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狼狈为奸(36)

第200章 狼狈为奸(36|172)

萧寒从酒楼侍者那里,探听到一些似乎与今次猎杀游戏有关的情报,简单果腹并留下联络暗号之后,直接离开酒楼。

不动声色与不疾不徐的行走在车水马龙的十里长街,与接踵摩肩的陌生人擦肩而过,萧寒心思活络开来…‘有探险者前往那无人区域,数百人进去,只剩下三人逃生出来,这件事足发生在一个月以前,守护这日光城的宗门与帝国,也没有派遣真气境武者去查探,彻彻底底无动于衷。难道,是故意为之?那片无人区域,真的同今次妖侠选拔赛第四关的考核息息相关?是擎霖妖皇与手下妖族的巢穴?不管怎么说,我便直接进入那无人区域…找到机会,想办法干掉擎霖妖皇再说…今次我不但要赚足积分,而且对擎霖妖皇晶,也势在必得。灭世妖刀,能够使得我战力暴涨呢…那绝对是非同小可的攻击性妖法,在妖力充沛的情况下,可以依仗这一招,同大日天子与龙骨圣刀这一级数的优秀妖侠分庭抗礼,不落下风!’

根据侍者的口述,此处距离日光城中心地带那片荒芜区域,能有数万里之遥,骑乘青骢马,大约是半个月的路程。若真气化形为灵龟或寒冰螭龙,顶多一天一夜便可抵达。

“罢了,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我不方便真气化形飞遯,滋扰平民,而且被其他选手窥破行藏。等到入夜再秘密行动吧…”萧寒心念已定,便准备找个客栈休憩一会儿。

转过长街,萧寒步入一条深巷。

赫然!

萧寒心脏中蛰伏的妖蛋。微微转动起来,透发出来讯号!

妖蛋感应到了妖族!

“嗯?”萧寒脚步一顿。

只见,这深巷呈漏斗状,入口能有一丈多宽,越往里越狭窄,巷子尽头栽种了一丛修竹,有鸟雀在叽叽喳喳聒噪。

深巷入口处,两侧设有十几个摊位。贩卖一些手工制品与馄饨面点小吃。

“咻~~~”

萧寒眉心拉开一道米粒般大小的缝隙,妖眼闪烁出来隐晦与犀利的妖光,使得,萧寒一下子就看到,在一个摆开数张木桌的馄饨摊位上,那老板是个中年络腮胡男子,正在慢吞吞的给几位客人煮馄饨。

萧寒的妖眼。直接将这络腮胡男子看穿!使得萧寒清清楚楚的看到,这络腮胡男子体内,妖气弥漫潮卷,一条条狰狞如孽龙般的妖脉,翻滚蠕动!

“2487条妖脉…是一头妖将。而且是一头妖力极为强大的妖将!”萧寒立刻得到结论。

觉醒1万条妖脉以下,为妖将。

“嗯…果然有妖族伪装成人族,潜伏在日光城闹市中。好,很好,”萧寒嘴角勾勒出来一抹淡笑,缓缓朝那馄饨摊位走去。

“咳咳…”那络腮胡干咳了两下,手上动作一顿,亦抬眼凝视萧寒,邪异的妖光,从他眼瞳中一闪而过,他冲萧寒诡异的笑道。“客官,吃馄饨?”

“呵…”萧寒摇头失笑。直接走到馄饨摊位一张木桌旁坐下,“老板,我找你有点私事,可否借一步说话…”

“嘿嘿嘿…事无不可对人言,客官有什么事,就在此处说吧。我陈大头在日光城居住了四十几年,没有干过作奸犯科的事,一向光明磊落。在街坊邻居中,口碑极好…嘿嘿嘿…”他一边说,一边将一碗馄饨放在桌上,右手搭在一名中年胖子肩膀上。“罗大哥。你的馄饨。你慢慢吃,嘿嘿,慢慢吃。”他搭在中年胖子肩膀上的右手,闪过一抹妖光。毫无疑问的是,这头妖将只要稍微一催动妖力,这中年胖子将在呼吸间被撕成碎片。

“嗯?想让我投鼠忌器…”萧寒微微摇头。“误杀平民,是要扣除积分的,再说,我与此处的众生百姓,无冤无仇,没必要波及他们。”

看了妖将一眼,萧寒心中忽然涌起一种错觉……他就感觉到,此时此刻,自己已经是一名妖侠,混迹于世俗之中,斩妖除魔。尚义任侠,红尘客栈,快意江湖,豪气冲天,逍遥自在!

“嘿…做妖侠的滋味,真是爽啊!且看看我萧寒,如何击杀你这头妖将!”萧寒胸臆之间战意蒸腾,豪情翻滚,心念稍微一动,下一刻,萧寒从储物戒中,取出大量珍珠玛瑙金银,堆在木桌之上,珠光宝气,熠熠生辉。

“呃…”几个吃馄饨的食客,眼珠子一下子瞪了起来,脖子僵直,看向萧寒放在桌子上的金银财宝,喉咙咕咕咕的滚动。

其他摊位上的摊主与客人,也都是将目光投掷过来,黏在珍珠宝石之上,再也移不开分毫!

“好了,这些珠宝与财富,就分润给大家吧!”萧寒洒然一笑,双手捧起光泽莹润的珍珠与晶莹剔透的宝石,奋力往巷外一扔!

“啊!!!!我的!我的!是我的!”

巷子里数十人,几乎是第一时间就冲了出去,一阵围抢,状若癫狂,歇斯底里!

“嗯?”那头妖将一窒,旋即龇牙咧嘴,双瞳中妖光如炬,似乎恨不得一口吞噬萧寒。

“我们走吧~~”萧寒霍然站起,一只手直接摁住妖将的肩膀,生拉活拽,将妖将往深巷尽头处拉去。

“该死!人族!你…你是妖侠?”妖将喉咙间迸发出来惨烈的低吼声,它整个人身躯一躬,然后寸寸暴涨,一下子变得口如血海,眼如日月,头颅如山,体内2487条妖脉一起涌动,使得它全身每一根汗毛上,都散发出来滔天的妖气,脚下一条妖河涌动起来,四面八方空气都似乎颠簸动荡,凶煞弥天的气息,笼罩萧寒!

“嘿~~~”萧寒怡然无惧,右手一摁!

一股撕裂天地的力量。滚滚滂沱而出,无尽星沙与星云爆卷而出!

“噗!噗!噗!噗!”

妖将还没来得及完成变身,整个躯体寸寸龟裂,犹如瓷器瓦片般爆炸开来,竟然是被萧寒一下子生生摁爆!

“咻~~~咻~~~~咻~~~”

还未等妖尸炸开,萧寒左臂妖帝手掌纹身悸动不已,喷薄出来狂暴的吸力,将妖尸精华。彻底鲸吞!

“嗡~~嗡~~嗡~~~~”

吸干了这头妖将尸体,使得萧寒的左臂妖帝手掌,一下子觉醒了足足100条妖脉!

与此同时,萧寒怀中的玉牌,也触发了轻微的颤抖。

萧寒伸手入怀,将玉牌掏出,只见。玉牌上灵光游弋滚动,迷蒙光线闪烁不定,最终,在晶莹透明的玉牌内部,那标注有‘4’这个数字的编号下面,又出现几个小字…‘积分:10’。

“嗯?才刚刚击杀一头妖将,这玉牌上。就立即显示出来积分,还真是神异…嘿嘿,不错,小爷我已经挣到10个积分了,距离过关,仅仅还有10490分,哈哈哈……”

萧寒笑了笑,旋即转身离开小巷。

在巷口,一大群世俗之人,还在弯腰争抢萧寒扔出去的金银财宝。他们浑然没有察觉到,萧寒已经将那头妖将击毙了。

萧寒快步离开小巷,无声无息,消失在茫茫人海之中。

“好了好了,老身抢不过你们…不抢了,不抢了…”一名弯腰驼背的老妪,站了起来,一步一挨的挤了出去。她刚刚一挤出巷子。那皱纹密布的面部干涸肌肤,竟然一下子散发出来温润的光泽,所有的皱纹都散开,老人斑褪去。她佝偻的背脊,都一下子挺直了,整个人散发出来无瑕无垢的气息,双眸中符文滚动,气息强盛无边,她看向萧寒消失的方向,微微点头,“这小伙子不错,4号参赛者,名叫‘萧寒’,居然将一身修为压制得古井不波,突然出手,瞬间击毙一头妖将,无声无息,雷霆手段…身上还有一些妖族的秘辛…老身负责监控这4号参赛者萧寒的比赛过程…这少年,厉害啊,真是厉害!今次妖侠选拔赛的水平太高了,从这4号参赛者,少年萧寒身上,可见一斑。”

喃喃自语了小片刻,老妪也消失在人潮中,她看起来走得极为缓慢,但几个呼吸,就如人间蒸发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如果被有心人看到,一定会惊骇不已。

…… …… ……

日光城一处酒楼。

二楼临窗的位置,坐着一名白衣胜雪的少年,他全身上下,十分干净,纤尘不染,身上有淡淡的宝光在闪烁,他眉毛似剑,整个人的气质一看就十分锋利,脸上皮肤晶莹如玉,但给人一种厚重的感觉,不过他的双眼狭长,如狼如狈,一看就知道是一个不能够容人的极端性格人物。

他在饮酒,眼中酝酿着一些思考的表情。

就在这时…

“云师兄…”一名非常年轻的少年走上前来,他全身黑衣黑裤,眼睛黑得发亮,全身上下,散发出来一种荒芜的可怕气息。

在这黑衣少年身后,跟随一名面如冠玉,气质君临天下的男子。

“马师弟,此人好像是南域的灵山太子?”那白衣胜雪的少年,依旧坐着,纹丝不动。

“是的,云师兄,小弟刚刚在附近逛了一圈,并没有发现我们妖侠域的人马,亦没有发现大师兄的行踪,不过却与南域灵山太子邂逅。”那黑衣少年说道。

“这位妖侠域的朋友,你好。”灵山太子微微点头,眼睛里,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讨好表情。

“嗯?”那云师兄极为傲慢的横了灵山太子一眼,冷漠道。“南域的参赛者?那狗贼萧寒,也来自南域,同我们是死敌。可以说,我们现在,对南域的任何一名参赛者,都绝无好感,你来做什么?”

“呵…”灵山太子一笑道。“朋友,我的猎杀目标,是一名大荒参赛者,因而,我们没有利益上的冲突与矛盾。我们不可能为敌,因为误杀非指定目标,是要扣除积分的。”

灵山太子也坐了下来。“本人也知道,萧寒此子,同妖侠域诸位的仇怨,而且,你们妖侠域年轻一代的领袖加隆,猎杀目标正是萧寒。”

“灵山太子,你究竟想说什么?”那云师兄倨傲道。

“哈哈哈…也没什么。萧寒此子,十分狂傲,虽然本人与他同来自南域,不过,半点交情也没有。非但没有交情,而且,本人对萧寒,十分反感…本人的意思是,我们双方合作,一起对付萧寒。当然,本人的要求是,你们妖侠域的人马,帮助本人猎杀那名大荒参赛者。”

“灵山太子,不要卖关子,将你的计划说出来。”黑衣少年催促道。

“好。”灵山太子点了点头。“本人的意思是,本人亦全力搜寻萧寒。虽然说,萧寒与本人没有交情,但大家好歹同来自南域,只要找到萧寒,再不济,萧寒不会对本人有多大的戒心,到时候,本人将萧寒稳住,你们设下陷阱,到时候,咱们联手,做了萧寒!还有,若能找到萧寒那几名同伴,也可以引蛇出洞!”

“呵…灵山太子,你是南域之人,我们凭什么相信你?”云师兄冷冽一笑。

“你们没有理由不相信我灵山太子。其一,谁都知道,妖侠域势大,加隆的修为绝世无双,气运遮天,萧寒万万不是加隆的对手,萧寒与妖侠域的诸位才俊作对,无异于以卵击石。有道是,识时务者为俊杰,这世界,多一个朋友不多,少一个仇家不少,以后大家都成为妖侠,有的地方,我亦要仰仗诸位,仰仗加隆大哥;其二,本人亦十分看不惯萧寒的嚣张跋扈……这两个理由,足够了吧?”灵山太子微笑道。

“嗯…”云师兄用手指敲打了几下桌面,微微点头,“好,灵山太子,我会留下传讯的方式给你,你负责全力搜索萧寒,以及他的同伴。你放心,你的猎杀对象,我们会帮你找到,并且废掉,亲手交给你宰杀,获得积分。”

“好,大家合作愉快。”灵山太子满意的笑了出来。“另外,本人还有一位挚友,南域海神宗的田园,也请两位仁兄帮忙找一找,找到田园,我与田园二人联手一起搜查萧寒以及同伙的下落,也多一线把握。”

“好,就这样吧。”云师兄点头。他从怀中取出十几张符箓,交给灵山太子。“此符用真气燃烧,是我们妖侠域年轻一代独有的联络方式,百里之内都有效。”

灵山太子满意的收了符篆,起身告辞离去。

……

“哼!这种蚜虫,也就拿来利用利用,还妄想攀上我们妖侠域年轻一代的高枝,真是白痴!”云师兄一脸鄙夷与不屑。顿了一顿。“马师弟,等会出去燃烧传讯符篆,召集人马,也四处看看,有没有暗号标记留下。”

“是,云师兄。”黑衣少年点头,旋即一笑。“云师兄,我们如果替大师兄将萧寒此獠找出来,也是大功一件!”

“那是自然。今次,萧寒必然死在大师兄手中,成为大师兄崛起的一块垫脚石!而我们妖侠域的所有参赛者,都将毫无悬念的成为新一代妖侠!不辜负师父们的栽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