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灭杀苍龙太子(47)

第211章 灭杀苍龙太子(47|172)

萧寒带着两名同伴,与大荒年轻一代中,最强盛的一批参赛者,在虚空中对峙起来。

剑拔弩张。

一整片虚空,都涌动起来惊蛰天地的可怕气息。

苍龙太子现在手掌乾坤,有恃无恐,就乜斜看着萧寒,淡漠道。“你们四域之人,总爱吹嘘与不切实际的聒噪。萧寒,本太子纠集103名大荒年轻一代中的姣姣者,每一个都是各族与各个古国中著名的勇士,围剿你,你还妄言挣扎与反扑?真是白日做梦!死不悔改!我们这些人,即便是围攻擎霖妖皇,也不是不能够击杀…你?比起擎霖妖皇,你萧寒也就是只小小蚜虫!不过,本太子倒是不会亲手击杀你的,以免扣除积分。阿鲁花!”

“是,太子。”一尊两米多高的蛮女,一下子走了出来,态度恭敬。

“阿鲁花,等会,本太子会率众,联手击伤萧寒,最后一下,由你来亲手击毙萧寒。你扣除积分,无法成为妖侠,不过无妨,本太子会弥补你。甚至于,你的整个部落,都会因此得到庇护,使得在大荒之中,不受到其他部落与古国的侵略,你明白了么?”这苍龙太子,也不敢亲手杀死萧寒,只能够假手于人。

那蛮女眼中掠过一抹不甘,不过也不敢辩驳,只能够点头称是。“好,太子殿下,我负责最后一击,结束萧寒的生命。希望太子能够给予阿鲁花一些补偿。妖侠选拔赛,可真是残酷啊,阿鲁花以后也不会再来参加了。”

……

“胖子。等会你亲手干掉那苍龙太子。”此时的萧寒。也在对朱胖子低声告诫。“这一战,使得胖子你获得1万保底积分。”

“是,老大,我盯着苍龙太子,一旦抓住机会,便灭了他!奶奶的,这家伙也太嚣张了。”朱胖子舔了舔嘴唇,暗暗酝酿起来最强一击。

邵云蓉持剑而立。剑意斩灭负面情绪,也镇定了下来,环顾窥伺左右。

萧寒目光淡淡的扫了一圈,眼珠转了转,心道,‘此处虽然有上百名大荒蛮子,但他们的战斗力,无法同之前围攻我的32名妖侠域年轻一代相提并论。大荒之人,本身真气功法很粗陋,只不过是肉壳强盛一些。攻击简单粗暴,缺少变化与属性攻击。只要祭出妖帝手掌。即便不动用任何妖法,要击杀他们,也不是什么麻烦事。不过,虽然要横扫一切,但我也不能够杀光他们,否则,积分暴扣,我就出局了…那么…统统废掉吧!’

……

“动手!”苍龙太子一声令下。“萧寒,今日你必死无疑,没有谁可以救你!”他的语气高傲,居高临下,颐指气使,狷傲的眼神看着萧寒,似乎是在看一个将死的卑贱人物,可以任凭他拿捏与斩杀。

“轰!”

一尊昂藏巨汉,一步踏出,脚下风起云涌,张嘴一吐,一尊凶蛟,竟然从他大口中直接喷了出来,毁天灭地,凶性惊人!

萧寒纹丝不动,左臂妖光一闪!

几乎是没有任何人反应过来,妖帝手掌便横扫而出,浩浩荡荡的妖气一下子冲刷了出来,攫住人心,风声鹤唳,天下大乱!

顷刻之间,这口吐凶蛟的蛮人,躯体猛然一震,根本连一声惨叫都没有发出来,身躯上就出现了密密麻麻龟裂的痕迹,然后瓷器一般瓦解,爆炸,尸体粉碎,消散于天地之间,尘归尘土归土。

“嗡~~”萧寒怀中的玉牌一响,积分再度扣除1000.

萧寒一边计算自己的积分,一边疯狂出手,在杀掉第一人之后,妖帝手掌再度打出,就一扫……

“喀喀喀~~~~喀喀喀~~~~~~”

整片空间,发出来玻璃被敲碎的声音,噼里啪啦响成一片,这一掌扫在最密集的人丛之中,立刻爆炸出来烟花般璀璨的光芒,那是生命最后的荣耀与辉煌,证明生命曾存在过,但这种辉煌也如烟花般短暂,一下子就幻灭了。

狂暴的力量扫荡日月乾坤,无数的大荒年轻一代强者,都开始爆炸,一个又一个陨落了下去

14人,瞬间击杀!

400万鼎的纯力量,加上妖气侵体,这种攻击力,堪称恐怖。等若是低级妖皇的一击,就这种还未能成为妖侠的菜鸟,的确难以抵挡,根本就是只能接受秒杀的宿命。即便是一些妖侠,只要在妖侠排行榜上没有获得名次,恐怕也难以抗衡。

彻彻底底就是摧枯拉朽。不在一个层面上。

“好了,现在停止杀戮,要不然,这么杀下去,积分将为负数,那就大大不妙了,就统统废掉吧…算他们走运。”萧寒心念一动,妖帝手掌一抓,直接攫住一名蛮汉,就稍微一捏。

“噗!噗!噗!”

这蛮汉全身根骨龟裂,七孔流血,连连哀嚎,但一时间也没有死绝。

萧寒顺手一扔,如扔垃圾一般,将这重伤的蛮汉扔下地面。

至此,大荒人马才反应过来。

瞬间,那恐怖与绝望的感觉,无边无际,抓住了他们。

山岭一般巨大的妖帝手掌,近乎无敌,单单只是那恣意散发出来的妖气,就令他们的斗志衰减与崩溃,全身的力量,似乎都被那滔天凶煞的妖气冻结与禁锢住了。

“不!苍龙太子!我们不是他的对手!他太可怕了!我们计算失误了!他比加隆还可怕!快退!”

几乎超过一半的大荒儿女,心胆俱裂,就连声哀嚎,抱头鼠窜,四散溃败。

萧寒也不追赶,稍微催动妖帝手掌,隔空一抓!

“噗!噗!噗!噗!噗!”

许许多多逃窜的大荒儿女。全身骨骼都发出来可怕的脆裂声。筋断骨折。纷纷坠落。不过还好,能够保住性命。只不过统统半残,能不能够恢复如初,还很难说。

“吼!!!!妖!你已是妖!死!妖孽!畜生!给我死!”

一尊蛮人从萧寒身后扑杀了上来,悍不畏死,赤霞萦绕的身躯,爆发出来刚劲与惊世的霸道神力,他一拳打出。灭天绝地,天地崩塌了,处处爆炸,四面的虚空好像火山喷发,滚滚如潮。

萧寒不动声色,全身衣袂猎猎飘扬,头也不回,妖帝手掌反手一抓,直接将那蛮人攫住,如拈灯草。

就一捏。

“噗!!!!”

蛮汉化为粉尘。神魂俱灭。

下一刻,妖帝手掌再一抓。犹如强烈的风暴,横扫当场,许许多多的大荒儿女,当场崩飞,四面八方横跌,连连咳血,骨骼经脉撕裂。

……

“啊?!什么?这…这不可能!”这个时候,苍龙太子终于是清醒过来,从萧寒出手到现在,也不过是十个呼吸不到的时间,他现在左右一看……完了,上百名大荒女儿,溃不成军,死的死,伤的伤。大败亏输。

“嘿…想依多为胜么?不过没有用…一群土鸡瓦狗罢了。”萧寒微微一笑。他横扫全场,所向无敌,心里面升腾起来一种掌控全局的快感,这是拥有了足够的力量,生杀予夺的快感,十分微妙。

苍龙太子脸色骤变,他厉声道。“我是大荒古国皇室太子,统御无垠疆土,无数子民,萧寒,你的确很强,我暂时无法击败你,不过,我不会就这么失败!我会逃离出去,寻隙杀死这个胖子,就成为妖侠,以后,我再找机会挑战你。今天,我就不奉陪了!”

苍龙太子突然大吼一声,全身真气涌动,肉壳散发出来宝光赤霞,躯体竟然化为一尊苍龙,一飞冲天,就要遁走。

“嘿,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以为你是谁?给老子跪下!”

妖帝手掌猛然一压!气流塌陷,内凹,混乱,浓缩,禁锢!

数百万鼎力量,当空镇压,霸绝天下,几乎无敌!

“噗嗤!”一下,苍龙太子就直接被打得掉落回来,生生跪在虚空中,面对萧寒。他全身苍龙之气,被打散了,莹润的宝体上,也出现了触目惊心的痕迹,眼耳口鼻中,喷溅出来金黄色的宝血,嚎啕大哭。“我不甘心!我苍龙太子是大荒年轻一代中最负盛名的天才!我的国家,豢养纯血凶兽,我的父皇,也曾是一名功勋妖侠,也杀过妖皇…受到尊敬…我血脉得天独厚,我不能够失败!不能够失败啊!我的骄傲啊!”

他嚎叫了起来。

“啪!”

萧寒一个耳光抽在苍龙太子脸上,牙齿全部打爆。“你叫嚣什么?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胖子,宰了他!”

“嘿嘿嘿…”朱胖子就挽起袖子,直接走了出来,一脸阴笑的看着苍龙太子。

“啊?什么?死胖子,你…你想杀本太子?你是什么东西?你修为不如本太子,战力不如本太子,你也敢杀本太子?滚开!”苍龙太子,还在咆哮。

“是啊是啊,”朱胖子一脸傻笑,“胖子什么都不如你,打也打不过你,不过呢,胖子就运气好,认了一个有本事讲义气的老大,怎么?不服气?哈哈哈哈!你要是不服气,你也去认一个老大啊!哈哈哈哈!不过你是没机会了…”

这时,苍龙太子终于服软了,连连对着萧寒哀求了起来。“萧寒!饶命,饶了我!我…我不应该率众来围杀你,我错了!你放过我!这样,以后我永远不与你为敌,我们可以做朋友。我苍龙太子将你当成朋友,如何?而且,只要你放过我,我还会给你许多好处,你也是修肉身的吧?我给你纯血狻猊的宝血,让你滋养肉身,如何?我还可以给你许许多多珍贵的宝药。只要你放过我,我会给你天大的好处。而你杀了我,我的国家和父皇,会怒火中烧,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胖子,你还不动手?”萧寒丝毫不为所动。

“噗!”

朱胖子直接祭出一口巨剑,从天而降,将苍龙太子碾成血雾。

与此同时……

“噗!噗!噗!噗!”

从苍龙太子的真穴中,连番爆炸,就爆出来一个个瓶瓶罐罐,这些瓶瓶罐罐之中,就装满了五颜六色的黏稠**。宝霞从这些**中透发了出来,并释放出来惨烈霸道的大荒气息。

“嗯?”

萧寒一窒,旋即右手一抓,抓起一个装了红色**的瓶子,只见,那瓶子之上,贴了一个标签,上面写着银钩铁画的字体……

“青鸾之血”

“萧寒,这一瓶是狻猊之血。”邵云蓉在一旁抓住一瓶金黄色**,看了看标签道。

而朱胖子则是手舞足蹈,掏出玉牌。“老大,胖子积分暴涨1万!哈哈哈哈哈!太好了!多谢老大,多谢老大!”

……

不远处。

一群资深妖侠,在隔空观望。

“又死了一群。重伤无数。”一名老者眉头深锁。“这样搞下去,所有与萧寒作对的人,统统都要被他反杀。甚至于,与他的同伴作对,也死路一条。萧寒的实力,已经超过了这群参赛者,甚至于,他现在都能够在妖侠排行榜上,获得名次……怎么办?是否阻止?再不阻止,这次选拔赛,将彻底搞砸!”

“这…这真是一尊妖孽啊…百无禁忌。”令一名老者摇头晃脑。“暂时不要阻止,这件事情,我们已经上报了,就看看上面怎么决定,恐怕,最后一关的规则,都要因为萧寒的异军突起,而彻底更改。”

“太凶残了,心狠手辣,比老子年轻的时候凶猛多了。”

“我现在才知道什么是凶残。这家伙好像20岁不到吧?”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