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诸般凶险!(24)

第188章 诸般凶险!(24|172)

命运游戏?

考核气运?

几乎所有选手,都懵了!

这第三关的考核,的确太玄虚了!命运是极虚无的,变化无穷,难以捕捉。而且,过去的事情尚可以推算,但未来谁能够预料与把握?就算是仙人,也演算不出自己未来的命运吧?

现在参赛者心里都没底。

若是打擂台,闯秘境,走迷宫,甚至于猜谜语斗智慧…这些都是看得见摸得着的,至少掌握在自己手中。

但命运太飘渺了。

这时,冷如玉那温婉与典雅的声音,再度响起,“各位参赛者,你们现在位于虹桥中间,往前一百步,到达天空之城;退后一百步,回到移动城池。一进一退,境遇彻彻底底不同。如今,你们都被命运之力束缚住了,要想移动,便需要投掷‘命运之骰’。”

话音刚落,冷如玉头上冲出密密麻麻的神光与符文,在半空交织,形成一枚硕大的骰子!

是六面骰。分别镂刻着……1,2,3,4,5,6。这六个数字。

“命运游戏,非常简单,用你们的精神力与灵魂之力,随意撞击‘命运之骰’,根据获得的点数,决定前进的步伐。譬如,获得1点,便前进一步,获得2点,便前进2步,获得6点,便前进6步。撞击‘命运之骰’,完全没有任何技巧而言,获得的点数,事实上是根据你们的气运模拟而成。最终能够前进100步,顺利到达天空之城的参赛者,算是圆满通过第三关考核,获得进入第四关的资格,可以对妖侠名额发起最后的冲刺与争夺。”

此言一出。各位参赛者,也渐渐明白了一些游戏规则。

每一名参赛者,现在都位于虹桥中间,往前走100步,一旦踏上天空之城,就算是过关了。但是每走一步。都必须根据‘命运之骰’的点数来。不能够随便乱走,而且也根本走不动。

这样的考核,的的确确就与自身战斗力,境界,意志力等等无关了,彻彻底底就是赌运气。拼人品。相对来说,这种虚无缥缈的考核,对于战斗力强横的参赛者来说,或许非常不公平。

现在,妖侠域那边的天才们。脸上都显现出来愤愤不平的神色。除了那一直闭眼参悟玄机的‘大师兄’之外,其余天才男女,个个脸色阴沉。他们自负战力在这一批参赛者中,出类拔萃,如果真刀真枪的杀伐,那他们可以将过关的概率与主动权,稳稳当当的掌控在自己手中。但命运游戏,使得他们只能够听天由命了,一身实力,就无从发挥了。实力再强。运气孬,也一样淘汰掉。

而本身战力弱小的参赛者,无不心中窃喜。

“各位参赛者,可以将面前的100步,当成你们命运的一个缩影。其中会有各种各样的奇遇,各种各样的灾难,各种各样的劫数。有的选手或许命运多舛,有的则一帆风顺。”冷如玉淡笑了一下。旋即…

“各位参赛者,请看…”

此时,在冷如玉纤纤素手之中。出现一张白色卡片,似乎是什么宝石雕琢而成,能有巴掌大小,符箓与篆字在卡片上游走,透发出来一道道神秘不可测的气息。

“白色卡片,是奖励卡。在你们行走的过程中,获得白色卡片奖励卡,则会奖励你们前进1~20步。”

“噗~~~”说完,冷如玉将白色卡片一弹,使得悬浮在虚空之中。

紧接着,她又掏出一张黑色卡片…“黑色卡片,是惩罚卡,一旦获得,便必须要后退1~20步。”

“紫色卡片,宝物卡,获得紫色卡片,可以根据卡片上的描述,得到各种宝物。包括真气神功秘籍,宝器,宝兵,宝药等等。”

“黄色卡片,劫数卡,一旦获得,将遭遇到可怕的劫数,譬如‘黑魇魔风劫’,‘心魔劫’,‘巨石劫’,‘离火焚身劫’。参赛者获得劫数卡,就必须亲身承受诸般劫难,能够化解,倒也罢了,可以继续这命运游戏;一旦不能够化解,可能就死于三灾九难,诸般劫数中了。”

“橙色卡片,狭路相逢卡,获得此卡,必须要与卡片中指定的选手厮杀。胜者继续,败亡者淘汰出局。而且,胜利者可以吞噬失败者的气运。”

“死灰色卡片,噩运卡,获得此卡,直接殒命,灰飞烟灭,这是所有卡片中,最可怕的一种。比劫数卡更加可怕。”

“蓝色卡片,驱逐卡,一旦获得,直接驱逐出考场,等于是瞬间淘汰。”

“金色卡片,至尊主宰卡,可以获得一次主宰他人命运的机会,也就是说,获得此卡的参赛者,可以任意抹杀其他任何一名参赛者!”

“红色卡片,幸运卡,获得此卡,可以消除一次对自己不利的负面效果。譬如消除劫数,消除噩运,消除驱逐,消除其他参赛者的抹杀。”

……

“噗!噗!噗!噗!”

冷如玉一边说,一边屈指连弹,将一张张颜色不同,效果不同的卡片,统统弹飞,悬浮在虚空。

“大家再熟悉一下这些卡片的功能吧。”冷如玉淡笑道。

数千参赛者,目光都看向悬浮在空中的各种卡片。

白色…奖励卡;

黑色…惩罚卡;

紫色…宝物卡;

黄色…劫数卡;

橙色…狭路相逢卡;

死灰色…噩运卡;

蓝色…驱逐卡;

金色…至尊主宰卡;

红色…幸运卡;

……

一共九种卡片。

……

下一刻,冷如玉口中念念有词,神情变得极为庄重与严肃,顷刻之间,一道道扭曲如龙蛇的符文,从她躯体中绽放而出。密密麻麻的曦光辐射,白光,黑光,紫光,黄光,橙光。死灰色光泽,蓝光,金光,红光……

“命运游戏!”冷如玉口吐真言,音调晦涩低沉,如命运之音!

“噗!噗!噗!噗!”

无尽的符文与各色光束交织融合。形成一张张卡片,密密麻麻,无穷无尽,多如恒沙。

……

一张张卡片,蜂拥而出。直接没入每一道虹桥,深深融入其中,让选手无法辨别。

但毫无疑问的是,每一道虹桥中,都隐藏了诸般卡片,或许是奖励卡,或许是噩运卡,或许是驱逐卡……

“嗡~~嗡~~~嗡~~~嗡~~~~”

每一道虹桥都闪烁起来迷蒙与瑰丽的光线,很快,一道道虹桥就完成了编号。

从左至右。1号虹桥到3340号虹桥。

萧寒看了看自己的位置,是站在1511号虹桥之上。

“那么…命运游戏,正式开始!一号虹桥参赛者,第一个撞击命运之骰!获得点数!”冷如玉的声音里,也渲染出来些许兴奋。“最后重申一次,这命运游戏,是如玉用大命运神功模拟而出。并不能极为精准的推演诸位未来的气运,只是一个大概。请诸位不要在这个游戏中,产生过大的压力,我相信诸位都拥有逆天篡命的能力!就仅仅。将这当成第三关考核的小小游戏吧!”

……

命运游戏正式开始!

站在从左起第一道虹桥上的参赛者,乃是一名来自南域的少年,此人,萧寒谈不上认识,但有过数面之缘。

这南域少年,精神非常紧张,喘着粗气,足足过了十几个呼吸,才微微一闭眼。一股精神波动夹杂着灵魂气息,直接撞出,轰在命运之骰上。

悬浮在半空中的命运之骰,完全吸收了南域少年的精神力与灵魂气息,滴溜溜快速旋转了起来。

几个呼吸之后,转动停止,命运之骰的一个面直接迸射出来霞光,将这个面的数字,投射到第一道虹桥之上。

‘6’

南域少年,居然直接撞出一个‘6’点。可以前进六步。

一把沉重晦涩的嗓音,立即响彻天地……

“请前进六步”

“呼~~~~~~”南域少年全身一阵轻松,那浓缩的空间又开放了,使得他受到的禁锢与束缚烟消云散,他恢复了行动能力。

揪着一颗心,南域少年以最标准的步伐,前进六步。在这六步之中,他并没有获得任何卡片,六步之后,空间再度凝固住,使得他无法寸移。

“呼…运气不错,虽然没有获得奖励性质的卡片,但也没有获得那些可怕与晦气的卡片,算是稳扎稳打,步步为营,距离通关,还差94步!”南域少年长长地舒了口气,紧锁的愁眉,缓和了下来。

游戏进度极快,第一名参赛者完成之后,第二名参赛者紧随其后,催动精神力与灵魂气息,撞击命运之骰,出现相应点数,决定出来前进几步。

“嗯…这命运游戏,看起来是很简单的。不过其中也的确蕴含了诸般凶险。事实上,这第三关考核,绝对要比第二关难了不止一星半点。毕竟,第二关考核,主动权彻彻底底掌握在自己手中,进退裕如;但第三关,十分被动。”萧寒心念微动。

就这样,参赛选手一个挨一个依次用精神波动撞击命运之骰,然后根据骰子点数前进。一直到239号选手,都没有出现任何卡片,游戏进行得咸淡不惊。还没有轮到撞击命运之骰的参赛选手,在观看了一会儿游戏后,索性便闭目养神。静候与等待起来。

一直到第304号选手,场面才出现了一些波澜壮阔。这是一名来自妖侠域的天才少女,她的精神波动,撞击命运之骰,出现了一个2点,这本是一个不太好的点数,只能够使得她前进2步。结果,在她满脸失望踏出第二步的时候,脚下的虹桥骤然一阵波动,一道白光冲天而起!

一张白色卡片悬浮在她头顶上!

“白色卡片?她踩到奖励卡了!”四面八方的参赛者,都来了精神。

那沉重与晦涩,蕴含了历史与命运气息的声音,不疾不徐的道。“恭喜参赛者,您获得了奖励卡,此奖励卡奖励您前进20步。请前进20步。”

“啊?!20步!”那妖侠域少女失望的脸容上,骤然绽现出来惊喜与雀跃,她一步步向前迈出,足足前进20步。也就是说,她现在足足前进了22步,距离通关,还差78步!

“看来,我一生的气运,是极兴盛的!”少女粉拳紧握,开始用自信满满的目光,看向虹桥彼岸!

在这妖侠域少女之后,是一名东域少年,精神波动撞击出来5点,前进5步之后,脚下一下子冲出一道紫光。紫色卡片蒸腾。

“恭喜参赛者,您获得了一张宝物卡,该宝物为一枚‘阴阳万寿丹’,服用之后,可增加三个甲子的寿命。”

话音刚落,一枚朱红色药丸,缓缓从紫光中降落下来。

东域少年直接伸手一抓,将药丸抓在手中,狂喜道。“哈哈哈哈!宝物卡!我就说过,我耶律楚一生中鸿运当头!看来,通过这第三关,是冥冥中注定啊!哈哈哈哈!有趣!这游戏有趣!”

……

“萧老大,这游戏有意思起来了啊!”朱胖子两眼贼光四射。“要是胖子也能踩到紫光,获得宝物卡,那就爽死了!”

“呵…”萧寒哑然失笑。“最好是什么卡片都不要得到,几轮下来,就这么顺顺利利的前进100步通关。这是最理想的结局。什么劫数卡,驱逐卡,噩运卡,一个比一个倒霉。”

……

不多时,轮到一名大荒少年撞击命运之骰,他运气其实不错,撞击出来一个6点,前进6步之后,脚下喷射出来一道死灰色光芒,一张死灰色卡片散发出来死寂死寂的色泽。

“很遗憾,参赛者,您抽取到了一张噩运卡。您的命运十分坎坷与不幸,就此抹杀…”

“啊?什么?噩运卡?不!!!!!我不可能这么倒霉!!!”

那大荒少年发出来惊悚与绝望的哀嚎声。

下一刻…

“噗!”

那张死灰色的噩运卡,迸发出来一道光束,就一扫,呼吸之间,将那大荒少年的躯体绞成粉碎,魂飞湮灭,死无全尸!

……

全场肃然!

“这…这也太可怕了…那大荒少年肉壳强盛无边,全身晶辉流转,但是…就这么一下子,就化为粉尘…简直就是无法抵御…”萧寒心中也惴惴,“妈的,等会我要是踩中什么噩运卡,那岂非一下子也死了?”

自那大荒少年被抹杀之后,接下来,一些参赛者连续踩到驱逐卡,惩罚卡,甚至有一波,连续五人踩中噩运卡,纷纷被抹杀。

一下子,这游戏就笼罩在一层阴郁与萧瑟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