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打人真爽!

第七章 打人真爽!

萧寒回到属于自己的吊脚楼,胡思乱想了一会儿,便倒头睡去。睡梦中,他梦到自己成为一名外门弟子,修成绝世神功,约战薛剑风,在擂台上一拳一脚的亲手将薛剑风打爆。好不快活。

“咚咚咚”

沉闷悠长的晨钟,将萧寒从梦中惊醒。一天的活靶子生涯又开始了。

萧寒活动了一下筋骨,只觉得全身精力勃勃,神清气爽。他翻身起床,简单洗漱,便提着藤甲头盔面罩,下楼去领取早饭。

和往常一样,简单的吃完早饭,萧寒便和一大群活靶子一起,翻山越岭,进入到云雨宗诸多入门弟子修炼的区域。

清晨的薄雾,犹如丝缎一般,萦绕在群山之间,飘渺,妖娆,仙气腾腾。一座座拔地而起的山峰,气象森严,神秘,又如水墨画一般隽永,充满诗意。萧寒前世在地球上,也曾经登临过一些名山胜地,却远远比不上云雨山脉这般雄伟,引人入胜。

很快,萧寒便和近百名活靶子,登上一座山峰。

峰顶早就云集了数十名入门弟子。他们在晨练。充满爆炸力的躯体在腾挪之间,撕裂空气,飞沙走石,好不威风。

若是在数月前,萧寒看到这些入门弟子的身手,还会涌起高山仰止,难以企及的感觉。而此时此刻,萧寒骨爆200响,几乎将炼骨境修行到极致,便觉得这些入门弟子,也不过如此。

不多时,那群入门弟子完成基础功课,不过并没有像往常一样,走过来踢打活靶子,而是纷纷翘首以盼,似乎是在等待什么。

就在这时,马蹄声响,一匹雄壮的高头大马,沿着山道,一路奔行,到达这座山峰的峰顶。

马上骑士肌肤黝黑,脸上坑坑洼洼,表情狰狞,正是云雨宗这一代最杰出的入门弟子之一齐石。

萧寒抬眼看了看齐石,忍不住轻轻捏了捏拳头。

“齐师哥来了,”那些入门弟子纷纷恭敬招呼道。

齐石长啸一声,翻身下马,全身肌肉筋骨,连番爆炸,大马金刀的步入道场。他一边走一边道。“怎么,诸位师弟,都完成今日的修行了?那就打活靶子吧!”

今日,齐石眉飞色舞,意气飞扬,脸上有一种喜气洋洋的味道。

立即就有一名入门弟子满脸堆欢道。“齐师哥,您三天前达到炼骨百响,我们都替齐师哥您高兴。从今以后,齐师哥就一飞冲天,前程似锦…总之,我们以后都要仰仗齐师哥您了。”

“哈哈哈哈…”齐整师哥愈发得意起来,嘶声狂笑。“我终于骨爆百响,即将成为外门弟子。真是实至名归!在武道上,又踏出坚实一步。诸位师弟,你们也要多多努力。”

“齐石,恭喜你炼骨达到百响,”一把慵懒的声音轻飘飘的响起,而后,一名白衣少年,背负双手,神态潇洒,也缓缓步入道场。正是修为不输给齐石的入门弟子‘屠一飞’。

“噢?姓屠的,想必你也快了吧?”齐师哥冷笑一声道。

“小弟不才,于七日前达到爆骨104响,还是稳稳压了齐石你一头……哈哈哈……哈哈哈哈……”屠一飞陡然狷狂发笑,双目中全部都是自负和傲气。

“啊屠师哥也炼骨超过百响,恭喜,恭喜,”入门弟子们纷纷大拍马屁。“屠师哥真是天纵奇才啊!”

齐石嘴角一扯,狞笑道。“骨爆104响又如何?修炼的道路很漫长,一时的威风不代表能笑到最后。”

“齐石,屠一飞,你们还是领先我一步,我昨日才修成正果,骨爆101响。”又一把清淡如水的嗓音响起,一名紫衫男子,手摇折扇,闲庭信步,步入道场,周身散发出来一种高山流水的味道。

“周雄,又一名号称天才的入门弟子,死在他手下的活靶子不计其数。”萧寒舔了舔舌头,心中默默念道。

“我陈冲也并不输给你们!”一尊巨熊般的壮汉,行走间发出轰隆隆的气势,龙行虎步,也走入道场。“我陈冲骨爆110响,你们谁人及得上我?”

一时间,不断有顶尖入门弟子来到这座山峰,个个都在近日完成了炼骨百响,获得成为外门弟子的资格。

足足十七名骨爆超过百响的入门弟子,群英荟萃!

其中最厉害的一个,年龄不过十六岁,名叫‘令狐轩’,骨爆130响,超凡脱俗。气息稍微一动,身上就催动起来一股股强大的战意,必胜的信念滚滚如潮。

“三个月之前,这些家伙的修为个个都只在爆骨90响上下,想不到今日,却都超过百响,真是进步斐然,不过,比起我来,他们也就不过如此了…”萧寒心中倒是不以为然。

十六岁之龄,就修炼达到骨爆130响,也的确是天才。因此,这‘令狐轩’,在十七名顶尖入门弟子中,拥有强大的话语权。

“诸位今日都来了,很好。”令狐轩少年老成,举手投足,都有一种近乎掌握一切的霸气和风度。“我们十七人,是云雨宗这一代最强的入门弟子,转眼之间,就要成为外门弟子了。不过,我就听说,外门弟子中,竞争极其激烈,盛行拉帮结派,组成一个个团体,互相照应。我们刚刚成为外门弟子,是新人,如果不团结起来,必然受到欺辱。我的意思是,我们这些入门弟子,晋升外门之后,也组成一个团体,同气连枝,铁板一块,就不怕那些外门弟子欺上头来。”

“好,我同意令狐轩你的说法。我们就组成一个团体,共同进退,不至于孤掌难鸣,被人算计。”屠一飞第一个附和道。

“我也同意,”另一名入门弟子也点头。

“我同意,”

“同意,”

……

“嗯,很好,”令狐轩连连点头道。“看来大家都是聪明人。不过,既然要组成一个团体,就应当推选出来一尊头领。不至于群龙无首。”令狐轩话锋一转,傲然道。“区区不才,骨爆130响,不但超过诸位,而且,在云雨宗近十年内涌现的杰出入门弟子中,无出其右者!理所当然,成为我们这个小团体的头领!”

“什么?令狐轩,你想当我们的头领?”入门弟子陈冲呲牙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偶尔得到奇遇,服用了天材地宝,淬炼形体,这才爆骨130响。你何德何能出任头领?”

“令狐轩,话不能说得太绝对了,你基础是比我们打得牢固,但并不代表你会一直压我们一头。”屠一飞也冷笑连连。

……

一时间,这些顶尖入门弟子,就开始扯皮,谁也不服谁。

“够了!”一声暴吼,平地惊雷。是那入门弟子周雄。一袭紫衫,折扇轻摇,整个人就显现出来一丝丝运筹帷幄,智比天高的味道。“大家不要争吵。既然谁都不服谁,那么,本人都是有个法子,让大家比试比试,分出个高低。如何?”

“哦?周雄?你一向足智多谋,你有什么法子?你说。”令狐轩看向周雄。

“嗯,这样吧…诸位请看,今日到达峰顶的活靶子,数量近百,要不然,我们十七人同时出手,全力攻击这群活靶子,到最后,谁击杀的活靶子多,谁就做这个小团体的头领,如何?”周雄轻描淡写的说道。

“好!我齐石同意周雄你的法子!”那齐石狞笑了一下,全身骨爆起来,雷音滚滚,“我们都爆骨百响成功,力量达到3鼎,可以生裂虎豹,击杀这些活靶子,犹如吹灰!因而,杀活靶子不算本事,谁杀得多,那才是真本事!”

‘鼎’是武道中,评估力量的计量单位。一尊标准的青铜大鼎,重量为‘1000斤’。那么,武者的力量达到‘1000斤’,便可称之为‘1鼎’之力。

武道肉身境界,达到‘炼筋皮境’巅峰,一拳可爆出‘1鼎’之力;若达到‘炼骨境’的骨爆百响境界,则有‘3鼎’之力。

这群精英入门弟子,个个都骨爆超过百响,都达到3鼎之力,也就是3000斤的力量。如此强横的力量,就算是活靶子穿上藤甲,也是一拳击毙!

“好!就比比谁杀的活靶子多!”

精英入门弟子们,纷纷点头,旋即,全部看向那群活靶子!目光如狼似虎,杀机爆射,蠢蠢欲动!

“啊?什么…这…这是什么意思?要…要活生生打死我们么?”

一群活靶子也听到了那些精英入门弟子的对话,一瞬间,个个都面如死灰,纷纷后退。有的活靶子被吓得双腿发软,仆倒在地;有的匍匐在地上颤抖;有的双膝跪地嚎哭哀求起来…

“各位大爷饶命,各位大爷饶命…”

“各位大爷,小人再挨数个月,便做足15年活靶子,可以分配到良田牲口,安度余生……求各位大爷饶命啊……放过小人吧……”

……

哭声雷动。

而那群精锐入门弟子,根本不为所动,反而不断爆骨,积蓄力量,犹如一群饿虎,瞬间就要扑入羊群,撕扯绞杀!

活靶子的命,轻如草芥!

而此时,萧寒心中一片森冷…“杀人比赛?啧啧,这群入门弟子,真是霸道得可以!居然想出这种阴损毒辣的法子,来推选头领…真不把我们活靶子当人看……”

萧寒当了数年活靶子,在修行‘不灭金身’之前,每日饱受毒打和欺凌,一股怨气始终积郁在心头,不能够宣泄疏解。憋屈到了极点。因为没有力量,被迫隐忍。而今日,则是忍无可忍了。

“你们也欺人太甚了,再霸道,也没有这种霸道法吧?还真把我们活靶子当成猪狗牛羊了?”

萧寒在人群中突然出口说道。

“谁?刚才是哪个活靶子在说话?站出来!”那精锐入门弟子‘陈冲’,听闻到萧寒的声音,立即怒火中烧,“这里也有活靶子说话的份?放肆!给我站出来!”

一群活靶子吓得直往后退。萧寒却不动声色的走上前几步。

“哦?萧寒?号称打不死的活靶子。”令狐轩认出了萧寒,旋即,嘴角一扯,狞笑道。“萧寒,数月前,我曾打过你一拳,本以为你就此一命呜呼,可没想到,你居然还活着。好,很好,你还真以为自己是打不死的?好得很啊!”

“真是人越贱,命越硬。这个萧寒留给我。让我来打死他。”那齐石双拳一紧,周身筋肉骨骼涌动,啪啪啪作响,他表情狞恶,一步步走向萧寒。

“齐石!”萧寒猛然一吼!平地惊雷!

原本,人人都以为齐石逼近萧寒,萧寒会抱头鼠窜,却没想到萧寒却一声断喝迸发了出来。

“嗯?”齐石身形都一僵,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齐石!你这个废物!你就靠一枚‘白虎炼骨丹’,才修行达到炼骨百响!否则,你这辈子都不可能跻身外门!你还真以为你有什么本事了?你就是个废物!彻彻底底的废物!”萧寒破口大骂起来。对于齐石,他不再隐忍。积郁在心中的怨恨,一下子喷薄而出,心头十分畅快。

“咯咯咯咯”齐石被萧寒骂了个狗血喷头,全身血液涌到脸上,令得那张原本黝黑粗糙的脸,彻底涨得通红!

“萧寒,你以下犯上,罪该万死。今日第一个被打死的活靶子,就是你!”令狐轩勃然大怒,指着萧寒吼道。

“哈哈哈哈哈”赫然,萧寒放声大笑起来。“以下犯上?什么是下?什么是上?我是下,你们是上?笑话!这世界力量为尊!强者是上,弱者是下!好,今日我萧寒被逼无奈,也就豁出去了!也让你们这些入门弟子看看,到底谁是上,谁是下!”

萧寒将手中藤甲头盔面罩,往地上一扔,迎面朝齐师哥走去。

“哦?这个萧寒怕是脑子被打坏了。有趣,真是有趣。”周雄摇动折扇,指点江山。“齐石,你先把这萧寒打死,然后,我们开始杀活靶子,就看看谁杀得多。多者为胜。”

“这些年,你们打老子,打得很爽吧?”萧寒嘴角轻轻一勾,那张人畜无害的脸,立即变得妖异起来。“现在终于轮到老子来打你们了吧?”

骤然之间,萧寒爆吼一声,躯体中雷音滚滚,声震四野!全身力量,一起涌动!

下一刻,萧寒一步抢出,肉身撕裂空气,瞬间到达齐石身前,一扭身,闪电般捣出一拳!竟然先声夺人!

这一拳,是‘蛮牛炼骨拳’中的普通炼体招数,讲究腰胯合一,力量瞬间爆发,以前萧寒身体素质太差,打这一拳的时候,根本使不上劲,而此时此刻,他爆骨200响,肉身力量堪比蛮兽,一拳砸出,尽得精髓,能开山,可裂石!

“放肆!”齐石只觉得眼前一花,萧寒已经欺近身来,向他发出一拳。他一声狂吼,躲闪不及,只好一拳砸出,想同萧寒硬碰硬。

“砰!!!!”

两人的拳头轰然碰撞!犹如陨石坠落,撞击地面!

下一刻……

“喀喀喀”

骨头碎裂声爆竹般响起。

“啊”齐石发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叫,铁塔般的躯体往后暴退!两人以拳对拳,齐石被萧寒强横的力量硬生生震碎了右手指骨,腕骨,臂骨,肩骨……

萧寒抢上一步,一个扫腿踢出,空气中发出撕心裂肺的惨淡声音,正中齐石腰部!

那齐石连哼都没哼一声,整个人就像是沙袋一般被踢飞了出去,掉落在地,砸出一个人形浅坑,鲜血狂喷,满地找牙,全身骨头也不知道碎了多少。

活靶子萧寒,竟然一个照面,就崩飞了顶尖入门弟子齐石!

那齐石刚刚跌落在地,萧寒已经猎豹般抢了上去,一脚踩在左手手腕上,嘎嘣一下,齐石的腕骨应声而碎。

“你还敢抢老子的丹药?!”

“砰!”萧寒一脚扫出,又将齐石踢飞出去,这才解气。

场面突兀静到极致!落针可闻!

所有的入门弟子,都如同活见鬼一般,一瞬不瞬的瞪视着萧寒。他们面上的狞笑和得意,全部凝固!

而活靶子们,更是惊骇欲绝,头脑都没反应过来,张大着嘴巴,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砰!”

萧寒躯体中爆炸出来一声惊涛拍岸般的骨爆,四周飞沙走石,气流狂涌!似乎有一尊荒古蛮兽,在萧寒体内彻底复活了!

“既然已经出手,老子就要把你们统统打残打废!以解心头之很!”萧寒也狞笑了一下,一下子就朝那群精锐入门弟子冲了过去!犹如万马奔腾,无可匹敌!

“杀了他!杀了这个活靶子!”令狐轩疯吼一声,双目喷火,一步抢了出去,全身骨爆连连,悍然出手!他腾空而起,一脚爆炸而出,抽向萧寒头颅!这一腿刀削斧凿,凌厉万分,是绝杀大招!

这是‘蛮牛炼骨拳’中的一招腿法,萧寒早已经练得烂熟于胸,他根本不暇思索,一个侧身,轻轻躲开,然后一巴掌拍了下去!

山岳压顶!雷厉风行!

“噗!!!!”

令狐轩被萧寒一巴掌拍翻在地,半边脸颊塌陷,脸贴着地面,身体一阵抽搐,嘴角吐着血泡沫,爬不起来。

“你不是爆骨130响么?你不是很牛么?废物!”萧寒一脚踩在令狐轩脸上,使劲的碾着。

“这…这个活靶子有古怪……大家并肩子上!”剩余的精锐入门弟子,看出风头不对,发一声喊,就有三个精锐入门弟子,饿狼般朝萧寒扑了过来。

萧寒怡然不惧,肉身力量凝练到极致,不进反退,直接冲了上去!

“噗!!!!”

萧寒和那入门弟子‘陈冲’,硬碰硬的对了一脚。他骨爆200响,力量几乎是陈冲的一倍!一下子就将陈冲崩飞!陈冲右腿硬生生的折断,摔在地上,口中吐血,眼睛一翻,就昏厥过去。

另一名入门弟子,一拳轰在萧寒背部,萧寒体内热流涌动,不灭金身强悍无匹,令得这名入门弟子奋力轰出的一拳,仅仅只把萧寒推开了几步,萧寒反手一抓,直接将那名入门弟子小鸡般抓了过来。

赫然之间,萧寒右手一个霸王举鼎,将那入门弟子高高举过头顶,然后奋力往地上一砸!

“砰!”

那入门弟子被砸得陷入地面。

萧寒一脚跺在他脸上。

“啊!!!!”

那名入门弟子发出鬼哭狼嚎的声音,不断的**抽搐。

还有一名抢上来的入门弟子,看到萧寒威猛如斯,立时心胆俱寒,居然不战自败,连连后退,很快,一股腥臭的**,就顺着他的裤裆喷溅而出。他竟然被吓得直接尿了出来…

这时,所有的入门弟子,包括剩下的精锐入门,都心神俱裂,魂不附体,只觉得此时此刻的萧寒,哪里是什么活靶子,简直就是魔神附体,蛮兽转世,他们瑟瑟发抖,四下狂退,口中连连哀求道。“萧寒大爷,不关我们的事,不关我们的事。”

萧寒狞笑了一下,低声道,“原来打人是这种滋味?舒服!真舒服!爽!打人真爽!比挨打爽多了!虽然我是个活靶子,但我拥有了力量,一样可以睥睨天下!”

………

大家投给我吧。谢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