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见面

萧寒随东方禽,以及十几名云雨宗真传,前往云雨殿,!当今云雨宗宗主。

萧寒初入真气境,不会缩地成寸与真气飞遁之类的高超手段,便老老实实的驾驭灵龟飞起。

东方禽言笑蔼蔼的陪着萧寒,也立足于广阔的龟壳上,同萧寒有说有笑。

飞离内门群山。

过不多时,萧寒看见前方一座山峰如利剑般冲天而起,插入云层。一道道瑞气祥云缭绕,无尽的仙鹤与大鹏在飞旋,千万条瀑布玉龙般倒垂。仙乐阵阵。山体上修建了无数恢弘宫殿,鲜花吐艳,姹紫嫣红,更有青藤缠老树,鸟鸣山更幽。这座山峰隔绝了严冬的酷冷,给人一种四季如春的味道。

在峰顶,一座天空之城被莫名的神通大力托起,悬浮在白云深处,玄之又玄。

“萧寒师弟,这便是永不坠落的云雨殿。”东方禽眼中划过一抹近乎膜拜的尊敬,“去见宗主他老人家吧。他看见你少年英雄,会很欣慰的。”

灵龟分解,道道神曦涌入萧寒真穴。两人坠落到山脚。一条绵长石阶蜿蜒而上。

“萧寒师弟,收起真气,拾阶而上,以示尊重。”东方禽正色道。

“小弟明白了,”萧寒点头。

两人并肩而行,拾阶而上。

行到半山腰,萧寒回头一看,群山似乎都在脚下,一览众山小,胸中涌起一阵豪情。

一个时辰后…

白云深处的云雨殿。

一个幽谧清净的花园中,萧寒看到了当今云雨宗宗主。

萧寒呆住了。

在花园中,一名青衫少年,年龄大约就是二十三,四岁上下,全身毫无真气波动,手中捧着坚果,几头幼鹤围绕着他用鹤喙在他衣衫上亲昵的擦拭,像是在撒娇,争吃坚果。几只金丝雀鸟从树梢飞了过来,停驻在他肩膀上欢畅的鸣叫着。他予人一种灵动空明的感觉,与世无争。不像是武道中人,更不像烽火帝国五大顶尖宗门之一,云雨宗的宗主,一代巨擘。

而且,萧寒看到他,有一种空间上的错觉就好似,他站在眼前,却远隔天涯般。非常的不真切。

如镜花水月。

“宗主弟子将萧寒师弟带来了。”东方禽恭敬道,眼中有深深的折服与近乎孺慕的表情。

说着,东方禽用手肘轻轻碰了碰看傻了眼的萧寒。

“哦···宗主您好,弟子萧寒拜见…”萧寒赶紧道。心中却想,宗主看起来好年轻,比东方师哥还小了一,两岁似的。

“萧寒你不必多礼,你的事情,本宗已经知道了。你很不错短短时间,就从一名活靶子晋升为真气境,在外门排位赛上大放光彩一鸣惊人。”宗主微微一挥手,幼鹤和金丝鸟雀纷纷飞走了。他转过身,看向萧寒。

他年轻而英俊更有一种特别的气质。那是一种极为动人的气韵,仿佛天地间的秀逸与高旷同时汇聚于他一人身上。宛如宁静流水下澄澈的月光。又如堆雪的玉树。那么从容。那么自然。

全身不见任何真气波动,萧寒偷偷观察他的生机,却看见了一团深如渊海的阴影。深不可测。最引人的,是他的双眸。他左眸有白云飘飘,去无定数;他的右眸细雨霏霏,缠绵温润。

“这宗主太强了···而且我和他相隔不足数米,但我却无法锁定他的位置有一种远山近水,天涯海角的味道…好强···比方师哥和东方师兄还要强···强太多太多了·…难道他也是妖侠?我想肯定是的!”萧寒脑中念头纷至沓来。

而这个时候,萧寒骤然感觉到,自己全身的生机状态,发梢,肌肤,筋肉,骨骼,内脏,真穴,全部被宗主洞如烛火,无处遁藏!

心脏中的妖蛋,以及左臂妖帝手掌纹身,传递出来极为警惕与危险的信号,一动也不敢动,缩成一团死物!

萧寒额头上冷汗一下子就冒了出来,他生恐自己最大的秘密被宗主窥破,要是那样,多半要被制裁处死!

“嗯···”宗主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收回了目光,淡笑道。“每一寸血肉中,都盈满了勃勃生机。很不错的少年。获得了天大的奇遇。真穴中灌满了古老的真气。”

“呼~ci乎没有被发现…”萧寒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赶紧道。

“宗主谬赞了。弟子只不过有一些运道罢了。”

“不必自谦。弱冠之龄,便有此等成就,前途不可限量。”宗主笑道。“萧寒,你成为云雨宗的真传弟子了。”

“恭喜萧寒师弟。”东方禽喜道。

“好了,萧寒,你陪本宗走一会儿吧。”宗主的气质并不凌厉,也没有什么威严,反而让人生出一种很容易亲近的味道。

“是,宗主。”萧寒微微一欠身。

于是乎,萧寒与宗主并肩走在流水淙淙的花园中,东方禽跟随在后面。

“萧寒,你初入真气境,有什么疑问,可以问本宗。本宗会解答的。”宗主笑道。

“唔···”萧寒没想到这宗主这么好说话,当即,思考了一下,脱口道。“宗主,弟子在肉身境时,修行了拳法与刀道,如今成就真气境,弟子不知道如何将拳法与刀道,用真气的形势发挥出来。肉身境时所学的武技功法,暂时不能够和真气融会贯通。”

“嗯,”宗主微微点头,“这很简单。”说完,他手中多出一本书册,递给萧寒。“多看看书就行了。”

萧寒双手接过书册…

【武道肉身境与真气境概述】

并不是什!么武学宝典,而是一本武道基础理论书籍。!

萧寒将书册纳入真穴中存放起来。

“多谢宗主赐书···”萧寒连声称谢,旋即又道。“宗主,弟子初开真穴,就偶得奇遇,误入古人洞府,得到灵龟真气灌顶输功。以至弟子真穴中,填满灵龟真气,弟子想问的是弟子如今可否兼修第二门真气呢?”

“理论上是不可能的。”宗主回答道。“除非将一身灵龟真气散去,重修真气。否则,异种真气在真穴中会龙虎相冲,导致你爆体而亡。不过世事无绝对有一些体质血脉特殊的人族武者,倒是可以兼修数门真气的,那是异数。或可能有一些秘而不宣的功法,也能令人身兼数门真气,但此等功法,无一不是瑰宝,得之不易。”

“这样啊···弟子明白了。”闻言萧寒心中涌起一阵怅然失落。

也就是说,除非将灵龟真气散掉,否则不能够修行其他真气。

要散功,萧寒是有些难以割舍的。

“是散功重修,还是继续修行这门灵龟真气,萧寒你自己定夺,本宗不会参与干涉。”宗主近乎慵懒的眯了眯眼睛,享受着阳光。“萧寒,日后你若表现出来足够的天赋与功勋,本宗会考虑传授你镇宗秘典

‘云雨大真气,。”

“多谢宗主。”萧寒想了一下,又问道。“宗主妖侠是怎么回事呢?弟子曾听方师哥说过,‘群仙之下是妖侠,妖侠之下是众生,。”

宗主深深的看了萧寒一眼眸中掠过一抹嘉许的神色,意态写意的坐在一个六角凉亭中,对东方禽道。“东方你来告诉萧寒吧。”

萧寒看向东方禽。

“萧寒师弟,自混沌初开,世界起源之时,天地间就产生了人族与妖族两大种族。互为天敌,争杀了无尽的岁月。妖族天生比人族强横,视人族为鱼肉与猎物。人族奋起反抗。在漫长的战争中,人族中诞生了妖侠。妖侠是从人族真气境的至强者中挑选出来的。作为妖侠

不但战力出类拔萃,而且天生不畏惧妖族甚至以杀戮妖族为乐。若没有妖侠,这个世界早已被妖族吞并了。”

“无数的妖侠,用生命捍卫了这片山河。血染十方。谱写出一段段悲壮的传奇。因而,妖侠又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手持妖侠令,生杀予夺,山河成灰烬。不受到任何帝国,任何宗门,任何法典的束缚。可以先斩后奏。

“那妖侠可以在世俗中随意屠城,不受到制裁么?”萧寒忍不住脱口而出道。

“理论上是这样的。”东方禽直接点头道。“这是世界的规则。”

“萧寒师弟,这个世界非常非常大,大到你无法想象。你的心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除了你所看见的东南西北中,五域之外,在那无尽的神秘版块中,还有古老的国度,蛮荒的部族,数不清的秘境…有许许多多的地方,凡人与普通武者,是没有权限进入的,但妖侠可以。因而,妖侠可以拥有普通武者难以想象的资源,无尽的探险与追寻各种未知的权利。”

“哇···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地方是普通武者没资格进入的,只有妖侠能进入。”萧寒心里一下子就明白了。并生出浓烈的向往。

“东方师兄,那要如何才能成为一名妖侠呢?”萧寒追问道。

“每隔五年,都会有一次盛大的妖侠选拔。”东方禽正色道。“参加选拔的条件,是未满30岁的真气境。并且拥有越级挑战的战力。还必须要亲手斩杀妖将超过头。”

“每一届妖侠选拔,囊括了各域最优秀的青年才俊,以及来自神秘古国,蛮荒部落,上古家族的妖娆。”东方禽眼中绽现出来回忆的表情,他的语调开始放缓。“但妖侠选拔,太残酷了。死亡率奇高。上一届妖侠选拔,死亡率超过8成,无数名动这片山河的青年才俊,都陨落了。尸山骨海。”

“萧寒,你目前还没有参加妖侠选拔的底蕴。”宗主如古玉般澄澈的脸上,绽现出来笑容。“萧寒你很神勇,初入真气境,就对妖侠产生了向往。许许多多真气境,一生都畏惧妖侠选拔哩···好了,当你名动这片山河之时,本宗会让你去参加妖侠选拔的。我云雨宗,也的确需要新的妖侠诞生了。”

“是,宗主。”萧寒点头应声道。

“萧寒,你暂且退下吧。以后你行走江湖,宗门会庇护你的。”宗主站了起来。“我云雨宗并没有太多繁琐的门规,除了不能同妖族勾结,不能堕落宗门名声,其他的,宗门并不约束。”

“是,弟子正好要闭关一段时间,融合各种武技。”萧寒规规矩矩的道。

“嗯,真传弟子的基础福利,隔几日会送到你的山峰。退下吧。好好修行。”宗主淡笑道。

旋即,东方禽带着萧寒,离开云雨殿。

宗主又坐回到凉亭中,目中露出思索的神色,旋即摇头失笑。“这少年萧寒,有些意思,近年我宗真气境人才凋零,是时候出一名少年英才了…他性情十分纯善,不过,似乎获得了什么妖族的秘宝。有淡淡的妖帝之手气息,但非常稀薄…罢了,善用之则为福,不善用之则为祸。希望他不要误入歧途,堕入妖道…他若堕落,说不得,本宗只好亲手处决…但愿不会有这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