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新村

218 覃天与梅若颜

218覃天与梅若颜

218覃天与梅若颜

顾沫凌以为,梅若颜等人住进来之后,日子会变得有所不同,可事实证明,她的想法有些偏执行。

每天一早,梅若颜便带着他的随从们出门,天将黑时才回来,他甚至连个随从也没给梅若素留下,每天忙忙碌碌的做他们自己的事,似乎真将顾沫凌家当成客栈般,只除了第一天,院门口也没了守卫的随从,想来是得了吩咐,不再“扰民”了吧。

而梅若素,似乎也挺习惯这儿的生活,她也不出门,性子似乎也挺随和,没两天便和李氏以及杨二春她们混得极熟。

顾家村的日子依然平静,谁也不知道这些人有多么危险,村民们已有些习惯了顾沫凌家接连不断的贵客盈门,倒是颇关注顾行英的婚礼。

顾沫凌在家待了两天,见此情景才略略安心些。

杜十一那日接到寻梅的话,便抽调了人手去完成顾沫凌交待的事,他是个极聪明的人,见顾沫凌突然抽调他去做原本不属于他的事情,心里便对那所谓的贵客起了疑心,当即便用他们的方式通知到了覃天那儿。

入夜时,覃天等人便都知道了梅若颜入住顾家的事。

该安排的,他们早已安排,所以,知道情况后,马上行动了起来,封锁了千竹寨的各个小路,仅用了半夜的功夫,千竹寨便面目全非,如同荒废了许多年的废村子般。

若是顾沫凌见了,定然会以为她来错了地方,可是,她这个时候自然是没空的。

按着文氏所说的,再结合自己前世对嫁接插种树木的那点点儿知识,顾沫凌指挥着人剪了许多桑枝栽下,又让人去将离得较远的那些桑树连根带土的移种过来,没几日,便显出几分规模。

种完了这些,顾沫凌又让杜十一带着人整治这一片的山地,将原先在这儿管事的陈春和王亮抽了出来。

“十一哥,先清两顷桑地,两顷棉花地,用围墙圈起来,接下来我可能没空过问这儿的事了,你们辛苦一下。”五哥成亲在即,年关又近,家里事情众多,顾沫凌也不能置身事外。

“东家放心吧。”杜十一很爽快的答应。

“有什么事随时来家找我。”他做事,顾沫凌自然放心。

腊月十八,顾行英大喜的日子。

一早,覃勇和覃天便带着礼物上门了。

覃勇是小雅的父亲,作为亲家,他自然要来贺礼,而覃天是准

,丈人家有喜事,他自然也少不了要走这一趟。

江南江北捧上礼物,便去给顾承泽等人帮忙。

看到他们,顾沫凌不由心里一紧,不过,却不能表现什么,因为今天,梅若颜等人一个也没出去。

“凌儿。”覃天去拜见过了顾言生和李氏,便到了这边,一进堂屋,目光便投向了梅若颜。

梅若颜这人,想让人不注意他极难,且不提他那长及腰际的银发,便是他天天穿个白衣戴个斗笠便够让人侧目了,就像现在,他坐在这屋里,也没把斗笠取下来过,这让前来喝喜酒的客人们很是好奇。

“姑爷请喝茶。”仍是默儿进来奉茶,奉上茶,她又恭敬的朝覃天曲了曲膝,目光却扫过梅若颜,一触便收了回去,然后低眉顺目的退了出去。

“这位是?”梅若颜听到默儿的话了,不由感兴趣的抬了头去看覃天。

“覃天。”覃天笑着拱了拱手,“想必这位就是梅公子吧?不少字”

“正是。”梅若颜点点头,看了顾沫凌一眼。

“听凌儿早时说起过梅公子仗义,覃某在此谢过梅公子维护之意。”覃天坐到顾沫凌原来的位置。

“仗义?覃兄此言从何说起啊?”梅若颜似是有些莫名其妙,笑着问道。

“凌儿从镇上回来便提起来梅公子,今日见着公子便猜到了,只是没想到这几日的贵客便是公子你,等我家五舅子吉日,我定重设宴席给公子接风,还请公子赏脸。”覃天一口一个公子,谈笑风生间,便跟换了个人似的。

“谢覃公子美意。”梅若颜笑着摆摆手,看着他说道,“恕我冒昧,敢问覃公子的覃字是哪一个?”

顾沫凌心里猛的一颤,面上不敢有半分流露,她怕自己看他时会情不自禁的流露出别样的眼神,便装着喝茶,低下了头。

“覃思之覃。”覃天居然没有用化名,他面露微笑,坦然相告。

“哦~~”梅若颜的声音有些怪异,他长长的“哦”了一声,状似漫不经心的说道,“和当年赫赫有名的覃都督一个姓啊。”

“或许,五百年前是一家吧。”覃天微笑着点点头,虽然看不到梅若颜的眼睛,但是他还是很礼貌的看着他,目光清澈坦然,他本来就是覃家后人,这说话的当然极自然。

梅若颜对这个说法不以为然,他面朝着覃天,却不知道在看谁,只是嘴角扬起似是露着笑意。

顾沫凌放下杯子再抬头时,便看到他这个样子,心里突然极讨厌他的斗笠,和他这样的人打交道最是吃亏了,他能注意到他们的表情,可他的却隐在了半笠下,让人弄不清他现在究竟是在看人还是在干嘛。

莫非,他也是瞎子?顾沫凌恶作剧的想着,目光瞟向梅若颜。

“二弟。”这时,梅若素姗姗下楼,今天的她,梳着简单的桃心髻,仅戴几枚乳白珍珠簪子,映衬出云丝乌碧亮泽,斜斜一枝蝶形步摇轻轻摆动,身上穿着浅蓝色银纹绣百蝶嬉花的上衣,袖子做得比一般的宽大,双手拢在袖中放叠在腹前,下面是一袭浅蓝绣白玉兰的长裙,腰间系着紫色银丝暗纹的腰带,仍挂着那个香包那个玉佩。

她优雅的下了楼,来到梅若颜身边,眼睛却看着覃天。

“这位是覃公子。”梅若颜居然站了起来,和颜悦色的给梅若素介绍覃天。

顾沫凌看在眼里,心里极是惊讶,这些天他们姐弟俩虽相处融洽,可她却仍看得出这当姐姐的极怕这当弟弟的,而这弟弟的似乎也极习惯无视姐姐,可眼下,却是怎么了?

梅若素似乎并不觉得盯着一年轻男子看是件失礼的事,她专注的看着覃天,嫣然一笑,盈盈下拜:“若素见过覃公子。”

“梅小姐不过多礼。”人家这么正经的行礼,覃天自然也不好端着架子,他怎么说也是这儿半个主人了,便站了起来,拱手还礼。

顾沫凌在边上看着,没来由的心里一滞,突然觉得这梅若素比那个杜凤还要讨厌。

她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衣衫,不过是件湖蓝色罗裙,上面绣有点点儿兰花,腰上系着同色宽腰带,外罩着浅蓝色长棉袍,简单清雅,却是及不上梅若素那份优雅贵气。

第一次,她在意一个女人的打扮来。

她讨厌杜凤,却并不是因杜凤长得有多美,而是觉得杜凤离覃天太近,又有那青梅竹马般的情意在,纵然是对覃天再有信心,对自己再有自信,心底也是不安的。

可是,眼前的梅若素却让她有种危机感,很显然,梅若素比她漂亮,比她优雅,还是正宗的千金大小姐。

第一次,她记起覃天的真实身份来。

虎门之后,若覃府没有遭受那样的冤屈,那么,覃天的妻是不是就是像梅若素这样的名门淑女呢?

顾沫凌心下有些失落,一时竟忘记了一件事:覃家与梅家的血海深仇。

“凌儿。”正恍然间,手上一暖,却是覃天站在她面前握住了她的手,他低头看着她,微皱着眉,“怎的手这么凉?”

顾沫凌回过神,看了一眼他的身后,见梅若颜和梅若素都在,不由脸一红,却没有抽手,而是暖暖一笑:“没什么的,想来是今早没有做事的缘故吧。”

“你在这儿陪客人,我去给五哥帮忙。”覃天捂了捂她的手,责怪的说道,“让她们给准备个汤婆子,天寒了,注意身子。”

“嗯。”顾沫凌点点头,看着他向梅若颜打过招呼走出了堂屋。

梅若素极好奇的看着她,欲言又止,身后的丫环雪茹却一脸不屑的看着顾沫凌。

顾沫凌没理会她,只是笑着向梅若素说道:“梅小姐可用过早餐了?今儿人多,丫环们或许会有疏忽,还请诸位不要拘谨,一切自便才是。”

经覃天那么一握,顾沫凌心里那点儿闷闷的也是来得快去得快,没错,再漂亮的千金淑女又怎么样?现在的覃天不是覃家公子,现在的他是她的,这儿也是她的地盘。

“已用过了,顾小姐若忙,便自去忙吧,我们姐弟会自己照应的。”梅若素笑着,目光还在顾沫凌身上转悠。

顾沫凌也没出去忙,也没有躲避她的目光,只端坐在那儿,笑意盈盈的和梅若颜说着各种没营养没内容的话。

“顾小姐与覃公子是?”梅若素似乎对覃天很感兴趣,在边上听了好一会儿,终于忍不住出声问道。

“他……是我的未婚夫婿。”顾沫凌大大方方的笑着,没有丝毫拘泥,她注意到,雪茹的目光更加不屑了,似乎她刚刚和覃天那样不避人的接触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般。

“哦……”梅若素明显的失望,不过,只一会儿她便温婉的笑道,“覃公子气宇轩昂,顾小姐真有福气。”

那当然。顾沫凌笑而不语。

218覃天与梅若颜

218覃天与梅若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