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章 刺杀颜郎!(45)

第282章 刺杀颜郎!(45|155)

萧寒越听越迷糊…

他实在难以想象,有什么影响人族与妖族之间兴衰存亡的伟大任务,是需要自己这个小角色去完成的。

“呵…”萧寒忍不住自嘲一笑。“这位前辈,萧寒我绝非妄自菲薄之人,不过自家知自家事,我区区真气五段,还没有开始扩穴,依靠偶尔一些奇遇,能够稍微对抗化符境初期的存在……化符境,为真气七段,往上还有真气八段,真气九段…甚至于,还有传说之中存在的仙人。真气境,自扩穴境开始,一个境界比一个境界高明,每一个境界之间,都不啻于一道难以逾越的天堑。坦白的说,如今我面对一尊真气八段,可以说动念之间就是个死字,不可能有任何反抗的余地。这位前辈…如我一般的存在,去完成这等关乎人,妖两族存亡的任务,与炮灰无异…”

这番话,不吐不快,萧寒直接说了出来。而且,脑子里开始飞快盘算……‘莫非,这妖侠塔高层的计划,就是在我得到这个排名之后,安排我去完成一个必死的任务?’

这样一想,萧寒心中,一下子涌起一阵怒意。

“少年萧寒,你发怒了么?”那声音高高在上,微微一笑。

发出这声音的精神波动,极为敏感,能够洞彻萧寒的内心情绪波动,使得萧寒稍微有一丁点喜怒哀乐,都瞒不过他的法眼,所有一切,清澈见底。

“嗯?”萧寒心中一窒,暗叫的一声厉害,他目光中掠过一丝阴沉,不过内心的情绪,却深深的收敛了起来。他现在更加的谨慎了起来,在这种谨慎之中。又蕴有深深的警惕。

精神波动沉默了几个呼吸。而后…

“嗯,萧寒,本座不会糊弄你。的确有这么一个任务,关乎我人族的兴衰荣辱。而且。这个任务,也的确需要你去完成。坦白的说,这个任务,在整个妖侠界。甚至只有你,才能够去完成。你所说的什么真气八段,真气九段,真气十段…统统不能够胜任。甚至于。妖侠排行榜位列前100的万古巨头,想去完成这个任务,也是必死无疑。但天地万物。世事总有一线生机。这一线生机。就是萧寒你!一饮一啄,莫非前定。你近年如彗星般崛起,成长速度之快,连本座都瞠目结舌。有时候,本座就想,莫非,萧寒你的出现。就是秉承了群仙的意志,降临下来的一线生机,使得那个看似永远无法完成的任务,能够迎刃而解…”

萧寒能够分辨出,那至高无上的声音,在这一番说话中,蕴有一种很认真的味道,不像是在天花乱坠的忽悠。

“不可能…我的修为,怎么能够去完成连万古巨头都必死的任务?”不过,萧寒终究难以相信。

“哈哈哈哈哈哈~~~~~~~~~~~~~~”

精神波动大笑了起来。

萧寒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少年,今次,是本座与你的单独对话,十分机密,就连长老会的人,都不可能知道我们之间,对话的内容。”那声音意味深长的说道。

“长老会?”萧寒眼珠子转动,他脑中掠过一抹灵光……从这声音的字里行间来分析,似乎,他在妖侠塔的地位,还要凌驾于长老会!他究竟是什么人?

“萧寒,之前,本座曾亲自扫查过你,知道了一个惊天动地的秘密。呵…”那声音淡漠的道。

而且,这声音有了一种微妙的变化。如果说,一开始,这声音里蕴含的态度,还是和颜悦色,那么现在,就隐含了一种淡淡的威严,一种发号施令的痕迹…

一种至高无上,唯我独尊的意念波动,在斗室之中滚滚散开,对萧寒进行了压迫。似乎想要使得萧寒心甘情愿的臣服,沦为傀儡。

在这种无以伦比的精神压力面前,萧寒的意志,似乎在顷刻之间,都要受到影响,彻彻底底的俯首称臣。但是,忽地,心脏之中的妖蛋,快速跳跃了几下,也传达出来一种朦朦胧胧的意念,瞬息之间,就将那股要强行压制萧寒的意念,冲散开来。

“你就是在此之前,曾想要渗入我心脏的那股精神波动?”萧寒终于还是骇然出口。

一种如临大敌的味道,死死的攫住了萧寒!

如芒刺背!

“是的,因而,本座知道,萧寒你身怀惊世的秘密,而且,这个秘密,和妖族有关。”那声音,笃定道,似乎已经掌握了一切。“萧寒,本座扫查过你的血脉与生命基因。你,并非特殊血脉者,根骨也是普普通通。你之所以拥有今时今日的成就,与心脏之中的秘密,休戚相关。它,功不可没。这个秘密,与妖族有关。”

萧寒连退数步!

他心念如潮涌……怎么办?这妖侠塔高层,现在终于捅破了那层窗户纸,与我当面谈论这个秘密!我应该如何处之?听凭他制裁?亦或者是拼死反抗?不过,他太强大了,不费吹灰之力,动一动念头,就能够抹杀我一千次,一万次…我如何反抗?但我萧寒,绝非坐以待毙之人!

“哈哈哈哈…萧寒,不要慌乱。”这道精神波动,明显的扫查到了萧寒内心的不安与焦灼,他得意一笑,“萧寒,或许连你自己,都不清楚,你心脏之中的这个妖族秘密吧?那么,今天,本座就告诉你,你心脏之中,有一团妖族本源能量,这团妖族本源能量,凌驾一切,甚至超过了妖族大帝的生命基因,绝对非同小可。”

“超过了妖族大帝的生命基因?”萧寒心中一紧。

“毫无疑问,这团凶残的妖族本源能量,一旦成长起来,会给人世间,带来难以想象的灾难。对于我们人族,是噩运与不祥。是一大祸胎。按理说,这种祸胎。我们应当提前扼杀。不过呢,本座还察觉到,这团妖族本源能量,已经与萧寒你融为一体。被你莫名其妙的炼化了,所以说,一旦要铲除这妖族本源能量,就必须连同萧寒你一起…毁灭掉。”那声音。运筹帷幄,谈笑风生起来。“上天有好生之德,虽然你萧寒身体内拥有罪大恶极的祸胎,但你萧寒却无罪。株连到你,我们也感觉到不妥,而且。我们惜才。你如一件自然雕琢的精美饰品,要是就这么打碎,也暴殄天物,使得我们不忍心……”

听到这声音堂皇正大,洋洋洒洒的说话,萧寒心中却是一个念头接着一个念头的翻涌不停……‘我心脏之中的妖族本源能量,比妖族大帝还强大。对。这一点没错,当初,我之所以能够成功炼化妖帝手掌,心脏中蛰伏的妖蛋,功不可没。这团能量,肯定是要比妖帝强横的,这种能量一旦爆发,的确,对人族会是一场横祸。现在,妖侠塔高层,已经明白了这一点。不过,他们似乎不会立即毁灭我。什么上天有好生之德,什么不忍心,什么仁慈……这一切,骗骗三岁小孩还可以,却骗不到我萧寒!这妖侠世界,是极为残酷的,堪称自私。一个妖侠选拔赛,就已经将妖侠世界的弱肉强食,演绎得淋漓尽致。在妖侠选拔赛之中,信奉的宗旨,就是无所不用其极,踩在其他人头上上位。妖侠,根本不信奉仁慈!而且,在面对妖族的时候,更加没有仁慈,有的只是杀戮。当然,这一点无可厚非。譬如,当初在阿丑的家族,遭遇到几名妖侠,为了追杀北玄妖皇,不惜屠城,他们不可能将普通人的生命放在眼里,只求诛灭妖族,宁可错杀一万,也不允许放过一个。’

‘这些妖侠塔高层,一生之中,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杀戮,把什么也都看得淡了。不可能为了不株连我,而放弃毁灭我心脏之中的妖族本源能量。事实上,他们大费周章,设下许多圈套,想要算计我,这一点令我非常疑惑。以我目前的战力,他们本可以轻而易举捏死我的。他们为何不这样做?反而拐弯抹角?’

很快,萧寒就戳中了事情的关键。

萧寒现在,心灵枷锁已经打碎,思维非常活跃,各种想法,天马行空,层出不穷。

“为什么妖侠塔高层不直接抹杀我,连同我心脏之中的妖蛋,一起毁灭掉,这样一了百了,反而如此拙劣的算计我?”

“这是为什么?”

“究竟为什么?”

……

赫然!

“对了!我知道了!一定是心脏中的妖蛋,非同小可,使得这些妖侠塔高层,投鼠忌器。他们也怕遭受到反噬!对,一定是这样!在此之前,那精神波动想要渗入我的心脏,看个究竟,却被妖蛋的意志与妖气,将那精神波动,都彻底绞成粉碎!”

“他们不是不想杀我,而是怕心脏中的妖蛋失去控制,直接暴走!”

“妖蛋被我炼化,处于我的体内,局面还能够控制,一旦他们杀爆了我,情况就不好说了!”

“一定是这样!不是不想杀我,是不敢杀我!”

……

终于,萧寒想通了事情的关窍!

“本座之前就说过,一饮一啄,莫非前定。看待事情,必须从正反两个角度去分析。萧寒你现在,如一把双刃剑。你心脏中,隐匿的妖族本源能量,对于我们人族来说,是潜在的威胁。但是,正因为你拥有这样的秘密,使得,你能够有机会去完成那个任务!”

“那个任务?究竟是什么任务?”分析出来妖侠塔高层投鼠忌器,不敢立刻抹杀自己的源头之后,萧寒内心的惶恐,也渐渐的平息了。有了一种光脚不怕穿鞋的味道,也算是有所依仗了。

“哦?情绪竟然慢慢平复了。萧寒,你心志之坚韧,也的确得天独厚,超出本座的想象,看来,本座有必要对你进行重新评估了。”那声音嘟囔了几句,不过不以为意。继续说道。“萧寒,你可知道我人族历史上,出现的最大叛徒是谁么?”

“嗯?”萧寒一愣。

“颜郎。人族历史上最伟大与最杰出的炼药师。曾经也是一名妖侠。于数万年前,判出妖侠塔,投奔妖族。”那道声音之中,也一下子蕴满了恼怒。

“颜郎?这个名字,我倒是听说过。而且我知道。妖族用来屏蔽妖气的所有圣药,都是出自颜郎的手笔。这个…对了,青龙妖皇,就是因为服用了这种圣药。使得李繁铭此等千古巨头,都无法将其识破……”萧寒脱口而出,“真是想不到,颜郎居然也曾经是一名妖侠…”

“他是妖侠之中的叛徒!败类!万恶不赦!背弃了人族。投入妖族!这是人族历史上最大的耻辱!”那道声音,略微有些失态了。“颜郎的背叛,影响到了这个世界,人族与妖族的格局!”

“哦?”听到此处。萧寒倒也是竖起了耳朵,显得十分好奇。

“在这个宇宙之中,有着无数的人间界。我们所处的这个世界。只是沧海一粟,冰山一角,一个普普通通的人间界。在每一个人间界中,恒古不变的主题,便是人族与妖族之间的争斗。有的人间界,已经失守了,彻底沦为妖界。所有的人族,要么是被妖族杀死,吃掉,要么是沦为了妖族的奴隶与苦工。当然,亦有的人间界,人族杀尽了妖族,使得,世界成为了乐土,无忧,人族可以不必担心妖族的祸害,从而安居乐业…在我们这个人间界,同样,人族致力于诛杀妖族,除魔卫道,也诞生了专门猎杀妖族的职业……妖侠。在数万年前,我们这个人间界,一度在对决妖族的战争之中,取得了重要的突破,有许多妖族大帝,都殒命在我们的高级妖侠手中。使得妖族元气大伤。按照这样的发展,或许在数千年,一万年之后,我们这个人间界,也可以将妖族全部消灭。萧寒,本座可以告诉你,仙人与仙界,都是存在的。然而,人间界太多太多了,如恒沙一般,仙界却只有一个。因此,并不是每一个人间界,都能够受到仙界的眷顾。但是,一旦某个人间界,人族与妖族的斗争之中,人族大获全胜,消灭的这个世界的妖族,那么,就一定能够被仙界知道,仙界会降临下来赏赐,会点化这个人间界……”

“这样么?”萧寒努力消化着这些话语。

“原本,我们这个人间界,即将要把妖族连根拔起,诛恶务尽…使得我们这个人间界,能够得到仙界的青睐!但是所有的一切,都被一个叛徒破坏掉了!颜郎,他居然投靠了妖族!使得妖族能够由苟延残喘的状态之中,得到足够的补给与喘息!在我们这个人间界,时至今日,人,妖两族,又处于一种均衡的状态了!”

萧寒脑子运转……‘唔…似乎是几万年前,妖族受挫,本应该逐渐灭亡的,但是因为颜郎的叛逃,使得妖族不但没有灭亡,反而经过这几万年的发展,恢复生机,现在能够与人族分庭抗礼,使得人族很难杀尽妖族…’

“颜郎以一人之力,改变了这个人间界,人族与妖族的大格局…这真是难以置信的事情。”萧寒疑惑道。“这颜郎,真有这般手段?”

“坦白的说,颜郎在炼药与炼丹的天赋上,几乎是空前绝后,不但在我们这个人间界,绝无仅有,放到其他任何一个人间界,也是无敌与几乎传奇的存在。毫不夸张的说,如果给他足够的材料,他大约能够炼出仙丹!”

“唔?”萧寒躯体一震。

“颜郎不但可以炼制出来屏蔽妖气的宝药,而且……萧寒,你也知道,在妖族妖皇这个领域,有着变异与不变异的区别。没有产生血脉变异的妖皇,虽然也残暴,但我们人族妖侠的千古巨头,还是能够比较轻松的猎杀。然而,变异妖皇,那就极为恐怖了,妖力如渊似海,随随便便就能够掀起血雨腥风。每猎杀一头变异妖皇,都需要付出大量妖侠的生命,代价非常惨重。不过,妖族的血脉很特殊,绝大多数高级妖皇,一生之中,都不可能变异。产生血脉变异的妖皇,事实上凤毛麟角。但是,颜郎能够炼制一些秘药,使得普通高级妖皇产生血脉的变异,概率大增!”

“啊!!!!我明白了!也就是说,颜郎,能够依靠炼制秘药。亲手缔造出来大量变异妖皇!本来不可能血脉变异的普通高级妖皇,在服用了颜郎的秘药之后,都有很大的概率,进行变异。变异妖皇数量增加之后。使得妖族综合实力大增,人族要剿灭妖族,越来越难。而且,更为可怕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颜郎可以缔造出来更多变异妖皇,这样的话,妖族将坐大。在某一天,我们这个人间界,或许有可能演变为……妖界!”萧寒惊骇道。

“是的。萧寒。正如你所说……在颜郎刚刚投靠妖族之初,他在数十年之间,才能够缔造出来一头,两头变异妖皇。但是近年,大约是他炼药的水准越来越高,根据我们的情报,他目前。每隔五年,便能够炼制出来一粒绝品宝药,使得一头普通血脉的高级妖皇,发生可怕的变异!这极为可怕,大约有可能,颜郎的炼药水准,再度提高,每年都可以缔造出来变异妖皇,若然,事情发展到那个地步,妖族将对人族,发起反攻!大量变异妖皇,高级妖皇,甚至于妖帝,将组成大军,对人族江山,进行践踏,使得整个人间界,沦为一片黑暗,生灵涂炭,天道崩溃,人族覆灭……”

“萧寒,你要知道,本座所说的每一句话,都绝对没有任何夸张的成分。”

“越就是说,颜郎,或许是左右我们这个人间界,人与妖两族,谁能够称霸的关键人物。那么…杀死颜郎,亦或者将颜郎抓回来……”萧寒一边思索一边道。

“要杀死颜郎,亦或者擒拿颜郎,几乎绝无可能。他被妖族所重视,供养在妖都,永远也不会踏入人族领地。妖都乃是这个人间界,妖族的老巢,那里没有人族,无穷无尽的妖族,在那里栖息。其中不乏大量妖皇,高级妖皇,变异妖皇,甚至于还有妖族大帝。颜郎受到最严密与周全的保护。在历史上,曾经有过18名千古巨头妖侠,5名万古巨头妖侠,甘冒奇险,进入妖都,对颜郎,进行暗杀。结果,全部陨落,甚至于,他们连颜郎的面,都没有见到,就被群妖围攻,顷刻之间轰成粉末…暗杀颜郎的任务,号称妖侠界最重要,最伟大,也是最难以完成的任务!颜郎若死,在我们这个人间界,妖族将势微!毕竟,妖族的血脉是很特殊的,无数的高级妖皇之中,也难以有一个产生血脉变异。它们若失去了颜郎,在以后的漫长岁月中,变异妖皇的数量,会越来越少!杀一个少一个!最终被我们人族剿灭!”

听到这里,萧寒也是狠狠的摇了摇头。“但是,恕我直言,要暗杀颜郎,真的太难太难了,几乎不可能完成。不,不是几乎不可能,而是绝对不可能。”

“是的,我们得到过一些情报,在妖都,颜郎每一次出行,至少会有几十头甚至上百头变异妖皇,数百头高级妖皇,进行保护。而且,这些变异妖皇,对于颜郎的忠诚度,绝对不容怀疑。它们随时随刻,会为了保护颜郎,自爆妖体。因为,它们的变异,全部是拜颜郎所赐。它们是颜郎的死忠,大约,随着颜郎炼药技术的提升,可以使得这些变异妖皇,有进化为妖帝的可能。”

“呵…”这声音笑了一下,但是笑声里,装满了惊恐,前所未有的惊恐…“如果颜郎,成功炼制出来变异妖皇进化妖帝的药物,那么,我们统统完蛋了,妖侠塔也完蛋了,整个人间界,都完蛋了。”

萧寒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这绝非危言耸听。颜郎真要是能够缔造出来妖帝,就算是五十年,一百年出一尊妖帝,那都将造成人族的彻底灭亡。

“杀死严郎,刻不容缓!这个任务,关系到人族的存亡!萧寒,你便是完成这个任务的不二人选!”那声音,威严凛凛!

萧寒一个哆嗦!

“去你妈的!”情急之下,萧寒大爆粗口。“为了这个任务,已经陨落了十几尊千古巨头,数尊万古巨头。而且,那颜郎身边,有上百头变异妖皇保护,高级妖皇不计其数,你要我去杀他?”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