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新村

124 原是将门虎子

124原是将门虎子

>124原是将门虎子

这是一间能容百人的石室。

石墙上插着燃烧的火把,火舌“噼啪”的摇曳,映得满室暗影重重,正对着石门的几排石条案几上,整齐的排放着无数个牌位,密密麻麻,骇人心魂。

最前面那个牌位上面写着覃公元威之位,顾沫凌静静的看着,面沉如水,心里却已是思绪连翩。

这个覃元威,她是知道的,数年前,边城告急,师父带着她和寻梅前往边城,在一家驿站外,她第一次看到两个活生生的人血溅在她面前,事后,官府还将那两人的人头悬于城门上,声称这两人非议朝廷重臣为叛国通敌之人鸣冤,乃是当年覃府余孽,官府甚至于派了大量的人手加强巡逻,四处查抄……

那一次,她第一次看到师父肃杀的冷意,在她们面前,师父一向是懒散温和的,整天抱着个酒葫芦,可那天,她实实在在感觉到了他的愤怒,她甚至以为,师父会出手,可是,片刻之后便恢复了一贯的淡漠,他甚至还说,事不关己便应该高高挂起,管闲事害得自己死无全尸,当真蠢笨之极……

是夜,师父彻夜未回。

顾沫凌整夜整夜的做恶梦,梦见血淋淋的人头梦见那喷涌的血柱。

至今想起来,顾沫凌仍有些惊惧,脸色发白。

杜林和覃勇肃穆的上完香,垂手躬身退至顾沫凌身边,便看到顾沫凌盯着那些牌位皱眉,不由互相对视一眼,覃勇轻轻点了点头。

“顾姑娘,那次你曾问起覃天,我否认了,实是我们有不得已的苦衷,还请姑娘见谅。”杜林慎重的抱拳向顾沫凌一揖,“少当家虽名为我义子,实却是少主,少主有令,杜林不敢不从。”

原来,覃天是将门后人……可是,这与她有什么关系?她充其量也不过是当年见到两个为覃府鸣不平的人血溅当场,充其量就是她的师父好心,在那夜盗了人头并将两人尸身安葬罢了,她实在想不出她有什么值得他们如此费心接近的地方,覃天,你究竟是为了什么?

顾沫凌胸口闷的发疼,略略侧头看着杜林,不语。

她是后来才从师父口中得知覃元威的,虽只有廖廖数语,却仍能听出师父语气中的敬意和遗憾,师父说,覃元威是三朝元老,骁勇善战,堪称英雄,只可惜,功高盖主,为人太过正直,终被奸佞得逞。

能被师父评为英雄的人,她也相信不会是吴三桂那样的人,奸佞陷害不过是个手段,功高盖主才是主因,可是,这样的狗血剧情,前世的电视剧里小说里还少吗?自古有之的故事了,顾沫凌听罢也没什么特别印象,反倒是那两个血溅在她面前的书生一直让她记忆深刻。

“顾姑娘,少主身负血海深仇,如此行事也是慎重起见,并不是有意欺瞒姑娘,杜林在此代少主向姑娘赔罪。”杜林见她不语,不由叹气,再次一揖,“在这寨中,众人只知杜铭天,并不知覃天是何人,就是知道的,也只以为覃天是化名,可事实上,覃天才是真名。”

“此覃公可是曾任边城都督的覃将军?”顾沫凌避开杜林这一揖,径自转移话题,要赔罪也该是覃天亲自来赔罪才是,杜林替代算什么?管他什么覃天是真杜铭天是假,要解释也得覃天自己来才是。

杜林一愣,双手仍合着没放下,他看看顾沫凌,又看看覃勇,明显很惊讶,他们带顾沫凌来此,不过是想告诉她,覃天并没有说谎,只因身负血海深仇才不得不瞒着一些事,至于覃家背景,他们并不打算说,可是,此时此刻,顾沫凌居然知道覃公是何人。

她虽是隐凡居士的徒弟,可她年纪不过十六,怎会知晓覃公是谁?杜林和覃勇的眼里都有着疑惑和警惕。

“昔年在边城时,曾见两人为覃府鸣不平而血溅当场。”顾沫凌淡淡的说道,算是为他们解释,“只是不知是否是这位覃公?”

“正是覃将军。”覃勇点点头,目露敬意的问道,“不知顾姑娘何时到的边城?可知那两位壮士名讳?”

“五年前,边城告急,师父曾带我姐妹前往,刚到驿站,便看到官兵围捕那两人,只听得只字片语,说什么覃公大义,奸佞天理不容,恍似那两人还直指当时都督无能,只知在内横行,却无退敌之能,说的倒是义正词严,只可惜,官兵手起刀落,他们除了血溅当场,人头落地之外,毫无用处,至于名讳,不过偶遇而已,只隐约听他两人自称商某丘某。”顾沫凌淡淡的说起当年的事,表情冷漠,似是毫不敬重那两人的勇气和魄力。

“啊难道是商兄弟和丘兄弟?”杜林失声,瞪大眼睛看着覃勇,他的疑问不过是下意识的惊呼,事实上,他也知覃勇定和他一般惊讶。

“谢顾姑娘告知。”覃勇神情凝重,转身便走,开启了石门,却不曾出去,而是举起双手拍了三下,一个人影很快出现在门口,覃勇低声吩咐了几句,那人再次消失。

顾沫凌没有回头,在听到杜林的话之时,她就明白了那两人也是他们的人,只是,就像师父说的,那两人真的是蠢笨之极,为覃府鸣不平,想替覃府报仇平冤,在大庭广众之下那样大喊大叫有什么用?难道他们两个人的血一溅,覃府的冤就能洗清了?功高盖主,就算你怎么低调怎么忠心,又有什么用?报仇的法子有无数种,可偏偏那两人却选了最蠢最无用的,这样的人,虽勇气可嘉,忠心可嘉,却也不过是四肢发达之辈。

“老将军为国为民操劳了一辈子,最终却是如此下场,唉。”覃勇慢慢走回来,见顾沫凌仍在打量那些牌位,便站在她身边叹道,“覃府上下数百口人一夜殁灭,牵连人数更是达数千人……唉,奸佞当道,昏君无德……”

顾沫凌闻言,侧过头,似笑非笑的看着覃勇,淡淡的问:“二当家的这般感概,只是不知几位卧薪尝胆潜于这绵绵大山里,是想铲奸佞平冤,还是想谋天下为覃公出气呢?”

“咝~”覃勇还以为她想说什么,没想到她居然会这么问,不由倒吸了口冷气,和另一边的杜林面面相觑,报仇是他们日思夜想的,可是,谋天下?那不是造反吗?他们虽然不忿昏君,可也从来没想过要造反啊。

“顾姑娘,这话可说的重了。”杜林苦笑,他大概能明白些顾沫凌的意思,她这根本就是不满他们利用她嘛。

“我师父当年曾言,覃公是三朝元老,骁勇善战,堪称英雄,只可惜,功高盖主,为人太过正直,终被奸佞得逞。”顾沫凌面无表情,似是在谈论天气般,“奸佞陷害不过是手段,功高盖主方是主因,那么,几位是想寻谁报仇?当年奸佞小人,如今已是天朝相国,身边高手如云,纵是你们暗杀得了他,却也是难还覃公之清白,若当年,真是先皇暗中授意,你们又如何去讨这血债?唯有的,不过是父债子还,去找当今圣上罢了,那样,除了谋天下之外,还有别的法子吗?”。

覃勇和杜林面面相觑,他们想反驳,却又不知该如何反驳,顾沫凌的话是对的,不论哪一个,这讨还血债的路都是难于上青天。

“五年之前,那两人不过说过几句话便人头落地,且不论这是奸佞只手遮天还是圣上当真昏庸,都只说明,覃府当年的事,至今仍是禁忌,你们想谋划什么,一个不当就是灭顶之灾。”顾沫凌并不擅长那些权谋之术,她只是凭着前世看电视看小说看来的经验随口分析,当然了,这不是她的主要意思,覃府的冤再大,仇再深,与她一个小山村的弱女子何干?

“此事确实难,这二十年来,我们藏身在这寨中,唉,虽然日夜不忘血仇,可是,对此也是无计可施啊。”杜林沉默了很久,终究不得不承认顾沫凌说的有几分道理。

“是不是,都与我无关。”顾沫凌冷笑,“我只想知道,我一区区山村小女子,何德何能竟能受诸位青睐?我只想知道,诸位不去寻求强援,反倒对我这样一个小女子这般费心思是何意?”

这才是她最想问的,覃天,你究竟是为了什么?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出现在我生命里?

杜林为难的避开顾沫凌的目光,他能怎么说?虽然初时接到那个行脚商人的消息,说顾家村来了两个小仙女,他们也不过是冲着想看看哪个小姑娘这么大魄力包下所有货物的好奇才下山的,至于后来,展开调查之后,他们才怀疑上她,觉得她很有可能是隐凡居士的徒弟,至于找隐凡徒弟的目的,却是不能明言于人前的,他总不能说他们想利用隐凡的势力来达到他们报仇的目的吧?不少字

覃勇也无语,他是这起事情谋划人之一,少主的心思,他是最清楚不过的,千算万算,他们都没算到少主居然真的动了心思了,他们倒是不反对少主娶这样一位姑娘当妻子,他们要做的事吉凶难料,少主能娶妻生子,倒也是为覃府留后了。

顾沫凌扫了他们一眼,淡淡一笑,继续去看那一排排牌位,心里却是生疼生疼的难受,他,一定吃了不少苦吧?不少字

124原是将门虎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