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去往妖侠域!

第159章 去往妖侠域!

面对萧寒等人好奇与询问的目光,霍妩神色凄切婉转,但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并不立即回答,苦涩一笑。.“我若不服用那宝药,断然没有任何机会从预选赛中胜出,获得正赛名额。”顿了一顿,霍妩眼中氤氲出坚定与毅然之色。“我必然要成为一名妖侠,不惜身死。”

“霍师姐,成为一名妖侠,对你真的那么重要?”萧寒脱口而出。

就在这时…

“霍妩,你应是有什么难以启齿的秘辛吧…这件事情,本宗亦不会逼问你。不过,你与萧寒都要去参加正赛,你们同为云雨宗弟子,彼此可以照应。霍妩,你若信得过萧寒,不妨向萧寒吐露一二。”

乌云雨与萧明初返回。

“宗主,大师兄。”众人纷纷施理。

“萧寒师弟,霍妩师妹,恭喜恭喜。”萧明初笑着道喜。

霍妩抬头看了看乌云雨,神色微微一动,又飞快的看了看萧寒,旋即暗暗点了点头。

“来,萧寒,霍妩,你们随本宗走走。”乌云雨淡然道。

“是。”

……

乌云雨,萧寒,霍妩,三人一起闲庭信步于宫殿区域的假山池沼,小桥流水之间。

“霍妩,你服用透支生命潜力的宝药,如今还剩下十年寿命。不过在你参加正赛期间,不至于影响到你的战力。”乌云雨背负双手,语气淡然。“既然以自残生命为代价,进入正赛,那好好珍惜吧。至于弥补生机的解药,本宗会想办法替你寻觅。”

霍妩娇躯一颤。“多谢宗主垂怜弟子。”

“嗯…”乌云雨若有所思道。“萧寒,如果可以,希望你能够对霍妩照拂一二。毕竟同宗同源,相互可以信任。”

乌云雨,显然也是对霍妩,生出恻隐之心。

“弟子明白。”萧寒认真道。

“多谢萧寒师弟。”霍妩忽然对萧寒深深一躬。

“霍师姐不必多礼。”萧寒赶紧道。

“你们二人,在这五天中,哪儿也不许去,就在宫殿中安心静养。萧寒,你的伤体,这几天能够痊愈吧?”乌云雨走到一处凉亭中,写意的坐下。萧寒与霍妩站在左右。

“可以的。”萧寒点头。

“萧寒,霍妩,根据本宗得到的可靠情报,今次进入正赛的才俊,会有一万人。各域与大荒,都已经产生出来进入正赛的名额。”乌云雨目光看向极远处,似乎是在回忆。“死亡率会超过九成以上,也就是说,一万人中,至多只有1000人,能够最终成为妖侠。以本宗的经验来看,或许不足1000人,也就是几百人吧。但今次预选赛含金量很高,所以这几百名妖侠,会直接得到培养与重用,赏赐下来丰厚的资源。”

“一万人,竞争几百个妖侠名额…啧啧…”萧寒咂舌。“而且,这一万人,都是通过了预选赛,大浪淘沙,才产生出来的佼佼者…很难啊。”

“嗯,妖侠选拔赛就是这样的,冷血与残酷。”乌云雨淡笑了一下。“你们应明白,只有人族中的至强者,才有能力担负对抗妖族的重任。弱者与妖族遭遇,不但不能够消灭妖族,反而成为妖族的养料。甚至被占据肉壳,危害人间。因此,妖侠选拔赛,必须严格。物竞天择,优胜劣汰。你们两人,放聪明点。南域三百名参加正赛的选手,不可能是铁板一块,反而背后捅刀子,踩人上位的居多。所以,在选择盟友方面,你们必须要慎重。天魔老人与本宗是过命的交情,那么…莫清瞳可以成为获得你们信任的盟友。”

乌云雨淳淳教诲。“在正赛中,变数很多,你们要牢记一点,万万不能够心慈手软。妖侠选拔赛就是万人过独木桥,谁退让,谁就粉身碎骨,万劫不复。有时候心狠点不是坏事。霍妩,这一点,你多向萧寒学学,这小子狠起来比谁都狠。”

“呵……不知道宗主这是夸弟子还是损弟子。”萧寒哭笑不得。

“萧寒……”乌云雨严肃看向萧寒。

“呃?”萧寒一窒。

“预选赛时,你始终保留了妖族秘法的底牌。这不错。不过,进入正赛之后,生死一线之间,就不需要顾忌了。你懂本宗的意思么?一切以活下来为目的,可以不择手段。”乌云雨的目光,变得犀利,洞穿一切。

“弟子知道了。”萧寒重重的点了点头。

“好,该说的本宗都说完了,你们两人交谈吧。”乌云雨站了起来,洒然离去。

萧寒看了看霍妩,低声道,“霍师姐,请坐。”

两人坐下。

萧寒凝视霍妩。

“萧寒师弟…”霍妩银牙一咬,“萧寒师弟一定很奇怪,我为什么不惜自残,亦要成为一名妖侠吧?”

“如果可以,霍师姐不妨告诉小弟。”萧寒道。

“嗯……萧寒师弟,我只告诉你一人,请你替我保守秘密,不能够告诉其他任何人,包括宗主在内。”霍妩正色道。旋即,她脸色微微一红,低声道。“此事,关系到霍妩母亲的一些隐私。”

“这?”萧寒一窒,很快便严肃道,“小弟答应霍师姐。”

霍妩清丽的眸子看向虚空,脸上露出回忆的神色,很快,浓烈的愤懑与仇怨,还有伤心欲绝,就浮上脸颊,她幽幽道。“萧寒师弟,霍妩出身于烽火帝国一大武学世家。在霍妩十岁的时候,整个家族,遭到灭门,上千口人,死于非命。”

“啊?灭门惨祸?”萧寒惊颤。

“嗯…是妖族所为。”霍妩眼眸中,滑落下来两行清泪。

“这…这的确是人间惨剧…”萧寒深以为然的点着头,“因而,霍师姐立志要成为一名妖侠,亲手铲除妖族,为家族报仇,对么?”

“这只是一方面的原因…”霍妩神色忽然变得极为愤怒,双肩都因为激动而轻微抽搐起来,她凝视萧寒,用细如蚊呐的声音道。“整个霍家,便只有霍妩侥幸逃得一命,当霍妩返回家族宅邸的时候,到处都是尸体,每一具尸体的头上,都破开大洞,脑浆被吸收得涓滴不漏……处处都是血腥味,如人间地狱……霍妩找到了母亲的尸体,却发现,母亲在临死前……”

霍妩神色一变,“母亲在临死前,受到了侮辱…被人玷污过。”

“也是妖族所为?”萧寒被惊住了。

霍妩轻轻摇了摇头,“那时,父亲尚有一口气,在咽气之前,父亲很肯定的告诉霍妩,玷污母亲的,绝对不是妖族,而是人族。或可能,整个霍家的灭门惨案,都是一名丧尽天良的人族,处心积虑犯下的罪行。而且故意制造出来妖族灭门的假象。当然,这只是父亲临死前的猜测。父亲没有亲眼看到玷污母亲那人的样子,只是断言那绝不是妖族。父亲告诉霍妩,这件事或许牵连很大,我霍家,传承了数十代,曾经也诞生过叱咤风云的妖侠,只不过后来阵亡了。家族虽然逐渐衰败,但也有底蕴。一般人,没有胆量犯下这等恶行,一定是什么大有来头的家伙所为。父亲叮嘱霍妩,这件事情,不能够告诉任何人,否则惹来杀生灭口之祸。而且,这种事不易彻查。只能够在霍妩自己成为妖侠之后,去妖侠塔颁布悬赏令,让其他实力强横的妖侠去查,才是良策……”

“因为事关母亲的清白,所以这件事,霍妩也一直没对任何人提起过,包括宗主。母亲极温婉与善良,霍妩不想让人知道她生前受辱之事,那是大不敬。”

“居然有这种恶人?灭门,玷污妇女……简直就是丧心病狂!罄竹难书!”萧寒也目眦欲裂。“霍师姐请放心,这件事,小弟不会对任何人提及。小弟会竭力帮助霍师姐成为妖侠,令霍师姐得到彻查此事,追拿真凶的机会!”

两人促膝长谈了一会儿,才一起返回宫殿区域。

……

四天时间过去了!

在这四天里,萧寒闭关养伤,不断精研不灭金身第61~70个动作,使得伤体奇迹般痊愈。

而且,萧寒温养灵魂,萎靡的精神力与刀意,都旺盛起来。

真穴中所消耗的各种真气,用极品真气灵石弥补圆满。使得30枚真穴中,曦光四溢,霞光氤氲,衬托得萧寒躯壳如宝体。

萧寒的状态,已经臻至巅峰!

……

天魔宗所在的宫殿。

“清瞳,今次妖侠预选赛,我天魔宗就你一人进入正赛。正赛多舛,吉凶难测,你独身一人,缺少照应。”天魔老人双眸魔气森森,正色对莫清瞳道。“如你这等身手,一定会有许许多多人想要拉拢你,与你组成联盟,但这些人,统统不可信!只有云雨宗少年萧寒,可以笃信。兼且,萧寒这少年,机变百出,潜力无穷,曰后或许能够独当一面。清瞳,你好好与萧寒合作吧。视他为唯一盟友,希望你们能够携手成为新一代的妖侠!”

“清瞳明白了。”莫清瞳目光流转。

……

五曰已过!

“萧寒,霍妩。”乌云雨召集诸多门人,“现在,随本宗去峰顶,本宗陪同你们,一起去妖侠域!参加正赛!”

“是!”萧寒与霍妩,点头称是。

“走吧,一起过去,”萧明初伸了个懒腰。“萧寒师弟,现在心中应该很紧张吧?”

“有一点点。”萧寒舔了舔嘴唇。

“哈哈哈…没关系,为兄当初和你一般,也紧张得要死。走吧。”萧明初搂着萧寒的肩膀,往外走去。

“萧寒师弟,从此刻开始,你要好好努力了。记住,随机应变。”方凌亦提醒道。

“总之呢,为兄相信你们一定能够活下来,并成为妖侠!”东方禽正色道。

一群人鱼贯出了宫殿,在乌云雨的带领之下,往峰顶升腾而去!

就要去往妖侠域,参加正赛!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