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3章 李繁铭!(20)

第303章 李繁铭!(20|171)

得知到这几头妖皇,处心积虑,甘冒奇险,想要献给颜郎的生辰寿礼,居然是一尊人族妖侠排行榜上的万古巨头,萧寒也着实震惊了一下。

送药材,送天材地宝,送绝世武技秘典,甚至于送藏宝图,美女之类的,萧寒都绝不惊讶,现在竟然是要送一尊妖侠给颜郎。

不过,想想也对,大约颜郎现在是极为憎恨人族的,因而才会废寝忘食,研发各种丹药,帮助妖族崛起。那么,送点妖侠过去,让颜郎生生折磨与羞辱,倒也不失为另辟奇径。虽然这太过重口味了一点,但说不定颜郎深好此道。

“无妨,我的目的只不过是顺利绕过要塞,进入妖都,仅此而已…”萧寒心念微动,旋即开口道。“当我们劫走那尊万古巨头,上官无敌之后,如何带着他,越过要塞,返回妖都?难不成直接冲过去?”

“哈哈哈…银面妖皇,这一点,你就更加不用担心了,我们是有备而来…所有的细节,都经过了反复的推敲,不至于临到头来,出现纰漏…”烈焰妖皇右手一抖,手中出现一张土黄色符篆,巴掌大小,这符篆之上,勾画了许许多多的妖族文字,组成一个阵法,精纯的妖气,在符篆表面流淌…“这张妖符上面,记录了妖都某处的空间坐标,本皇催动妖火焚烧妖符,会产生出来一个方圆20丈大小的空间传送漩涡。这空间传送漩涡,可以维持10个呼吸。也就是说,我们在得手之后。便聚集到20丈的范围内,10个呼吸之后,可以进行传送,顺利抵达妖都……为了得到这张妖符,本皇几乎倾尽所有。因而…到时候,颜郎大师赐予下来宝药,本皇必须第一个挑选,剩下的,再让你们分润。不过你们放心,只要将上官无敌交给颜郎大师,宝药必然不会缺少,到时候我们都有份。”

“哦?竟然还有直接传送到妖都的符篆?”萧寒心中一动。“那就太好了!嗯,你们放心,今次我是恰逢其会。并没有参加这次行动的策划与准备,所以,我最后一个分润宝药,你们吃了肉,留一口汤给我喝喝就行了。”

听到萧寒这么一说。这些妖皇都满意的点了点头。

然而。萧寒却是隐晦的扫了烈焰妖皇手中的妖符一眼,心中杀机微动,‘只要老子暴起出手,将这个烈焰妖皇宰了,抢夺到这张妖符,老子就能一帆风顺的抵达妖都…’

不过,想归想,萧寒也没有打算冒险。毕竟,要同时对付7头凶残的高级妖皇,萧寒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况且。一旦战起来了,妖气波动盈野,要塞之中的妖侠,一定会倾巢而出。

这时,烈焰妖皇将那张妖符收了起来,郑重其事道,“本皇来分配调度一番。动手的时候,本皇,还有戾风妖皇,陨石妖皇,银面妖皇,我们四个,主要负责攻击护送上官无敌的妖侠队伍。剩下三位,负责抢夺上官无敌。大家都没问题吧?”

“哦?我负责进攻?”萧寒一愣。

那伪装成白衣少年的妖皇,乃是戾风妖皇,阴测测的看着萧寒。“怎么?银面妖皇,你怕了?你不是干掉过不少妖侠么?你的本命妖法,应该以攻击为主吧?”

“好,我负责进攻吧,这个无妨。”萧寒笑了笑。

“那就这么决定了。得手之后,诸位向本皇靠拢,本皇直接燃烧妖符,开启空间传送,使得我们大家,都能够安全传送回到妖都。”烈焰妖皇吩咐道。“好了,诸位这就好好养精蓄锐吧。明天一早,上官无敌就会被护送出要塞,到时候,我们抓住机会,在那尊大帝出手吸引要塞火力的刹那间,我们就动手!”

几头妖皇商议妥当,各自返回小镇客栈。

萧寒躺在客栈房间内温暖香洁的被褥中,双手枕头,目光看向黑暗中的天花板,喃喃自语…“云蓉你放心,我一定会进入妖都,找到颜郎,替你拿到解药。而且,我萧寒今次,也要利用这险局,尽可能的提升战斗力。哼!那七头妖皇,如果统统被我宰杀,掠夺它们的妖皇晶,我的妖力与妖法,一定会提升几个层次…罢了,先不要造次,我还需要利用它们,混入妖都……”

……

客栈的另一间房内。

以烈焰妖皇为首的7头妖皇,聚集在房间里,彼此交谈。

很奇怪,它们在进行谈话的时候,说的并不是人族语言,而是一种晦涩艰深的语言,这语言十分古老,神秘,像是上古时期某种生灵的母语。

是妖族语言!

不过,这上古妖族语言,通常是被妖族之中的贵族所掌握,低级的妖族,记忆中并没有传承这门语言,是后天学会的。而且,这上古妖族语言,十分难学,所以低级妖族,一般来说,要讲妖族母语,反而不如人族语言那么顺畅,而是很艰涩。

在绝大多数情况下,低级妖族,还是以人族语言进行交流,鲜有讲妖族母语的。

如果一头妖族,能够将妖族母语说得很顺畅,很自然圆满,那就可以断定,它是高级妖族,妖族之中,真正的贵族。

“烈焰…烈焰妖皇…那个银面妖皇,你怎么看?”伪装成白衣少年的妖皇,用妖族语言,结结巴巴的问道。

“的确是我们的同类,这没有什么…没有什么疑问。”烈焰妖皇的妖族语言,说得也不怎么流畅,结结巴巴。“只不过,这家伙很神秘,体内的妖气非常混乱,使得本皇都看不穿他的实力,也无法看到它的妖皇晶…这家伙,只能利用,不能信任…明天行动的时候,本皇让它负责进攻。就是让它去做炮灰…”

“嗯,应该这样。这家伙极为愚蠢,居然妄想分一杯羹…哈哈哈哈…找死!”

“不过,本皇隐隐约约感觉到,这家伙体内。似乎有一种很吸引本皇的东西…”

“对!我们也感觉到了。它身上,或许携带着什么妖族重宝!”

烈焰妖皇摇了摇手,“现在不要轻举妄动,明天的行动中,我们伺机而动。这样,本皇会盯住那家伙,找机会直接宰了他!得到它身上的秘密!”

……

要塞!

一间温暖如春的房间内。

三个男青年,手握酒杯,坐在兽皮软椅上,品尝美酒。同时也轻松笑谈。

三名男青年中,为首的一个,年龄不大,看上去也就是二十七,八岁。但双眸中。蕴含着光阴如水,岁月如歌的味道。十分的苍凉与古朴。他的形体看起来文质彬彬,但是气质不俗,脸上棱角分明,全身气息偶然之间,会给人一种天神下凡的感觉。一双眼睛,可以吸引无数光线,他即便是坐着,也显得脊梁笔直,似乎身躯之中。蕴含着一杆长枪,一口利剑,刺破青天! 他整个人,仿佛可以把苍穹支撑起来,身上的气息,使得人忍不住要深深的匍匐在地上,向他跪拜。成片成片的符文在他眼眸中生灭,仿佛随时都有可能爆炸开来。

此人,赫然正是曾经在大荒天龙帝国,出卖过萧寒的千古巨头,李繁铭!

李繁铭的气势强盛如海,而其他两名男青年,也与他几乎伯仲之间。

其中一个粗布麻衣,样貌普通的男青年,身上有一种上古风韵,一丝丝真气从他躯体内溢了出来,化为龙形,虎形,鹤形的符文,变幻万状,生生不息,不死不灭。

另一个面如冠玉,身穿杏黄色袍子的男青年,玉树临风,全身若沐浴在一片金霞之中,符文昌盛,气息如神灵,双眸中射出两束神光,瞳孔一下子亮了起来,灿若星辰,洞穿一切!单单就是这目光,便蕴含着伟岸如太古神话与史诗般的味道,仿佛有一尊尊神灵,从他的目光之中孕育生成,要夺取任何人的心神。

这三个人,都是当今人族妖侠排行榜上,位列千古巨头行列的人物,个个都是一段传奇,走到世俗中,就会被人当成活神仙。

人族妖侠中的千古巨头,也是难以杀死的存在,每一个手头上,都不知道灭杀过多少妖族生灵。

“呵,李大哥,今次上面派遣我们三个来护送昔日的万古巨头,上官无敌,返回妖侠塔,这份差事,也轻轻松松。不过赚不了多少贡献值。权当打发时间吧。”那杏黄色袍子的男青年,笑了笑说道。

“打发时间?我前段时间,在北域的边缘地带,摄取到一部分九阳真气,正准备闭关,温养真符,冲击境界,居然被派送过来做一个护送任务…真是荒谬!”李繁铭有些愤愤不平的道。“这个护送任务,随意派遣几个妖侠,也就完成了,为什么非要让我们几个千古巨头参与进来?从要塞到妖侠塔,也就是几天路程。况且,不可能有什么妖族来抢人的。上官无敌,废人一个,迟早要变成人不人,妖不妖的怪物,谁会抢他?而且,我就知道,上官无敌体内的妖气,任谁都无法化解,那妖气,已经与他的身体机能,融为一体,就连塔主都没有办法化解。而且,就算将这道妖气打入上官无敌体内的玄冥妖帝,肯定也没办法化解……上官无敌算是废了。有可能会被妖侠塔高层,执行人道毁灭。”

“哈哈哈…李大哥,你怨气这么重?”那粗布麻衣的男青年,摇头失笑。“几天时间罢了。”

“几天时间?”李繁铭冷笑了一下。“还有几年,就是‘十年圣战’了,许许多多的妖侠,都励精图治,想要在这次的‘十年圣战’中,获得更好的名次。你们难道不想?这几年时间,每一分每一秒都不能够松懈!为了这种芝麻绿豆的小事情,耽误宝贵的修行时间,想想就觉得憋屈。”

“话不能这么说,李大哥,据说当年上官无敌曾指点过你的真气修行,现在上官无敌落难了,你护送他一程,也没什么大不了。上官无敌好歹也是叱咤风云的万古巨头,我们儿时的偶像,李大哥你这么说,恐怕是有些不妥。”那面如冠玉的男青年,略微有些不满的道。

“哼!他指点我什么真气?也就是信口开河说了几句。我李繁铭今时今日的成就,都是靠大智慧,大毅力,大奇遇,一步步的修行起来,与旁人没有什么干系。”李繁铭冷漠道。“再说了,上官无敌已经废掉了,他从前多么的风光与显赫,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再也不能够为我们人族做出贡献,斩妖除魔。而且,他体内的妖气,就是祸胎,如果不趁早处理掉他,他迟早变成丧心病狂的怪物,为祸人间……”

“李繁铭,你未免也太刻薄了!”闻言,那杏黄色袍子的青年,面色不悦。

“好了,好了,不要争吵。”那粗布麻衣男青年赶紧打圆场,转移话题道。“对了,李繁铭大哥,据说你与最近风头最盛的妖侠,萧寒,有一些仇怨,这是怎么回事?”

“萧寒?哼!这小子竟然连我的人都敢杀…是个罪该万死的蠢货!别看他现在风光,但也好景不长。”一提起萧寒,李繁铭就双目喷火。

“哦?”杏黄色袍子男青年,似乎故意与李繁铭抬杠,眼皮子一掀。“李大哥,这未必吧?据我所知,萧寒已经拿到了妖侠排行榜,第1650的名次,这可是在击败了大日天子,千剑郎君,甚至于应战天的情况下,才获得的排名。大日天子与千剑郎君之流,就不用说了,天赋有限,都是庸才。但是应战天,我们都清楚,如果不是因为20年前身受重伤,现在几乎也可以进入千古巨头行列了吧?比我们差不了多少!萧寒才多少岁?20出头,就能够击败应战天,他不妖孽,谁还是妖孽?以我所见,萧寒未来,必然是一尊名动山河的大人物!”

“你懂得什么?”李繁铭阴笑连连。“你见过萧寒本人么?人云亦云!我告诉你,萧寒就是个小人物,得到了一些奇遇,而后就四处蹦跶,自命不凡。事实上,他的主要战力,是肉身与妖法。他的真气修为,一塌糊涂。肉身再强,能修炼到什么程度?至于妖法?那更是邪路!再这么下去,萧寒必然误入歧途,无法收场,你们走着瞧吧!”

说话间,李繁铭右手一捏,手掌中真符闪灭,一下子捏爆了一团空气。似乎是将这团空气,当成了萧寒一般。

“对,况且萧寒以前并不是赫赫有名之辈,而是突然得到奇遇,爆发起来。他才多少岁?就敢得罪李繁铭大哥,不过就是一暴发户而已。下次让我遇到萧寒,一定会出手教训教训他,让他知道怎么做人。”粗布麻衣青年,笑了笑。

“好了,都休息吧,明日一早,护送上官无敌返回妖侠塔。”李繁铭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