和莺儿年纪小,顾沫凌便把两人掬在身边,两人也乖巧,陪着豆儿粟儿在院子里围着枣树转圈。

杨二春也是个闲不住的,又是自己娘家,便帮着顾秋菇里里外外的忙,张罗茶水。

“绚儿,你不是说要洗衣做饭扫地倒夜香的嘛,还不快去。”顾沫凌笑着打趣身边的李绚。

“我倒是想啊,只是大嫂不让。”李绚吐了吐舌头,冲着顾沫凌扮了个鬼脸,朝杨二春跑去,“大嫂,我帮你,不然凌姐姐又要说我了。”

“不用不用,哪能让贵客动手呢。”杨二春将她按坐到凳子上,给一旁的老人介绍,“爹,娘,这三位都是镇上来的贵客呢,两位是镇上李捕头的公子小姐,另一位是石公子,都是七妹的朋友。”

老人一听是捕头的公子小姐,慌忙要起身行礼,被李绚按住,李绚娇嗔的看了杨二春一眼:“大嫂,你怎么又提这个,不是说好了不说的嘛,我爹是捕头没错,可捕头又不是什么官,我们哪儿就是公子小姐了。”

杨二春回到娘家,心情特舒畅,便笑着开李绚的玩笑:“可不光你们是公子小姐,便是我们,也沾了七妹的光呢,寻梅刚到家时,还冲我公公婆婆喊老爷夫人呢,瞧,我不也和你一般了?”

“你个孩子,都当娘了,还这般不知礼数。”杨母笑着拍了她一下,朝李绚说道,“李小姐莫理她,都是山村里出来的野丫头,哪里能和小姐们比。”

这边正说着热闹,顾行周等人也已将东西都搬进了屋里。

“沫凌。”院外匆匆走来一个人,却是杨家村的村长杨伯严,人还未到,却已开怀大笑,“我说早上怎么一直有喜鹊叫呢,原来是有贵客到,哈哈,走走走,到我家去。”

“太叔公,您怎么一来就抢人呢?我家七妹到家,凳子全党没坐热呢。”杨石笑着将杨伯严拉进院子,“您快坐吧,一会儿就在我家吃饭吧,我家七妹带了好酒好菜呢。”

“得,我听人说二春回来了便过来看看,没成想反倒成蹭饭的了。”杨伯严也不客气,冲着院子外的人群喊了一声,“山娃子,回家跟你奶奶说声,我中午在这儿吃了,让她整几个好菜送过来,还有,让你爹快去趟魏家岙找你力山伯伯,告诉他,顾家村有贵客到,让他赶紧带上好酒好菜过来。”

人群里有个孩子应了一声飞快的跑了。

顾沫凌失笑,没想到居然成了贵客了,不过更让她惊讶的是杨伯严和魏力山之间的熟谂,若不是关系特好,怎么会公然叫着让人带着好酒好菜过来。

“沫凌啊,今儿怎么有空来你三姐家?我可是听说你忙得很啊。”杨伯严这才安稳的坐下,“上次你去镇上,我们没赶上,下次准备什么时候再去,可得知会一声,也让我家娃子跟着去见识见识。”

“只要您不怕我把他们给卖了,自然可以的。”顾沫凌开了个小玩笑,说起自己此行的目的,“只是下次具体什么再去却是未定,我今天来,是想请我三姐夫帮忙,上次见他的木工活甚好,便想让三姐夫给我打几辆马车。”

“打马车做什么?”杨伯严好奇的问,“难道你要学那行脚商?”

“并不是,我买下了岔道口那片地,准备在那儿开个茶棚做买卖,便想着有马车来往也方便些。”顾沫凌也不隐瞒,“过段时日还要用到泥瓦匠,杨村长若有相熟的,帮我介绍介绍,只要活做的好,自不亏待了他们。”

“那片地?!”杨伯严显然也知道那儿,顿时惊诧的睁大了眼,不过,他什么也没说,一口应下,“成,我女婿便是做泥瓦的,到时让他介绍几个好的来。”

“三姐夫,我要一辆带车厢的马车,一辆太平车,你看几天能成?”顾沫凌关心的是打马车需要的功夫,搭个茶棚容易,茶棚起来以后便要开业,这来往搬运东西,总是有车子才方便些。

“我一个人,一辆太平车差不离得七八天,马车费事些,估计还要久一些,这车子可是急用?”杨石想了想,有些为难。

“造车子之前,只怕还有事得请三姐夫帮忙。”顾沫凌自然是优先照顾自家人的生意,“那岔道口倒是有个荒废的茶棚子,只是年数久了,太过危险,我并不想用,所以得重新建个新的,虽是暂时用的,不过一应灶台桌椅的都马虎不得。”

“那……我这就便去寻我师父,看他得不得空。”杨石怕耽误顾沫凌的正事,忙起身,“太叔公,您先坐,我去去就来。”

“行了,你忙你的。”杨伯严挥挥手,也站了起来,“既是正事,我也不闲着了,这就去替你寻人,让他们来这儿见见,你自个儿和他们谈,如何?”

说罢,便风风火火的走了,出了院子,便和围观的人群说了几句,人群顿时四散而去。

石承泽和李灿站在院子一角,默默的看着这一切。

这就是他的三姐,一个被生活压迫的农家妇人,上有两位老人要伺候,下面还有五个小的要照顾,肚子里……石承泽心里闷闷的,想要回来的决定更甚,他想帮他们做些事情,可此时却无从做起,只能看着三姐笨拙的忙进忙出,看着谷儿挎着那个大大的篮子一趟一趟的运送着青草,他在想,他像谷儿这么大的时候,在做什么?记忆早已模糊,只依稀记得满街打马玩耍的小小身影,只记得闯了祸却不必担承罪责时那得意的却模糊的笑脸……无-错-小=说=网手打

无_————_错————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