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章 我要打死你们!(3)

第240章 我要打死你们!(3|155)

萧寒大闹天龙帝国皇城,暴力碾杀了诸多蛮兵,而且锦上添花,炼化巨猿,将自己的肉壳力量再度提升,达到1300万鼎,盛气凌人,最后飘然遁走。无人敢挡。

“咻~~~~~”

萧寒真气化形为灵龟,如一抹稍纵即逝的流光,闪出天龙帝国皇城。

“看起来,那青龙妖皇,的确不在天龙帝国皇城之中,不知道它隐匿到什么地方去了。这头大妖,正在寻求变异,必须要尽快找到它,将其猎杀,迟恐生变。”萧寒盘膝坐在龟壳上,思绪转动。“李繁铭这群渣又在何处?是否依然没有死心,还在寻找青龙妖皇,不过他们可真没用,青龙妖皇就站在他们面前,他们惘然不知,还客客气气与那青龙妖皇攀谈,真是讽刺!”

沿途也没有追兵,萧寒恣意运转蛰伏在心脏内的妖蛋,感应四周妖气。

“啾~~~~~~”

一头金霞氤氲的大鸾,从萧寒前方掠过,发出来令人心悸的惊叫声。

萧寒目光凝聚,一看,就发现,那金色大鸾,正是自己在进入天龙帝国皇城之前,捕杀炼化过的一种上古异兽,血气强盛,一旦炼化,也能够使得自己增加数十万鼎力量。

“嘿…”萧寒心念稍微一动,打出一道万兽吞噬大阵。

“啾~~啾啾~~~~~”

金鸾迸发出来濒临死亡的哀叫声,撕心裂肺。它被仙韵飘渺的阵法禁锢住了,生命精华与血脉基因,一点一滴的飞快流失,化为曦光。射入萧寒的躯体,沦为萧寒肉壳的养料。

将这头金鸾炼化干净之后,萧寒却只是增加了5万鼎力量。

“咦?不对啊…这种金鸾,属于大荒这一片区域,称雄一方的野外凶兽,戾气滔天,轻轻松松就能抓裂巨山,之前我就炼化吸收了一头,几乎增加了40万鼎力量,而如今。炼化一头一模一样的。竟然只增加了5万鼎力量。大大缩水…”萧寒纳闷。

蹙眉思索了一阵,萧寒才微微点头…“或可能,是因为我本身力量进步迅猛。根基与底蕴已经不可同日而语,因而,再度炼化同样的巨兽,吸收得到的力量却不相同。”

也就是说,现在萧寒的肉壳力量太强悍了,水涨船高,炼化品质与血脉基因普普通通的巨兽,已经无法提升太多的力量了。必须要下猛料才行。

“看来,我得多找点纯血凶兽来炼化,才能够大幅度提升力量。在野外这样小打小闹,似乎真的不行了。”萧寒哑然失笑。“不过,纯血凶兽,不是那么容易寻觅的。那纯血天龙与纯血狻猊,是天龙帝国的镇国圣兽,雄霸这一方疆域,已经被我笑纳了,如果要找到堪比纯血天龙与纯血狻猊的物种,就必须继续深入大荒,但那极危险,神秘不可测,我暂时还是放弃这样的想法吧。当务之急,是寻找到青龙妖皇,想办法猎杀这头大妖,才是正经事。”

就在萧寒思潮起伏的当口,前方又出现一群青鸾,萧寒本想绕过去,不过本着蚊子再小也是肉的想法,就顺手将这群青鸾炼化掉了,也得到了数万鼎力量。

就这样,萧寒一边感应妖气,一边随意炼化荒兽玩,三天之后,萧寒不知道灭掉了多少大鸾与巨虎巨猿巨犀巨鳄,将肉身力量提升至1400万鼎。但越到后来,越发举步维艰,炼化来炼化去,也增加不了多少力量了,似乎肉壳也逐渐达到了一个瓶颈。

而且,在这三天之中,萧寒路过了不少部落,这些部落都应该属于天龙帝国统御,萧寒仔细勘察,并未从这些部落中,发现青龙妖皇的蛛丝马迹。这些部落,没有妖气作祟,显得十分宁静。如一方乐土。

这一日,晴空万里。

“妈的,那青龙妖皇,到底隐匿在什么地方?我已经寻了数十万里,没有发现任何妖族痕迹。就好似,青龙妖皇彻彻底底蒸发了。难不成,它已经离开天龙帝国的偌大疆域,跑到大荒其他区域了?大荒无边无际,若青龙妖皇果真离开天龙帝国,寻觅起来,将如大海捞针!”萧寒盘坐在龟壳之上,心神略微有些焦躁。

就在这时,前方极远处,秋草连天的大草原之中,出现了数千顶帐篷,隐隐约约,有牛羊马匹咩咩叫的声音,顺风传递了过来。

是一个小小部落。

“嗯?我感觉到了淡淡的妖气…”萧寒从那部落方向,察觉到了微弱的妖气波动,这使得萧寒的精神一振。

寻找了好几天,首次发现妖气波动,这让萧寒一下子亢奋起来!

“咻~~~~”

萧寒将灵龟分解为一丝一缕真气,收入体内,而后悄无声息的落地,将全身气息都封印住,徒步走向那小小部落。一路走,一路细细品味那淡淡的妖气痕迹。

“似乎并不是活着的妖族,而是有人猎杀了妖族,是妖族的尸体,散发出来的妖气。而且,这妖气太弱小了,应当是低级妖将的尸体吧…”萧寒根据自己的经验,得出结论。

“看来,应该不是青龙妖皇了,”心中涌起一抹失望,不过萧寒依旧径直走向那部落。

就在这时……

几道琉璃色真气,从那部落之中,冲天而起。这真气品质极为纯粹,净无瑕秽,是经过了千锤百炼之后,修炼出来的真气。在大荒之中,也有许许多多蛮人修行真气,但要将真气打磨提纯到这等品质,简直凤毛麟角。

“哦?难道有妖侠在那部落之中,斩杀妖族?”萧寒心中一动。“不管那么多,进入那部落瞧瞧再说。”

……

这是一个拥有数千人口的小部落。这种部落在莽莽大荒之中。就好似大海中的一朵小小浪花,毫不起眼,芝麻绿豆似的,在夹缝之中求存。

此时。在部落中间,绿草如茵,一头丈许高,全身长满黑色鳞片,头上有犄角的妖族,身首异处,头颅被斩飞了,邪气森森的妖血溅了一地。是一头妖将被斩首于此。

在这头妖将的尸体旁边,还有7具蛮人的尸体,其中有一个老人与一个小孩的尸体。

四面八方站满了这个部落的蛮人。他们的眼神中。蕴有慌乱与愤怒,齐刷刷的看向站在一侧的四名男子。

这四名男子,渊渟岳峙。全身气息圆润无暇,真气波动,宝光熠熠,都具有出尘之姿。

为首一个男子,身穿银袍,修长的眉毛直入鬓角,两手空空,脸皮十分白净,面如冠玉,他身体附近的虚空。都微微的扭曲,凹陷了下去。他目光十分的冷淡,横扫这个部落的所有蛮人,像是一个高高在上的钦差大臣,在看一群穷乡僻壤,未经开化的土民。

这男子,赫然便是妖侠羽铭!

站在羽铭旁边的,是他的跟班,顾一寒,陈天乐,吴晓峰。不过李繁铭,聂三耳,周川,并不在场。

“羽铭师兄,”陈天乐对羽铭附耳低语道。“看来,这个小小部落之中,只不过潜伏了一头妖将而已,与青龙妖皇无关,害得我们白白空欢喜了一场。我们这就走吧…不知道李繁铭大哥与周川,聂三耳他们,有没有发现什么蛛丝马迹。我们都已经在这大荒耽误了近两个月的时光,毫无斩获。罢了,速速返回妖侠域吧。或许,青龙妖皇根本就不在天龙帝国境内。”

“嗯…”羽铭淡漠的点了点头。“走吧。”

这几名妖侠,就要离开。

“等等!”忽地,一名体魄壮硕,一脸络腮胡的中年蛮人站了出来,他双瞳之中,布满了血丝,身躯因为愤怒而微微抽搐着,他看了看躺在血泊之中的一个小孩尸体。那并不是妖族,而是这个部落中的一个七岁小男孩,平素极顽皮与可爱,小小年纪就拥有神力,已经可以单独出去打猎,猎杀一些小型荒兽,被部落赋予了厚望。但此时此刻,小孩子全身都被真气震碎了,血肉模糊,静静的躺在那里,永远也不会再站起来疯跑与惹祸了。

“哦?”羽铭看了看这个蛮人,眼睛里流露出玩味的表情。

“你们不能走!你们误杀了我族无辜的族民!不能就这么一走了之!”中年蛮人五内俱焚,厉声咆哮道。

“闭嘴!”顾一寒全身真气沸腾,眼睛里杀机滚动,“你们这个部落之中,混迹了妖将,我们几个妖侠,途经此地,替你们铲除妖将,使得你们不至于灭族,你们不但不懂得感恩图报,还在这里如狗一般吠叫!真是不知进退的蛮子!都闭嘴,再聒噪一句,嘿嘿…全部灭杀!”

“你们这些妖侠!!!!”数千蛮人,都目眦欲裂,牙齿咬得咯咯咯响,肉身涌动,都想要冲上去拼命。

“你们太傲慢与盛气凌人了!刚才,在你们斩杀那头妖将之时,明明可以避免我族无辜族民的死亡,但你们却暴起攻击,完全不把我们族民的生死放在眼里,使得我们白白牺牲了七个人!还有一个七岁的小孩子,都被你们波及到了!小阿蛮是我们这个部落最活泼的孩子,却因为你们的狂傲而死…你们欺人太甚了!”一个白胡子老头,声泪俱下,他心如刀割,昏花的老眼中,都爆射出来了慑人的兽芒,声嘶力竭的控诉着。“这件事情,我们会上报给苍犼大王的!如果苍犼大王不管,我们就告到妖侠塔!我们也听说过,妖侠不到迫不得已,是不能够伤害无辜人的…不管你们几个是什么身份,我们这个部落虽然弱小,但生生世世,也要与你们纠缠,不会善罢甘休!族人的血,不会白流!”

“聒噪!”羽铭积羞成怒,右手食指一弹,一缕真气波动掠过,将那白胡子老头直接弹飞出去,口吐鲜血,摔在地上,生死不知。

“也就一个数千人的小部落,也敢咆哮?罢了。既然不知道死活,那现在就将你们这个部落的人,全部屠尽,一个不留!想上报到妖侠塔去?这是在威胁我们!找死!彻彻底底就是找死!”羽铭英俊如明珠美玉般的脸容上。阴郁连闪,狞恶歹毒。

“动手!全部灭杀,老幼妇孺,一个不留!”羽铭的声音,像是浸泡在寒冰里,冷冽入骨,杀气漫卷!

“是,羽铭师兄!”

几名妖侠气势陡然变得险峻起来,全身真气滚滚沸沸,庞大的杀气。到处蔓延。他们的形体都似乎变得高大起来。山海大狱,都不能够媲美万一!

“畜生!你们这几头畜生!猪头不如!”

“你们敢在天龙帝国境内杀戮,你们真是太目中无人了!苍猊大太子就在附近的部落。你们还敢杀人?苍猊大太子最是仁厚,他不会放过你们的!”

……

这个部落的蛮人,都发出来椎心泣血的嚎叫声,个个都金刚怒目,恨意滔天。

“杀!”羽铭脸色一沉。

就在这时……

“哈哈哈哈…羽铭,陈天乐,顾一寒,吴晓峰,想不到你们几个,居然在这里作威作福。居然还想屠灭一个部落。真是横行霸道,无法无天…”

一把蕴有耻笑的嗓音响起。

接下来,走出来一个身穿斑斓兽皮铠甲,头戴牛角帽的人。

这人脸上一片乌黑邋遢,头发也蓬乱如稻草,但双目灵动,明亮,灿若星辰,气贯长虹,全身精力弥漫。正是萧寒。

萧寒悄悄走入这部落,已经知道在这部落之中,发生了什么事情。当初在天龙帝国皇城,萧寒被羽铭等妖侠挟持,而后直接出卖给苍犼,使得萧寒与这几个家伙,已经结下不死不休的仇怨,现在,竟然狭路相逢,萧寒心中杀机暴走,几乎无法遏制,直接出面,连连讥笑。

“什么?萧…萧…萧寒?!!!!”

羽铭等四人,也是一下子就把萧寒认了出来,他们惊骇不已,都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

“萧…萧寒…你…你居然还没死?”羽铭眼睛里面,全部都是狐疑与震惊。他显然还不知道萧寒大闹天龙帝国皇城之事。他想不出萧寒不死的理由,毕竟,他是亲眼看到萧寒被扔进豢养纯血天龙与纯血狻猊的建筑内。就连李繁铭这种大能,都曾说过,那两头太古纯血巨兽,普通的化符境高手,都无法降服与猎杀。似萧寒这种菜鸟,被扔进去喂养那纯血天龙与纯血狻猊,便如同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萧寒应该是早已经尸骨无存,亦或者化为两头巨兽拉出来的一泡粪便,但他居然落落大方的出现了,毫发无损!

一时间,羽铭等人,喉头都噎住了,说不出话来。

“对了,问一句,苍猊大太子就在附近的部落么?”萧寒侧头看向那群蛮人。

蛮人们被这个半路杀出的人物,弄得有些发懵,不过萧寒大闹天龙帝国皇城的消息,还未来得及传播到这个渺小的部落,因而,他们看到萧寒与羽铭等人针锋相对,而且,萧寒还穿着一身蛮兵的铠甲,他们也就很快将萧寒归为‘自己人’。

“是的,勇士,苍猊大太子,在数万里外的一个部落之中。大太子宅心仁厚,要帮助那贫瘠的部落种植大量瓜果与蔬菜。”一名蛮女立即回答道。

“种植瓜果与蔬菜?”萧寒脑中灵光闪现。“该不会是趁机悄悄栽种天荒妖果林吧?太好了!终于有了青龙妖皇的下落!太好了!哈哈哈哈!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哦…萧寒,你没死。嗯,你这个人,真是愚不可及,既然侥幸苟活,就应该内敛,夹着尾巴滚回你的宗门,可你却偏偏又蹦跶了出来…你这是在作死,你知道么?”在短暂的惊愕之后,羽铭冷静了下来。他真气扫荡,窥伺萧寒的虚实,发现萧寒的气息,就如同之前所见一般弱小,他们四人联手,拿捏住萧寒,应该也不是什么问题。“呵…萧寒,你现在蹦出来,想干什么?”

“哈哈哈哈哈!”萧寒仰天长啸。“有很多人说我萧寒是小人得志,没有错,老子就是小人得志,而且,老子睚眦必报。你们几个杂种,之前竟然出卖老子。哈哈哈哈,我想干什么?这还用问?我要打死你们!!!!我要你们碎尸万段!我要你们万劫不复!快意恩仇,这就是老子想干的事儿!”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