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天才逐一登场!

第162章 天才逐一登场!

所谓的考场入口,设立在一座连绵无尽的神山之巅!!

山巅是一处人工开凿出来的巨型广场。面积有十万亩不止,一眼望去,似乎茫茫没有穷尽。

狻猊分解为亿万道曦光,融入到段老全身真穴之中。

“都在此等候吧。”段老与几名随行的老古董,连连招呼道。

此时,其他域与大荒的参赛者还没有到来,山巅广场就只有南域的300名参赛者,一脸忐忑与紧张的左顾右盼。

广场的面积太大了,使得寥寥几百人处于其中,十分的渺小。

广场的一边是千仞峭壁,万丈悬崖;而另一边则是一扇巨大与厚重的石门。

那石门能有几十丈高,七,八丈阔,此时紧闭着,严丝合缝,不知道石门后面是什么。

石门上镌刻了许多晦涩的图案与符文,更添神秘。

“估计石门后面,就是通往考场的道路吧。”萧寒看着石门对身旁的莫清瞳等人道。

萧寒,莫清瞳,朱胖子,霍妩,邵云蓉,五人自成一个小团体,同其他人泾渭分明。

“石门一开,咱们就要进入正赛了。”霍妩低声道,神色不可避免的非常紧张,心跳如擂。“不知道第一场考验是什么···”

段老与几个随行的老古董,不再同年轻人们交谈,他们几人远远的站在一边,在等待。

“萧寒,莫清瞳。”一把冷傲的男子嗓音响起。

只见,一群人直接朝萧寒等人走了过来。

这群人为首的,是李子奇与程风。南域预选赛的十大种子选手之

“嗯?”萧寒一抬头,就看到眼神妖异的李子奇开口说话,招呼自己与莫清瞳。

“萧寒,马上就要进入正赛了,”李子奇走了过来,目光看向萧寒。这个李子奇年轻而英俊·但目光太犀利了,锐不可当,朝气蓬勃,有一种想要让任何人都甘拜下风的骄傲。他的气质几乎妖异。

而站在李子奇身旁的程风·此时则用色授魂与的目光,毫不掩饰的扫视着莫清瞳,邵云蓉,霍妩。

他们二人身后,足足跟随着百来人。

“萧寒,你与莫清瞳,朱胖子·从死亡小组中脱颖而出,拿到了正赛的名额,这非常不容易。但正赛比预选赛难度大了不知道多少倍。就凭借你们三人的力量·很难存活。”李子奇冷傲淡漠道。“这样,你们几人,加入我和程风的团队,群策群力,对抗其他势力,在正赛中拼杀。博取一世英名,成为妖侠。”

“啊?加入你们的团队?”萧寒愣住了。说实话,他可从来没有想过和任何不相干的人组队。人心鬼蜮,就连莫清瞳与朱胖子等人·萧寒都不能够彻底信任,更何况是这从来没有打过交道的李子奇与程风了。而且,这个李子奇气质太过阴郁·绝不是善男信女,与这种人合作,无异于与虎谋皮·得不偿失。

莫清瞳,朱胖子,邵云蓉,霍妩,则都没有说话。

看到萧寒没有直接答应组队的要求,李子奇眸中杀气一闪而灭,他瞳孔收缩·不阴不阳的道。“萧寒,正赛足有一万人参加·非同小可,你不会天真的认为,就凭你们几个,便能够过关吧?真是愚蠢!我与程风,拉拢了上百人,也算是一个颇有气候的团队了,你不加入我们,不借我们的势,必死无疑!”

李子奇的语气,说到后面,已经不是商量了,而是**裸的威胁。

“嘿…”萧寒心中怒意翻滚,他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被人直接威胁,就感觉到非常不舒服。而且,萧寒看到那程风用大快朵颐的目光,十分贪婪的盯着莫清瞳,邵云蓉,霍妩三女看,使得萧寒本能的涌起一股杀机。萧寒冷笑了一下。淡然道。“加入你们的团队?没有兴趣。”

“萧寒···”程风陡然狞恶的看着萧寒,全身魔气翻滚,杀气慑人心魄,“你大约以为,你能够击败夏风与火烈这些蠢材,你就足以称霸南域年轻一代了,对吧?哈哈哈哈……真是太幼稚了。夏风与火烈这些家伙,只不过是被宗门豢养的温室小花而已,你击败他们,不算真本事!现在给你们一次机会,若肯加入我们的团队,那你好我好大家好,如若忤逆······嘿嘿,进入正赛,有的是机会拿捏你们几个!到时候,你们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这程风,生性极为嗜杀,而且是在江湖中刀头舔血的江湖散修,动辄灭人满门,无法无天,因而现在,是公然对萧寒发出了最后通牒。

“滚。”萧寒根本连考虑都欠奉,淡漠道。“马上滚开。”

“哦?”闻言,李子奇与程风脸上同时敷满气全身真气滚动,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出手。!

莫清瞳笑了笑,翦水魔瞳越来越是晶亮;朱胖子全身哆嗦,似乎是被吓惨了,肥胖如球的身体不断往后躲,但眼珠滚动之间,也溢出一丝丝难以察觉的杀气。

“好了···暂时不要动手,因为这几个蠢货,影响到正赛,那就得不偿失了。进入正赛后,本人会让他们后悔的。哼!”李子奇看了看广场一角的段老等人,旋即深深的看了萧寒等人一眼,招呼程风离开。

在广场的另外一边,灵山太子与海皇宗田园,也拉拢了百来号人。那灵山太子,气势君临天下,也看向萧寒这边。他看到李子奇与程风两人铩羽而归,微微一愣,旋即用玩味的眼神观察与分析着萧寒,莫清瞳;那田园的眼神,也时不时的扫过来,眉宇之间,非常强势。

正赛还未正式开始,甚至于,其他域与大荒的天才们还没到场,这广场中,就已经硝烟味弥漫,暗流汹涌。如果不是段老等人在场,恐怕早已经血流成河了。

“萧老大…”朱胖子低声道·“那些家伙好凶恶啊···胖子怕他们心怀叵测,在正赛的时候背后捅刀子…好可怕。”

“朱兄,别怕。到时候小弟掩护你,你直接放出巨剑·将这些人统统碾死,这就行了。”萧寒笑道。眼中杀机凌然。

“汗···萧老大,真要动手?”朱胖子舔了舔嘴唇。

“进了正赛,凡是对我们有所不利的,统统提前抹杀。”萧寒用毋庸置疑的口气道。旋即看向莫清瞳。“莫姑娘,你说呢?”

“萧兄说杀,那就杀吧。”莫清瞳柔声道·那口气,活像一个温柔与贤良淑德的妻子,在对一个丈夫千依百顺。但眼神中的杀机与魔气·却是惊世与滔天。

邵云蓉偷偷观察了一下朱胖子与莫清瞳,她暗暗点头,‘这两个家伙,都不是简单的角色。当然,萧寒更不简单···想当初,在我们邵家族会,萧寒还只是肉身境,那时候虽然妖孽,但不足以逆天·而如今,我根本看不透他了……,

就在这时……

天边赤霞涌动,真气滚滚如潮。一头硕大的太古鸾鸟·遮天蔽日,羽翼之间有雷霆在缭绕,极光一般飞行而来!

“轰!”

很快·太古鸾鸟降落在这峰巅广场,化为一道道曦光与瑞霞,融入一名枯瘦黑袍,面目阴鸷的老者躯体中。

一群年轻人被几个老古董带领,抵达广场!

这群年轻人,个个都气血旺盛,头角峥嵘·全身真气炽盛如渊海,战斗力惊世骇俗!

“哈哈哈···段兄·我北域名妖娆来了!”那黑袍枯瘦老者,连声大笑道。

段老带着几个随行的老古董迎了上去。段老一脸笑意,“欧阳老弟,这一届北域的年轻人,个个都不凡啊!”

“哈哈,彼此彼此,南域三百妖娆,也出类拔萃,咦?有几个很像样的!”黑袍枯瘦老者目光洞穿一切,扫向南域三百年轻人,顿时,南域三百年轻人,个个都涌起衣不遮体,被看透了的可怕感觉!

萧寒心脏中的妖蛋与封印,浓缩为微尘,一动不动,他竭力控制灵龟真气,将左臂妖帝手掌纹身封印住,心里也极紧张。

北域名参加正赛的选手,终于抵达了!

此时,北域与南域的年轻一代,彼此观察,彼此的眼神中,都逐渐蔓延开来深深的敌意。

“萧寒,北域那边人数虽然只有咱们南域的三分之一,但战斗力可一点不逊色,我看到至少十几个气息堪比那李子奇与程风的家伙……”邵云蓉警惕的对萧寒低语道。

“无妨。再看看东域,西域,大荒,以及妖侠域的那些天才。”萧寒倒是坦然与沉稳。

“哈哈哈哈,北域与南域的少年们都到了?”一把粗豪的嗓音从西边天际传来,“不过,段兄,欧阳兄,我西域的少年一代,自小就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时时刻刻要提防妖族入侵。谁让西域妖族猖獗呢?能够在这种环境之下,成长起来的年轻人,个个都独当一面,熏天赫地!料想,我西域的少年们,战斗力与生存能力,是四域之首,不会输给强盛的东域呢!”

一头太古红龙由西边逶迤而来。龙头上站立一尊红袍老者,睥睨天下!

龙背上,名年轻人,个个眼神都坚毅悍然,战意狂暴,仿佛随随便便看人一眼,就是在挑衅。

“嗯?这就是南域与北域最优秀的年轻一代?我看不过如此。不知道看见妖族之后,他们会不会吓得尿裤子。”一个白衣年轻男子,皮肤黝黑,他目光如剑,刺破苍穹,浑身上下滚动着一股大的战意,雄霸蛮荒。他一说话,后面的少年少女们都放声大笑起来,似乎丝毫也不忌惮什么。西域民风彪悍,由这群年轻人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一时间,北域与南域的年轻一代,个个金刚怒目,瞪向西域的年轻人,甚至于,在北域一边,已经有不少人破口大骂起来。

“哈哈哈哈···年轻人嘛,一见面就应当如此,没有半点火药味,那怎么能称之为妖侠选拔赛?”带领西域少年们过来的红袍老者不但不加阻止,反而大笑不止。

下一刻……

“轰~~~~~~~~~~~”

东边天际,祥云瑞气涌动,天花乱坠神音飘渺。一尊百丈长的三层楼船,御风而来!楼船上,有一些少男少女在走动,个个都风姿卓绝,气息尊贵。强盛的真气波动,瞬间席卷整个峰巅,使得北域南域,西域的年轻一代,气息统统被稳稳当当的压制下去!

这楼船似乎从仙界下凡而来使得船上诸人,朦胧如雾,飘渺如云,都像是仙人临尘。是那么的高人一等。

只见,在楼船甲板上,一名英俊得令人发指的少年,周身龙气蟠绕,气息华贵逼人,手握一壶酒在浅饮风度翩翩若浊世佳公子,他目光向下一扫,语气清淡如水道。“听闻南北西三域人才凋零,远不如我们东域繁盛,今日一见果然句句属实。南北西三域,就这么一点勉勉强强可以撑场面的年轻人,却偏偏要来参加今届妖侠选拔赛,到时候,统统死无葬身之地,呜呼哀哉,可怜可怜。这是何苦由来呢?”

“东域的家伙,一向很狂自古以来就是这般。当初老子参加妖侠选拔赛之时,也遇到一群东域的家伙,被老子全部毙死!今日又来一群,多么希望,他们全军覆没啊……”段老眼中戾气惊人,眼角肌肉不停抽搐。

“萧兄,是东域的人来了,啧啧,人数不少啊。”莫清瞳一边举目仰望,一边在萧寒耳边道。

“嗯,东域有足足1500个名额,是我们南北西三域总名额的三倍之多。”萧寒点了点头。

楼船分解。1500名东域妖娆,被几名老古董带着,降临到峰巅。

只见,东域这些年轻人,个个都像是钦差大臣来到了乡下,都用一种充满了优越感的眼神,像看乡巴佬似的,看着南北西三域的年轻一代。

这些东域的年轻一代,统统都包裹在祥云,瑞气,长虹,天花乱坠之中,显得派头十足。

当然,足足1500人中,有大量境界高深,气息恐怖绝伦,甚至于体质特殊的天纵奇才,不容小觑。

萧寒稍微一观察,就发现,东域的人马中,真气五段的强者都不少。还有一些人很明显就领悟了刀意或者剑意之类的虚悬意境。

“哈哈哈哈哈~~~~~~~妖侠域!我大荒儿女来了!哈哈哈哈哈!”

忽然,一把轰隆隆的嗓音,从天上炸开,犹如魔神嘶吼!

一股隐晦的威压,自远而近袭来。

处于峰巅广场上的人,无一不抬头观望。

只见,一团巨型乌云滚滚而来。这乌云中,数千道强横的气息汇合在一起,使得天空中的云朵都自动裂开,空气被镇压得噼里啪啦爆响。

在乌云中,还传递出来了一声声蛮兽嘶吼声,凶鸾鸣叫声,这些声音撕金裂铁,洞穿金石!

隐隐约约,看见乌云中,隐没着数千人!每一个人都状如魔神,肉壳碾压一切,稍微一个呼吸就能令空气粉碎。凶危惊碎了这一片区域的静谧。

一股股大荒气息,铺天盖地的笼罩。

忽然,一名足足三米高的中年男子一步踏出,他整个人口如血海,眼如日月,头颅如山,任何人只要和他对视,都会感觉到自己坠入到了无边无际的可怕大荒之中。这中年男子肉壳强横得难以描述,稍微一个呼吸,似乎就能够将整片天空都吸入腹中!简直就如太古魔鹏一般,可以吞咽日月!

“今次妖侠选拔赛,是我大荒儿女的舞台,所有晋级的名额,都将落入我大荒儿女手中。天下气运,已渐渐移向大荒,今次的妖侠选拔赛,会证明这一点。”中年男子桀骜道。

大荒的人马,也来了!人数非常多,达到了人!阵容鼎盛得让人瞠目结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