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3章 实在太凶残了!(10)

第293章 实在太凶残了! 10|171

西门飘雪,彻彻底底的三尸神暴跳,七窍内生烟!

要知道,西门飘雪此人,年轻时候,至少在南域范围,算得上一号天才,为人自负,心高气傲,极有天才的抱负与尊严。容不得人欺侮。后来,他通过残酷的妖侠选拔赛,在同龄人之中脱颖而出,成为了这个世界的特权者,妖侠。而后,他亲自缔造出来了名剑山庄这个万世不朽的宗门,并且一生之中,也斩杀了不少的妖族,甚至还杀过高级妖皇,功勋盖世。可以说,西门飘雪是一代宗师,渊渟岳峙,有强者的气度与风范,群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或许,在这个世界上,已经鲜有什么事情,可以令得西门飘雪失态。

他是个沉得住气的男人。

但是此时此刻,他完全沉不住气了!

他全身因为愤怒,筛糠似的抖动着,周身剑气,似乎都要暴走了。

萧寒太过分了!

直接蹬鼻子上脸,杀上了名剑山庄,吼碎山河,指名点姓要灭了他西门飘雪。

当面打脸啊!当着名剑山庄十数万弟子的面,狠狠的抽了他西门飘雪几个耳光!

萧寒在名剑山庄山门前一堵,扬言灭门,这让名剑山庄上下,有了一种被关门打狗的味道,这就是奇耻大辱!自名剑山庄开宗立派以来,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羞辱。而且,放眼整个南域,甚至整个天下,任何大宗门,都不可能被人这么欺侮。

“萧寒!你作死!无耻狂徒。竟然打上了门来。真是欺我名剑山庄无人!”西门飘雪眸中喷火。想要杀人。“好,好,这也罢了,夏风之仇,本座一直铭记在心,不敢一日或忘…事实上,你不来找本座,本座也会杀你。这桩仇怨。本就是不死不休,不可能化解。今日你既然主动送上门来,倒也正中本座下怀,也省得本座想方设法,引你入毂…好,好得很……”

“西门飘雪,你这卑鄙小人,你要杀我,尽管明刀明枪的来,我萧寒也尊重你这种级数的对手。然而,你居然唆使云蓉投毒。企图用这种鬼蜮伎俩来暗算我……无耻啊!彻彻底底就是下三滥的行径!不过,云蓉与我真情相交,不肯害我,被逼无奈,只好自寻死路,服用下去你交给她的毒药……你,西门飘雪,丧心病狂,连自己宗门的天才也不放过!云蓉乃是妖侠,却被你逼死,你难辞其咎!这件事情,若被妖侠塔高层知晓,你西门飘雪,也难逃制裁!”萧寒中气十足,这番话说得洋洋洒洒,震耳欲聋,使得整个名剑山庄上下,都听了个清清楚楚。

“西门飘雪,你有种就冲着我萧寒来,背地里搞鬼,害得云蓉生死未卜,你这畜生!我萧寒今日,定要将你亲手毙了!”

站在西门飘雪旁边的一些真气境剑修,本不知道邵云蓉失踪的原委,现在听到萧寒如此一说,心头立时恍然,都忍不住侧目看向西门飘雪,心中都暗道……‘庄主真是这样的人?不敢堂堂正正的与萧寒对决,竟然使用投毒这种下三滥的手段…这,这完全就违背了剑修的精神啊……’

“萧寒!你还敢在本座面前提邵云蓉这吃里扒外的小贱人!”西门飘雪老羞成怒。

“闭嘴!西门飘雪,你才是贱人,你全家都是贱人!多说无益,现在,就让我来取你狗命!”萧寒厉声咆哮。

站在西门飘雪身旁的几名名剑山庄长老级人物,飞快的交换了一下眼色,旋即……

“大家散开!合围!击杀这萧寒!此人血口喷人,妖言惑众,罪该万死!”

呼啦啦~~~~~

百来尊名剑山庄真气境剑修,一下子散开,呈扇形,隐隐约约,要对萧寒形成包夹合围之势。

这一片天空的空气,统统都被锋锐的剑气切开,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真空。名剑山庄最强的一批人马,已经齐聚于此,百来尊真气境,其中也有好几个妖侠,都齐齐看向萧寒,杀气腾腾,舍西门飘雪本人之外,还有几尊扩穴境的人物,气势极为惊人,统统都散发出来了位高权重的气度,身躯随意一动,就能够散发出来横扫一切的剑光。除了这几尊扩穴境的人物之外,其余,什么真气四段,真气五段,也不在少数。可谓是阵容鼎盛。这名剑山庄,若精英尽出,未尝不能够剿灭全身时期的擎霖妖皇,甚至于青龙妖皇。

铺天盖地的气势,朝萧寒席卷而去。

然而,萧寒却怡然无惧,淡淡的看着这群真气境,表情无悲无喜。

“庄主,让我来。”

这时,一直站在西门飘雪身旁的一名青年男子,一步踏出,他气势如渊,深不可测,刚才站在西门飘雪身旁,如老僧入定,一言不发,也没有出言辱骂萧寒,现在却一步踏出,走上前来,面对萧寒。

赫然之间,此人身上的气势,节节攀升,整个人一下子变得威严无敌,剑势巍峨,倚天拔地,人如利剑,要刺穿苍穹。全身上下,无一处不绽现出来骄傲,无一处不绽现出来天才。

就在这时……

在名剑山庄附近,出现了一道道精神波动,这些精神波动,游龙似的蟠绕在名剑山庄方圆数十里内。要知道,萧寒在这里,闹出这么大的阵仗,南域的一些真气境高手,甚至于一些妖侠,不可能不知道,因而,立刻放出精神波动,过来围观。就连南域五大顶尖宗门中的八荒殿,烈焰门等等宗门,也都有高手放出精神波动,过来探个究竟。

“嗯?是萧寒?啧啧,真是生猛啊…居然一个人来单挑名剑山庄满门…”

“就听说萧寒此人,不仅仅在今届妖侠选拔赛中。一枝独秀。而且在他成为了妖侠之后。也连连出风头,这是个人物啊。”

“不过也太蠢了,他再生猛,再天才,也不过二十多岁,弱冠少年,才出道几年?就敢来践踏名剑山庄,真以为西门飘雪是吃素的?”

“再说了。他这样搞,妖侠塔高层一定会严惩的。这么多年了,我还从来没有听说过,妖侠之间寻仇,直接杀到别人宗门去,扬言灭门的。萧寒这是在作死,挑战妖侠塔高层的底线……”

……

越来越多的精神波动,来到了此处,不过,也没有人现身出来多管闲事。大家都是在隔岸观火。

“请诸位赶来的朋友,不要插手这件事情。这是我们名剑山庄与萧寒之间的私人恩怨,与旁人无关。我们名剑山庄不需要其他朋友来助拳,反之,我们名剑山庄也不想有人与萧寒沆瀣一气。但凡有人帮助萧寒,就是与名剑山庄为敌,也是助纣为虐,挑衅妖侠世界的规则。”那走出来与萧寒面对的青年男子,落落大方的说道,而后,目光凝视萧寒。“嗯?你就是萧寒?我听说过你。我是刑九悠,妖侠排行榜,位列1822。不得不说,萧寒,你的崛起,太迅猛了,短短几年时间,你就从一名不文,成长到了这种地步。看来,你也的确获得过许多奇遇。但是,让我刑九悠来告诉你,奇遇是奇遇,底蕴是底蕴,你才出道几年?就算你从娘胎里开始修炼,根基终究也是浅薄。这里容不得你来撒野!今日,就让我刑九悠,代替庄主,教训教训你……”

“哦?刑九悠,号称名剑山庄庄主西门飘雪之下的第二高手,曾经孤军深入到一座妖窟,与一头高级妖皇斗智斗勇,最终联合其他几名妖侠,斩杀了那头高级妖皇。此人是个人物啊!在几年后的圣战中,肯定会获得更加有利的名次!”

“嘿…扩穴境?全身盛开58枚真穴,扩穴8次,也不知道扩穴多少倍,不过距离化符境,也相差甚远。就这种货色,也敢叫阵?”萧寒的语气之中,全部都是不屑。

“嗯?”那刑九悠听闻萧寒此言,心神暴怒。“好!萧寒,既然你冥顽不灵,那么,就让我来炮制你!你记住,我出剑速度很快,我剑一出,必有人多落地,你……”

说话之间,在刑九悠身上,升腾起来一道剑光,这一道剑光稍微显现,其中就传递出来了至高无上,几乎是凌驾于天上的剑意。眼看,这道剑光就要朝萧寒刺杀过来!

就在这时!刑九悠话还没说完!

“土鸡瓦狗!”萧寒一声暴吼,身躯一动!以他的身躯为中心,爆发出来一种荒芜与伟岸并存的恐怖力量,这力量所到之处,空气崩开!人形真犼的可怕气息,直接将刑九悠酝酿出来的剑气,直接击碎,彻底瓦解。

萧寒几步之间,已经走到了刑九悠身前,他的身躯,在刑九悠瞳孔里,不断的放大,犹如从神话和史诗之中,走出来的一尊神灵,瞬息之间,就将刑九悠的心神夺走。

说时迟那时快!

萧寒一巴掌拍出,5300万鼎的力量,毫无保留的释放了出来!

这一掌,没有任何招数,没有任何技巧,也不含有任何的真气波动,纯粹就是肉壳力量的爆发,但却爆发出来了毁天灭地的威能,这股力量所到之处,任何一切,统统崩灭!

“噗嗤!”萧寒就一掌打在刑九悠躯体上,打得刑九悠身躯如玉石般,一下子粉碎了,爆炸开来!

一堆堆极品真气灵石,丹药,秘笈,地图,宝剑,从刑九悠的身躯之中爆了出来,洒落一地,还有一块妖侠令,也跌落了。

一掌,刑九悠死!

“啊?什么?没有看错吧?一招之间,把刑九悠生生打碎了?这…这…这怎么可能?太凶残了,实在太凶残了!”

四面八方看热闹的精神波动,统统惊悚。

“九悠!!!!”西门飘雪,根本来不及救援刑九悠,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他被萧寒打爆。

一下子,西门飘雪就爆发出来了撕心裂肺,如丧考妣的惨叫声。“萧寒!!!!你万恶不赦!你这个小畜生!你纳命来啊!”

西门飘雪现在,几乎是气得肝胆俱裂,眼眶裂开,流淌出鲜血,萧寒真的干冒天下之大不韪,在名剑山庄的地盘上杀人,而且杀的还是名剑山庄的第二高手,妖侠排行榜上的著名妖侠,这简直就是凶残到令人发指,百无禁忌,这种行为,在南域,几乎有史以来,从来没有发生过!

“叫什么叫?老子说过,老子萧寒,今天要横扫一切!”萧寒面无表情,身躯一动,已经朝西门飘雪碾压而去!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