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妖皇复活!

第108章 妖皇复活!

墨痕公主殿下的迎送队伍,在妖侠南宫夜的率领下,开始绕道,向骄阳帝国边陲一座死城挺进。这是一座近乎被骄阳帝国遗弃的城池。充满了妖气与邪异。但横穿这座城池,能够进入骄阳帝国无限美好与广袤的疆土。是墨痕公主殿下远嫁东域的必经之路。

此时此刻,南宫夜全身真气涌动,神曦裹体,面部表情糅合了亢奋与阴沉。几名真气境偏将打起精神,亦放出真气,跟随在后面。

队伍中间。

“咦?南宫夜改道了!”胡成和一边看着地图,一边纳闷道。“舍弃两条山道,直接进入边陲城池?”

“无妨,总之很快就能抵达骄阳帝国了,有什么突发状况,南宫夜自然会出头应付。”萧寒无所谓的耸了耸肩道。

“胡老,云先生,在下倒是曾听说过,骄阳帝国这座边陲城池,很有些古怪。”一名真气境护卫忽然出口。

“嗯?”萧寒与胡成和同时看向那护卫。

“据说这曾经是一座美玉般富饶与膏腴的城池,贸易重地。但十年前闹过妖族,一夜之间就沦为死城。不再重建。”那护卫谨慎道。

“还有这等怪事?”胡成和脸色微微一变。

“呵…大家不必慌乱。南宫夜是妖侠,死城也好,妖地也罢,与我们何干?”萧寒笑道。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现在萧寒对妖族越来越无惧了。潜意思里,有一种渴望猎杀妖族的欲望。

也对。不猎杀妖族,萧寒左臂妖帝手掌纹身。就得不到滋养,北玄妖皇晶的本命妖法,动静如幻,便发挥不出来巅峰境界。

“但愿不至于出什么岔子…”胡成和忧心忡忡道。

“我们只管保护好公主殿下便可。”萧寒愈发笃定。

正午!

队伍终于抵达那座死城!

那的确是一座鼎盛过的城池!

那如山岭般起伏的城墙,宽阔的护城河,虎踞龙盘的地形,都在告诉世人曾经的辉煌与璀璨。

但此时,护城河的水已干涸。城墙斑驳生出了厚厚的绿苔…更加骇人的是,整座城池一片死寂,如若九幽鬼蜮!

一道道狼烟似的妖气从城中冲天而起,将一大片晴空都渲染得污秽腌臜,阴云四起,城中妖风阵阵,呼呼呼像是鬼哭狼嚎。

可怕与瘆人的气息传递了出来。

队伍中。一些不谙武道的丫鬟与工匠,身体都瑟缩颤抖了起来,眼睛里布满了惊恐,不敢入城。

就连肉身境武者,额头上都渗出来了冷汗。

“这座城市里,充满了扭曲的妖气…”萧寒微微闭了闭眼。

“这…这…的确…的确是妖气…”胡成和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南宫夜…这…这是什么意思…居然…居然选了这条道…”

“胡老前辈。左护卫,你们好好保护公主,别离开半步。”萧寒心脏中的妖蛋,隐晦的转动起来。要知道,在碎裂掉了第四枚封印之后。萧寒感知妖气与妖族生物的能力,大幅度提升了。他现在微微察觉到。城池中或许有活着的妖族!而并非只是一座死城那么简单!

说完,萧寒策马前行了几步。

队伍最前面。

“嘿…很浓烈的妖气…”南宫夜全身真气嗤嗤微响,读取妖气。几名偏将互相交换了一下眼色,脸上都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将军…我们真要进入这座死城?”一名偏将支支吾吾的道。

“一群蠢货!”南宫夜不屑的道。“本座斩杀过许许多多的妖族,根据本座的经验来看,这城池里虽然妖气浓烈,但不可能潜伏妖将级的妖族。进城吧!”

南宫夜一挥手,队伍朝这座死城涌入。

跨过吊桥。进城。

城市中。

天色一下子昏暗了起来。

准确的说,是常年积淤在城市上空的妖气,形成不散的阴云,遮蔽了阳光。

城中十分阴冷,让人骨子里发寒发颤。

“轰!轰!轰!”

队伍中的真气境,都点燃真气,曦光四射,令阴暗的环境显出光亮,并驱赶这恼人的阴寒。

队伍中间。

萧寒左顾右盼。

这城里绝没有活人,就连牲口与老鼠都没有一只半只。许多建筑物都坍塌了,成为废墟。

在腐朽的砖石与瓦砾下,偶尔可以看到人类的骸骨。

“呜~~呜~~~呜~~~~”

一阵阵的妖风在肆掠,听起来如若幽魂在饮泣与呜咽。

那些水嫩水嫩的俏婢与工匠仆役,脸色惨白,大多数都闭着眼睛,低着头走路,双肩不停的颤抖着。

“妈的…晦气!”胡成和与几名真气境护卫,不停的蹙眉咒骂,他们放出真气,笼罩墨痕公主乘坐的大辇。以策万全。

“在前面,再前面一些,有妖族生命波动迹象…很微弱,一般真气境武者不可能察觉,但瞒不过我心脏中蛰伏的妖蛋。”萧寒心中非常肯定。他精神已经紧绷起来!躯体内的不灭金身热流在灿灿发光,熠熠生辉。而且,左臂妖帝纹身也微悸。

队伍最前面。

“嗯?”南宫夜深深蹙眉,低语道。“好奇怪…这城市中似乎并没有活着的妖族,但为何常年充斥着不散的妖气……”

继续前进。

终于,队伍来到城市中心的一个巨大广场边缘。

停了下来。

赫然,南宫夜瞳孔收缩,头皮发麻的看着广场中一尊石柱;他身后的几名真气境偏将,亦是鼓起眼睛,一瞬不瞬的看了过去。

只见,在那尊几人合抱的巨柱上。悬浮着一名……人类?

那是一个衣衫褴褛的家伙,中等个子。一枚白玉般的骨箭,将其死死钉在石柱上。它耷拉着头,浓密的黑发将它的面部彻彻底底遮掩住了。它的双手很长,长而枯干,十指的每一根指甲都能有一尺多长,锋锐,闪烁着逼人的寒光。

一团团狼烟似的妖气,从它身上冲出!灌入天穹。遮天蔽日,浓而不散。

“将军…那…那…那被钉死在石柱上的…似乎…似乎…并不是人类……而是,而是妖族的尸体…整座城市中,布满的至邪妖气,便是……便是从这具尸体上散发出来的……这座死城诞生于十年前…也就是说,妖尸已经散发了十年的妖气,时至今日。这妖气依旧如此浓郁,惨烈,风吹不散…那…那这妖族生前,一定极为恐怖…太可怕了…”一名偏将结结巴巴道,全身真气都有些不稳定了。

“将军,那枚骨箭!”另一名偏将失声颤抖道。

射入妖族身体的那枚骨箭。白净无瑕,散发着惨烈的荒古气息,通体非常的璀璨,有无尽的光点在游动,云蒸霞蔚。流光溢彩,一片灿烂!似乎是用什么荒古蛮兽的骨骼凿成的箭。

骨箭上镂刻了一些神秘与奥妙的符文。宝字,散发着神曦,附带着至强的封印力量。

一道道远古巨兽的嘶吼声与咆哮声,伴随着一声声禅唱,从骨箭镂刻的符文中散发出来。

庄严!不朽!不灭!伟大!至尊!

这些字眼,统统不足以完美的诠释着根骨箭的力量!

“这骨箭…竟然射杀与封印住了这头妖气滔天的妖族…这是多么强大的存在啊!”一名偏将动容道。

“这根骨箭中,蕴含了让这片山河都为之战栗的力量…是至强的妖侠射出的…我…我这等存在,无法得知骨箭的主人…但,他一定是妖侠排行榜上的至强者……到底是谁?”南宫夜眼中,流露出来搜肠刮肚的表情。赫然,他声音一颤,“难道…难道是他……”

队伍中间。

“好强大的力量!那枚骨箭中,蕴含了镇压诸天的伟力啊!怪不得,这么多年了,骄阳帝国的妖侠,不敢轻易来拔箭!”胡成和死死的守护着公主座驾。

“妖蛋转动得越来越快了!这代表了妖族生命的波动!石柱上至邪的妖族,并不是一具妖尸,而是…活的!那头妖族…似乎…随时可能活过来!”萧寒不动声色的策马往前,往前,靠近广场边缘!

………

死城之外。

百来骑蛟马驻足于城外。

另外还有数百名强壮的肉身境武者,骑着普通的马匹,位于蛟马之后。

领头的,是那光头独眼人,头上冲出道道真气,一尊蛇头探了出来,吞吐着蛇信子,恣意散发着冷入骨髓的曦光。

在独眼人身后,有书生,有矮小男子,有白衣男子达奚茂,有三角眼女子。个个都如狼似虎,在等待着什么。

“南宫夜等人已经进城了。”独眼人声音暗哑,“不知道那头至邪的妖族能否冲开封印。”

“大当家,若那妖族觉醒,与南宫夜厮杀,那我们则从后面杀上去,抢走嫁妆与公主。属下已经有些等不及了。”白衣男子达奚茂,搓着手道。

………

死城广场。

“不对!这头妖族,似乎并没有彻底死绝!”南宫夜终于发现了端倪,“本座的真气,读取到了非常微弱的妖族生命波动!”

“什么?还活着?”诸多偏将毛骨悚然。

就在这时!

“嗡!!!!嗡!!!!嗡!!!!”

骨箭发颤!

“它动了一下!不可思议!它竟然动了一下!”一名偏将指着那‘妖尸’的右肩处。“将军,它动了一下!”

“呜~~~~”妖风吹拂。它的头发开始猎猎飞扬起来。

一把冗长与暗哑的声音,从那‘妖尸’处发出。

没有人可以形容这声音的邪恶与残忍。

而后,妖尸动了!

它抬起干枯的右手。抬了一下,又软了下来,又抬了一下,再度耷拉。

最终最终,它的右手抬了起来,握住骨箭。

它竟然想将骨箭拔出来!

顷刻之间,骨箭上镂刻的符文燃烧起来,金光万丈,一道道霞光与瑞气冲天而起,云蒸霞蔚,嘹亮的神音响起!

“啊!!!!!!!!!”那妖尸爆发出来痛苦的尖叫声,似乎受到了巨大的伤害。

无尽的妖云覆盖下来,城池中的妖气被鲸吞,海纳百川的涌入妖尸!

“吼!!!!”沉闷的妖吼声发出,它在用力拔箭!

“妖族…不要再垂死挣扎了!你一定是妖族中至强的存在,或许是顶级的妖将,甚至有可能…是一名妖皇。这骨箭没有彻底射杀你,让你在这十年中,不停的酝酿,想要挣脱,但是,很遗憾,你遇到了我南宫夜!死吧!彻底死去,灭亡!”南宫夜骤然出手!

他右手抓出,一尊数亩地大小的真气手掌,直接打向妖族!焚天真气滚滚沸沸,曦光如海,真火如潮,宝符绽放!

就在这时!

“嗡!”

一枚妖气腾腾的符文,当空出现,直接印在南宫夜的真气大手掌上,使得这速度远远超过声音的真气大手掌,竟然凝滞在虚空中,无法寸进!

下一刻!

“噗!”

它终于将封印了它十年的骨箭,一拔而出!

“吼!!!!”

比刚才更狂猛数倍的妖吼声,爆发而出!四面八方的地面不停的龟裂,房屋坍塌,虚空震动!

“嘎…本…本皇…终于…终于挣开了…这…这该死的封印…”

它抬起了头。

它有一双散发着滔天妖气眼睛!

那是一双墨绿色的妖眸,眸中有妖族符文在闪烁。

“吃了你们…本皇要吃了你们!”

它咆哮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