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骨箭!

第112章 骨箭!(387加更)

萧寒以真气一段的修为,连斩五名真气境山贼,并在激战中,接连冲开数枚真穴,踏入了真气境二段。这简直惊世骇俗。

当然,认真来说,越级斩杀山贼,并不值得夸耀。山贼不比宗门真传弟子,他们修行的功法都十分粗疏与低劣,并且缺少真气灵石供应与补给,是典型的乌合之众,欺软怕硬。

“这…这…这家伙……”独眼人与其他几名真气境山贼,彻底懵了,他们不但没有因为同伴的死而扑杀向萧寒,反而战意萎靡,斗志节节败退!

“走!这家伙…这家伙深藏不露,不好对付!先退走!”独眼人一声令下,就要带领手下一哄而散。

就在这时…

“轰!”

南宫夜右手一抓,曦霞跳跃的真气大手掌横空出世,如火如荼,当头罩下!

“啊!啊!啊!啊!”

成片成片的山贼瞬间成了火人,被焚烧,噼里啪啦声中,身躯爆炸,死无全尸。

“咻~咻~咻~咻~咻~~~~~”

萧寒右手化为残影,数百道刀光叠加凝聚在身前,然后一下子斩了出去!

“噗~~~~”

强大的真气刀光,长约数丈,如长虹,如千军万马,削破一切,杀人杀鬼,并夹杂一缕刀意,拥有了近乎不朽的味道,轰然朝山贼碾杀而去。

“嗤!嗤!嗤!嗤!”

在这道至强的刀气笼罩之下,许许多多肉身境山贼。都被斩成血雾,不留痕迹。就连真气境山贼。亦残肢断体。

“焚天大火炉!”

南宫夜祭出最强杀招,那焚尽万物的火炉,将幸存的所有山贼,包括那独眼人,统统吞噬,炼化成灰。

来犯山贼,全灭。

迎送队伍成员,纷纷如释重负。不过很快就安静的看着萧寒与南宫夜。

“恐怕,阁下并非普通江湖散修这么简单吧…”南宫夜饶有意味的看着萧寒。“刀客…阁下居然是一名领悟了刀意的绝世刀客。在整个烽火帝国,领悟出了刀意的刀客,并不多……嗯,听说,那云雨宗少年萧寒,便领悟出了刀意。阁下。是时候将面罩掀开了!”

一道道曦火,若火龙一般缭绕着南宫夜的身躯,他悬浮在半空中,眸中亦有火焰光束在喷射,状若天神。

萧寒不动声色,左臂妖帝手掌纹身。开始轻微悸动起来。“南宫夜将军,你可以试试亲手掀开在下的面罩,在下必然不会让将军失望!”

南宫夜是重伤之体,萧寒自不会惧怕。不过,暂时留下这南宫夜一命。似乎也有必要。

毕竟,萧寒还没有离开南域。身处险境,存在许多变数。是否继续留在这迎送队伍中,蒙混过关,直到离开南域;亦或者是直接暴露身份,催动妖帝手掌,大开杀戒…萧寒颇费思量。

而且,这墨痕公主,萧寒亦答应过,要维护她的安全,自己不能够说走就走。

“嗯…领悟出了刀意的刀客,越级杀人,如吃饭饮水般简单。而且,本座有伤在身,因而,阁下似乎有恃无恐。”南宫夜慢条斯理的说道。“不过…阁下刚才越级斩杀山贼,亦耗损了巨量的真气吧?而且,刀意连出,消耗了精神……阁下的战力,怕也是十不存五吧?阁下应当知道,本座乃是妖侠,不可以常理测度,实不相瞒,本座还有一些宝药,可令本座以减少寿元的方式,换取战力…阁下,还这么心若止水么?”

“哈哈哈哈!”萧寒大笑了起来,“南宫将军,你这是在威胁在下了…还是那句话,你可以试试。”

萧寒的声音很清淡,黑色斗篷遮住了面容,看不出他的表情,更显得莫测高深。

南宫夜犹豫了一下,眼角肌肉微微抽搐,旋即笑道。“好,大家各退一步,先赶路,等到穿越骄阳帝国之后,再来决断…”

萧寒与南宫夜各怀鬼胎的对笑了一下,而后,各自返回队伍。

南宫夜坐在队伍最前面的异兽上,手一挥,“出发!”

萧寒则回到墨痕公主的大辇旁,不动声色的跨上一匹蛟马。

队伍准备再度出发,穿越这座城池。

就在这时……

“将军,这枚骨箭,如何处置?”一名真气境偏将,身形一闪,跃至广场中间。此时,广场中间的地面上,斜插着那根封印那头妖皇长达十年之久的骨箭。

骨箭,净白无暇,散发着惨烈的洪荒气息。

镂刻在骨箭上的符文,拥有让这片山河战栗的至强气息。如渊似海。

“将军,这骨箭可真是神异,不是凡品,”那偏将,弯腰去拔箭。

“不要拔!”南宫夜尖厉嘶吼。

岂料,他的提醒,晚了一步。

偏将似乎是想拔出骨箭,在南宫夜面前邀功,因而不暇思索,右手一握,顺势一拔。

赫然之间!

“嗡!”

骨箭传出神音与禅唱声,并绽出一个巨大的符文,直接将那偏将笼罩!

“砰!”

偏将双膝跪地,眉心处多出一枚繁复的符文,眼珠子再也一动不动,若石像一般,手里还握着骨箭。

再也无法从他身上感觉到一丝生命的气息。

“该死!被封印了!”南宫夜面部肌肉抽搐起来。“太愚蠢了!这根骨箭,就连骄阳帝国的妖侠都不敢轻易拔起……走!绕过广场!”

迎送队伍胆战心惊的远远绕过广场,而后快步离开这凶城。

萧寒回头看了看,心道,这枚骨箭,蕴含了可怕的封印,似乎和天妖封神。有异曲同工之妙。不过,以我目前掌握的妖力。还无法释放出如这骨箭般至强的封印。但我相信,总会有这一天的!

“云先生…”这时,胡成和在萧寒耳边低声道。“云先生,这一路上,我们恐怕凶多吉少啊。刚才你也看见了,南宫夜居然丧心病狂,唆使山贼来杀我们,彻彻底底就是大逆不道…不知道咱们能不能活着抵达东域……”

萧寒从储物戒中。取出好几块极品真气灵石,塞入干涸与刚刚冲开的几枚真穴,舔了舔嘴唇道。“如果南宫夜没有受伤,刚才他早忍不住对我出手了。而且,他必然是要铲除你们这些公主身边的家臣。他是在拖时间,等待伤体复原。”

胡成和有些胆战心惊。“那…那…云先生,我们…我们改如何是好?”

“现在我全身真穴空荡荡的。需要炼化几块极品真气灵石,弥补消耗。而且,这骄阳帝国拥有大量至强妖侠,包括大日天子与龙骨圣刀等近乎传奇般的存在。所以……我们先隐忍,等穿越了骄阳帝国,进入荒地。直接出手,将南宫夜给做了!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先发制人,后发受制于人……”萧寒眼中,亦闪过一抹浓烈的杀机。无法遏制。“一出骄阳帝国,立即动手!”

“云…云先生…我们要向南宫夜动手?”胡成和惊骇不已。

“别无他法了。难道要等到南宫夜将伤体养好,再来杀我们?”萧寒此次,是下了狠心要击杀南宫夜了。但是在骄阳帝国境内,他不敢动手,更不敢随心所欲施展妖法。

“那……那说得也是。”胡成和终于重重的点了点头。“与其被南宫夜害死,倒不如宰了他!本来,我们这些家臣就不想让公主远嫁到东域,今次,索性豁出去,斩了南宫夜,带公主逃遁!总好过嫁到东域这异国番邦郁郁一生。云先生,一切都仰仗你了。你抓紧时间吸收极品真气灵石,恢复真气吧!”

“云,请你一定要保护墨痕。”这时,墨痕亦掀开布帘,绽现出来花容失色与楚楚可怜的俏脸,美得令人窒息,我见犹怜。“南宫夜将军…似乎…不安好心…”

萧寒微微点头,“十七你放心,我一定会先下手为强,灭掉南宫夜。”

说完,萧寒不再耽误时间,默运玄功,一丝丝纯净的真气,被炼化为本源灵龟真气与螭龙玄冰大真气,容纳于萧寒干涸的真穴中。

队伍最前面。

南宫夜一脸阴霾,眼中盈满了杀机。

“南宫将军,那…那家伙,真是举国通缉的萧寒?”一名偏将小心翼翼的询问道。

“本座亦不敢肯定,有可能是,有可能不是。不过,这统统不重要。”南宫夜冷峻道。“等本座伤势恢复,战力臻至巅峰,掀开他的面罩看个清楚便是!他修炼的那门炼体功法,本座要得到!如果他是萧寒,那更好,他盗走了北玄妖皇晶,是巨宝,如果本座得到,可以拿去妖侠塔换取无尽的资源与神功秘籍!”

顿了一顿,南宫夜压低嗓音道。“在骄阳帝国境内,不要张扬,我们低调行事,暂时不要去理睬那家伙。骄阳帝国,包括大日天子在内,许许多多至强的妖侠,都在觊觎萧寒。若那家伙真是萧寒,我们更加不能够让他被大日天子等人带走。大日天子与龙骨圣刀等人,豺狼心性,被他们插手进来,哪里还有本座的好处?”

“是,是,南宫将军,离开骄阳帝国疆土,进入无人荒地,咱们再动手。想必,那时候,将军的伤势,便可痊愈。”那偏将重重点头。

“嗯…”南宫夜思索了一下,低语道。“听着,你秘密传令下去,离开骄阳帝国,进入无人荒地,开始清洗,公主身边的家臣,全部斩杀,一个不留!”

“这…将军…这…全部斩杀?”偏将一惊。

“嗯…此去东域,太遥远,太艰辛了,这才刚刚进入骄阳帝国,咱们就折损了许多人手…恐怕,在进入东域之前,还会横生枝节…罢了,罢了…哎……本座是辜负了皇上的重托啊…东域,便不用去了…也省得公主旅途颠簸劳累……”

南宫夜眼中,爆闪出来跳动的杀机与疯狂的**邪。

………

凶城广场。

那贸然拔箭的偏将,生机全无,似石似木的跪伏在广场中,手里还握着那通体灿烂,神曦与符文交缠的骨箭。

就在这时…

“嗡!”

骨箭发出神音,竟然从那偏将手中挣开,旋即,飞上高天,再朝公主的迎送队伍,衔尾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