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正赛开始了!

老厚重的石门紧闭!!

在石门上,镂刻着许许多多晦涩的铭文与图案,显得极为神秘。而得知第一个考场就在石门之后,一万名参赛者个个都翘首以盼,希望瘸老头能够赶紧将石门打开。

全场屏息。

萧寒一边舔着嘴唇,一边凝视石门,心跳也加快了。

然而,瘸老头似乎并没有立刻打开石门的意思,他反而唠唠叨叨的说个不休···“小家伙们,正如你们所知,正赛马上就要开始了。真是惊心动魄啊。你们一定很紧张与兴奋吧?哈哈哈······”他一笑,露出缺牙,关不住风,发出拉风箱似的滑稽可笑声,令得现场的参赛选手,有许多想笑,拼命隐忍住,十分辛苦。瘸腿老头不停的碎碎念…“妖侠选拔赛啊,死亡率很高,有时候稍微一不小心,小命就葬送了。尤其是这一届…死亡率超过九成呢……”

瘸老头居然嗦嗦说了大半个时辰!尽说一些陈词滥调,迟迟不肯打开石门。

“萧兄···”莫清瞳在萧寒身边呢喃道,“这老人怕是有万岁了,似乎是老糊涂了,神志不清,说话前言不搭后语,怎么让这种垂垂老矣的家伙来做主考官呢?让他这么说下去,几个时辰都说不完哩···”

“莫姑娘,这老者深不可测,你就不要说多话了···就听着吧。”萧寒哑然失笑道。

就在这时……

“这位考官···”在大荒人马中,一尊三米多高的年轻男子,虎背熊腰,眼神如凶鸾,左颊上纹了一头青鹰,栩栩如生,凶煞逼人。他呼吸之间戾气滂沱,肉壳稍微一动,就释放出来碾压一切的强势。他一步踏出·双手环抱,傲然道。“考官你所说的一切,之前我们部落的妖侠便已经说过几次了,本人认为·没必要再重复了。妖侠选拔赛,死亡率是高,但富贵险中求,我们都愿意铤而走险,因此才通过预选赛的浴血苦战,获得正赛名额,来到此处。考官·赶紧将石门打开吧…”

“哦?”瘸老人一窒,他眯缝着眼睛,看了看这个来自大荒的年轻男子·昏花的老眼中,闪过一丝戾芒,慢条斯理的道。“你是大荒出来的小家伙吧?你们部落的妖侠没教过你,对考官要尊重么?好了,你的正赛名额被剥夺了,马上滚!”

“什么?!”那年轻人一愣,旋即目露凶光。“考官,本人打生打死,好不容易进入正赛·你一句话便将本人的正赛名额剥夺?”

“最后说一次,滚。

“岂有此理!你一个糟老头·居然让我滚?你知否,我乃‘阿骨打部落,最优秀的年轻人!徒手撕鸾鸟如撕纸,还冲开了真穴·修成真气四段,你让我滚?你······”那年轻人疾言怒色,恶向胆边生,竟然当面咆哮起来。大荒一部分男女,也蠢蠢欲动,就想跟着起起哄。

然而,年轻人话没说完·瘸老头右手一扬,那干瘪枯瘦的右爪·当空抓了出去!

噗嗤!

并没有一丝真气波动,但天地之间的气流,陡然向内塌陷,一大片的天穹,似乎都被他轻而易举抓在的手掌上!

“啊!”那大荒年轻人一声惨叫,整个人像是被吸纳进了瘸老头的手掌之中,他完全失去了任何一丝反抗的手段,像是一只小蚂蚁被捏住了。下一刻…

“砰!”

瘸老头手掌一合并,一大片空间似乎都泯灭了,大荒年轻人的躯体瞬间炸开,分解,蒸发,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连一声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来,整个人就彻彻底底的湮灭与消弭,形神俱灭。竟然是被瘸老头随随便便抓灭了!

这一抓,在场的任何一名年轻人,都决计抵挡不住,简直就是摘星拿月的大能手段!

“啊……”

站在那年轻人身体周围的大荒儿女,惊得面如土色,纷纷爆退,惊魂未定,再也不敢说半句多话了。

东南西北四域的年轻人,也面面相觑,噤若寒蝉。

“这瘸老头真是凶残啊,一句话不对,就直接将人抓死···尸骨无存…”萧寒也忍不住看了看莫清瞳与朱胖子等几个人,潜台词就是,

‘你们别瞎嚷嚷了,否则招致杀身之祸,。

莫清瞳俏脸都吓白了;朱胖子也吓得直缩脖子;邵云蓉与霍妩更是心凉……正赛还没开始,就有人死亡了。太可怕了。

“就一只小蚜虫,还蹦个不停。”瘸老头弹了弹指甲,就好似是随随便便捏死了一只小苍蝇小蜉蝣,微不足道。他清了清嗓子。“之前你们的长辈交代给你们的事情,统统不算数!从现在开始,老子说了算!”

全场死寂,没有人敢再吐怨言。

瘸老头说开了。“要不是老子当年与老伙计们舍生忘死,同妖族大帝厮杀,剿灭诸多妖皇,立下不朽功勋,你们这些小家伙,焉能有今日?真是目无尊卑,没上没下……”

啪啦啪啦说了一大通,这才满意。

足足一个时辰之后,瘸老头终于缄口,只见他右手食指微微一弹,一道破空声响彻广场,与此同时,轰隆一声,广场上方,就出现一张巨型卷轴,大约有数十丈长,铺张开来,上面出现了无数的文字,好像包含着另外一方天地。

广场上的年轻人稍微用眼睛一看,就发现,这卷轴上的文字,居然是地名,人名……密密麻麻。

“咦?卷轴上也有我的名字。”萧寒看到,卷轴的左下方,有蝇头小字写得很分明······‘南域,烽火帝国,云雨宗,萧寒,

而且,萧寒也还看到了自己熟知的一些名字,譬如······

‘南域,烽火帝国,云雨宗,霍妩,

‘南域·烽火帝国,名剑山庄,邵云蓉,

‘南域,暗影帝国·天魔宗,莫清瞳,

“听着,所有参加今届妖侠选拔赛的年轻人,这卷轴上都有你们的名字!不可能有遗漏!现在,将你们的本源真气分出来一丝,射入卷轴,在你们的名字之上·点亮你们的名字!在你们的本源真气之中,有着你们的灵魂与精气神痕迹,这就算是在卷轴上留下了你们的信息·一旦你们在正赛中死亡,你们的名字便会黯淡下来,好让外!面关注这次选拔赛的人得知情况。好了,点亮你们的名字吧

听闻此言,诸多年轻人亦不敢怠慢,分别射出一缕本源真气到卷轴之上,准确的灌注入自己的名字之中。顷刻之间,卷轴上,无数名字都绚亮了起来·熠熠生辉,活灵活现。

“这个倒也有趣···”萧寒淡笑了一下,也随随便便射出发丝般一缕本源真气·将自己的名字点亮了。

“好了,可以了,”在所有选手都将自己的名字点亮之后·那卷轴便似一张仙榜,真气波动滚来滚去,显得十分尊贵,流光溢彩。瘸老头满意的点了点头,随手一挥,卷轴飘走······

“好了!现在老子宣布第一场考试的规则,并将石门打开!全部都仔细听好!”瘸老头宣布道。

顷刻之间·广场上所有选手,全部屏息静气·竖起耳朵聆听。

妖侠域。

一张波光滟潋的榜文,飘荡在妖侠域的上方,并且迎风就涨,瞬间涨至千丈长,百丈高,简直就是遮天蔽日,使得榜上每一个名字,都被无限的放大了。

“咻~~~咻~~~~咻~~~~~”

乌云雨,萧明初,东方禽,方凌,一众妖侠,已经是飞行抵达妖侠域,抬头看见漂浮在天空中的榜文,就都驻足。

“宗主,正赛就要开始了,萧寒师弟与霍妩师妹,都已经将自己的名字点燃。”萧明初激动道。“或许第一场考验已经展开。希望萧寒师弟与霍妩师妹的名字,一直这么明亮,永不黯淡。”

“嗯···终于开始了。”乌云雨背负双手,衣袂飘飘,犹如神仙中人。“走,我们进入妖侠塔,可以更详细周全的观看比赛经过。”

“走,乌兄,一起进入妖侠塔。老夫此刻也十分挂念清瞳,生怕她有什么闪失。在妖侠塔中观看,甚至可以看见比赛过程中的一些细节,总强过傻兮兮的站在这里看榜文。”天魔老人也凑了过来。

“天魔老人,一起去妖侠塔吧。”乌云雨微笑点头。

这时,东方禽与方凌异口同声道,“宗主,我们的贡献值不够,不能够进入妖侠塔随意观看比赛。”

“宗主,弟子的贡献值也所剩无几,只能够在妖侠塔呆七日七夜,这正赛,可不是七日七夜能够比完的。”萧明初也一脸为难。

“没有关系,本宗还有一些多余的贡献值,足够让我们几人在妖侠塔呆上一年半载的。一起去吧。”乌云雨洒然一笑。

下一刻,几人化为流光,朝妖侠塔方向飞掠而去。

“大家等等胖子啊···胖子也要去观看比赛,为小胖子加油助威……”朱刚烈在后面追了上来。

另一边。

“左兄,小弟贡献值不够了,请左兄借一些贡献值给小弟,好让小弟可以进入妖侠塔,观看这次妖侠选拔赛正赛的每一场比赛。”名剑山庄庄主西门飘雪,对一名红衣淡漠中年男子道。

红衣中年男子点了点头,“行,可以暂时将贡献值借给西门兄。也并不需要西门兄归还,只不过,下一次围杀妖皇,请西门兄与本人组队。走吧~~·

“咻~~~咻~~~~~咻~~~~~”

一道道曦光,过江之鲫般涌入妖侠塔。

许许多多妖侠,都进入妖侠塔,要全方位观看今次妖侠选拔赛。号称史上最残酷的一届妖侠选拔赛,也的确是个噱头,吸引人眼球。

至于贡献值不够的低级妖侠,则是在妖侠域其他地方,坐看天空中漂浮的榜文。他们也能够第一时间看到榜文上哪些名字黯淡下来,借以了解比赛的大致情况。

众多参赛选手聚集的广场。

瘸老头郑重其事的道。“今届妖侠选拔赛第一场比赛,是在一处海岛上进行!现在老子宣布比赛规则……石门打开之后,你们跟随老子,穿过甬道,进入一个港口,而后乘船抵达海岛。几日之后,会有一头妖族从海岛上空掠过,嗯,是一头妖皇,但它不会主动攻击你们。你们要做的,便是抵抗这头妖皇所带来的威压与妖气。但凡出现任何慌乱的选手。统统淘汰。必须要在妖皇的威压之下,谈笑风生,丝毫不惧,这才拥有成为一名妖侠最基本的条件。嗯······第一轮考试,非常非常简单,对不对?”

“这样啊?第一轮考试,是抵抗妖皇的妖气,听起来不难啊·…”一名来自西域的年轻男子,脸上如释重负。“本人在西域的时候,曾经有一次见过妖皇,那妖气,的确非常可怕,让人心神崩溃,但只要妖皇不主动攻击,那还是勉勉强强能够做到坐怀不乱。”

“第一轮考试是适应妖气…”萧寒心里也有数了。“按理说,妖皇级别的大妖,似在场这些选手的底蕴,要击杀,这几乎不可能。百分之百被反杀。甚至于,在妖皇刻意放出威压的时候,也很难保持淡定。不过我有心脏中有妖蛋,能够大幅度溶解侵体的妖气。这一轮考试,至少对于我来说,会相对比较轻松。”

“萧兄,惨了,胖子没见过妖皇,不知道能不能扛住那凶煞惊人的妖气…”朱胖子一脸惧色。

邵云蓉也脱口而出道。“萧寒,云蓉只见面奄奄欲毙的北玄妖皇,全盛时期的妖皇,未曾见过…”

“别担心,考官说妖皇不会主动攻击选手,这一轮考试会比较轻松。估计只是让咱们热热身。放平心态吧。”萧寒鼓励道。

“喀喀喀~~~~~~~~喀喀喀~~~~~~”

那厚重与神秘的石门,终于缓缓打开!

“石门开了!”立即就有许多参赛者吼叫起来。

“不要拥挤,一个个排队进入石门!”瘸老头大声招呼道。

“走!进入石门!考试终于开始了!”萧寒激动难耐,直接抬腿就朝石门走去。

莫清瞳,邵云蓉,霍妩,朱胖子,紧随其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