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让晚辈来应付吧!

第110章 让晚辈来应付吧!

萧寒尽出手段,将一尊奄奄欲毙的妖皇崩灭。

此时,左臂妖帝手掌纹身,吸食妖体,得到了极大滋养,妖脉接二连三的觉醒。

“妖皇不愧为妖皇,即便垂死,但本身血脉应极尊贵,不是妖兵与妖将能够媲美的…”萧寒一边回城,一边默想。“加上之前觉醒的8条妖脉,如今,整整有100条妖脉觉醒!简直不可思议!这只是一头被封印了十年的垂暮妖皇,血气枯竭,如果是鼎盛时期的妖皇,被妖帝手掌纹身吸收,恐怕要觉醒千脉都不止!不过,鼎盛时期的妖皇,轮不到我去斩杀。至少目前的战力,我还远远不足以独当一面,遇到全盛的妖皇,只能够落荒而逃。”

萧寒内视。

在妖帝手掌上,100条灌满妖力的妖脉,散发着净无瑕秽的光泽,若100条灵气满盈的矿脉与灵河。并蕴含着崩碎山峦的伟力。

两个凹槽中,各镶嵌一块妖皇晶。灿若星辰。妖符闪现。

那破碎成齑粉的妖皇晶,已经修补如新。

‘天妖封神’

这是萧寒刚刚领悟到了一门本命妖法。

北玄妖皇的‘动静如幻’,是类似于瞬移的鬼魅身法;而刚才击毙那头妖皇的本命妖法,‘天妖封神’,则是祭出妖符,将对手封印。不但可以封印对手的攻击,还可以将对手的身体封印住。这门妖法若发挥至巅峰,可以将至强的对手封印千百年。

萧寒一下子想起来了,南宫夜的焚天大真气,就被垂死妖皇暂时封印住了,令它抓住稍纵即逝的机会,重创了南宫夜。

当然。就算萧寒左臂妖帝纹身的100条妖脉中注满的妖气,统统输入那块妖皇晶,亦不能够将‘天妖封神’发挥到极致。还差很远。需要觉醒更多的妖脉。

“我已掌握了两门妖皇秘法,各有千秋,妖帝手掌一出,有万鼎之力,可谓战力陡增…”萧寒对今次斩获,非常满意。

回到城中。

“嗯?”

这时,萧寒就看到一群气势汹汹的武者。将公主送迎队伍围住,领头的,是一尊狰狞与邪恶的光头独眼人,全身真气滂沱,曦光如海。头上悬浮着一条阴气森森的巨蟒,择人而噬。

37枚五角星真穴,在光头独眼人躯体内闪灭。

是真气四段的高手。甚至比南宫夜还多开了2枚真穴。不过气势远不如南宫夜强盛。应不是妖侠。普通真气境武者。

在光头独眼人身后,还有十来名真气境,修为参差不齐。真气一段,二段,三段都有。

这些人。予萧寒的印象,似乎是一群散修。乌合之众。

胡成和与几名护卫,死死守护着墨痕公主的大辇,神色极为紧张。

气氛剑拔弩张。双方有大动干戈的迹象。

“轰!”

一道雄壮的真火冲天而起。

南宫夜被包裹在其中,脸如金纸,嘴角犹有血污,神色十分狼狈与愤怒。不过体内35枚真穴在沸腾,曦霞喷薄。似乎战力并未受到影响。

但从他身上,散发出来一股股浓郁的药香味。

“哦…这南宫夜被妖皇击中,显然是受了重伤,不过似乎是服用了一种圣药,强将伤势压制住,不至于失去战力,任人宰割。”萧寒心中知晓。他不动声色的站在一边。

“南宫夜将军,”独眼人发出来暗哑晦涩的嗓音,“恭喜南宫夜将军,击退了被封印在此处的大妖。嘿嘿嘿,不过,南宫夜将军您看起来,似乎也受伤了。”

“嗯,你们这群蟊贼,居然算计本座,驱狼吞虎,借刀杀人,这一招用得不错。不过是下三滥的手段,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依然只能够被碾压。”南宫夜眼睛里全部都是不屑,一条条火曦缭绕着他,浮现出来先民祭拜火神的图案,十分庄严与雄猛无俦,扫荡日月乾坤。

独眼人身后的一群真气境,见到南宫夜战力不损,都不由的惊得面面相觑,有几人甚至想借机溜走,连连对光头独眼人打眼色。

独眼人眼角肌肉跳动了几下,似乎在决断什么事情,几个呼吸之后,微笑道。“南宫夜将军,我看您伤势亦不轻,您只是服用了暂时压制伤体的宝药而已。据我所知,这种压制伤势的宝药,看似能够维持战力,但副作用非常大…嘿嘿嘿,南宫夜将军,您现在一定无法发挥出巅峰时期的战力吧?说句难听的,您是外强中干。不若,我们打个商量如何?将公主的嫁妆,分润一半给兄弟,兄弟立马走人,绝不罗嗦。”

“哈哈哈哈!一群蟊贼,居然同本座讲条件!真是可笑!统统死吧!”

南宫夜右手一抓,火曦如长江大河般涌动,瞬间凝为一尊数亩地大小的焚天火炉,当空笼罩,直接朝独眼人一方轰杀而去!

“呼!呼!呼!呼!”

火炉中若有一座座火山在喷发,又如万马奔腾,声势浩荡,散发出来绝强的吸力,一时间,独眼人身后的肉身境武者,竟然一下子被吸了几十人上去,卷入火炉,惨叫连连,呼吸之间炼成飞灰。

“南宫夜!你以为老子怕你!”

独眼人暴怒发狂,头上真气巨蟒如疯似魔,张开血盆大口,爆卷而出,直接将焚天大火炉缠住。

“铿!铿!铿!”

真气巨蟒欲要将火炉直接勒爆,蟒身在炉体上碾磨,发出金属切割音,火炉曦光氤氲,将真气巨蟒炙烤得嗤嗤爆响,青烟四起。

“兄弟们!上!”独眼人恶向胆边生,右手一抓,一尊青蒙蒙的真气大手,能有一亩地大小,直接朝南宫夜抓了过去!

与此同时,独眼人身后的真气境武者,纷纷打出大招。一起轰杀向南宫夜。

一时间,剑气翻滚,刀影重重,曦霞绽现,处处都是绝杀大术。

南宫夜的几名真气境偏将,亦抢来相助,各出绝招。

“砰!砰!砰!砰!”

天空中曦光爆炸,宝焰翻滚,难分难解。

几个呼吸之后。双方停止对轰。

只见,南宫夜脸色极为难看,有一种死灰色,而几名偏将亦是头脸冒汗,有耗尽真气。透支与虚脱的味道。

而光头独眼人一方,亦连连后退,没有占到便宜,独眼人更是狂喷鲜血,脸如金纸,受到了重创。

“妖侠不愧为妖侠,几乎油尽灯枯。靠宝药支撑,战力依旧恐怖如斯…”独眼人心中,亦萌生退意,但又不想就此罢手。十分矛盾。

这时,南宫夜冲胡成和等公主护卫厉吼道。“你们为何不出手?一群废物!”

赫然,南宫夜眼中掠过一抹狰狞,对那独眼人冷笑道。“你们不是想要公主的嫁妆么?本座给你们一次机会,你们出手吧。将公主身边的护卫击杀,本座可以考虑分润一些极品真气灵石与丹药给你们,如何?”

南宫夜早就想灭掉公主身边的几名真气境护卫了,他若实力未损,这也仅仅是举手之劳,不过如今,先被妖皇击中,身受重伤,依靠宝药强撑,又和这独眼人厮杀,伤上加伤,迫不得已,只好先借助独眼人的力量,将公主身边几名碍手的贴身护卫铲除掉,以免节外生枝。而且,可以趁此机会调息,尽快恢复一部分战力,一举屠戮这群山贼。

“嗯?”独眼人又喷了一小口鲜血,他一窒,旋即咆哮道,“南宫夜,你以为老子不敢?”

“嘿嘿…”南宫夜索性双手一抱,一言不发,站在一边隔岸观火。

“什么?!”胡成和等人大惊失色。

“南宫夜,你卑鄙!”胡成和戟指怒目。

“大当家,那南宫夜似乎和这几名护卫不睦,想借我们之手,斩杀这几名护卫…”那书生凑过来低声道。

“嗯…就只有一个老家伙稍微棘手些,真气三段巅峰,开30穴,老子亲自应付那老家伙,你们对付其他几人,速战速决,灭了他们,看看南宫夜怎么说!”独眼人凶戾残暴。

一时间,十几名真气境山贼将气息锁定胡成和等几名真气境护卫。

“大家拼了!”胡成和全身曦光喷薄,真气长河从躯体中冲了出来,在头顶涓涓流淌。

胡成和身边,仅仅有四名真气境护卫,修为都不高,也就是真气一段,二段。而且,这群山贼虽不是妖侠,但亦算是骁勇善战,刀尖舔血的人物,杀人盈野,真气中自有一股煞气,咄咄逼人,在人数与气势上,都死死压住胡成和等人。

“誓死保护公主!”胡成和老脸一派悲壮。他并不认为自己这边几人,足以应付十几名山贼。他死志已萌,拼了老命,亦要护住公主。

“这南宫夜,还真是卑鄙…不过,看样子,他已是强弩之末,迟早死路一条!”萧寒在一旁叹了口气,旋即朗声道。“胡老前辈,让晚辈来应付吧!”

说话间,萧寒迈步朝那群山贼走去。

“嗯?”一群山贼循声回头一望,就看到一名全身裹在黑色斗篷中的怪人,杀气腾腾的走了过来。

“大当家,这?”书生惊道。

光头独眼人擦了擦嘴角的血渍,独眼中绽现出来凌厉的神色。“真气一段而已。达奚茂,你出手,将这家伙撕了!”

白衣男子达奚茂点了点头,翻身下马,一步步朝萧寒迎了过去。

“嗯!山贼,你们将这人杀了,本座给你们一些极品真气灵石亦无妨。”南宫夜忽然出口道。

萧寒与那白衣男子达奚茂,同时停下脚步,双足相隔十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