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君临天下

第二十章 君临天下

“嗯?”令狐松和杨磊交换了一下眼色。他们都想不到,萧寒竟然如此爽快的答应了令狐松的挑战。

旁边的阿丑简直惊骇欲绝!

要知道,令狐松的境界,和阿丑一样,都是炼脏境巅峰,拳开20鼎,声传十里,比之前的武岩,足足高了一个小境界。上次萧寒同武岩一战,历历在目,险些就被当场打死。令狐松的力量,是武岩的一倍,萧寒如何力敌?

观摩了凌飞羽和孟然两大天才对决之后,众多外门弟子本来欲要散去。这时,异变突生,令狐松竟然主动挑战萧寒。他们尽皆停下脚步。

当然了,令狐松挑战萧寒,这在意料之中。先不说萧寒将令狐松的堂弟,天才入门弟子令狐轩打残这桩仇怨;前一刻,在食堂中,萧寒突施手段,使得令狐松下跪,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倾尽三江五湖之水,都不足以洗刷的奇耻大辱!武者的精神,可是宁折不弯的啊!

然而,令诸多外门弟子想不通的是,萧寒居然一口就答应下来了!

这活靶子也太抖了吧?刚入外门没几天,就和炼脏境中期的武岩擂台对决,现在又答应了一名炼脏境巅峰武者的挑战。还真是不知者无畏呢…

而此时的萧寒,微微闭了闭眼睛,当他重新睁开眼睛的时候,眸中如天子般的气势和锋芒,就深深的隐匿起来,如宝剑归鞘。就在刚才,萧寒从凌飞羽和孟然的战斗中,领悟到了‘大势’的真正含义。天子神拳的第一式,君临天下,萧寒已经彻彻底底的触摸到了神髓!萧寒自信可以催动这招霸绝无双的拳法!

刚刚领悟到绝杀大招,正是技痒之际,就有人巴巴的送上门来试拳,萧寒如何不答应?

再者,越是修行天子神拳,萧寒的心态就越强势,胸臆中自然而然的滋生了一种舍我其谁的风度。

区区一个炼脏境武者的挑战,若都避而不战,那还修什么武道?以后还怎么进军无上真气境?

滚滚战意,在萧寒体内奔腾咆哮。

下一刻,萧寒竟然主动朝一个擂台走去!

“嗯?”杨磊脸色阴沉。“令狐松,你有把握吧?”

令狐松双目血红,伸出舌头舔舐了一下嘴唇,狞恶道。“杨磊师兄请放心,也就是一个炼骨境的蝼蚁。我并非武岩那种废物。这活靶子能够硬挨武岩上百拳而不死,却挨不了我一拳!我的力量,是武岩的整整一倍!”他微微眯了一下眼睛,脸上显现出来畅快淋漓的表情。“小杂种,你一再羞辱老子,今日,老子就将你扒皮拆骨,挖心碎脑,让你不得好死!”

“杨磊师兄,我上去了。”令狐松蠢蠢欲动的道。

“嗯,”杨磊点了点头,他心思慎密,一向谋定后动,思前想后,也没有想出来萧寒有什么底蕴击败令狐松。“令狐松,那小子的骨爆声非常有爆发力,不过你是炼脏境巅峰武者,不受其害,提前防范也就是了。”

“杨磊师兄请放心,这小子必死无疑!”令狐松也走上擂台。

两人在擂台上站定之后。台下的外门弟子,统统将注意力转移过去。

有了凌飞羽和孟然一战的珠玉在前,萧寒和令狐松之间的对决,就显得格外幼稚了。相差了好几个层次都不止。很多外门弟子本欲直接拂袖而去。但萧寒的战斗方式太独特了,以命换命,异于常人,也是个难得的看点。所以,此刻并没有一个外门弟子离开。都兴致勃勃的围观。

“那活靶子萧寒又上擂台了!嘿嘿,他体质强横如蛮兽,上次被武岩怎么暴打都不死,反而逆袭,轰杀了武岩。这次,看看他能否扛住令狐松的攻击。”

“我看是扛不住。令狐松有20鼎力量,武岩也就是10鼎之力。搞不好,萧寒会被令狐松秒杀。”

“绝对是秒杀!刚才食堂里,令狐松给萧寒跪了,这可比杀了他还难受。令狐松这家伙睚眦必报,没有任何周旋戏耍的余地,一上场肯定就是杀招。”

……

阿丑是拿萧寒没办法,苦劝不住,现在只能在台下忐忑不安的张望。

擂台上。

令狐松周身筋骨皮膜都弹动起来,躯体中更传出虎啸龙吟之声,内脏蠕动如巨兽磨牙,他一头长发无风自动起来,气势节节攀升!

而萧寒却是一动不动,也不爆骨,全身气息似木似石,若有若无,让人捉摸不透。

“一招!”令狐松朝萧寒断喝一声。

萧寒目光似空非空,并不答话。

“只一招,将你轰杀成渣!”骤然间,令狐松抬起右掌,掌心泛出淡淡的土黄色,厚重无匹,给人一种如山如岳的感觉。

“六丁开山掌!令狐松压箱底的绝技,一掌打出,山岳压体,中者四分五裂,瞬间暴毙!令狐松在这门掌法上,已经有数年火候,掌风凝练,成土黄色,这是摸到了大势的边缘!距离领悟开山大势,一步之遥!”立即就有眼光高明的外门弟子出口道。

“死!”

猛地,令狐松身形如电,破空轰杀,右掌拍出,掌心吐出一尊土黄色小山,气势巍峨,有泥土味弥漫而出!直接碾向萧寒!

所过之处,空气如爆竹般炸响开来!

“这一掌的威力,比武岩的巨蟒拳大了数倍不止,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我看萧寒怎么扛!这一掌都能扛下来而不死,他绝对轰动云雨宗整个外门!”有外门弟子尖叫起来。

然而,萧寒根本就没有准备扛这一掌!

说时迟那时快!

“砰!”萧寒体内280次骨爆,瞬间炸开,雷霆万钧!他的气势根本不需要催动,直接就攀升至最浓烈的巅峰!

下一刻,萧寒一拳轰出!

这一拳几乎没有任何变化,直来直去,堂堂皇皇,问心无愧!

赫然之间,这一拳勾动某种大势,令得萧寒气势再度攀升,冲天而起,头上天风淡淡,祥云瑞气,一尊模模糊糊的身影,破空而出!九五至尊,众生俯首!

莫大的威严,无敌的威严,以萧寒的拳头为中心,顷刻间笼罩出去!

并吞八荒,气冲星河,风起云涌!

君临天下!

萧寒肉身有接近9鼎之力,在打出这招君临天下之后,力量几乎翻倍,达到18鼎,磨灭一切!

而令狐松在这一拳的笼罩之下,在天子大势之下,他的气势犹如扎破的皮球一般,瞬间土崩瓦解!在他眼中,萧寒这个卑微的活靶子,这一刻竟如天神下凡,令他产生一种不能够战胜,甚至不能够去亵渎,只能够膜拜的心念。他双膝一软,竟然再度跪了下去!

而站在离擂台较近位置的外门弟子,在萧寒催发出来的天子大势之下,都是双膝酸软,差点如令狐松一般跪地!

“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顷刻间,一大片外门弟子不由自主的连连后退,形成一大片空地。

“砰!”

下一刻,令狐松竟然被萧寒一拳打飞出去,人在空中,躯体内爆炸出来骨骼破碎的声音。

旋即,令狐松重重砸在地上,在擂台上砸出一个人形浅坑,不断的抽搐**,口中吐血。

重伤!

萧寒后发先至,一拳将令狐松打成重伤!

四下里一片死寂!犹如鬼域!

没有人想到,战斗会以这种方式结束。

秒杀,的确是秒杀。但并非令狐松秒杀萧寒,而是落后令狐松一大境界的萧寒,反而将令狐松给秒杀了!

一拳打爆!

“嗯,原来,君临天下这一招的奥妙,就是将自身力量提升至少一倍,并且让对手的力量和防御削弱,瓦解。以势压人。厉害,果然厉害,”萧寒暗暗点头。“不过,天子大势,我只是略有领悟,一点皮毛而已,还远远没有彻底的巩固和圆满,还需要大量时间去琢磨意境,完善大势。但毫无疑问,这门天子神拳的威力,绝对不会输给凌飞羽的‘海鲸神拳’,以及孟然的‘飓风诀’。甚至于远远超过。”

萧寒心念闪动之间,人已经下了擂台,气势超然,有一种胜败无关痛痒的味道。

“这…这也太霸道了吧……直接,直接秒杀一尊炼脏境巅峰武者…这才进入外门几天?”

“此人是…是天才…原来,此人是天才…”

“他的力量竟然比一般的炼骨境巅峰武者强了一大截…假以时日,这萧寒未必不能够成为我们这一峰的压轴人物,和凌飞羽,孟然两位师哥,分庭抗礼。”

“绝对是天才!萧寒刚才那一拳,勾动了某种难以言喻的大势。那绝非孟然师哥的风之大势,亦不是凌飞羽师哥的海之大势,那是另一种大势!这种大势更为霸道,强横,技惊四座,非同小可啊!能够从武技中领悟出大势的,都是天才!”

“看来,我们都看走眼了。以前千万不要再叫他‘活靶子’,亦不要去招惹他……”

……

这些外门弟子,一边议论,一边纷纷给萧寒让开一条道。

而此刻,杨磊看着萧寒的背影,心中竟然泛起丝丝凉意,毛骨悚然。

萧寒的进步,终于让杨磊感觉到了害怕!

是的,害怕!

从一开始进入外门,萧寒和武岩对敌,还只是靠着体质,以命换命,重伤之下轰杀武岩;而短短几天之后,他居然能够一招秒杀比武岩强了一个层次的令狐松!行有余力,举重若轻,甚至有一种生杀予夺,谁与争锋的大势!

“不能够放任此人成长下去了!必须要趁早扼杀啊!”杨磊的背脊,已经被冷汗浸湿。

“萧寒!”猛然,杨磊嘶吼一声,音调已经变得沙哑无比。

“噢?”萧寒回头看向杨磊,眼中闪过一抹玩味的神色。

而诸多外门弟子,则都是用鄙视的么目光看着杨磊。

难不成,杨磊要向萧寒发出挑战?

杨磊是炼髓境。

炼脏境向低一阶的炼骨境武者发出挑战,本来就已经很没面子了。而炼髓境的武者向炼骨境武者挑战,那就是一个笑柄。

“杨磊,莫非,你也想挑战我?”萧寒不无调侃的一笑。

“萧寒…挑战?你还不配!”杨磊眼珠子一转。“你可敢接我一招!就一招!”他自信现在一招之间,可以灭掉萧寒。毕竟,两者在力量上的差距,实在太大太大了。

即便萧寒领悟到了某种大势,但是在力量上输给杨磊数倍,短时间内还是无法抗衡的。

“我境界高你太多,你和我打,必败无疑,我也不来欺负你,也就是一招,你敢接否?你若能接下我一招不死,便算我败了。”杨磊凝视萧寒。

“萧寒,这件事情你不答应就行了。”阿丑赶紧在萧寒耳边低声道。“一个炼髓境武者,挑战一个炼骨境,这就是千年笑话。你不要理他。一招?就是个幌子!萧寒,杨磊是想击杀你!太无耻了!不过,他这就是自取其辱,人人都会鄙视他的。”

“嗯,杨磊,我已经明白你的用心。”萧寒慢条斯理的道。“你这种要求,我完全可以不答应你。”

“嗯?”杨磊一窒。

岂料,萧寒话锋一转。“不过,虽然你很无耻,但要我答应接你一招,也不是不可以。”

“什么?”外门弟子尽皆哗然。

“这样,十天后,我接你一招,不过,若是我接下来了…嗯,1万枚真武币。接下你一招,你输给我1万枚真武币。如何?”萧寒刚才脑中灵光闪现。他现在要炼脏,苦于没有真武币购买丹药。萧寒心想,自己目前要接杨磊一招,等于是送死。不过,十天时间,若能够好好完善天子大势,到时候一招君临天下抢攻出去,未必就不能够接下杨磊一招。用一招赌1万枚真武币,铤而走险。

“什么?1万枚真武币?”杨磊脱口而出。“萧寒,你简直不知所谓!真武币?你要1万枚真武币?云雨宗整个外门十峰,多少外门弟子能拿出1万枚真武币?还真敢开口!我就告诉你,武者修为越高,就越穷。即便是凌飞羽师哥,也拿不出1万枚真武币!”

杨磊说的是实话。武者的修为,都是靠天赋和资源,财富,堆砌出来的。修为越高的武者,花销也就越大。

别看杨磊在这一峰的外门弟子中,算是混得不错的,还巴结上了凌飞羽,但是他的确拿不出1万枚真武币。

“那恕我不能答应你的要求了。这一招,我就不接了。”萧寒转身就走。

杨磊心念电转……千万不能够让他这样发展下去!否则是心腹大患!必须要趁他羽翼未丰之间,将其扼杀!

“好!萧寒!我答应你!十天之后,以1万枚真武币做赌,赌你接我一招!”杨磊终于大叫出来。

“啧啧,1万枚真武币啊,这可是豪赌,绝对的豪赌啊…”四周围观的外门弟子,尽皆哑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