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遭遇!(41)

第205章 遭遇!(41|172)

现在,萧寒左臂妖帝手掌上,足足觉醒4万条妖脉!这些妖脉,如蟠龙一般缠绕,衬托三块灿若繁星的妖皇晶,妖气如潮,一枚枚上古妖文在滚动与蒸腾,浮浮沉沉,异象缤纷。

如晨逝风所说,按照妖族的阶位划分,一旦觉醒4万条妖脉,并且拥有至少一块妖皇晶,那便是名副其实的妖皇了。

也就是说,现在萧寒纯以妖力与妖法来说,已经等同于一头妖皇,当然,是低级妖皇。

觉醒4~8万条妖脉,乃是中级妖皇;

觉醒8~10万条妖脉,乃是高级妖皇;

觉醒妖脉数量,突破10万,就开始变异。

……

“这灭世妖刀,果然是一门攻击力极强与极妖异的妖法…妖刀一出,天下大乱!”萧寒微微点头。下一刻,他左手一翻……

诡异的妖音响起,冥冥之中,仿佛有无数妖族在低声浅唱,如同黄昏挽歌,催人泪下,天地之间,都充斥着凋零与死亡的哀艳。

一口血月弯刀,出现在萧寒手中,刀身上,有一只充满了哀伤与绝望的眼珠。这是让敌人哀伤,让敌人绝望…

灭世妖刀。

“这灭世妖刀的威力,根据妖力的灌注与输送来决定,如果瞬间抽干我左臂妖帝手掌上,足足4万条妖脉中蕴含的妖力,斩杀出去一刀,刀速能够达到声音的100倍以上。鬼神易辟。吸收吞噬一切物质,山河成灰。众生成粉。”

萧寒喃喃自语。“可以想象的是,擎霖妖皇在全盛时期,就凭借这一口妖刀,不知道击杀了多少人族妖侠,就连大日天子,都不能够毫发无损的抵挡擎霖妖皇的灭世妖刀。现在这一刀,居然被我得到了…”

萧寒微微闭起眼睛,心中。产生了一种很微妙的感觉,那是一种拥有了力量之后的感觉,极曼妙与畅快。

“好了,我现在也出去活动活动,如果能够遇到加隆,那是最好!”萧寒心念一动,手中灭世妖刀散发出去一丝丝妖异的光芒。

下一刻…

“喀喀喀喀喀喀~~~~~”

萧寒藏身的一座荒山。山体瞬间出现密密麻麻的龟裂痕迹。

“噗~~~~~”

山体崩碎。

一道波云诡谲的妖光横空出世,淡淡的黄昏挽歌,靡靡之音,唱响起来,纵横天下,所有的乱石与碎屑。并不四处崩飞,而是一下子就被这道妖光吞噬了。渣都不剩。

妖光褪去,萧寒云淡风轻,向这片荒岭外的繁华街区走去。

……

日光城。酒楼。

灵山太子与田园,分左右坐在邵云蓉两侧。

邵云蓉的脸色。依旧有些冷淡。

“邵姑娘,如果我没有记错。你的猎杀目标,应当是东域的唐飞鹏吧?”灵山太子微微一笑。“唐飞鹏此人,非同小可。曾参加过上一届妖侠选拔赛,没有死亡,从尸山骨海中走了过来…这样的角色,邵姑娘,恐怕以你真气三段的修为,难以击杀吧?很可能还要被他反杀!”

邵云蓉微微一愣,不过她并没有反驳。事实的确是这样的。即便是偷袭,邵云蓉都不认为她能够击杀掉唐飞鹏。

“邵姑娘,由此看来,你要想杀掉唐飞鹏,获得过关成为妖侠的积分,就必须要假手于人了。”灵山太子眼珠子稍微一动,低声道。“萧寒必然能够杀掉唐飞鹏。邵姑娘,你与萧寒之间的关系,十分亲密,只要你一开口,他绝对会帮你宰杀唐飞鹏。”

听到灵山太子如此一说,邵云蓉俏脸微微一红,眼波如水,遮掩道。“云蓉与萧寒之间,也只是普通交情而已。”

“哈哈哈哈…”田园爽朗发笑,“邵姑娘不必隐瞒。你与萧寒之间,必然是**,一对眷侣。哈哈哈,真是羡煞旁人啊。那么,邵姑娘,当务之急,是要找到萧寒。我们几人都同来自南域,理应同气连枝,走吧,我们一起去寻找萧寒,以及莫清瞳等人,联手起来,逐一猎杀我们的指定目标,使得我们都能够顺利成为妖侠,为南域争光!”

“邵姑娘,你们几个,与萧寒之间,应当有什么联络的暗号吧?是什么?”灵山太子不动声色的道。

“没有暗号。”听到灵山太子套话,邵云蓉几乎是想都没想,便直截了当的道。“云蓉与萧寒之间,没有任何联络的暗号,抱歉,云蓉这就要告辞了。”

邵云蓉并非三岁小儿,不可能随随便便相信旁人,更加不可能将几人同萧寒约定的暗号说出来。邵云蓉深知,萧寒的仇家太多了,特别是加隆,那可是本次妖侠选拔赛所有选手中,最强大的存在,无论如何,邵云蓉都不会泄露半点蛛丝马迹,使得萧寒陷入危局。

说完,邵云蓉直接站了起来,脚步匆匆,离开酒楼。

“哼!这贱人!”灵山太子脸色骤变,怨毒的盯着邵云容的背影。“也就是区区真气三段,蚜虫一般的存在,若不是靠萧寒一路关照,早就死在前三关了,居然敢在我们面前摆谱?不知好歹!”说着,灵山太子舔了舔嘴唇。“田兄,跟上去!将这贱人控制住,她若肯合作,帮助我们找到萧寒,那就罢了,她若倔强,本太子自有办法炮制她!”说完,一抹**邪的光芒,在灵山太子眼中一闪而过。

“灵山太子,你是想?”田园哑然失笑。

“这贱人倒也颇有几分姿色,又是萧寒的女人,本太子不介意好好享用一番她的肉体,而后将她交给东域的唐飞鹏!”说完,灵山太子站了起来。“走。田兄,我们跟上去。别让她逃了。”

两人身躯一动,闪出酒楼。

……

邵云蓉快步疾走,穿行在熙来攘往的闹市中。

两道气息如跗骨之蛆,在后面紧紧跟随。

“嗯?这两人想干什么?一路跟踪我…”邵云蓉脚步微微一顿。

“邵姑娘,请等一等…”灵山太子与田园,三两步抢了上来,一个左边,一个右边。竟然将邵云蓉夹在中间!气机锁定!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邵云蓉脸罩寒霜。

“呵…邵姑娘,大家结伴而行吧,也好有个照应。”灵山太子皮笑肉不笑的道。“邵姑娘若遭遇到唐飞鹏,瞬间就被杀死了,倒不如与我们同行。”

“不需要了。云蓉单独行动便可。”邵云蓉断然拒绝道。

“邵姑娘,你就不要嘴硬了…”田园冷笑了起来。“现在,由不得你了。知道么?你放规矩点,那没事,你要是敢推三阻四,我们不介意先给你点苦头尝尝。”

邵云蓉鉴貌辨色,心里一个咯噔,一下子就知道。事情糟糕了!自己被这灵山太子与田园劫持了!

就在这时…

“哦?南域的人…”一把冷傲的声音响起。

灵山太子,田园,邵云蓉,同时抬头。

只见,迎面走来一名肌肤白皙幼嫩如女子。样貌英俊得令人发指,气质高山流水。两手空空,锐气蓬勃的少年。他身上这股锐气,让人无法抵挡,使得任何人都要甘拜下风一般。

东域年轻一代领军人物,长孙无痕!

在长孙无痕身旁,跟着一个胖子,满脸苍白,气势颓丧,不停的咳嗽与哆嗦,正是朱胖子!

不过看起来,朱胖子似乎是受了重伤,而且被长孙无痕钳制与束缚住了,受制于人,脱不了身。

“啊?邵姑娘…”朱胖子一看见邵云蓉,就惊呼了起来。

“胖子,你?你这是?”邵云蓉与朱胖子碰面,又惊又喜。

“哎…一言难尽啊…”朱胖子十分憋屈的叹了口气,看了看长孙无痕,怒意与杀意骤然升腾起来。但他全身真穴萎靡。战力十不存五。有一种敢怒不敢言的味道。

“长孙无痕?”灵山太子与田园,也是惊骇。

“嗯…南域之人,你们不必惊惶,本人还不屑于对你们出手。”长孙无痕盛气凌人,他目光看向邵云蓉,瞳孔微微收缩,“哦?此女子,是那萧寒身边的人吧?你们二人,劫持此女子,难道是想迫出萧寒?”

“哈哈哈哈…”灵山太子与田园,遮掩不住,尴尬发笑。

“如果本人没有记错,这女子的猎杀目标,是我东域的唐飞鹏吧?好,很好,非常之好。”长孙无痕用一种观察猎物牲口的目光,在邵云蓉玲珑浮凸的娇躯上扫来扫去。意味深长道,“唐飞鹏乃是我东域年轻一代有数的强者,将这女子交给唐飞鹏猎杀,使得唐飞鹏能够赚够积分,成为妖侠,这也不错…唐飞鹏日后也成为我长孙无痕的得力干将。”

长孙无痕竟然想将邵云蓉交给唐飞鹏!

邵云蓉芳心大乱,想要抽身而退,却被灵山太子与田园的气机彻彻底底锁定,不敢稍动!

“长孙无痕,这女子,是我们用来逼出萧寒的诱饵…”灵山太子微微一笑道。“不过,长孙无痕兄,你的面子,我们兄弟二人也一定会给。日后成为妖侠,大家也互相关照。这样,这邵云蓉的利用价值榨尽之后,我们兄弟二人,自然将她交给长孙无痕兄,任由处置。如何?到时候,长孙无痕兄,可以将她亲手交到唐飞鹏手中。”

长孙无痕微微点头,“就这样吧。事实上,这妖侠选拔赛第四关,也是让我们这些未来的妖侠,彼此结纳,打通诸般人脉关系。譬如这胖子,是大荒苍龙太子的猎物,本人将其擒拿,就是要交给苍龙太子处置。”

长孙无痕,灵山太子,田园,都相视而笑。

他们彻彻底底将邵云蓉与朱胖子,当成了猎物,随随便便的处置与宰割。

就在这时!

“嗯?”田园身躯猛然一颤!目光看向不远处熙来攘往的人流。

邵云蓉那充满了绝望与愤懑的眸子,也看向那片穿梭如织的人流,她那慌乱无措的眸子,一下子镇定下来,苍白的脸色,也逐渐恢复正常。

朱胖子亦回转头一看,脱口而出。“老大!”

……

只见,在不远处,萧寒施施然走了过来,他不显山不露水,气质从容不迫,闲庭信步般走了过来。

“哦?”长孙无痕亦转身看向萧寒,眼眸中掠过一抹凶戾。

“邵姑娘,你要是敢胡乱说半句话,本太子立刻要你香消玉殒!”灵山太子低声威胁道。与此同时,他双手发颤,不动声色的从怀中掏出一张符篆。那是妖侠域的人,交给他的传讯灵符。

……

“哦?胖子,云蓉?”萧寒也是发现了自己的同伴,心中大喜过望,快步走了过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