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激烈争吵(18)

第255章 激烈争吵(18|155)

萧寒先用天妖封神将对手的真气与动作封印,然后肉壳力量崩出,妖法与肉壳力量的配合与运用,妙到颠毫,相得益彰。

三名扩穴境的资深妖侠,个个都称尊一方,到了世俗之中,也是受到黎明百姓供奉与膜拜的存在,但是电光火石之间,就被萧寒抽翻在地。几乎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全场都震惊了!

之前还叽叽喳喳议论不停的低级妖侠们,以及鲜有的几尊扩穴境妖侠,现在都闭嘴了,个个都瞠目结舌的看着萧寒,呆若木鸡,如见鬼魅。

“嘿…早说过了,想讹诈老子,老子就打得你们死去活来。”萧寒冷哼了一声,就径直走向趴在地上,如蛆虫般蠕动的黄太渊。

刚才抽翻黄太渊等三人,萧寒对力道的把握,也是极为精确,并不会将对方致死与致残,充其量也就是使得这三名扩穴境妖侠,暂时失去战斗力。当然了,剧烈的皮肉之苦,根骨疼痛,这是免不了的。不过,扩穴境妖侠,真气量磅礴如海,虽然肉壳不如大荒蛮人,但用真气淬体,也不是说打死就打死的。

萧寒走到黄太渊身边。俯身下去。

黄太渊满口牙齿都已经爆碎,全身在**,鼻涕与眼泪齐流,眼睛里全部都是惊恐与绝望,他嘴角泛着血泡沫,喉咙里发出来咕噜咕噜的声音,就气若游丝的道。“萧…萧寒…你…你…你还想做什么?你…你居然…居然厉害如斯,我…我计算错了…萧寒,你不要乱来…千万不要杀我…我修行到这个地步,也着实不容易…今次,算我错了…以后,有你出现的地方,我绝对消失,如何?我对你,彻底服软了…你放我一马…”

现在。黄太渊心里,也满是苦涩。原本,他准备谋定后动,就对萧寒进行评估,误认为萧寒只是个马屎皮面光,自鸣得意的角色,所以才认定稳稳吃死萧寒。准备敲诈青龙妖皇晶。可没想到,萧寒居然瞬间秒杀他们三名扩穴境。不管是用什么手段,秒杀就是秒杀,这一点毋庸置疑。而且,黄太渊也是老于江湖的角色,他知道。如果不是萧寒手下留情,那他们三个,现在尸骨已寒!至此,黄太渊终于相信,青龙妖皇应该是被萧寒正面击杀的,不可能是假手于人。

黄太渊心里直骂娘啊……‘装!这小子太能装了!扮猪吃老虎,出色当行!这种人出去。不知道**死多少人…老子今次是服了…这家伙注定是枭雄人物,老子栽在他手里,说起来,也不算冤,但愿他网开一面,不要赶尽杀绝。以后有他在的地方,老子躲着走就是了。今生今世,不与他为敌……’

“哈哈哈…黄太渊朋友。你说笑了。”萧寒哑然失笑,“小弟怎么可能杀你们?大家都是妖侠,这一点香火情分还是有的。我们的共同敌人,是妖族,妖侠之间的互相残杀,我是没有兴趣的。也十分厌恶。这样,黄太渊朋友。你有空的时候,能否去一趟南域烽火帝国云雨宗。在云雨宗外门,有一个叫做‘阿丑’的,是小弟的至交好友。阿丑师兄脸上有隐疾。生了毒疮,必须要使用轮回神火真气,才能够烧掉阿丑师兄的毒疮……”

听闻此言,黄太渊如释重负,彻彻底底就是劫后余生,他赶紧打断萧寒的说话。“行!萧寒,我明天就起身,赶赴云雨宗,帮助你的朋友阿丑,治疗脸伤!你放心,这件事情,包在我黄太渊身上,不可能出现什么纰漏。如果治不好阿丑的脸伤,你唯我是问,如何?我明天就动身。”

“好!如此最好!那么,有劳黄太渊朋友了。放心,在下不会亏待黄太渊朋友的,多的没有,几万贡献值不成问题。”萧寒笑道。

“不敢…不敢向萧寒你索要报酬。”黄太渊惊恐道。“分文不取。分文不取!”

与黄太渊交涉了一番,萧寒才站了起来,云淡风轻,离开仙龙镇,向妖侠域走去。

无数低级妖侠,被萧寒的气势所慑,自动让开一条道,让萧寒经过。人人都屏息。

等萧寒彻底离开之后,才有妖侠窃窃私议起来……

“厉害!太厉害了!杀伐果决,一招之间,解决掉了三名扩穴境资深妖侠…”

“天纵神武啊,以我所见,妖侠排行榜上,将崛起一尊头角峥嵘的惊世少年!”

“不过,貌似萧寒使用的是妖法…他的妖力,堪比高级妖皇。不知道这一点,会不会犯禁…”

……

妖侠塔!

顶层!

这妖侠塔顶层,只有一个房间!

厚重的金属铁门,紧紧关闭。这金属铁门之上,镂刻了无数古老的文字与符篆,还有星辰脉络在延伸,各种异象纷呈,圣光如海,甚至于,还有仙气的痕迹,至高无上。这扇门,使得人看久了,都会生出一种吸力,将人的灵魂,吸进一个浩瀚与神秘的世界。

在门内,蛰伏着一股股毁天灭地的气息,令天地宇宙都为之战栗,无人可与之争锋。就好似,这门内,供养着一群远古神灵。

一群老古董,就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跪伏在门外,个个都噤若寒蝉。虽然隔着一层金属铁门,但这些老古董,依旧被门内那慑人心魄的气息镇压,都屏息了,呼吸急促,大气不敢喘一口。

“诸位大人…这个…今次妖侠选拔赛中,诞生的最强年轻人,萧寒…这个…是异类,他居然大肆使用妖法,与诸多妖侠内讧,而且,就听说,他的妖力,已经不输给高级妖皇,这在我们人族的历史上,千古罕见,几乎绝无仅有。诸位大人,人族是人族,妖族是妖族,人族是绝对不可能这么完美掌握妖族的秘法与秘技。萧寒使用灭世妖刀,完全可以媲美那擎霖妖皇,不分伯仲…这。这是极度匪夷所思的事情……还望…还望诸位大人明鉴。此事,绝非因为萧寒与我等有嫌隙,我等公报私仇,而是……而是关联到我们整个人族的兴衰。我们都怀疑,萧寒是妖族的奸细!”

一名老古董,痛彻心扉的禀告道。

金属铁门内,沉吟了数十个呼吸。而后,发出来一把神灵似的声音,“都退下吧。这件事情,我们会处理的。”

“是…是…是……”一群老古董,纷纷退下。

……

金属铁门内!

这是一片极其神秘的空间。

几乎是浩瀚无垠。

在这片空间之中,有着连绵起伏的神山。还有宫阙虚影,强大的精神风暴,在滚动席卷。甚至于仙气条条,仙符交织,到处都在绽放出来万古罕见的神芒。什么天风云雷,黄泉之水,永恒神风。空间裂缝,全部都涌现。

就让人感觉到,处于这片空间的,不应该是凡人,而应该是仙人!

神霞涌动,雾霭滚滚。

在这空间内,有十几团强盛如远古巨神的精神风暴,在蠕动。绽放出来一些规则与法则的力量。

就单单只是精神风暴,而看不见形体。

“萧寒此事…你们怎么看。”一把淡淡的嗓音响起,单单就只是这声音,足以破碎虚空,稍微说大声一点,肯定就是风云变幻,十方浩劫!

这几乎是无敌的声音啊!

的确是看不到任何形体的痕迹。只是十几团精神风暴,在恣意交谈,畅所欲言。

这些精神风暴的气息,简直就如同上古伟大的神灵与仙人一般。震慑千古,破灭九州。而且,这些精神风暴的气息,高高在上,并没有显现出来什么人类喜怒哀乐的情绪变化。时时刻刻,都透发出来天道组合,赏善罚恶,替天行道,种种规则一手制定,一手掌握的无上威严。

“事情的发展轨迹,与我们想象中,出现了一些偏差。不,认真来说,是出现了巨大的偏差。”另一团精神风暴,语气严肃的道。“萧寒此子,在妖侠选拔赛之中,对战加隆的一战,我们都观摩了。当时,萧寒的妖力,只能说是普普通通,大约等于一尊低级妖皇。可如今……”

“萧寒将青龙妖皇猎杀了。青龙妖皇,是高级妖皇,而且,拥有变异血脉,非同小可。居然被萧寒击杀。”又是一团精神风暴,参与进来了。“根据我们所掌控的情报,萧寒在大荒,一招之间,击败了一名扩穴境资深妖侠,他展现出来的妖力,已经是高级妖皇的妖力了。”

“也就是说,这少年,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内,由低级妖皇的妖力,提升至高级妖皇的妖力。”

此言一出,整个空间,十几团精神风暴,同时陷入沉寂。

数百个呼吸之后……

“进步太快了。从低级妖皇,到高级妖皇,仅仅几个月的时间。就这种妖孽的成长速度,在妖族之中,也是万古罕见。即便是那些拥有妖族大帝血脉的生物,也不可能成长这么快。”

“哼!难道萧寒这少年,将会血脉变异,掌控变异妖皇的妖力?然后二次变异,终极变异,直到最后拥有妖族大帝的灭世妖力?这样看起来,我们就是在养虎为患了!”

“我们的判断,可能出现了一些偏差。没有想到萧寒会在短时间内,拥有与完美支配这么庞大的妖力。现在看来,就必须要把他扼杀在摇篮里了,不能够放任他成长下去。”

“对!沧海横流,世事变化无常,纵观历史,有很多浩劫,都是因为一些芝麻绿豆的小事情,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而最终酿成祸乱。堤溃蚁穴。小小的蚂蚁窝,都能够使堤岸溃决……嗯,我支持就此灭了萧寒。”

“我也是这个意思。萧寒已返回妖侠域,正前往妖侠塔,大约是为了获得猎杀青龙妖皇之后的贡献值。就吩咐几尊妖侠排行榜上,1000名以内的千古巨头出手吧。”

“好!我现在就传达下去命令吧。防患于未然,提前把萧寒这个祸胎消灭。使得以后不至于出现什么大的纰漏。”

……

十几团精神风暴之中,就有6团精神风暴,一致决定要消灭萧寒。

……

“等等!”另一团精神风暴,不停的膨胀,蠕动,仙符不断的闪灭,像是随时随刻都有可能爆炸似的。“真是胡闹!萧寒这种少年,也就大约二十岁上下,就能够只身灭杀高级妖皇了。而且,在妖侠选拔赛上,披荆斩棘,有勇有谋,这种天纵神才,几千万几万年都难得出一个,现在倒好,你们不但不重视与培养,反而要杀他?这是什么道理?狗屁道理!这样搞,我们人族迟早灭绝!迟早被妖族赶尽杀绝!”

“是的,你们说说,纵观整个人族历史,有20岁的少年,单独猎杀过高级妖皇么?肯定没有!我们人族,好不容易涌现一个空前绝后的天才,就这么被杀了,你们舍得,我可舍不得。不拘一格降人才,萧寒使用妖法又怎么样了?三千大道,殊途同归,只要萧寒一心向着人族,以猎杀妖族为己任,那就没有问题。不应该诛杀他。以我所见,反而应该大力培养他。使得他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对,萧寒可能是与许多妖侠发生过内讧,击伤过一些妖侠,但他杀掉了为祸人间的青龙妖皇,足以功过相抵了。我看没什么问题。说穿了,萧寒也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处死,让人齿冷!这么一来,我们妖侠塔,迟早人心离散,失去凝聚力!”

……

在十几团精神风暴之中,一下子也有6团精神风暴,反对处死萧寒。

……

此时此刻,在处理萧寒的问题上,这些无上大能之间,就发生了争执。意见分歧。

一下子,气氛就变得紧张起来。

“轰!”

符文交织,雷鸣闪电,日月沉浮,一团气息庞大的精神风暴,发出震怒的声音。“真是荒谬!还指望萧寒成为我人族妖侠未来的领军人物?这是天大笑话!愚不可及!就根据情报来看,萧寒妖力无边,但是真气修为,根本就是垃圾中的垃圾!现在,你们来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一个人族,真气修为一塌糊涂,反而妖力与妖法,突飞猛进,这是为什么?事出反常必有妖!以我所见,萧寒这个人,就是妖族奸细!必须要处死!打得他魂飞魄散!万劫不复!”

“放屁!”神曦涌动,山海咆哮,隆隆而鸣,整个空间都颤抖起来,这也是一团极其强大的精神风暴。“萧寒如果是妖族奸细,怎么可能去猎杀青龙妖皇?”

“苦肉计!这是妖族的苦肉计!牺牲一尊高级妖皇,使得萧寒获取我们的信任!狼子野心!”

……

“萧寒必须处死!没有第二种可能!”

“萧寒必死!罢了,就派遣万古巨头出手吧,弹指间,可令萧寒灰飞烟灭!”

“谁敢杀萧寒?万古巨头?丑话说在前头,哪个万古巨头敢出手,本座就直接灭他九族!”

“萧寒不能够杀!”

……

“杀!”

“万万不能杀!”

……

这群人族的顶尖人物,居然内讧,相互扯皮,争吵起来!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