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新村

092 迟到的行脚商人

092迟到的行脚商人

>092迟到的行脚商人

所幸的是,李氏生怕第一天饭做得少了怠慢了人家,惹人非议,便让庄婶她们按着每人三四个馒头的量准备的,如今少了一百个也看不出差别,便每人分到三个馒头,一碗漂着油花的大白菜汤,倒是将第一餐给对付过去了。

顾沫凌虽然觉得这饭不够好,但顾言槐却说寻常人家办喜事也不过如此,再说了这么多人,要是一人加一片肉,那可是两百多片啊,说不定这餐吃完下餐没肉的时候人家还不领情,白惹许多麻烦事。

顾沫凌想想也在理,便不说话了,只是有了这一天突发的事件,每日里便让庄婶她们多准备些馒头和解暑的汤水,一连五天下来,居然也做下了不少生意,这也更让她添了信心。

几日下来,靠近岔道口的地已清得差不多了,割下的草经几日的曝晒,也被人一捆捆扎起堆放在角落里,那些壮劳力们此时已分为三组,一组仍是清理荒草,一组却是在翻锄地里的草根,另一组则派与了覃天,让他带着那些人去准备木树等。

茶棚在杨仲成和杨石等人的努力之下,初具规模,只要将顶盖上便能用了。

杨家村的那几个工匠也按着顾沫凌的要求,开始丈量道路,只是,让顾沫凌奈的是,他们看得懂图却不认得字,她只好整日盯在那儿。

“东家,石块运到了,放哪儿?”杜林和他的手下已被顾沫凌寻了个借口单独抽调了出来,这五天,他们做事极俐索干净,论是速度还是质量,都让人可挑剔,众人自然也不能不服,这也是顾沫凌当初决定不将这些地分包出去的原因。

“沿路放两边吧,那样取用也方便。”顾沫凌冲杜林笑笑,特意叮嘱了一句,“别忘了记上账。”

杜林自然明白她的意思,挥挥手让后面的人将石块抬了过来。

那石块每块估摸着都有三尺多长,一尺宽,一尺高,倒是挺合顾沫凌心意。

“东家,你要的工匠后天便能到了。”杜林见左右人,便轻声提示道,这所谓的工匠自然也是他们的人,只是为了给他们安排个光明正大的身份,才借口说是从江湛那边请来的。

“成,到时我来安排。”顾沫凌点头,这几个工匠可不是普通的石匠泥瓦匠,而是她向杜林借来铺鹅卵石路的,想起聆竹居里的那些精致的图,她便有些期待,杜林曾说那儿的一草一石都是他们少当家的亲手布置的,那么,他们少当家的会不会纡尊降贵客串一把呢?

杜林又细细回报了些琐事,便去忙了。

顾沫凌站在那儿看工匠们量好地,然后又用各种树枝什么的作好标记,原先她是想在官道两边加宽,可这几日来来回回的发现,若是加两边修到顾家村时,势必会征用到顾家村村民的良田,于是便改了主意,单在一边加宽,大不了遇山挖山,遇坑垫坑,遇弯道拉直了就成。

“驾、驾”。

顾沫凌顺着路慢慢往顾家村方向走,边走边细细看着还有什么要修整的地方,忽听远远的有声音传来,一抬头,便见远远的六辆车往这边行来,不由一愣,这条路哪来的车子,顺即便明白了,那些车子应该是上次那个行脚商人都说他每个月初会来,如今都晚了天了,她还以为他不会再从这儿走了呢。

车子远远的缓下速度,有人略掀开布帘露了露头,说了几句什么,紧接着,车子再次提速,越过了顾沫凌身边,停在了岔路口。

车子里的人掀开布帘下了车,正是上次来过的行脚商人,只是,顾行周等人认识他,他却不认得顾行周几人,便腆着肚子走到了他们的木桶边,指了指用布巾盖着的木桶问道敢问几位兄弟,这些可卖?”

“卖。”顾行周点点头。

“如何卖法?”说着顺手拿起了边的一个馒头咬了一口,“看着是精白面,可惜掺了玉米面。”

“怎么可能?这些可全是一级大米磨的面,怎么会掺玉米面?”顾行周皱眉,这人说话这么膈应人?

“一文钱一个,给我二十个。”行脚商人一口接一口的将手中馒头吃完,又顺手拿起了一个。

“一文钱一个?”顾行周急了,没见过这样的人,忙皱着眉将桶上的布巾盖实。

可谁知,行脚商人却起了别的主意,伸手拿起了另一个木桶的里勺子,舀了一勺绿豆汤,就这么就着勺子喝了一口,喝完还皱着眉直摇头,将勺子里剩余的汤给倒了回去。

“这分明就是水嘛,这是人能喝的

“掌柜的这话说的有点儿意思哈,既然不是人能喝的,那刚刚掌柜的干嘛还喝?难不成你不是人?”顾沫凌早在他们停下的时候就慢慢回来了,正巧将行脚商人的种种看在眼里听在耳里。

“你谁……是你”行脚商人一转头便想训斥,可细一瞧却见眼前这人有点儿眼熟,顿时傻眼了,“你……你居然没事?”

“敢问掌柜的,我应该有何事?”顾沫凌听出一些异样来,什么叫她居然没事?难道合该她有什么事吗?

“没、没什么。”行脚商人讪讪的笑着,将手中木勺扔了回去,冲伙计们挥挥手,“我们走。”

“且慢。”顾沫凌似笑非笑的盯着他,眼睛瞄到他身后的那车货,好像和上次的没什么不同,还是粮食吃食居多,只是看情况好像一点儿也没动过?

“我这些货都有人要了。”行脚商人以为她又他货的主意,忙撤了谎,说起来上次他还亏给她许多呢,这回儿可得小心了。

“我没说要买这些。”顾沫凌笑笑,指了指家的馒头和绿豆汤,“掌柜的吃了东西还没付钱呢。”

行脚商人有些讪然,不过,他经商多年,这点儿脸皮还是有的,便冷哼一声冲身边的伙计扬了扬下巴把钱给他们。”

“多谢。”顾沫凌一直笑盈盈的看着他们,“白面馒头十文钱一个,还有这绿豆汤,三文钱一碗,这一桶能五十多碗,看在熟人份上,就算个整的吧,一共一百七十文。”

“什么”行脚商人恼怒的瞪着她,“你抢钱啊?这汤我不过喝了一口,你就算一百五十文?你当你的汤是用神仙药熬的?”

“这汤自然不是什么神仙药了,只是,掌柜的刚刚若是用勺子舀到碗里喝,那也就是三文钱的事儿,可掌柜的却没有,而且还将未喝完的给倒回去了,也就是说,掌柜的将沾了口水的汤混进去了,这混了掌柜的口水的汤总不能再让我这些工人们喝那多不干净呀,这一桶才算五十碗,还是瞧着我们上次的交情份上,抹去了零头的呢。”顾沫凌说绕口令般的说着她的理由,说完还敲了敲木桶,“这木桶还是上次从你这儿买的呢,要是掌柜的喝不完想带着走,那木桶便算便宜些,三十文吧,正好凑成两百文,多好算。”

“你”行脚商人有些沉不住气了,她这是明目张胆的敲诈只是,他不明白的是,上次他明明上了览晖山花了好多银子说了她的事,可那些人为什么不动她?是她给了更多的好处?还是嫌她长得不够好看?可是,没道理啊,就她这长相,放在城里也是能排得上号的,怎么那些人会看不上?

行脚商人的眼睛四处滴溜溜转,突然,他在人群中发现了一张眼熟的脸,这个发现,顿时让他狂喜起来,看来那些人并没有算发过她啊?那个人肯定是来踩点的,不然干嘛扮成庄稼汉混在人群里呢。

这回儿,看你还不倒霉自以为是的行脚商人一想通这点,脸色也变得好了许多,睨了顾沫凌一眼,说道我还有正事,不与你一丫头胡搅蛮缠,喏,给她两百文,将东西抬上车。”

他手下的伙计虽然有些莫名其妙东家这次为什么会这么大方,不过,东家都发话了,他们做伙计的能说什么,便取了两串钱递给顾沫凌,又将那木桶抬上车子安放好。

顾沫凌当着面数清了钱,确认一文不少一文不多,才笑着冲行脚商人拱了拱手谢掌柜的,下次再来记得还照顾生意哈。”

行脚商人的目光再次在人群里转了转,确定没看人,心里更是暗喜,阴沉着脸睨了顾沫凌一眼,拂袖回了车上。

臭丫头,等着瞧吧,还有那些愚蠢的人,贪图她的东西便宜居然不买他的账,看到时候她离开之后,他们上哪儿买东西去。行脚商人想着想着,不由露出得意的笑,越发决定这几个月不跑这条线了,等他们买不到东西的时候,他便能大大的赚一笔回来。

车子缓缓启动,很快便加快了速度,消失前往江湛的山路中。

“七妹,你这样做是不是不太好?”顾行周看着顾沫凌手中的那些钱,有些不安,他们不反对她做生意,可是,若是做生意就必须坑人的话,那还不如不做,他就不信凭一家子的劳力会过不好日子。

“大哥,我晓得的。”顾沫凌笑笑,“你瞧我这几天可曾坑过人?只不过是瞧那商人太可恶,才想教训教训他罢了。”

顾行周叹了口气,不说话了,那商人确实可恶,他也忍不住想教训人,可是,他总觉得哪里不对似的,一时却又想不起哪里不对。

顾沫凌却不以为然,坐地起价,就地还钱,她本就存了他会还价的心思,却没想到那行脚商人会这么痛快就掏钱出来,是因为她给的价太低了?还是他本就财大气粗不在意这点儿小钱?可是,他刚刚还明明说她在抢钱,然后……

顾沫凌回想刚刚的情景,学着行脚商人的样子朝人群看去,此时,看完热闹的人们再次在那儿热火朝天的翻草根,路边,杜林和人一起时不时的抬着石块过来……

对了,杜林顾沫凌灵光一闪,有些明白了。

092迟到的行脚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