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新村

228 来历不明

桃源新村

{shUkeju?cOm}看小说就去……书@客~居&

228来历不明

山村里的上元节虽不能和大城市里的比,却也有其独特的庆祝方法,在这一天,各家各户都动手扎竹灯,准备香烛纸钱,这些灯,是要给祖先们看的。{shUkeju?cOm}看小说就去……书@客~居&

顾沫凌原先只知道中元节是鬼节,她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鬼……不,是祖先们也要在上元节看灯节。

顾行英告诉她,过世的人用的是白灯,而生坟用的却是红纸糊的灯,所谓的生坟便是在世的人已造好的坟茔。

灯架用的是竹子,将竹子中间破成四根,再用短木棒支撑开,在破开的竹子底部放上泥,用于安放蜡烛,灯的四面用纸糊上,只留下一小面口子。

这蜡烛和纸在平时是人们舍不得用的,可这时却拿了出来,为的就是想求先人们护佑。

顾沫凌对这些一笑置之,不过她还是入乡随俗的让五哥给师父也准备了一盏。

近黄昏时,家家户户便出动了,一时间,平时冷清的祖坟地人来人往。

顾沫凌和寻梅跟着哥哥们一起,先祭过了祖先才来到顾一凡的墓前。

只见,墓碑前整整齐齐的摆放着四个放着糕点的小盘子,边上还摆着一个酒葫芦,葫芦底下还压了一张白纸。

顾沫凌和寻梅惊讶的互视一眼,上前取下那白纸,只见纸上密密麻麻的,写的竟然是一遍祭文。

“老友?”顾沫凌倒吸口冷气,自从司瑜那次威胁要挖开顾一凡的墓之后,她和寻梅便隔三差五的轮流来这儿看看,昨天寻梅才来过,也没见提及什么异样,这些东西又是怎么来的呢?当然了,让她惊讶的并不是这些东西的由来,毕竟这么大的山,过来几个人不为她们所知也是极简单的事,她惊讶的是这人如何知晓师父在这儿?

“青山老道?”寻梅也是极惊讶,她站在顾沫凌身边,凑着头看好祭文,见落款处写着青山老道几个字,不由皱眉,“谁是青山老道?看着不像是自称啊?”

“一个居士,一个老道……”顾沫凌疑惑的低语着,一目十行的扫过那祭文,看那意思倒不是有恶意的,反而透露着浓浓的伤痛。{Shukeju?coM}看小说就去……书_客@居!

“居士究竟有多少事是我们不知道的呢……”这会儿,连寻梅也忍不住嘀咕了。

“沫凌啊,在看什么呢?”顾一尘带着人过来,见顾沫凌和寻梅两人站着墓前一动不动,便笑着问道。

“没什么呢,正准备给师父上灯,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做。”顾沫凌闻言,转头笑了笑,将手中的祭文交给了寻梅,这些东西,她不想让别人知道。

寻梅将祭文收起,吹起火折子点燃。

顾一尘被顾行东扶着,走到边上时,那祭文已烧成了灰烬,飘散在微风中,落在顾一凡的坟茔上。

“把灯立在墓碑前然后烧些纸钱磕几个头就行了,其实啊,你们俩就是不做这些,你师父也是知道你们的孝心的。”顾一尘站在墓碑前看着那字,长长的叹了口气,说道,“一凡啊,你有个好徒弟啊,再过不多久,她的醉桃源便开业了,你在天有灵,要好好保佑她,不图财源滚滚来,也要保她生意兴隆、诸事顺心才好。”

“谢大伯公吉言。”顾沫凌不由轻笑。

在顾一尘的指点下,寻梅一一做完了要做的事。

黄昏渐暗,整片坟地里亮起了密密麻麻的点点亮光,人们开始收拾了东西准备回家,天将夜了,接下来便是先人们出来赏灯的时候,他们不便再留在这儿,以免冲撞了先人。

其实说起来,是他们怕撞鬼才对。

顾沫凌磕完了头,也准备回家。

“沫凌,这些你怎么不收回去?摆过了就好,这样放着浪费了。”顾一尘却注意到地上的东西,忙提醒道。

“哦,我忘记了。{Shukeju?coM}看小说就去……书_客@居!”顾沫凌从善如流的应着。

寻梅已反应过来,赶紧去收那些东西,她们本来就想带回去看看这些东西里有没有什么玄机,刚才是怕引起别人注意才想着一会儿晚些过来拿,没想到顾一尘却提醒了,正好省事。

“这酒留给师父吧。”顾沫凌拿起酒葫芦,打开了盖子,只觉一阵醇厚的酒香扑鼻而来,她家卖的酒和这个比起来,根本就是淡而无味了。

她仅仅只是一愣,便将酒撒在了顾一凡的墓前,一时间,酒香四散,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可惜了,这么好的酒。”有离得近的村民不断的抽着鼻子,遗憾的感叹着,这么好的酒哪怕是尝上一滴……

顾沫凌察觉到顾一尘遗憾的目光,却不好说什么,只好笑笑,和寻梅一起收拾起东西回家。

路上,顾行英奇怪的问:“七妹,你什么时候准备的这些?”

顾沫凌无言,倒是寻梅机灵揽下了事情,所幸那些糕点都是寻常东西,只除了那酒……不过,顾行英等人虽然疑惑,却也没有追问。

到了家里,杨二春便端上了热腾腾的元宵,顾沫凌心里有事,便匆匆吃了点儿,和寻梅两人躲进了自己屋里,坐着书案前捣鼓起来那些糕点来。

糕点……真的是最寻常最普通的糕点,就是把每一块掰碎了也没见掰出什么东西来。

盘子……也是最普通最常见的盘子,上上下下左看右瞧水泼火烧也没看出什么蛛丝马迹来。

酒葫芦……表面什么都没有,两人干脆把它劈成两半,结果,还是什么都没有。

折腾了大半夜,什么都没有,顾沫凌不由气馁,将手中半个葫芦往桌上一抛,站了起来。

“算了,不看了,管他什么人呢。”顾沫凌很没形象的伸了个懒腰,揉了揉眉心。

“也许真是居士的老友吧。”寻梅也叹气,不过她还是没闲着,动手将盘子收起来,将那些碎末收到锯开的酒葫芦里。

“那些盘子和葫芦还是先留着吧。”顾沫凌想了想又走了过去,帮着寻梅收拾。

一连几天,顾沫凌和寻梅都注意着四周有没陌生的人,却是一无所获,便也不再去浪费功夫。

醉桃源已定于二月二开业,据路老所说,二月二龙抬头的日子,家家户户都要引田龙,在这天开业,引祥瑞庇护,定能生意兴隆财源广进云云。

现在的路老说起吉祥话那是一篓筐一篓筐的往外倒,顾沫凌也随他说,反正好话听多了不腻。

确定了开业的日子,便有许多事要做,顾承泽又带着人去了池泽镇,这边就交给了顾沫凌,让她接应前来上工的掌柜大厨小二等人。

醉桃源的后院除了最重要的厨房,还有给伙计们住宿的房间,所以,这些人一上门,都能直接安排进去。

这一天,顾沫凌和寻梅正在统计要用的被褥和各种生活必须品,杜十一便匆匆进来了。

“东家,有人要见顾姑娘。”

杜十一这话说的含糊,顾沫凌是顾姑娘,如今的寻梅也是顾姑娘,来人要见哪一个?问到这个,杜十一也犯糊涂了,他一向喊顾沫凌东家,喊寻梅顾姑娘,可人家不是啊,这么一问,他还真不知道找哪个。

不知道就不知道吧,顾沫凌和寻梅很随意的笑笑,一起出门去看。

穿过天井,越过大堂,来到醉桃源大门口时,只见一顶轿子停在门外,十几个穿着一样的家丁前前后后的围着,那些家丁,似乎有点儿眼熟啊?

顾沫凌微微一愣,瞧明白了,那些人不是陈家的吗?怎么到这儿来找她?

定睛间,她已看到了陈逸轩和陈旺,他们两个正笑着往这边看,当然了,陈逸轩的目光当然是盯着寻梅,而陈旺却是对她微笑行礼。

“原来是陈公子。”顾沫凌淡淡一笑,“里面请。”

“顾姑娘,这位是马大人。”陈逸轩这才注意到顾沫凌已到了前面,忙收回目光,笑着撩起了轿子门帘。

只见轿子里坐着一位五短身材大腹便便还留着老鼠胡子的中年男子,顾沫凌微微一愣,便笑了。

在旁人眼中看来,却是她笑盈盈的迎接这位马大人,尤其是这位马大人,看到顾沫凌的瞬间,小眼睛顿时一亮。

“大人,这位就是这儿的东家顾姑娘。”陈逸轩说到顾姑娘时不知为什么还特意的加重了语气。

马大人呵呵一笑,起身下轿,站到顾沫凌面前,虽面带倨傲却也带了些许笑容。

顾沫凌目测了一下,这马大人的身高怕是只到她肩膀,当然了她并没有什么歧视的想法,纯属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身材略略好奇了些。

“民女见过马大人。”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官,顾沫凌也是给足了面子。

“顾姑娘免礼。”马大人显然很满意,朝顾沫凌拱了拱手。

“马大人是代表县尊大人来的,这一带的事务都由马大人作主。”陈逸轩心知她们定不知这马大人来历,便主动给她们介绍。

原先刘丰提前打过招呼,顾沫凌对官府要派人来这件事丝毫不觉得意外,只是没想到这么快,现在正月还没过他们就到了,那过年的时候不在在路上了?

“大人里面请。”顾沫凌朝寻梅递了个眼色,让她去安排外面的事,自己陪着这马大人和陈逸轩进大厅。

陈逸轩的目光一直追随着寻梅,直到马大人催他,他才依依不舍的跟着进去。

228来历不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