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新村

210 泼妇人大闹灵堂

210泼妇人大闹灵堂

210泼妇人大闹灵堂

两个妇人进去不久,屋里便响起了哭声,显然是老太太去了。

帮忙的近邻们找出老太太的寿衣送进去,一会儿又是陶大夫出来告辞,一会儿又来了什么人,一会儿又要布置灵堂,一团忙乱。

待到一切准备妥当,已是深夜,近邻们散去,顾沫凌等人也是坐着将就着歇了歇。

第二天一大早,便有闻讯的近邻过来帮忙,又有得知王瑾珏回来的人过来瞧热闹。

刘丰和李捕头也得知了这儿的情况,带着人过来了。

“刘伯伯,李叔,你们怎么来了?”顾沫凌极惊讶,这儿还流行保长和捕头给寻常人家吊唁的?

“我一早听春生说的,就过来看看。”刘丰点点头,目光扫了四下一眼,他确是有事找她,所以才到这儿来的。

而李捕头却是为了公事,老太太举报自己儿子,现在那人儿犯还在牢里关着,老太太却死了,总得走个过场,不过,他看到顾沫凌时有些不自在。

“刘保长,李捕头。”老太太的两个

在里面看到,匆忙跑了出来,殷勤的笑着,“快,里面请。”

“不必了,我是听说明沫凌在这儿便过来看看,这就回了。”刘丰面对他们,却是威严十足的点了点头,也不多理会他们,冲顾沫凌笑笑,“办完这儿的事,务必到我家来坐坐。”

“是。”顾沫凌心下讶异,不知道刘丰找她什么事。

刘丰冲李捕头点了点头,先走了。

他就这么照了个面,却引来了许多人的关注,围观的人纷纷猜测顾沫凌的身份,也纷纷议论王瑾珏因祸得福嫁了好人家。

李捕头没多说什么,便带着捕快去取证问询,问完之后也不例外的邀顾沫凌几人务必到家里坐坐便走了。

这样一来,王家两

看向顾沫凌等人的眼神都变了。

“珏儿,你可受苦了。”王织和她的相公凑着头说了什么,再回来时,便变了个人似的,拉着王瑾珏“珏儿长珏儿短”的套起交情来。

王瑾珏双眼红肿,已是说不出话来,此时的她,真的很恨自己,守着虚无的面子守着心里的怨恨,却从没想过要早些来看奶奶,现在,一切都晚了。

王绣也靠了过来,比起妹妹,她倒有几份真心怜惜这个苦命的侄女:“珏儿,别太伤心了,奶奶在时,也受了太多的苦,现在去了,何尝不是个解脱?她唯一牵挂的便是你,现在见你过得好,也能瞑目了,便是泉下见了你爹娘,也能有个宽慰……”

说着,抱着王瑾珏痛哭出声。

顾行全心疼自己的媳妇,可是,人家是长辈,他总不好过去把人拉开吧,只得退了出来,去找顾沫凌,说起老太太临终的话:“七妹,老太太还有个未了的心愿呢,她说那人死有余辜,她也不后悔把他送进大牢,可是连累到孙子没了功名,却是她没想到的,七妹,你看,能不能找刘保长他们说说,别……”

“二哥,这个又不是我们能管得了的,再说了,律法如此,要是我们去找刘保长,那不是让他为难嘛。”顾沫凌却不愿多管这闲事,那一家子怎么对待王瑾珏的,二哥不完全知情,她却是清楚,“你呀,别操心这个了,还是多顾着二嫂,办完了这儿的事,我们就回去,以后和他们家就没什么瓜葛了。”

顾行全叹了口气,他也知道顾沫凌说的是实情,可是,一想到王瑾珏已经答应了老太太照应堂弟堂妹,他就犯愁了,要是她有心帮忙却不好意思开口,那不是平添心事么?

“二哥,你瞧现在,老太太都没了,他们都没见人影呢,一出事,就顾着自己避出去,把老太太一人扔在这儿,那样的人值得我们帮吗?”。顾沫凌摇了摇头,很不屑的说着,王瑾珏那个婶婶,她可是见识过的,有这样的父母,教出来的孩子能靠谱么?“以我看,这个我们还是别管了,昨天刘哥说了,从井里捞上来的不止是那姑娘,还有一副骸骨,想必是二嫂的娘亲的,我们还是去把骸骨领回来,好生安葬才是正经,管别人做什么。”

“可是……”顾行全犹豫着。

“好了,二哥,你可别自作主张,这事儿得听听二嫂的,她受了那么大的委屈,我们没能帮她出气也就算了,可别做那些再让她添堵的事儿。”顾沫凌忙打消顾行全的念头,在她看来,一个能对亲侄女下狠手的人,教出来的孩子能好到哪儿去?估计那什么秀才头衔也未必来得正当,革了最好。

两人正说着,门口就冲进来两个人影,直奔灵堂,直直的跪了下去,痛哭失声:“奶奶”

顾沫凌仔细一看,却是一少年一少女,两人都穿着一身孝,跪在灵前痛哭。

说了许久,王绣终是不忍心,上前拉起两人:“来了就好,快别哭了,过来见见你们的姐姐。”

两人倒是乖巧,跟着王绣去给王瑾珏行礼。

王瑾珏哭得乏力,却也强撑着点头还礼,只是,见礼过后,几人却是相顾无言。

这场面,顾沫凌也帮不上忙,便也不去凑热闹,可坐在这边又被那王织的相公死盯着看,心里极是不悦,便干脆走出门来透气。

刚出门来到街上,便看到一个妇人带着十几个人匆匆而来,那妇人分明就是上次要铺子里看到的那一个,此时,穿红披绿,浓妆艳抹,气势汹汹的过来。

很快便到了门前,看也不看顾沫凌便直接进了院子。

顾沫凌微皱着眉,四下看看,见魏四明正帮着人一起往门上帖白对联,便招手让他过来:“速去衙门请人,就说有人要闹事,请哪位捕快得空过来看看。”

魏四明会意,飞快的跑了。

顾沫凌这才折回去,一进院子,便见那妇人气焰嚣张的站在灵堂正中,指着王瑾珏的鼻子大骂:“哪里来的小娘皮,居然敢冒充我们家的人,来人,给我打出去。”

王瑾珏气得浑身大颤,却又无奈,只是紧紧倚着顾行全。

跟着妇人来的那些人挽着袖子便要冲上,顾行全紧紧护着王瑾珏,怒道:“你们想做什么?”

“给我打出去,哪儿来的野小子,居然敢在这儿指手划脚……啊”“啪”的一声,打断了那妇人的污言秽语,妇人一声惊叫,捂着脸连连后退,撞到了供桌上,看到鬼似的看着面前的陌生姑娘。

这位姑娘自然是顾沫凌,见到自家哥嫂被人这样指着鼻子骂,不由恼了,一闪身的功夫便到了那妇人面前甩了个大耳光。

此时,顾沫凌冷冷的扫过一屋子目瞪口呆的人,最后落在那妇人身上,轻蔑的开口:“这是你家么?夺人家财数年,倒是忘记谁才是这儿的主人了。”

“你……你什么人?居然敢打我。”那妇人只是被乍然出现的耳光惊到,此时,见打她的居然是这样一个小姑娘,不由发了泼,不管不顾的就要扑上来,“去死吧”

众人一阵惊呼,这妇人平常如何泼辣,他们是最清楚的,现在见她发了狠,都不由替那姑娘担心起来。

可顾沫凌却是不慌不忙,抬脚随意的一踢,将放在地上烧纸钱的火盆踢了过去,泼了那妇人一身,火苗沾到她身上的衣衫便“腾”的冒了起来,直烫得她连蹦带跳的喊救命。

这一来,众人顿时傻眼了,这姑娘这么狠?

妇人带来的人连忙上前又扑又打,终于将火苗扑灭,不过,那妇人也已经是狼狈不堪。

“姐姐饶命,姐姐饶命”一旁看傻了眼的少女这时才反应过来,“嘭”的跪到顾沫凌面前连连求情,清丽的小脸上满是泪痕,看起来倒让人有几份怜惜。

顾沫凌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冷笑着转向那妇人:“你夫妻两人,谋夺兄长家财,逼死嫂嫂,拐卖亲侄女,虐待家婆,怎么?老太太刚闭上眼,你就当这儿真是你家的了?你就不怕老太太看着生气,从里面爬出来找你算账么?”

那妇人下意识的看了棺柩一眼,身子一颤,连忙收回目光。

“你这女儿生的倒是好模样,一定能卖个好价钱吧。”顾沫凌又转到少女面前,竟微弯下腰,挑起少女的下巴,那模样竟有几份纨绔子弟调戏民女的模样。

“你……你想……做什么?”那妇人瞬的睁大了眼睛,猛的推开身边的人,冲上去将女儿紧紧护在怀里。

“你能卖得人家的女儿,难道我就卖不得你家女儿么?”顾沫凌轻描淡写的说着,似乎卖个人就像卖个寻常东西一般简单。

“七妹。”王瑾珏也愣了,她不忍的看看堂妹,小心翼翼的开口。

“二嫂,快去准备一起吧,一会儿我们去衙门迎回你母亲的骸骨,也该是入土为安的时候了。”顾沫凌却扯到别的事上,果然,王瑾珏一听这个,再顾不上别人如何,眼睛一红,又开始掉泪。

顾沫凌在心里叹了口气,虽然哭多了不好,不过也比二嫂心软放了那可恶的妇人好吧。

“要卖就卖我吧,我愿意给大姐为奴为仆替我爹娘赎罪。”让顾沫凌意外的是,那一直攥着拳头不说话的少年却忽然跪下,不过,他不是面对顾沫凌,而是面对王瑾珏,双目含泪,诚挚的说道,“我知道大姐受了很多苦,只是爹已入狱,我娘……父债子还,还请大姐放过我娘和妹妹,我愿意承担一切罪责。”

“不,哥哥还要读书还要去考功名,该由我去才是。”少女闻言忙推开她娘跪到哥哥身边,哭着求王瑾珏。

切,无聊,当自己在演什么电视剧啊。顾沫凌无语的撇撇嘴,别开头看向王瑾珏,她知道王瑾珏一定会心软放过他们,可是,自己毕竟不是苦主,替王瑾珏撑撑腰还是可以的,这作选择的事还是让王瑾珏本人来吧。

210泼妇人大闹灵堂

210泼妇人大闹灵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