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强取豪夺!(31)

第195章??强取豪夺!(31|172)

一根指头碾死!

萧寒云淡风轻的看着与自己狭路相逢的大荒男子阿金。双瞳中战意高燃。

全场参赛者,包括主考官冷如玉与晨逝风,都静静的注视着萧寒与阿金之间的对决。狭路相逢勇者胜!失败者,将被吞噬掉气运,直接淘汰出局!惨淡收场!

然而,萧寒那猖獗与近乎盲目自大的口气,令得许许多多的参赛者都深恶痛绝。

就连冷如玉都微微蹙眉;晨逝风愕然。

妖侠域一方的年轻一代,更是纷纷低声詈骂。

或许,萧寒的战力的确很强盛,并拥有克敌制胜的底牌。但说要一根指头碾死阿金,这太张狂与托大了。

阿金并不是弱者。他本就是从大荒无尽的凌云之才中,脱颖而出的明媚妖娆,并且经历了妖侠选拔赛前两关的生死磨砺,才走到了第三关,而且在命运游戏中也连闯三轮,绽现出来了不俗的气运。不是什么衰人。可以说,能够走到这一步的参赛者,没有谁是软柿子,可以任意搓揉。

萧寒或许能够战胜阿金,但亦不可能胜得太轻松,甚至有可能是底牌尽出的惨胜。

绝无可能如他所说般,一根指头摁死阿金。

“这少年难道要将妖族秘法当众暴露?”晨逝风暗暗摇头。“如果仅仅为了震慑与扬威,便将自己最大的秘密暴露给其他参赛者,那绝对实属不智。我看这少年萧寒,并不像是如此莽撞之人…且看看他如何应对吧。”

……

莫清瞳亦秀眉微蹙。“这大荒男子的肉壳。真真正正强如荒古蛮兽。呼吸之间。厉啸惊天,若龙吟虎吼,战斗力绝对强于南域十大种子选手中的任何一个。清瞳若与之对敌,将天魔大世界催动到极致,激发所有潜力,或可能都只是一个两败俱伤之局。萧寒底牌很多,深藏不露,要击败这大荒男子。应是没有悬念,但要说一根指头碾死,这彻彻底底就是在说笑了…”

朱胖子也是在一旁咕哝。“老大当众夸下如此海口,真是在给自己下套,他若不能够秒胜那蛮子,岂非自己在打自己的脸…”

……

“本人倒要看看,萧寒此人,如何完胜这大荒强人,”东域第一天才长孙无痕,双手环抱。嘴角勾勒出来一抹充斥着嘲弄的笑意。“即便是本人出手,五招之内。都不敢说稳赢。”

“阿金在我们大荒年轻一代中,是著名的勇士,幼年时就能与血脉不纯的狻猊搏杀,徒手撕大鸾,每日以宝血淬炼肉身,骨中都衍生出来神异骨文,每一寸血肉中都蕴有神曦与灿霞,双手能有百万鼎的神力。”苍龙太子讪笑道。“这萧寒,说大话了。”

……

虹光闪烁的擂台上。

阿金已经被萧寒那轻慢的态度与狷狂的语气彻彻底底激怒。

“四域之人总是喜欢吹嘘,说一些不切实际的话,你有宝器吧,大约以为凭借外力,能够战胜阿金…真是笑话!再强的宝器,亦需要足够强的人来驾驭,才能发挥出真正的威力。现在阿金要你催动宝器的机会都没有!要你死你就死!拍碎你的骨头!死来!”

阿金一阵咆哮,右手直接抓了出去!

这一抓,整个擂台似乎都黑了下来,他的右手遮天蔽日,似乎是抓裂了一片空间,长空动荡,空气中响彻起来狻猊,麒麟,凶鸾,天龙…等等荒古神兽的嘶吼声。洪水滔天,火山爆发,陨石暴击,统统不足以形容这一抓的力量!震世的威压,一下子就把萧寒前后左右的退路封死了!撕碎天穹,凶煞冲天,大气磅礴!气流涌动,产生出现一些鳞甲,龙须,兽尾,鸾翅的可怕虚影,让人心悸!

就这一抓,使得在场大多数参赛者都惊呼起来。

萧寒巍然不动!

下一刻!

以萧寒的躯体为中心,刹那间,一大片金光冲出!这金光极为不凡,蕴含了各种颜色的云雾状气体,以及冷尘埃物质,陨星碎片,甚至还有一道道灭绝星光蕴含其中!

与此同时,萧寒的肉壳也一下子熠熠生辉,犹若恒星照射,光芒万丈,一道道银河光圈都散发了出去。

萧寒的气质也瞬间由平淡趋于绚烂,静如明月,超凡入圣,肌肤下面涌动出来灭绝星光,人如拈花神祇!

……

“什么?灭绝星光?他…他身体四面八方,竟然有灭绝星光滚滚蒸腾!”晨逝风惊得脱口而出道。“我明白了!灭绝星光大劫,不但没有磨灭他,反而被他炼化了!炼化灭绝星光…这简直不可思议,令人发指啊!”

冷如玉眼睛也直了!

……

“噗!!!!”

阿金那粉碎山脉,蒸发海洋的一拳,轰入不灭金身形成的金光与星海星云灭绝星光中,立刻扭曲,溶解,消弭,并且反弹了两成力量回去!

“不灭金身护体,你连防都破不了…真是弱爆了!”炼化灭绝星光之后的不灭金身,防御力暴增,如一片银河,使得任何攻击都泥牛入海!

“我说过一指,就是一指!”萧寒一指点出!

星辰解体的可怕声音骤然响起!

银河星爆!

无尽的星沙与星云缭绕萧寒这一指,使得这一指无比的绚烂,浪漫,闪亮!照耀九州万古!

然而,没有人能够形容这一指的力量!

山崩海啸,山崩地裂,戳爆星球,支离破碎!

“噗!”

萧寒一指戳在阿金的右掌上!

“噗嗤!”一声脆响,顷刻之间,阿金的整条右手都寸寸裂开。成为瓷器。然后一下子炸开成齑粉!

萧寒再向前踏出一步。又是一指摁出,正中阿金左手!

“噗嗤!”

阿金的左手,亦瞬间炸裂成粉!

“啊!!!!!!!!!”

阿金发出来撕心裂肺的惨嚎声,整个人连连后退,口中鲜血狂飙。

最后,他昏厥在擂台上,身体不停的抽搐**,奄奄欲毙。

萧寒立刻将全身力量与不灭金身封印了。面容止水不波,“我并不是狂妄。我一直都在说实话。”

……

“这…这……”苍龙太子眼神直接呆滞了,木讷的看着萧寒,只觉得头皮发麻。身为大荒异种血脉的他,此刻更能够深切的感受到萧寒的力量与防御,简直和人形真犼,上古蛮龙,没什么两样了!而且很明显,刚才萧寒与阿金一战,根本就没有动用多少实力。彻彻底底就是秒杀!

东域第一天才长孙无痕。脸上那嘲弄的笑容,一下子僵死了。犹如戴了一张拙劣的面具。

妖侠域一方的天才们,集体石化,背脊骨上,冰凉凉的。

那大师兄加隆,盘膝而坐,双目紧闭,此时,眼角肌肉又疯狂的跳动起来,他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危机感与一种无法描述的凶恶不详预感。

……

整个考场,鸦雀无声!

……

妖侠塔。

29层。

“宗主!这!萧寒师弟居然炼化了许多灭绝星光,使得防御暴增,力量也几乎翻倍!关键是这防御太变态了!堪比神兽的幼崽啊!”萧明初骇然惊叫道。

“果然在大劫中得到奇遇,这才是最完美的命运!”天魔老人失声道。

“宗主,您老人家说说,现在萧寒师弟的战力,是在什么级数?简直太可怕了!”东方禽面部表情都发僵了。

“我的剑气,都很难破掉萧寒师弟的银河星光防御了。”方凌很认真的说道。

乌云雨思考了十几个呼吸,才缓缓的说道,“真气六段之下无敌。”

顿了一顿,乌云雨很认真的道。“我们都知道,在没有达到真气六段,也就是扩穴境之前,肉壳修行到一定程度,是可以与真气抗衡的。现在,萧寒防御之盛,力量之强,即便是真气五段的超级高手,都很难击败他,而且极可能被反杀。但萧寒是个极特殊的现象,天下之大,即便是在大荒,都很难有人在二十岁之前,将纯肉壳力量与防御,修炼到萧寒这种逆天的程度。当然了,达到真气六段,真穴膨胀与扩大,那情况又有所不同。”

“总而言之,只要不扩穴,要击败萧寒师弟,千难万难!”萧明初激动道。

……

第三关考场。

“狭路相逢勇者胜。1151号虹桥参赛者,击败598号虹桥参赛者,剥夺气运。请1151号虹桥参赛者,前进32步!”

晦涩与厚重的声音响起。

萧寒所处的擂台,化为一道虹桥,缓缓降落。

阿金的虹桥,已经被吞噬掉了,融入萧寒脚下的虹桥。那重伤的阿金,也被瞬间传送离开考场。

“呼~~”萧寒吐了一口浊气,连连迈步,足足向前走出32步,现在他合计前进了37步,也逐渐接近于彼岸。

就在萧寒最后一步落地之时,虹桥再度涌动!

橙色光芒如狼烟般滚滚冲出!

又是一张橙色狭路相逢卡!

“尊敬的参赛者,您获得一张‘狭路相逢卡’。您需要与冥冥中安排的对手厮杀,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您若胜,您将直接剥夺失败者的气运;反之,您若败,气运同样被对方吞噬。狭路相逢,勇者为王!您的对手是……第722号虹桥上的参赛者!”

……

“哗~~~~~~~~~”全场响起倒抽凉气声!

萧寒连续获踩到第二张狭路相逢卡!

“狭路相逢!第1511号虹桥参赛者,对决第722号虹桥参赛者!失败者的气运被对方剥夺!”厚重嗓音再度响起。

那722号虹桥上的参赛者,已经前进了51步,气运非同小可!但是此刻狭路相逢,居然遭遇到了萧寒!

722号虹桥参赛者,同样来自大荒,他用惊骇与不甘的眼神看向萧寒。

“呵…有意思…”萧寒弹了弹右手食指。

“不用上擂台了,我放弃这次狭路相逢的决斗,我接受淘汰的命运。”722号虹桥参赛者,极为不甘的出声道。

他已经在命运虹桥上走过半程,本有机会抵达彼岸,但是他的气运急转直下,遭遇到了如日中天的萧寒,他不得不认输。

他甚至连对决的勇气都没有!

“狭路相逢勇者胜。722号虹桥参赛者自动弃权,剥夺气运。请1151号虹桥参赛者,前进51步!”

722号虹桥参赛者,瞬间就被驱逐出考场,他脚下的虹桥骤然一闪,融入到萧寒的虹桥之中。

直接吞噬气运!

萧寒迈步,向前走出51步!

这样一来,萧寒在没有踩到奖励卡的情况下,居然前进至88步,距离彼岸,仅仅12步!前进的势头,简直摧枯拉朽,无法遏制!

……

“天啊!这萧寒简直就是强盗啊!强取豪夺,攫取别人的气运!太凶残了!”

“盗贼啊!令人发指!”

“千万不要与他狭路相逢,否则除了认输,还能怎么样?”

……

参赛者们,无不暗暗惊叹,倒抽凉气!

……

Ps:今天晚上陪老婆出去逛了一下街,回来晚了,还是坚持码了一章,大家久等了。

另外,隆重推荐一本书,是大神的新书,书名是【财神到】,非常有意思的书,很好看。请大家过去看看。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