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狩猎

第122章 狩猎

听完萧明初晨钟暮鼓般的告诫,萧寒浮躁的心态终于平息下来,他深深知道了,武道没有止境,强者如林,自己现在还太稚嫩了,充其量算是打牢了基础。绝不能够沾沾自喜。亦不能停止那忘我的修行,否则在攀上那至强的巅峰之前,会夭折与殒命的。

“走吧,萧寒师弟,狩猎去。”萧明初带着萧寒,往村外的大荒走去。

一群小屁孩在后面跟着。出了古村,孩子们的肉壳力量与速度均暴涨百倍,如一群小蛮兽出窝了。

墨痕公主与胡成和等家臣跟在后面。

“咦?老朽的肉壳与身体各项机能,竟然也提升了一些。”胡成和一愣怔。

虽然墨痕公主等人,在进古村之前,喝足了一公升臭湖水,不受到村里神秘重压的影响,但是在古村住了一年多,此时出来,肉壳素质也有所提升。只不过远远没有萧寒那么恐怖罢了。

离开村子…

“呼…又能感觉到真穴了!”走着走着,萧寒的灵魂终于再度同体内的真穴紧密联系起来,不容分割。

“噗!噗!噗!噗!”

14枚真穴在狂猛与汹涌的跳动,弥漫出生机,每一枚真穴中,都灌满了长江大河般的真气。而且,第15枚真穴也隐隐约约有炸开的迹象。

一道道神曦流动在萧寒体表,令萧寒几乎光芒万丈。

左臂妖帝手掌纹身,100条干涸的妖脉中。已经重新恢复与注满了琉璃色的纯净妖力。两块妖皇晶灿若霞辉。

“我的实力与生机状态,臻至有史以来最浓烈的巅峰。现在我若要冲穴,不知道一次性能冲开多少枚真穴?境界能否直接飞升至真气三段?”萧寒简直就是蠢蠢欲动。

在这一年多时间里,的确有质的突破。萧寒知道,假若不遇到大师兄,自己单独去闯荡与磨砺,或有可能已经被无尽的妖侠追杀殒命了;就算侥幸不死,也不可能有今时今日的成就。

“萧寒师弟,暂时不要冲穴。今日先去狩猎。”萧明初看到萧寒眼射奇光,微微一笑道。“还有数个月的时光留给你,不用心急。”

“小弟明白。”萧寒也笑了。

众人步出这片荒无人迹与兽踪的区域。重返大荒。

湛蓝的天空中有各种飞禽鸾鸟掠过;

“咚咚咚!咚咚咚!”

“吼!吼!”

原始丛林与石山后,沼泽处,纷纷传来异种凶兽的咆哮声。

“萧寒师弟,你带着孩子们狩猎吧。今日我不动手,先睡一会儿…哈哈哈…”萧明初身躯稍微一动。便跃上一棵数百米高的古树,躺坐在树丫上,取出棱角磨尖的黑石,在骨箭上凿刻符文。他乐得清闲。

墨痕公主与胡成和等家臣,在大荒中不敢远走,更加没有能力去狩猎。便都坐在浓密的树荫下,四顾观赏风物。

“哈哈哈,小虎,豹子,咱们去狩猎!”萧寒展颜一笑。对孩子们招呼道。

“走!萧寒哥哥,不如。我们来比赛吧,看看今天谁能狩到更多的猎物!”孩子们提议道。

“好!”萧寒自然不会拒绝,虽然是第一次狩猎,但他亦不想输给孩子们。

“轰~~~~~~”

孩子们虽然年幼,但无不是这片大荒区域出色的猎手,他们一哄而散,去寻找适合自己狩杀的猎物。

有萧明初坐镇,自然不用担心孩子们遭遇到危险。

萧寒索性也就放开手脚,一步步朝前方走去。耳朵竖起,将听力运转至极限,接听四面八方的异状。

“嗯?东面树林中,有树木被碾压与折断的声音,似乎是有什么大家伙在那里作祟,我先去看看…”萧寒一笑,身躯一晃。只见残影一闪,萧寒已然是爆射出去百丈远,直接闯进了那片深林。

果不其然!

萧寒看到了一头庞然大物!

那是一头人熊!

能有五,六丈高,通体漆黑,毛如尖针,目露凶光,头上长了根金角,萦绕着雷电!

它正抱着一棵巨树在摇晃,树上有一个巨大的鸟窝,不知道属于什么巨鸾。看来,人熊是趁巨鸾不在家,想要偷鸟蛋,大快朵颐。

“嘿嘿嘿…这是小爷我的第一头猎物!今晚上吃熊掌!”萧寒看到人熊,全身力量一爆,一阵飓风刮过,将树林里的幼树统统折断!

“死!”

萧寒如一头狂兽,朝人熊猛扑了过去,要将其击毙与撕裂!

“吼!”

人熊惊叫了一声,凶目中绽现出来了惊恐与惧怕,它居然跑了!

“砰!砰!砰!砰!”

人熊撒开两腿,朝林外狂奔,撞断了不知道多少古树,一片狼藉。

萧寒紧追不舍,一蹦跶,能跳出百丈,如那人熊般,躯体随意撞断巨树。

一人一熊,追逐起来。就如同两头凶兽在厮杀。

冲出密林,那人熊速度非常快,熊身撕裂空气,形成一道气浪,没命的逃跑,它似乎预感到了这个人类的强大与凶蛮,竟不敢回头!

“别跑!”萧寒追急了。不过他始终没有放出真气,他想用纯肉身力量狩猎。毕竟,和小屁孩们比赛,小屁孩们不会使用真气,如果萧寒依靠真气才追上与狩杀猎物,那说出去太没脸了。

人熊狂奔至一座万米高的石山,一窜,竟然窜入山底一个黑黝黝的洞口,然后飞快的推了一块巨石,将洞口堵死。

“妈的!”萧寒停下脚步。

赫然之间……

“轰!”

萧寒身躯一闪,以血肉之躯。撞在那石山上,顷刻之间…“喀喀喀喀喀喀~~~~~~”。山体被撞出密密麻麻的龟裂痕迹,触目惊心。但人熊就是死躲在洞里,也不出来了。

萧寒叫了声晦气,将头发上的石屑抖落,绕过石山。

数百丈之外,一头巨大的金色穿山甲暴露在萧寒视线中。

那穿山甲有十丈长,通体金光熠熠,眸光冰冷。此刻也回头看向萧寒。

大眼瞪小眼。

“穿山甲也不错!”萧寒双足一蹬,身体化为残影,直接爆掠了过去,龙卷风冲天而起!

“唧唧~~~~~”

那穿山甲发出一声惊叫,双爪刨地,竟然瞬间挖出一个地洞,一下子钻了进去。

“砰!”

萧寒几个跳跃。落地,震碎了一大片地面。但是穿山甲已经缩地成寸,钻进了地底深处。

“不是吧?打猎这么难?”萧寒哑然无语。

“呱~~~呱~~~~呱~~~~”

萧寒头上传来禽鸣。

抬头一看。

天空中,盘旋着十几头巨鸟。

这些巨鸟每一头,都有一座庄园那么大,遮天蔽日。在地上投下可怕的阴影。

它们类似于鹰,全身长满了黑色的鳞片,鳞片森森,像是铁水浇灌而成,闪烁着冷酷的金属光泽。凶气惊天。

“下来!”萧寒舔了舔嘴唇,抬头挑衅的勾了勾手指。

那些巨鹰不停的盘旋着。但是不敢飞低。

就在这时…

一头巨鹰终于按捺不住了!

它开始往下俯冲,尝试着接近与试探萧寒。

离地两百丈!

离地一百五十丈!

离地一百丈!

“给老子死!”

萧寒双脚一蹦,人如穿云箭般射上高天!空气一下子炸开,如同放山炮!

“呱!!!!”

那巨鹰被萧寒一飞冲天所带动的狂暴气流一刮,全身的鳞片都收缩起来,它发出一声惨叫,鹰体在空中瞬间拔高数十丈,令萧寒的扑击一下子落空。

“反应真快!”萧寒在百丈高的空中挥舞了一下拳头,终究没能击中巨鹰,悻悻的坠了下去,砸毁了一片大地。

“呱~呱~呱~~”

几只巨鹰挑衅似的又飞低盘旋。

萧寒老羞成怒,直接从地上捡起一块千斤重的巨石,奋力往上砸去!

这一下如陨石横空出世,石破惊天,“噗”的一声,砸中百丈高空中的一只巨鹰,鳞片四溅,鹰血长流,它眸中凶光大盛,双翅一斩,将巨石斩成齑粉。

萧寒的力量虽然很大,但巨石投出去百丈之后,力量有所削弱,不足以将一只巨鹰砸下来。

“看来,这些凶禽与蛮兽,似乎能够感觉到我的力量,因而非常忌惮,刚刚一闻到我的气息,便逃之夭夭。”萧寒冷静下来。“这样的话,我很难狩杀猎物…恐怕会输给孩子们…”

萧寒盘膝坐在地上思考,“不行,不能够蛮干,要想点办法。”

萧寒眼珠子转动起来。

忽然!

“对了!老子将全身机能给屏蔽住!”

一抹灵光闪入萧寒脑际。他心念一动,触发了龟息式。

下一刻,萧寒那凶兽一般凌厉与狂暴的气息,被封印住了!那血液涌动时迸发出来的钢铁轰鸣声,被封印住了!甚至连细胞中散发出来的强盛味道,亦被封印住了!

使得,萧寒的生机,变得普普通通,像是个普通人。

做好了伪装之后,萧寒大摇大摆的在荒地上走动。

“呱~~~~~~~”

头顶传来一声凶戾的鸾鸣。

只见,一头十几丈长,羽翼艳美,通体火光缭绕,凶性惊天的大鸾,在萧寒头顶盘旋起来,发出了嗜血与残忍的鸣叫声。

下一刻…

“呱!”

凶鸾嘶叫了一声,开始俯冲下来,双爪如钩,泛着幽冷与死亡的光泽,要将萧寒抓住,当成点心,大快朵颐。

“老子的第一头猎物!”

等那凶鸾离自己还有十丈的时候!萧寒动了!

“轰!”

全身气势一下子冲开灵龟式的封印,狂暴的力量涌动如潮,滚滚如雷,江水拍岸,平地惊雷,硝烟四起!

“砰!”

萧寒全身金光万丈,跃起一拳,龙卷风冲出,直接轰中凶鸾之腹!

几乎无敌的力量,在凶鸾腹上,砸出一个巨大的坑洞,蜘蛛网一般的龟裂纹路蔓延开去!

“噗!噗!噗!噗!噗!”

凶鸾滞空,庞大的躯体不停的抽搐与**,躯体内响起爆竹般的炸裂声,鸾血狂飙,生机灭绝!

纯以肉壳力量,一拳轰死一头巨鸾!

“哈哈哈哈!终于狩杀了第一头猎物,竟是头鸾,听大师兄说,鸾比地面凶兽更难狩杀呢!”

萧寒将鸾尸放在地上,眼珠子一转。“这法子不错!看看今日能够打到多少猎物!”

……

萧明初懒散与写意的坐在古树的树丫上,双腿晃荡,睁开软绵绵的眼睛,笑了笑。“这小子,还真是天生的猎手,居然能够屏蔽住力量与气息…有意思。越来越有意思了。”

………

美如诗歌与画卷的云雨山脉。

意境深远的云雨殿。

云雨宗宗主,正坐在凉亭中看书。

东方禽与方凌,站在凉亭中。

“宗主,已经快两年了,不知道萧寒师弟身在何处。”东方禽担忧的道。

宗主缓缓将手中书册放下,目光看向极远处。“他还活着。不过,目前本宗亦不知道他的境况…他似乎远远逃离开了南域…还有数个月,今届妖侠选拔赛,就要开幕了…”

“宗主,萧寒师弟今年不过17岁,放弃这一届妖侠选拔赛,他22岁之时,还可以参加下一届妖侠选拔赛。在30岁之前,都可以参加的。不一定非要这一届。”方凌忽然道。

“嗯?”宗主看向方凌。

“宗主,今届妖侠选拔赛的死亡率很高。被称之为有史以来最可怕的一届。”方凌眉头深锁。“弟子听说,那大荒深处的古老国度,以及那些隐世的强盛部族,近年诞生了一批少年天才,他们想要崛起,会参加今届妖侠挑战赛。”

“哦?大荒深处那些家伙…”东方禽瞳孔收缩,慎重的道。“当年我参加妖侠选拔赛的时候,也曾遭遇过一些大荒中出来的年轻人。他们极可怕,而且残忍与变态。他们从小喝上古遗种的宝血,与无尽的凶禽蛮兽一起长大,与生俱来就拥有野蛮与高贵并存的血脉,幼年时可以徒手撕裂凶蛟。宗主,让萧寒师弟与这些变态的家伙竞争,恐怕…”

宗主挥了挥手。“萧寒没有退路了。现在,整个南域,甚至于其他域的妖侠,都在通缉他。传闻,他曾混入烽火帝国皇帝嫁女的队伍中,在骄阳帝国边陲,遭遇又一名妖皇,似乎又得到了奇遇。他现在可是炙手可热的猎物啊…不知道他有没有进步…”

“这……”东方禽与方凌二人,彼此交换了一下眼色,都看见了对方眼睛里面深深的忧虑与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