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跪下去!

第十八章 跪下去!

萧寒一觉睡到第二天中午。而后起床便朝阿丑所住的别院走去。

这几天,萧寒闭关苦练‘爆骨式’,几乎与世隔绝,心中也着实有些枯闷。现在将‘爆骨式’练成,略感到一丝丝轻松,便准备出去走走。

阳光酥松软绵,在萧寒身上喁喁漫行,令得萧寒十分惬意。

到了阿丑别院,将阿丑叫出来,两人并肩朝食堂走去。

“萧寒,你…你今天不修炼了?”阿丑用古怪的眼神看着萧寒。之前萧寒把自己锁在别院中,足不出户的修炼,饮食都是由阿丑代劳。阿丑知道萧寒是在钻研那张根本不可能研究出来任何玄奥的破羊皮纸,担心萧寒练出问题,精神失常,走火入魔,因而试探问道。

“噢,阿丑师兄,我就出来走走,去食堂吃午饭,下午再回去修炼。”萧寒笑道。

“那个…萧寒,我看,那张破羊皮纸,你还是别参悟了…”阿丑搓着手道。“这几天我听到一些外门弟子在议论。事实上…不出我所料,好像是杨磊私下找过冷执事,然后,冷执事才亲自出面诓骗你,把那张破烂玩意儿硬塞给你…那真不是什么武技宝典…是骗人的鬼玩意儿……”

“杨磊?”萧寒蹙了蹙眉。“嗯,阿丑师兄,我知道了。这个家伙几次三番阴谋算计我,我是记住他了。迟早有一天,他会落在我手里,到时候我一定好好炮制他,让他知道小爷我的厉害!”

“啊?”听到萧寒的话,阿丑吓了一跳,就感觉今天萧寒比往常多了一丝难以言喻的霸道气质。

阿丑低声道。“萧寒,杨磊可是炼髓境的强人,举手投足,数十鼎之力,徒手撕裂蛮兽,可不是武岩那种菜鸟能够比拟。萧寒你千万不要乱来。”说完,阿丑飞快的观察了一下萧寒的脸色,心想,萧寒不会真的把脑子练出毛病来了吧?他现在似乎连杨磊都不放在眼里了。

萧寒并不说多话,就微微一笑,这让阿丑更觉得萧寒愈发莫测高深了。

两人来到食堂。

食堂里上千外门弟子在用餐,看到萧寒和阿丑之后,都不由的抬起眼睛观察,旋即低声议论起来……

“你们看,那活靶子终于现身了。这家伙貌似消失了好几天,我还以为他是怕了杨磊,偷偷躲起来了,想不到还敢出现在食堂。”

“好了好了,别活靶子活靶子的乱叫了。萧寒能够越级击杀武岩,并且展现出来了蛮兽一般的体质,想必也是有着自己的底牌。并不是一个任人拿捏的软柿子。”

“哈哈哈,这萧寒还真斗不过杨磊他们。我跟你们说,前几天萧寒去武技阁挑选武技的时候,你们猜怎么着?冷执事亲自出面,将那张破羊皮纸塞给萧寒,还对萧寒说,不把那张破羊皮纸参透,就不准再去武技阁。这等于就是不让萧寒修行武技嘛!彻彻底底的刁难!这一切,都是杨磊暗中安排下来的。最后,那萧寒还不是服服帖帖的带着那张破羊皮纸离开了。他可一点都不敢违逆冷执事。”

“什么?那张拿来垫桌脚的破羊皮纸?哈哈哈哈哈……”

“萧寒这家伙消失这几天,该不会是在闭关参悟那张破羊皮纸吧?哈哈哈,笑死我了!”

……

萧寒听着四面八方对自己发出来的议论声,也不为所动,就和阿丑拿着餐盘,找了个座位坐下。

萧寒狼吞虎咽进食。随着肉身越来越强横,萧寒的食欲也是越来越大。

萧寒一边吃一边含混不清的道。“对了,阿丑师兄,你知道‘势’么?修行武技,是不是要领悟什么‘势’?”

这几天,萧寒虽然把‘爆骨式’练成了,但对于‘天子神拳’的第一式,‘君临天下’,研究了半天,还是摸不着边。

要练成‘君临天下’,要先‘悟势’。

什么是‘势’?怎么‘悟势’?

毕竟,萧寒是活靶子出身,见识不足。

“哦?萧寒,你也知道‘势’了?”阿丑放下筷子,疑惑的看着萧寒。

“阿丑师兄,看样子,你是知道‘势’的含义了,你快快告诉我吧!”萧寒鉴貌辨色,就感觉阿丑应该是对‘势’有所认识的。他赶紧放下筷子,急切追问道。

“萧寒,所谓的‘势’,是非常玄虚的,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简单的说,‘势’和武者的悟性有关。”阿丑果然滔滔不绝的讲解起来。“‘势’的意思,就是天地大势,万物大势!有一些功法中,就蕴含着这种‘势’。换句话说,‘势’其实也可以理解为‘意境’。一门武技,要修行到巅峰圆满境界,就必须‘悟势’。不能够只追求招式的变化。萧寒,我的悟性也很差,在修行武技的时候,始终不能够‘悟势’,这样就无法学习到武技的神髓。所以我以前就对你说过,你别看我是炼脏境巅峰,我连一些资质好的炼脏境中期都打不过…”

“嗯?”萧寒咀嚼着阿丑的话,心中忽然捕捉到一团很朦胧的东西,他眼中精光爆射。“阿丑师兄,继续说!继续说下去!我好像明白了一点点!”

“萧寒,我…我其实也不太懂。那我给你举几个例子吧。”阿丑搜索枯肠,思索了数十个呼吸,才道。“你和武岩交过手。武岩修行的是一门‘巨蟒拳’。就这门拳法本身的变化,招数,发力,各种技巧,武岩已经修行得十分纯熟。但是这门拳法的威力,在武岩手中,顶多只发挥出来三成。因为武岩没有领悟‘巨蟒拳’的势。也就是‘巨蟒拳’蕴含的意境。‘巨蟒拳’的意境,应当是巨蟒的习性,巨蟒在攻击猎物那一瞬间的凶残和迅猛,精准。一击致命。”

“还有,我们这一峰的两大天才,凌飞羽师哥和孟然师哥,都天纵奇才,各自悟通了自己的势。凌飞羽师哥修炼的是‘海鲸神拳’,因而,他需要领悟‘海之大势’,‘巨鲸之势’。我亲眼见过凌飞羽师哥和其他峰的外门弟子交手。凌飞羽师哥的‘海鲸神拳’,意境辽阔,深远,如大海般深邃浩瀚,又如巨鲸般暴戾危险。和凌飞羽师兄交手,犹如同一片海洋争雄,茫茫没有尽头,瞬间就会被湮灭!而孟然师哥修行的是‘飓风诀’,稍微一出手,天地之间,全部都是狂风呼啸,风云色变,那种大势,仿佛瞬间就要将人撕裂,让人精神崩溃,极度可怕!他们两位,都可以将武技的威力发挥到极致!由‘技’到‘势’!”

“萧寒,你若有机会亲眼看到‘凌飞羽师哥’,‘孟然师哥’这一级数的超卓人物出手,相信你能更加直观的认识‘势’。哎…我是天赋太差了,摸不到‘势’的边缘。这东西无形无质,可遇不可求,难,太难了。”阿丑摇头晃脑的叹息。

而萧寒眼睛越来越亮,一颗心都揪紧了!他微微闭起眼睛,喃喃道。“阿丑师兄,我真的好像捕捉到了什么…”

下一刻,萧寒长舒了口气,睁开眼睛对阿丑道。“阿丑师兄,今天多谢你给我讲这些。”

话音刚落,几个人从外面走进食堂。

为首一个,一脸冷傲,目无余子的样子,不是杨磊又是谁?

在杨磊身后,紧随着令狐松,以及另外几名外门弟子。

“哼!”杨磊看见萧寒后,冷哼一声,眸子深处杀机暗藏;而令狐松更是咬牙切齿的瞪着萧寒,杀气暴走,几乎恨不得直接冲过来斩灭萧寒!

杨磊等人坐了下来。

“萧寒…杨磊…杨磊和令狐松他们来了…要不…要不,我们吃完就赶紧走吧…”阿丑十分怕事的道。

“没事。”萧寒却不以为然,“他们也不敢在食堂中动手,干嘛怕他们?”

说完,萧寒若无其事的埋头大嚼大吃起来。

杨磊那边。

“杨磊师兄,是萧寒!那个活靶子!”令狐松怨恨极深的盯着萧寒。

“令狐松,你不要妄动。”杨磊冷笑道。“这个活靶子,我们慢慢敲打,总有玩死他的一天。这几日,他足不出户,连饮食都是由阿丑这家伙替他料理,想必,是在苦心孤诣,钻研那张羊皮纸上的‘绝世神功’吧。哼!练吧,最好练成白痴!”

“杨磊师哥,你是不知道,这活靶子将我堂弟‘令狐轩’打残后,我令狐家族的几位长老,当场吐血三升,气得要死。这个活靶子必须死啊!碎尸万段都不足以泄恨!”令狐松几乎是咆哮起来。

过不多时,萧寒和阿丑都已经吃饱。两人直接站了起来。就准备离开食堂。

然而…因为萧寒和阿丑所坐的位置,和杨磊,令狐松等人坐的位置,在一条直线。如果萧寒和阿丑不绕道,想要直接走到食堂出口,就必然要经过杨磊他们的位置。

萧寒拍了拍肚子,拔脚就走;阿丑赶紧拉住萧寒,低声道。“萧寒,我们走另一边吧…绕开…绕开杨磊他们…”

萧寒哑然失笑。“阿丑师兄,你也太小题大作了…”

说完,萧寒根本就不管不顾,笔直走向食堂出口。

也不知道为什么,在修行了天子神拳的起手式之后,萧寒就感觉到自己的气质似乎悄然发生了一些变化。总而言之,胆魄比以往壮了不少。

阿丑见状,暗暗叹了口气,旋即还是跟了上去,走在萧寒身后。

“嗯?”杨磊看到萧寒毫不避忌的朝自己这边走过来,就感觉受到了挑衅,当即直接冷眼看向萧寒,眼神中充满了犀利的警告。

萧寒根本就无视杨磊的威慑性的目光,他嘴角扯出一抹云淡风轻的笑意,眼神古井不波,眼看就要经过杨磊所坐的位置。

四面八方吃饭的外门弟子,尽皆放下杯筷,抬眼看起好戏来。

就在这时…

“等等!”

令狐松将手中酒杯往桌上一顿,直接站了起来,拦住萧寒的去路。他双目狰狞,面容几近扭曲,胸臆之间,已经被仇恨的火焰,彻底点燃!

“小杂种,你想从这边过去?那从老子**钻过去吧!”令狐松咆哮着,双腿大字岔开。

“噢?”萧寒身形一顿。

虽然说,云雨宗有规则,宗门弟子不能够私斗,否则处以极刑。但令狐松这种老油条,还是能够想到办法打打擦边球的。

“让开,”萧寒淡漠的看着令狐松。

令狐松伸出手指指向萧寒,“从老子**爬过去,亦或者远远绕开!没有第三种可能!活靶子!小杂种!”

杨磊没有出声,只是端着酒杯,极有风度的浅饮杯中美酒。

“小杂种?”萧寒双眸一冷。“我说过,没有人可以践踏我的尊严。你这条死狗口出恶言,一再羞辱小爷,现在又挡住小爷的去路。嗯,小爷就要你跪下去道歉!”

此话一说,整个食堂鸦雀无声?

跪下去?

萧寒居然想要令狐松给自己跪下去?

这简直就是失心疯了!

一个炼骨境的武者,要一个炼脏境的武者下跪?

再说了,令狐松还不是一般的炼脏境武者。说难听点,他可是杨磊的贴身狗腿子啊。甚至于,他在凌飞羽这种超然天才面前,都能够说得上话。

而萧寒,一个活靶子出身,修为不高,靠山没有,也就是耐打,体质强横,他有什么底蕴让令狐松下跪?

全场惊骇。

很快,就有外门弟子纷纷交谈起来……

“看起来,这个萧寒练功真是练得走火入魔了。说话疯疯癫癫的。”

“你看看萧寒那狷狂的样子,就好像自己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一样,这绝对是脑子出了问题。”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听到萧寒的话,令狐松怒极而笑。“小杂种,人人都说你练功把脑子练废了,我看真是这样!你这个废物!杂种!”

就在这时……

萧寒嘴角一扯!下一刻…

“砰!”

一声巨响,直接从萧寒体内爆炸出来!

天公震怒!

龙颜大怒!

爆骨式!

280次骨爆声合为一次!

“啪啪啪!”四周桌椅被气浪直接掀翻无数!

飓风席卷,许多桌上的杯盘砸落到地上,摔个粉碎。

整个食堂的所有外门,尽皆窒住!心神一下子被震慑住了!耳朵里嗡嗡嗡乱响!

那令狐松,双目出现瞬间的迷茫,全身力量一软,筋骨皮肉内脏统统松弛下去,无神的看着萧寒,双膝微微颤抖。

与此同时,在催动爆骨式之后,萧寒全身气势不断拔高,目光如天子,威严如渊似海,藐视众生!

“给我跪下去!”萧寒断喝一声!

顷刻之间,令狐松被萧寒的气势所慑,站立不稳,猛然噗通一下,果然直接跪了下去!

“嗯,既然你已经下跪了,那我就原谅你的冲撞。不错,跪得好。”萧寒露齿一笑,旋即直接拉住身后脑袋眩晕的阿丑,往食堂出口走去。

数个呼吸之后,令狐松才反应过来,直接从地上站起来,他简直不敢相信刚才自己会跪下去,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令狐松暴怒发狂,刚想拔腿朝萧寒追上去,突兀…

“噗!”

杨磊手中酒杯,直接龟裂破碎,酒水飞溅。

杨磊的头发,已经被刮得极为凌乱,手中握着酒杯残片,一种无法遏制的杀机,从他眼中爆射出来。

“杨磊师哥……”令狐松狰狞道。

“凌飞羽师哥马上就会返回,我们先去迎接,这个活靶子,活不长了!我发誓!他活不长了!”

杨磊直接站了起来,一道道凌厉的劲风,从他躯体中席卷而出。他是真真正正动了杀机!彻彻底底动了杀机!

………

PS:拼了。如果今天0点之前,总的推荐票达到4000张,那0点之后,加更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