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 给你面子?杀!!(28)

第192章 给你面子?杀!!(28|172)

萧寒在这临时空间中,遭受到劫数,被灭绝星光大劫,狂虐了足足半个时辰,度日如年。不过,好在不灭金身绽放神威,炼化了大量灭绝星光,使得萧寒完成了星光淬体,肉壳力量暴涨至150万鼎,丰功伟绩!

当初萧寒在南域预选赛的时候,就遭遇到一名种子选手,星辰殿的周锋。那周锋也是天赋异禀,从小用星光淬体,使得全身肌肤星辉点点,蔚为奇观。但今日的萧寒,直接用灭绝星光炼体,不知道比周峰变态与强横了多少倍!

“嘿…150万鼎的肉壳,堪比狻猊,虬龙等太古神兽诞下来的幼兽了吧?现在,纯拼力量,我肯定都能崩死一堆大荒出来的人形蛮兽…”萧寒也有些自喜。

“我现在肉壳如星辰,如陨石,如渊似海,堪比宝器,无坚不摧;中期刀意;左臂妖帝手掌开2万条妖脉,天妖封神与动静如幻诡秘莫测。真是有一点点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味道了。今次妖侠选拔赛,谁敢挡我,直接轰杀成渣!”

不过萧寒很快收拾心情,催动灵龟真气,那萦绕身体周围的星云漩涡,雾状气流,璀璨的冷尘埃,统统封印,强盛无比的肉壳也封得死死的。

使得整个人看上去也就是平平无奇。

萧寒从那空间裂缝中跨了出去。

落脚在属于自己那条虹桥之上,距离彼岸,尚有99步。

“老大!你没事?!”朱胖子一回头,惊喜若狂的对萧寒低吼道。“担心死胖子了!老大你真牛,竟连灭绝星光大劫,都磨不死你!真是气吞九州,横扫八荒啊!”

莫清瞳,邵云蓉。霍妩,同时回头看向萧寒,都如释重负。

“好了,我没事,继续游戏。”萧寒淡笑了一下。“你们都领先我了,我才跨出一步,很难混啊…”

看到萧寒一脸轻松的调侃。莫清瞳忍不住噗嗤一笑。千娇百媚。

……

“居然活蹦乱跳的出来了!这样都搞不死他?这人的命,如同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妖侠域一边的年轻一代,个个都巴不得萧寒死于非命。现在看到萧寒行若无事的从临时空间中蹦跶出来,气息稳定,别说死了,似乎连一点伤都没有,气血旺盛,他们全部都惊怒交加。

“人越贱,命越硬。不过无妨,这命运游戏还在进行之中,那萧寒仅仅才踏出一步。距离彼岸。遥不可及。他第一脚就踏出来一张劫数卡,说明气运衰败,说不定等会还有惩罚卡,驱逐卡,甚至噩运卡。在等待他。而且,一旦我们的人,踩到金色至尊主宰卡,可以瞬间将萧寒抹杀掉,一劳永逸!”

“对!”

……

“好小子…虽然刻意压制与隐匿,但精神气度竿头直上,突飞猛进…居然是将劫难转化为了奇遇。我也略微懂得一点命格与气运之说,他这种命,看似凶险,实则每每能够化险为夷,转危为安。他以后大约就纵横天下,大力碾压,气吞山河!”晨逝风暗暗点头。

……

冷如玉也深深的看了萧寒一眼,那烟云飘渺的双眸中,绽露出深深的思考之色。

……

游戏还在继续。

此时,游戏进行到第二轮。

在这一轮中,一名来自东域的少年,肌肤白皙细嫩,气质高山流水,英俊得令人发指,居然也连续踩中三张奖励卡,连进数十步,最后以一张宝物卡结束这一轮的前进。他距离彼岸还有41步,手中捧着刚刚获得的一卷古老拳经,随意翻看,整个人都显现出来一种君临天下,举重若轻的气度。此人,也是个角色。他在翻看拳经的时候,似乎获得了某种感悟,双目中精华浮动,瞳孔中有一道道真气在组合与演练,整个人的气势越来越圆润,几乎已经找不出破绽来了!

朱胖子回过头来,对萧寒低声道。“老大,那连踩三张奖励卡,并且紫气加身,宝物临头,获得了一卷拳经的家伙,是号称东域第一天才的长孙无痕,据说是东域最神秘的家族,庞然大物,‘长孙家族’这一代,最妖孽的存在,在整个东域年轻一代中,无人能出其右!东域本就比我们南域繁盛,长孙无痕这天才之名,可比咱们南域预选赛的十大种子选手,要名副其实多了。”

“嗯,我知道了,”萧寒淡淡的点了点头。

……

这时,轮到1230号虹桥上的参赛者,撞击命运之骰。

这是个少女,白衣如飞雪,蛾眉螓首,皓齿朱唇,但整个人气息非常肃杀,头顶上方都显现出来萧条晚秋的景象,清溪水冷,芦花飞絮,黄叶飘坠,寒鸦聒林。

她来自妖侠域,不满20岁,天纵神资。而且,她是今次来参加妖侠选拔赛的100名妖侠域天才少女中,最漂亮与动人的一个,是许许多多天才少年爱慕与追捧的对象。但她却对大师兄情有独钟,芳心暗许。

此时,轮到她撞击命运之骰,她神色激动,双眼脉脉含情的看向盘膝坐在彼岸,闭眼参悟玄机的大师兄,心中暗自道,“大师兄,我一定会加油,努力,第二个到达彼岸,与你相聚!我要证明,我上官灵儿,配得上大师兄你!”

上官灵儿缓缓分出一缕精神波动,直接撞击命运之骰。

“哗~~~~~”

霞光迸射。

撞出来一个6点。

“请前进六步。”

上官灵儿小心翼翼的往前迈步,柔情似水的眸光,看向彼岸的大师兄。

当她脚步刚刚踩落第六步的时候……

一道金光冲天而起!

四面八方,祥云瑞气,花雨缤纷,并响起吹奏仙乐的声音,琴瑟萧鸣,如痴如醉。

“恭喜您参赛者,您获得一张至尊主宰卡。此卡至高无上,如君临天下,使得您获得一次生杀予夺的权利,可以随心所欲,抹杀任何一位尚在虹桥之上,未能够抵达彼岸的参赛者。请问,您想抹杀哪一位参赛者?”

全场哗然!

然后是倒抽凉气的声音!

然后是一片死寂!

至尊主宰卡!

可以恣意抹杀一名参赛者!

这简直就是一张无敌的卡片!手操刀俎。他人为鱼肉。任由宰割……

刹那之间,上官灵儿涌起一种操控人命运的快感,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非常微妙。令人深陷其中。她手持金色卡片,缓缓转身,先是眯了眯眼睛,然后睁开眼,用意得志满的目光,横扫所有参赛者!

每一名参赛者,在接触到上官灵儿的目光,脸色都发青了,全身惊悸颤抖。生怕上官灵儿抹杀自己。

最后。上官灵儿的目光,落到了萧寒身上!

“上官师妹!抹杀他!”

“太好了!上官师妹,你居然踩到一张金色至尊主宰卡!这是游戏进行到现在,产生的第一张至尊主宰卡!生杀予夺!上官师妹,抹杀掉萧寒!为我们的人报仇!”

……

“噗~~~~”上官灵儿掩嘴一笑。她喉咙中发出咯咯咯的声音,就看着萧寒。“萧寒对吧?你现在有没有一种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的感觉?咯咯咯…”她笑得花枝乱颤,“你在第二关,百无禁忌,居然连我们妖侠域出来的人都敢杀…你是在找死,你知道么?刚才你踩到劫数卡,遭遇灭绝星光大劫,本应该殒命,可你活了下来,你的命很硬啊……不过没用!”上官灵儿面目变得有些狰狞。“你看看,我手中是至尊主宰卡,我想抹杀谁就抹杀谁!现在,我要你死!你是不是很不甘心?连灭绝星光大劫都杀不死你,却偏偏死在一张小小的金色卡片之下…这就是命运!这就是你的命!你气数已尽!”

“呼~~~~~~”其他选手都松了一口气。他们幸灾乐祸的看着萧寒,心中都想…‘这下子,萧寒死定了吧?’

“贱人!”萧寒整个人雷嗔电怒,他现在苦于被命运之力束缚在虹桥之上,无法移动分毫,否则,一定蹦过去,将上官灵儿撕成粉碎!

“不要抹杀我老大!”朱胖子嚎哭道。“不要抹杀我老大,求你了!”

“请不要抹杀萧寒!”莫清瞳,邵云蓉,霍妩,异口同声的苦苦哀求起来。

上官灵儿根本无视朱胖子等人的哀求,她弹了弹手中的金色至尊主宰卡,戾声道。“我以此卡,彻底抹杀1511号虹桥上的参赛者,萧寒!抹杀!让他魂飞魄散,万劫不复!永不超生!”

“轰~~~~~~”

那金卡,直接化为一道绝杀金光,千军易辟,斩人杀鬼,直接锁定萧寒,轰杀而出!金光如孽龙,奔腾咆哮,磨灭一切昨日!

“啊!!!不!!”萧寒的同伴们,都惊叫起来!

电光火石之间!

一张红色卡片,从晨逝风手中弹了出来,化为一条红龙,直接撞向金光!

两两泯灭!

“这?”萧寒死里逃生,目光看向晨逝风,脑中灵机一动。“啊!我知道了!是那张红色卡片,我在第二关找到红色卡片,可以在第三关中,获得一次帮助!太好了!”此时,萧寒劫后余生,满头满脸都是冷汗,他目光阴鸷,看向上官灵儿,脸上显现出来一丝狞笑。“贱人,你必死无疑!记住,一旦落到老子手里,直接崩碎你!妈的!”

“这是怎么回事?公然破坏游戏规则么?”妖侠域一边的人,纷纷不满的咆哮起来。

晨逝风与冷如玉,交换了一下眼色。

“这是命运。”冷如玉淡笑了一下。“这少年在第二关考核之中,找到了唯一一张红色卡片,被许诺,在第三关中,获得一次帮助。你们可以将这理解为,少年一生之中,遭逢险情。会有贵人出手相助。万事有因有果,如若少年在第二关中没有找到红色卡片,此时,已然命丧黄泉,直接被抹杀掉。好了,这亦是游戏的一部分,你们无需争执。还有。少年。这张代表了幸运的红色卡片,你已经使用掉了,下一次,若再有人抽中至尊主宰卡。想要抹杀你,那你在劫难逃。这也是命。”

“呼~~~~我明白了。”萧寒长长地舒了口气。他用怨毒至深的目光,看着上官灵儿。

上官灵儿眼眸中,全部都是失望,也瞪了萧寒一眼,将头转开。

……

游戏继续。

一个个参赛者撞击命运之骰,决定自己的气运。期间也出现了一些直接淘汰出局的驱逐卡,也有噩运卡,奖励卡。惩罚卡……有一些参赛者。已经慢慢接近于彼岸了。

再度轮到朱胖子撞击命运之骰。

朱胖子忐忑不安的撞出一个6点,在前进了6步之后,脚下白光蒸腾,居然被他踩到一张奖励卡,足足奖励他前进20步!

走完20步之后。又是一张奖励卡,不过这次,只奖励5步。走完之后,朱胖子此时一共走出36步。距离彼岸,还差64步。

“胖子,很不错啊!”萧寒忍不住替朱胖子欢呼了一声。

朱胖子嘿嘿嘿的傻笑。

接下来是萧寒出场。

“呼~~~”吐了一口浊气,萧寒心想,这次,老子不会这么倒霉了吧?

精神波动撞击骰子,居然……

又撞出一个1点!和上一轮如出一辙!

这简直就令人哭笑不得!

足有100步才能够抵达彼岸,如萧寒这般,老是一步一步的前进,实在太苦楚与憋屈了,像是蜗牛,和其他参赛者的竞争,显得有些大败亏输。

“妈的!”萧寒暗骂了一声晦气,但无可奈何,他只能老老实实的踏前一步。

脚步刚刚落地!

“轰!!!!”

一道金光冲天而起!

金色卡片蒸腾!

天花乱坠!

地涌金莲!

鼓瑟和鸣!

“恭喜您参赛者,您获得一张至尊主宰卡,此卡至高无上,如君临天下,使得您获得一次生杀予夺的权利,可以随心所欲,抹杀任何一位尚在虹桥之上,未能够抵达彼岸的参赛者。请问,您想抹杀哪一位参赛者?”

“呃?”萧寒手握金色至尊主宰卡,先是愣怔了一下,旋即嘶声狂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哇哈哈哈哈哈!真是痛快!痛快啊!刚才被人用这至尊主宰卡威胁,口口声声要抹杀,虽然最后侥幸逃得一死,但心里面总是非常不舒服的,极憋屈,一腔怒气,无法宣泄,现在,居然也让老子得到一张至尊主宰卡!立刻满足了老子睚眦必报的心情!”

这时,妖侠域那边的年轻一代,脸色瞬间就绿了!

“贱人,嘿嘿嘿,你刚才说什么来着?对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现在是不是也有这种感觉?你还敢抹杀老子?现在,老子就要以牙还牙!”萧寒狞笑着看向上官灵儿。

“啊!!!!不!不要抹杀我!你不能抹杀我!”上官灵儿整个人彻底崩溃了,她可没有红色幸运卡在手上,可以挡死。

现在萧寒手持金卡,要她死她就死!

“放肆!萧寒,你不能够抹杀上官师妹!你敢这样做,不啻于同我们妖侠域年轻一代宣战!”

“萧寒,你不要自误!你现在抹杀上官师妹,似乎心中是痛快了,但你有没有想过如何善后?”

……

“放屁!都给老子闭嘴!老子可没那么多弯弯绕绕,老子有仇必报!”萧寒双目圆瞪。“刚才这贱人要抹杀老子的时候,你们怎么不跳出来说话?现在轮到她要死了,你们就坐不住了?告诉你们,今日,她必死无疑!”

“大师兄!救救灵儿!大师兄!”上官灵儿嚎啕大哭起来。

盘膝坐在彼岸的大师兄,气质清淡如水,双目紧闭,他开口了,语气极出尘,有一种教化世人的温润,春风化雨,像是圣人。“够了。萧寒对吧?不要再杀戮了。在第二关,或许是我们的人太强势了,逼迫你反杀……好了,今日我加隆在此保证,只要你放过我上官师妹,今后,我们妖侠域年轻一代,不再找你任何麻烦。那些死在你手上的师弟师妹,我们不会再追究了。今日,由我加隆出面,将这桩仇怨化解,你看如何?”

他所说的话,合情合理,不过,语气中,也有一些施舍与怜悯的味道。

“哦?”萧寒一愣。

大师兄逸气飘飘,整个人珠光宝气,十分不凡。“萧寒,我加隆一言九鼎,我今日说了放过你,便一定放过你。我会管束师弟师妹,让他们不去纠缠你。如何?我看你也是一尊人才,以后说不定,我们还有合作的机会,斩杀妖族。今日,给我加隆一个面子。凡事留一线,日后好想见。”

……

“嗯,那女子不会死了。萧寒不可能抹杀那女子了。现在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萧寒肯定见好就收。”

“是啊。正常人都不可能再将这桩仇恨继续下去了。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台阶,就坡下驴吧。”

“我想,萧寒肯定也不是故意去得罪与杀戮妖侠域那些人,肯定是被逼无奈,他其实心里也极为恐惧,害怕遭受妖侠域年轻一代的报复。毕竟妖侠域势大,无人可与之争锋,这个大师兄,更是一尊无敌人物,气运遮天,一生中不会有什么劫数。萧寒万万斗不过他。现在,大师兄亲自开口,萧寒会给他一个面子的。”

“事实上,这是大师兄给萧寒一次机会。你们明白吧?萧寒只要敢杀那女子,自己也难逃一死,倒不如就此罢手算了。”

……

“哈哈哈哈哈哈!”萧寒忽然狂笑起来。“虚伪!而且,丝毫没有看清楚形势!你说的话听起来,就好像是你在施舍什么东西给我萧寒一样。在这妖侠选拔赛中,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我不杀你,你就杀我,你现在说这话,就好像对我的恩赐…还口口声声放我一马?我萧寒需要你们放我一马?还有,要我给你面子?我给你妈!我给你面子,谁给我面子?刚才要不是那张红色幸运卡,老子早就尸骨成灰了!杀!”

“抹杀1230号虹桥上的参赛者!”

萧寒话音刚落,手中金卡化为一道金光,灭绝一切,轻轻一扫…

“噗!!!!”

上官灵儿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一声,整个人灰飞烟灭,渣都不剩!

“嗯……”大师兄眼角肌肉疯狂跳动,似乎是想睁开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