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大日天子的反应(61)

第225章 大日天子的反应(61|172)

萧寒也明白了,自己之所以不费吹灰之力炼成‘万兽吞噬诀’,完全是第五枚封印上蕴藉的本源能量,被自己恣无忌惮的摄取了出来。否则,即便是有这门神功仙术的修行方法,也不可能炼成。

这是天大的运道。

不过很快,萧寒就陷入一阵心悸之中…“等等…这…这封印之上,有仙气波动,而且触发的‘万兽吞噬诀’,是仙术…也就是说,打出这道封印的,是…是…是仙人?”

萧寒彻彻底底惊骇住了!

这妖蛋,到底是什么来头?居然需要仙人来封印!

而且,蛋壳表面,封印密密麻麻的布满,不知道有多少。

“难道是一大群仙人,联手封印了这枚妖蛋…”

萧寒简直就懵了…

仙人,是传说中的存在,与日月争辉,与天地同寿,几乎就是不死不灭。比什么千古巨头,万古巨头,还要强横了不知道多少倍…

一群仙人,联手封印妖蛋…

蛋壳中要孵化出来的是妖皇?妖帝?

“恐怕,妖族大帝,亦不值得一群仙人联手封印吧?”

而且,在第五枚封印碎裂之后,蛋壳表面产生了一道触目惊心的缝痕,妖气滚滚而出,凶煞弥天。萧寒必须要用灵龟真气封住这个缺口,不能够让这妖气渗透出来。萧寒有一种感觉,这汹涌的妖气一旦冲出来,那自己将很难控制与驾驭。

“就隐隐约约的感觉到,这股妖气的品质。甚至是要比擎霖妖皇这种级数的妖族巨擎。所散发的妖气。还要可怕…幸好,我的灵龟真气,勉勉强强,还能堵住这道缺口,”萧寒心念电转,“不过,要是再破碎那么一枚两枚封印,我就真扛不住了…除非是真气境界提升上去。甚至于扩穴,那样,我就有充沛的灵龟真气,来封印妖蛋了,使得妖气不外泄。”

一时间,萧寒也不知道是福是祸。

但显而易见,必须不断的修行,提升境界与战力,才能够将生死存亡,彻彻底底掌握在自己手中。

“这妖蛋已经完完全全与我的心脏融为一体。一旦产生异变,我将死无葬身之地…不行!我必须疯狂修行!不断在生死之间磨砺。提升实力,以策万全!”萧寒预感到了一种潜在的危机。

“好!我死中求生,进入那大荒天龙帝国!猎杀青龙妖皇!做一次九死一生的淬炼!在生与死的边缘,使得自己蜕变!”萧寒双瞳之中,刀光闪烁,那斩碎虚无的刀意,一下子灭尽恐惧,使得萧寒斗志昂扬,气贯长虹,精神意志无法磨灭!

“而且,大荒中多有上古异种,大鸾蛮兽,使得我这门‘万兽吞噬诀’,有用武之地,简直就是学以致用,如鱼得水,龙归大海。好,非常好。就听宗主说,在天龙帝国皇室,还豢养了纯血天龙与纯血狻猊,这个……”萧寒忍不住舔了舔嘴唇。脑子里,也不由的打起歪主意来。

……

第二天.

萧寒来到妖侠塔任务发布区。

这任务发布区,不单单是可以接任务,诸多妖侠,还可以在此处发布任务。

萧寒立刻就要跟随乌云雨与萧明初等人,离开妖侠塔,返回云雨宗,临走之前,也替阿丑问一问,如何治疗他脸上的伤疤。

阿丑脸上的伤疤,药石难医,必须要精通一门‘轮回神火’的真气境武者,放出‘轮回神火’才能够烧掉阿丑脸上的毒素暗疮。使得阿丑恢复旧观。舍此别无他法。

萧寒耗费1000贡献值,在任务发布区,发布了一个任务…‘寻找精擅轮回神火的妖侠,治疗朋友脸上疮疤,报酬面议。’

一旦萧寒这个任务被其他妖侠领取,那么,萧寒在妖侠令之中,就能够收到提示。与接任务的妖侠,进行传讯与洽谈。

“嘿嘿,阿丑师兄,我发布了这个任务,但凡修行了‘轮回神火’的妖侠看到,一定会接下来这个任务。也就是烧掉你脸上的疤痕,这任务极为简单,举手之劳。到时候,就看看阿丑师兄你究竟是不是自诩那般玉树临风,潇洒不羁…哈哈哈哈…”一想到有机会得睹阿丑真容,萧寒还是感觉蛮有意思的。

……

在返回云雨宗之前,邵云蓉来到29层,找萧寒。

“哦?云蓉。你来了?”萧寒笑着将邵云蓉带进自己的小单间。“随意坐会儿吧。”

“嗯…”邵云蓉坐在床沿上,抬头看了萧寒一眼,在她眼窝深处,有一抹不易察觉的哀伤与心碎。“萧…萧寒,你…你现在准备返回云雨宗么?你有接任务么?”

“今日便跟随宗主一起回去。任务嘛,我接了一个,近期会去大荒。”萧寒笑道。“对了,云蓉,你接任务了么?”

“还…还没有…”邵云蓉目光躲躲闪闪。

“云蓉,你好像有什么心事?”萧寒忽地发现了邵云蓉那坐立不安的情绪,凝视邵云蓉。“怎么了?”

“没…萧寒,云蓉也没有什么…”邵云蓉慌张道。

“不对,你肯定有事。”萧寒走过去,坐到邵云蓉身旁,“胖子与清瞳,还有霍师姐,她们在成为妖侠之后,整天都笑逐颜开,可云蓉你却满腹心事的样子。发生什么了?你可以告诉我。你还信不过我么?”

“没…”邵云蓉忽然侧头凝视萧寒,眼波如水,她和萧寒距离很近,身上那淡淡的处女幽香,萦绕萧寒鼻端,“萧寒,我今天来,是想告诉你,今生今世,我不会做出任何伤害你的事情。我…我…我知道萧寒你有一天,一定会名动这片山河,叱咤风云。纵横天下。成为妖侠排行榜上赫赫有名的大人物。云蓉只是希望。在那个时候,你…你偶尔,还能记得云蓉…”

“呃?这是什么话?”萧寒完全被邵云蓉搞糊涂了。

就在这个时候!

“啵~~~”

猛地,邵云蓉一凑嘴,在萧寒左边脸颊上飞快的吻了一下,然后站了起来,满脸通红,娇羞无限道。“萧寒。我…我去接任务了…后会有期…”

说完,邵云蓉飞也似的逃出这间屋子。

邵云蓉刚刚离开,萧明初双手环抱走了进来,吹了个口哨,一脸慵懒的道。“师弟,你到处留情,这可不对。”

“大师兄,好像云蓉出了什么事…”萧寒满腹狐疑的站了起来。

“儿女私情罢了。”萧明初笑了笑,“不会有事的。邵云蓉是今次名剑山庄唯一的妖侠,日后也必然成为名剑山庄的基石栋梁。名剑山庄庄主,必然将她视为宝贝疙瘩。捧在手中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能有什么事?好了,师弟,我们走吧,现在返回云雨宗。宗主要赶回去张罗你的婚事。今次我们云雨宗会风风光光的到药王谷提亲,算是给了药王谷一个天大的面子。”

“哦…”萧寒有点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也…也不必这么劳师动众吧…”

“哈哈哈,师弟,你现在可是惊世的人物,天下间年轻一代中的翘楚,不风风光光的给你办好这桩婚事,我们云雨宗颜面无存…哈哈哈…走吧!”萧明初转身离开。

“算了,我先回云雨宗再说,我随时可以通过妖侠令,与云蓉传讯沟通,总会问清楚她有什么心事。”萧寒也归心似箭。

……

萧寒,乌云雨,萧明初,东方禽,方凌,霍妩,几人与天魔老人,莫清瞳等告别,大家互道珍重。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今日一别,他朝江湖相逢,再来杯酒言欢!

众人分道扬镳。

乌云雨搬运云朵,众人御烟云而去,径直离开妖侠域。返回南域,云雨宗!

……

妖侠塔第33层。

一间包房。

头顶一轮烈日,气质如晴空万里的大日天子,与龙骨圣刀,坐在桌边。

“大日,你最近修行上如何?积累够了没有?足够了的话,就开始进行最后一次扩穴吧。10次扩穴之后,可以凝练出来真符。到时候也成为一尊千古巨头。在十年圣战中,重新排名,跻身1000名以内。

大日天子双眸之中,有淡淡的符文在沉浮,不过,这些符文,似乎并没有凝实,有一种半真半假的味道。

真气化符,必须是真符,不能半真半假。不过,这大日天子也就只是差临门一脚了。

“真气六段,扩穴境,从第51~60枚真穴开始,每冲开一次真穴,就进行一次扩穴。我如今扩穴9次,扩穴共计43倍,纵观整个妖侠排行榜,我的天赋,属于中上之资,最后一次扩穴,非同小可,我正在不断积累底蕴,就是为了在最后一次扩穴,可以使得真穴容量,扩充到达50倍。而后一举进入化符境。五年之后的圣战,我成为名副其实的千古巨头,是板上钉钉。冲击前800名,都不是不可能。”大日天子双目中,全部都是自负,目空四海,似乎掌握了一切。不过,他的脸色,忽地阴沉下来。“龙骨,那萧寒,居然成为今次妖侠选拔赛的第一人,风头大盛,这个小畜生,身怀妖族秘辛,上面居然也不来过问,真是岂有此理!只可惜,我们人微言轻,向上面传达了一些消息,居然被置之不理,可恶!”

“哼!大日,也就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畜生!孽畜!真气修为,一塌糊涂,无非就是依仗肉壳,还有几招妖法。他还没有开始扩穴,我们要杀他,易如反掌!只不过,我们都是一只脚踏进了千古巨头行列的人,亲自动手去斩杀这种小蚂蚁,脸上也过不去。况且,他又有萧明初,乌云雨这种强硬的靠山…”

“现在上面好像很看重他,贸然出手,适得其反,这样,先盯住这小畜生,看看他最近有什么动作。龙骨,这件事情,就拜托你了,我要闭死关,一是因为打赌输给萧明初,怕他来找我罗唣,我要躲开他;二则,我也好好进行第十次扩穴,一旦炼出真符,我也未必就不能够和萧明初周旋一二。”

“现在不知道萧明初是什么境界,这家伙老奸巨猾,恐怕已经达到化符境巅峰了,妖侠排行榜上,稳居898位,难以撼动,名副其实的千古巨头。也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好吧,大日,我替你盯死那萧寒,你就安心闭关,我刚刚真气化符,境界还不稳固,我也要寻觅一些宝药,温养真符。”龙骨圣刀郑重其事道。顿了一顿,龙骨圣刀冷笑道。“不过也无妨,在南域预选赛,甚至于在正赛,萧寒这个小畜生杀人无算,结下许多仇家,自然会有很多人暗中觊觎他,想要将他置于死地,咱们隔岸观火吧。如果有机会,就稍微出手,令他灰飞烟灭!他身上的妖族秘辛,我们也能分一杯羹!”

………

妖侠塔第18层。

邵云蓉站在西门飘雪身前。

桌上,放着一粒丹药。

“云蓉,你考虑得怎么样?这个世界,要出一名妖侠,非常不容易,既然你是我们名剑山庄新涌现的妖侠,那么,本座绝对不会伤害你,相反,还要耗尽资源培养你。重视你。不过,你的家人…炎火城邵家…嗯…本座不会姑息养奸,你明白本座的意思了吧?”西门飘雪,一脸阴沉。

邵云蓉的脸色,相反很平静,平静得可怕。

“嗯,云蓉想好了。”邵云蓉点了点头,眼神中,都是释然。

“哦?云蓉,你终于想通了?嗯,对,萧寒是什么东西?他与你有什么关系?你何必为了他,反抗宗门?得不偿失。云蓉,你放心,只要你将这枚丹药,骗萧寒服下,本宗承诺,将倾尽名剑山庄所有资源,栽培你!”西门飘雪一连热切。

“嗯。”邵云蓉一步踏上前,轻轻捻起丹药,“庄主,这种丹药还有么?请多给云蓉几粒,云蓉也怕一次无法得手。”

“没有了。这丹药极为昂贵,而且可遇不可求,本宗也只有一粒。”西门飘雪摇头道。

就在这时!

猛然!

邵云蓉一下子将手中丹药送入口中!

入口即化!

她几乎不假思索,直接退到门边。“请庄主恕罪,云蓉万万不能够加害萧寒,亦无法做出违逆宗门之事,因而,云蓉愿以身代人受过,一死以谢庄主!”

说完,在西门飘雪目瞪口呆中,邵云蓉闪身退出包间。

……

“庄主!不好!云蓉将这‘腐心蚀骨丹’吞下,药力散开,缓缓渗入她内脏筋骨,三年之后,她将香消玉殒!怎么会这样?她…她为了萧寒,竟然…竟然做出这种蠢事…”一名老者骇然道。

“该死!”西门飘雪雷嗔电怒,全身剑气一爆,整个包间中的空气,瞬间坍塌,桌椅统统被狂暴的剑气绞成齑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