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灭世妖刀(53)

第217章 灭世妖刀(53|172)

加隆居然被萧寒一耳光抽翻!

惨绝人寰!

而且,这彻彻底底就是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

加隆是天生至尊,而且,这几天闭死关,参悟佛法,几乎就是大功告成了,心中一悟,万法皆空。并以最强势最霸道的姿态出关,风起云涌,誓要高姿态斩杀萧寒,替天行道。

加隆站在擂台上,积蓄气势,更是达到了一种天花乱坠,地涌金莲,四季凋零,手掌乾坤的可怕状态。语出真言,替天行道。

相反,萧寒倒是十分低调,气势内敛。

表面上看,加隆完爆萧寒不成问题,可是战局却瞬间演变为一种让人如坠梦魇般的结果。

一巴掌抽翻!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

这就是碾压!

绝对力量上的完爆与碾压!

当场所有参赛者,都呆滞了;包括萧寒的同伴,以及那些选择了萧寒获胜的参赛者,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

在妖侠域,无尽的妖侠,通过魔眼石传送回来的影像,亲眼目睹战况。现在都惊心动魄!

……

妖侠塔第29层。

“咯咯咯~咯咯咯~”萧明初喉咙里,就迸发出来猫头鹰叫似的声音,盯着光幕中的影像,声带都像是被剪除了,说不出半个字来。

乌云雨与天魔老人,那久已没有起过波澜的心湖,现在都汹涌澎湃起来。

“好!萧寒!”乌云雨几乎是激动难以自持,“战力竟然精进如斯!好!好得很!”

……

妖侠塔极高一层。

加隆的师父们。

死寂。

这一层,一片死寂,如鬼蜮与坟茔。

良久…

“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加隆居然…居然一个照面就被抽翻了!这个萧寒居然动用了妖族手段,摧枯拉朽,直接抽翻加隆…放肆!真是放肆啊!加隆是我们千挑万选,才寻找到了旷世奇才,冠古凌今,从小受到我们的培养,耗费大量的资源…为什么…为什么击败不了一个籍籍无名的草根少年?不能够接受啊!实在不能够接受!”

“加隆!你这孽障!从小自负,目空一切,没想到,也烂泥扶不上墙!我们都瞎眼了!挑选你作为衣钵传人!现在,我们将成为整个妖侠塔,甚至于整个妖侠域的笑柄!今次妖侠选拔赛之前,我们就四处夸下海口,到处宣扬,加隆你是如何的不凡,如天神下凡,如有神助…可是,一个照面,就被抽翻了!这是在打我们这些老东西的脸啊!”

“耻辱!真是耻辱!奇耻大辱!难以洗刷!让我们一辈子抬不起头!夹着尾巴做人!”

……

这些老古董,尽皆癫狂起来。

就在这时…

“等等!你们看!加隆魔化了!他竟然领悟到了佛的另一面!一念成魔,一念成佛!魔化之后,加隆的攻击力,将疯狂暴涨!使得,这一战,都有了悬念!”

“彻底魔化了…加隆这孩子,睁开来了眼睛,全身魔气暴走,再也无法控制…彻彻底底,走火入魔,沦为丧心病狂的大魔头,带来浩劫。怎么办?现在加隆要击杀萧寒,已经不成问题。但是他从此之后,就报废掉了,一旦成魔,人人得而诛之!”

“管不了那么多了!先将萧寒此子击毙,使得加隆成为妖侠,事成之后,我们再耗尽宝药,帮助加隆消除魔气。”

“好,好,总算能够保住一丝颜面了,不至于让我们身败名裂。即便加隆这孩子,因此牺牲,也算是有价值了。”

“对,也不枉费我们的培养。”

……

擂台上!

加隆终于睁开从一出生就没有睁开过的眼睛!

“轰~~~~~~~”

四面八方,天上地下,一下子就仿佛变成混沌初开时,而加隆的目光,如同宇宙诞生时的唯一光明!照亮一切!吞没一切!

密密麻麻的经度纬度线条,纵横交错,江河行地,曰月经天。

加隆的目光,横推三千大世界,压迫宇宙,浓缩曰月,压塌万古,破灭九州,滚滚奔腾!

无数的空间,都发出来玻璃炸开的脆爆声,加隆的目光,堂堂皇皇,切割万物,横扫一切,使得任何一切,支离破碎。

四面八方观战的参赛者,纷纷被这狂暴与无敌的气势震慑,四散奔逃,被压制得喘不过气。

一群资深妖侠现身了!纷纷释放出来真气,将每一名参赛者护住,使得不被加隆的目光炸碎。

飞沙走石。

曰月无光。

而萧寒,站在加隆对面,稳如磐石,不动分毫,心境愈发平静。

“轰!轰!轰!轰!”

在加隆身上,又连绵不断的爆炸出来魔气。

他白净如玉的脸庞,被深深的魔气渲染,变得狰狞可怖。

他的躯体,也开始节节攀升,寸寸拔高。

在他额头上,噗嗤一下,窜出来一截黑色犄角,魔气滔天。

“噗嗤!噗嗤!”

在加隆两腋,一下子抽出来两条黑色肉翅。

顷刻之间,加隆身躯挺拔,达到三丈多高,额头上犄角长达一尺,生出蝙蝠一般的黑色肉翅,三头六臂,青面獠牙,口一张开就是无穷的魔气喷吐出来,使得万物灭绝,空气枯萎,他指天踏地,巨掌托天,苍穹震荡,身躯稍微一动,就产生气爆,一团团黑色蘑菇云,如三灾九难,到处席卷。如果不是一群资深妖侠及时出现,保护住诸多参赛者,肯定已经生灵涂炭,哀鸿遍野。

……

“魔化了!加隆此人,彻底魔化了!误入歧途,坠入魔道!”一名资深妖侠,嗷嗷嚎叫起来,“孽畜!居然随意魔化!以你的境界,根本控制不住魔气,会沦为一头杀人魔王!”

“怎么办?我们现在是否直接中断萧寒与加隆之间的对决?这样搞下去,萧寒必然死在这魔头手中,尸骨无存!萧寒此子,是绝世天才,我们人族未来的希望之子,不能够陨落在一尊魔头手里!绝对不允许!诛杀加隆吧!降妖除魔!除恶务尽,彻彻底底的抹杀掉!”

“等等…上面在观摩这场决战,如果要阻止,上面肯定已经出手阻止,不过,上面似乎也没有这个意思…再等等!”

“要不…先将萧寒抢出来再说!不要让萧寒有所折损。”

“等等,都不要妄动!你们看,萧寒居然行若无事…这心境…老朽真是服了萧寒了!”

……

此时此刻的萧寒,几乎不受到任何魔气干扰与侵害,全身涌动起来必胜的信念,滚滚如潮,心境更是如骄阳遍洒,晴空万里!

“噗!噗!”

在这个时候,萧寒躯体内,竟然连续发出来爆穴的声音!

第34,35,36,这三枚真穴,居然在这种劣无可劣的环境之下,势如破竹,连连冲开!

真是匪夷所思,萧寒居然在加隆魔化的压力之下,修行真气,进行爆穴!

“砰!砰!砰!砰!”

加隆爆发出去孽龙般的魔气,方圆百里之内,大地龟裂,天空破碎,一块块巨石,被强行扯了上来,悬浮在虚空之中!

“噗~~~~~~~”

加隆喷吐出去一口魔气,将所有巨石,统统吹成齑粉!

萧寒放出不灭金身,无尽灭绝星光涌动,全身光芒万丈,雾霭迷蒙,神霞燃烧,抵抗魔气,不过气势越来越衰弱,犹如风中残烛,摇摇欲坠!

“轰!”

在加隆背后,万道魔龙同时爆炸,化为一尊数十亩地大小的魔鬼头颅,嗷嗷待哺,要吃人,要灭世!

在这个魔鬼头之中,一把至邪的声音,轰隆隆响彻起来。“萧寒…你居然生生逼迫我入魔…我加隆是成仙的品质,被你逼得入魔…死!我已经控制不住魔气了…我的灵魂,立刻就要献祭给伟大的魔神,不过,在此之前,我要击杀掉你!你亵渎了我加隆的意志,罪该万死,你会坠入魔焰之狱,永远煎熬,颤抖吧,卑微的蚜虫!凡人!”

……

妖侠塔。

第29层。

“糟糕了!加隆居然魔化了!现在,攻击力不知道暴涨了多少倍…而且,那魔气太邪恶了,不是纯粹的力量就能够瓦解的…萧寒师弟危险了!”萧明初厉声尖叫道。“宗主,快想办法让高层作出决定,立刻终止这场战斗!现场的监考妖侠,出手斩杀加隆这魔头!否则,萧寒师弟将陷入绝境!”

“再…再等等…萧寒的气息,虽然被压制至低谷,不过…他的信念,不但没有被磨灭,反而越来越强烈!他似乎有击杀加隆的办法!”乌云雨一脸严肃。

……

妖侠塔,极高一层。加隆的师父们。

“完了,加隆彻彻底底完蛋了。没想到,他入魔竟然如此深…无法自拔…彻底沦为魔道…现在,除非是仙人,否则,谁都不能洗掉他身躯与灵魂中沾染的魔气…加隆完了。”

“不过,入魔越深,换取的力量就越强大…加隆这孩子,的确是必死无疑,会被诸多监考妖侠诛杀。不过呢…从目前的情况看,还没有人去阻止加隆与萧寒一战。很有可能,加隆在泯灭掉最后一丁点意识之前,会直接将萧寒灭杀。算是玉石俱焚,同归于尽。”

“这样最好,这样的话,加隆与萧寒都死亡,这第四关,剩下的所有参赛者,都将成为妖侠。我们还与数十名弟子,可以突围,成为妖侠,也为我们挽回一丝丝颜面。”

“好!加隆!你的生命即将终结,击杀掉萧寒吧!这是你的宿命!”

……

擂台上。

然而,就在这时,千钧一发之际,萧寒左臂妖帝手掌纹身,一下子燃烧起来!无穷无尽的妖光,冲天而起!

妖帝手掌上,43000条妖脉,所有妖力,瞬间抽空!

在萧寒左手,明媚的妖光一闪,一口血月弯刀,出现在萧寒手中。

这口弯刀,弯弯似月,释放出来瑰美曼妙,净无瑕秽的妖光,刀身上,镂刻了无数上古妖文,符篆,阐述妖族文明,妖火燃烧!这刀身上,还镶嵌了一颗至邪的眼珠,妖气冲天,吞噬天地,这眼珠稍微一眨,所有空间,时间,光线,空气,生命气息,包括魔气,统统吞噬!

在萧寒头顶上方,形成一个妖气漩涡,虚空轨迹,全部绞碎,远古妖族虔诚的吟唱声,隐隐约约传递出来。

天地之间,所有生灵,都毛骨悚然,血液冰冷。

萧寒左手提着妖刀,全身沐浴在熊熊妖火之中。妖光似海,妖歌如潮,闲庭信步,走向魔化之后的加隆,他从容不迫,云淡风轻,“就你加隆这小身板,小境界,即便魔化,能有多强?魔气太强,你的躯体肯定都承受不住负荷,会爆开的。我这一刀,凝聚43000条妖脉之力,等于擎霖妖皇全盛时期的一半攻击力。一刀杀不死你?哈哈哈哈!不管你加隆是人,是魔,还是仙,今曰,都要死在我萧寒手中!你是人,我就杀人!你是魔,我就屠魔!你是仙,我诛仙!”

……

“什么!!!!!!!!”

外围的资深妖侠,全部瞠目结舌。“是…是…是灭世妖刀?这…这怎么被萧寒得到!这口妖刀,不知道斩杀了多少年轻一辈的妖侠…是擎霖妖皇纵横天下,为祸人间的杀手锏…本命妖法,居然,居然被萧寒得到……”

……

一道妖异绝美的刀芒,从萧寒手中闪了出去。

这一刀,凄美,哀伤,绝望,心碎。超出任何世俗之美。

速度是声音的数百倍,刀芒所过之处,天下大乱,寸草不生,所有物质,全部抽空,任何一切,化为乌有,气流混乱,坍塌,四面八方,全部都是枯萎的痕迹。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