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6章 它使得盛典完美!(10)

第346章 它使得盛典完美!(10 178)

萧寒一巴掌拍碎了妖域妖皇!

这可是终极变异妖皇啊!妖族之中的真正贵族!而且还是颜郎身边的得力干将,萧寒却是说杀就杀!

“嗯…这块妖皇晶不错。”萧寒淡笑了一下,将那包裹着赤霞与迷蒙妖气的绚美妖域妖皇晶捡了起来。认真来说,这块‘妖域妖皇晶’的品质,甚至是要比‘玄黄妖皇晶’还要高出一线。不过萧寒的左臂妖帝手掌,境界不够,草率镶嵌炼化,反而不美,若能够达到终极变异,则能够完美炼化这刚刚获得的‘妖域妖皇晶’,使得战斗力再度攀升。

“事已至此,颜郎肯定已经窥伺到我身上的一些秘密,或许在盛典结束之后,会召见我。说不定,还会强取豪夺,逼问我的秘密…因而,我杀不杀妖域妖皇,结局是一样的,既然如此,还不如狠下一条心,将这些变异妖皇,全部宰杀!一不做二不休!哼!我现在不杀它们,等它们妖体痊愈,未必就不会杀我!”萧寒的双眼里,全部都是冷冽。

“你…你……”

此时,黑雨妖皇与阴雷妖皇,被萧寒的杀伐果决,彻底震慑住了!

“银…银面妖皇,你好大的胆子!你…你…你是什么身份?你敢动手杀变异妖皇?”阴雷妖皇喘息咆哮道,但语气之中,蕴有很明显的色厉内荏。它的下半截妖体,都被黑色妖雨炸成灰尘,只剩下上半截妖体,不停的在蠕动,显得十分滑稽。

“哦?”萧寒目光看向阴雷妖皇,杀机迸射。

“放…放肆!银面妖皇…你…你难不成,还想杀本皇?”阴雷妖皇戾声狂吠道。“你知不知道本皇在妖都的地位?实话告诉你,本皇是海蜃大帝的手下!你这野生野长的妖皇,在妖都连个屁都不是!本皇不是吓唬你,今次,只要你敢动手,你在妖都,将再也难有立锥之地!甚至于,在这个位面,你都将被日夜追杀,惨不忍睹,苦不堪言……”

“聒噪的很!”萧寒冷哼一声,左臂妖光大盛,妖帝手掌轰然打出!

“狗胆!!!!”阴雷妖皇迸发出来撕心裂肺的惨嚎声,妖体内残余的妖气,猛地爆炸出来,形成一个蛋形光幕,一下子护住残躯。

“砰!”

左臂妖帝手掌,势大力沉,打在那妖气蛋形光幕之上,打得光幕处处崩裂,地面一下子干燥爆开,产生了密密麻麻的蜘蛛网痕迹!

“噗嗤~~~~~~”阴雷妖皇再度吐血,现在它已经是油尽灯枯了!

“死!”萧寒不假思索,一声厉吼,一尊巨型妖塔,从它的左臂处一下子冲了出来,这座妖塔所散发出来的气势,简直是惊天地泣鬼神,有定鼎寰宇的威能。一出来,立刻空间冻结,寰宇之内,一切静止。曼妙妖异的歌谣,从塔身处传递出来。

“轰隆!”

玄黄妖塔一镇压,10亿鼎的伟岸力量可以碾死鬼神,就稍微那么一下,便将阴雷妖皇的蛋形光幕震成齑粉,而后势如破竹,碾碎了阴雷妖皇的残躯,足足7块旷世难寻的妖皇晶,跌落了出来,被萧寒得到。

“咻~~~~”玄黄妖塔缩小,被萧寒托在手中,散发着山崩地裂的气势,妖歌漫卷。

“你…你……银面妖皇你……”那黑雨妖皇,失魂落魄的看着萧寒,已经崩溃。它刚才重伤阴雷妖皇与妖域妖皇,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自爆数十万条妖脉,跌落等级,这才爆发出来临死前的致命反扑,因而,它现在的伤势最重,几乎是一动也不能够动,只能够两眼发直的看着萧寒…“你…你这门妖法……是属于‘宝’的妖法,凌驾于‘法’……你为什么会使用?之前本皇追杀你的时候,你明明不堪一击……你…难道你一直在隐藏……你……你的城府太深了!可恶!”

“呵,过奖了…”萧寒不疾不徐的踱步走向黑雨妖皇。“黑雨妖皇,你不是不可一世的很么?”

萧寒的语气,也揶揄的很。曾经,这尊觉醒70万条妖脉的妖族巨擎,稍微打出一门妖法,萧寒就只有逃命的份,万万不能够抗衡。而现在,萧寒却能够恣意灭杀它。这种猎人与猎物关系之间的转换,使得萧寒的心理,产生了一丝丝微妙的变化,他嘴角勾勒出一抹淡淡的揶揄。“终极变异妖皇?呵呵……”

“银面妖皇!你不要嚣张!你这卑贱的东西!哈哈哈哈……你杀了本皇,那又如何?你终究还是要死!”黑雨妖皇,忽地发出来神经质,歇斯底里的嚎叫声。

“哦?”萧寒一愣。

“这盛典的最后一次试炼,要追杀一头负伤的变异妖皇,对吧?”黑雨妖皇喉咙中发出咕咕咕的叫声,有一种幸灾乐祸的味道。“你们这些愚蠢的参与者,都以为那头负伤的变异妖皇就隐匿在这座城池之中,等着你们组队去猎杀,对吧?哈哈哈哈,太天真了!本皇告诉你,那负伤的变异妖皇,名为‘倾城妖皇’,它就是这座城池!哈哈哈哈!你们都被玩弄了!你们根本不可能猎杀倾城妖皇!它是整个妖都,最可怕的猎手!能够杀它的,只有妖族大帝!哈哈哈哈!在你们这些愚蠢的家伙进入城池的那一刻开始,你们就已经悄然成为猎物了!成为了倾城妖皇的猎物!这就是你们的劫数!在这城池之中的每一寸空间,都属于倾城妖皇,它是这座城池的主宰!”

黑雨妖皇喘着粗气道。“银面妖皇,你现在能够杀本皇,这没有什么,但你永远也不可能走出这座城池,你必然被倾城妖皇猎杀!不过,如果你帮助本皇恢复伤势,以本皇的能力,虽然不能够杀死倾城妖皇,但带着你逃离这座妖城,也不是不能够……”

“哦……”萧寒哑然失笑。“倾城妖皇?”

“对!号称妖都之中,终极变异妖皇这个层次,最可怕的存在!”黑雨妖皇竭力道。“怎么,银面妖皇,你怕了吧?”

“是个猥琐干瘪枯瘦的老头模样?”萧寒笑问。

“呃?这…银面妖皇,你见过倾城妖皇,你?”黑雨妖皇语气一窒。

“见过。”萧寒爽朗一笑。“而且,它已经被我杀了。嘘~~~~黑雨妖皇,我告诉你一个秘密,这座城池,已经是我的私物了……”

“什么?!!!!”

黑雨妖皇惊骇欲绝。

下一刻!

“噗嗤!”

萧寒左臂妖帝手掌一拍,黑雨妖皇粉碎成渣。10块妖皇晶跌落而出!

至此,妖域妖皇,黑雨妖皇,阴雷妖皇,这三头终极变异妖皇,统统死在萧寒手中!

萧寒在参加这盛典之时,尚且只是一个只觉醒99999条妖脉,妖力垃圾的存在,处在妖都处处都是危机,朝不保夕。但凡遭遇到变异妖皇,就是死路一条。而如今,萧寒已然能够设计灭杀终极变异妖皇,全身妖力与妖法,也是突飞猛进。不可同日而语。

这让萧寒简直恍如隔世!

很快,萧寒便是收拾残局,将三具终极变异妖皇尸,都吸入左臂妖帝手掌,足足18块品质绝佳的妖皇晶,也是被萧寒笑纳。

………

妖都第二层。

颜郎的山庄。

宫殿中。

光幕里传送过来的影像,使得颜郎与一群变异妖皇,亲眼目睹了那几头变异妖皇的陨落。

“果然,在获得了倾城妖皇的本命妖法,完美掌控了那座城池之后,那银面妖皇,主导了这场杀戮。就连妖域,都死在它手中。”颜郎眼睛眯缝。

“大师!”站在颜郎身后的几头变异妖皇,面容都极为狰狞扭曲,显现出来了暴怒发狂的神色。

其中一头七窍生烟道。“大师,这银面妖皇,居然杀害了妖域,这简直就是弥天大罪!妖域乃是大师您亲手缔造出来的变异妖皇……”

“大师,这银面妖皇,必须处死!它杀妖域,就是在侮辱大师您!”另一头变异妖皇,也是声讨道。

这些变异妖皇,似乎都对萧寒杀死妖域妖皇,极为愤怒,甚至于有了一种兔死狐悲的味道。

“大师,那银面妖皇,的确形成了一些气候,炼化倾城妖皇晶,诡异的获得了倾城妖皇那门可怕的妖法,在变异妖皇这个层次中,已经十分强大。不过,大师您一声令下,我们暴起出手,一定可以瞬间杀死银面妖皇的!”

“哦?杀银面妖皇?为什么要杀它?”颜郎忽地反问。

“唔?这?大师…您这是?”这群变异妖皇,有点发傻。

“哈哈哈哈哈哈~~~~~~~~~”颜郎发出来了意得志满的长笑声。

这群变异妖皇,立即屏息,不敢再说什么多话了。不过,都是用疑惑的眼神,看向颜郎。

“以往,每一年的生辰,妖都都会为我举行盛大的典礼与仪式。这是你们妖族对我颜郎的尊敬与认可,我亦十分欣慰。但久而久之,这一套,我也厌烦了。因而,这一年,我才亲自设计了盛典。这盛典,仿照人族妖侠选拔赛,也是处处关口,处处危机。我对于这盛典,十分期待,不过,坦白的说,我也认为,你们妖族,无法演绎出人族妖侠选拔赛的各种精彩,各种逆袭,各种意想不到……但是这个银面妖皇的出现……哈哈哈哈哈……完美!它使得盛典完美!”

颜郎的目光,也放出光亮,“极度完美!它做到了比人族妖侠选拔赛还要精彩,还要完美的逆袭。从死亡试炼遭遇上官无敌的完美脱困;再到发现城池中倾城妖皇的秘密,再逆袭杀死几头变异妖皇,甚至于终极变异妖皇……”

颜郎绽现出来掩饰不住的激赏,“公正的说,今次盛典,要比人族妖侠选拔赛,难度大了百倍千倍不止!完全不在一个级数。”

“对,”一头变异妖皇立即附和道。“大师,人族的妖侠选拔赛,参与者,仅仅只是人族中,立志于成为妖侠的小东西。统统都是菜鸟。其中所谓的天才,在我们看来,也统统只是不堪一击的存在……而大师您所设计的这次盛典,参与者,全部都是高级妖皇。虽然说,这些高级妖皇,仅仅只是普通血脉,但是拿到人族世界中,绝对可以祸乱一方,任何一头普通血脉的高级妖皇,都能够蚕食人族世界的一个国度,无数宗门。甚至于,在这盛典之中,还有几头变异妖皇混入。因而,盛典的难度,应该是人族妖侠选拔赛的千倍,万倍。正如大师您所说,这银面妖皇,主导了今次盛典,它的表现,是完美的。没有什么可以挑剔。”

“大师,我听说人族这一届的妖侠选拔赛,号称史上难度最大,死亡率最高,最疯狂的一次。其中就诞生出来了一名绝世天才,天纵神资,名叫什么‘少年萧寒’。然而,这人族的少年萧寒,比起银面妖皇,那简直就是天差地远了。”另一头变异妖皇也笑道。

“少年萧寒?”颜郎无所谓的耸耸肩。“人族的天才的确多,每一个时代,都会涌现独领**的妖娆。不过大多数只是流星而已。总体来说,妖族受到天生血脉基因的影响,很难诞生所谓的天才。妖族的阶级划分,十分严谨,壁垒分明。血脉尊贵的,永远都是上层。正如,你们若不依靠我的宝药,这一生,也就是普通妖皇的基因,不可能产生血脉飞升。”

“是,”这群变异妖皇,纷纷单膝下跪。

颜郎摇了摇手,“不过…这银面妖皇,绝对是本人所见过的,妖族中,最有潜力的天才!它的未来,不会输给任何一名人族天才!当然,我并不排除,它天生血脉,本就尊贵无匹。”

顿了一顿,颜郎继续道。“对,为了培养妖域,本人的确耗费了许多资源与精力,每天都赐予宝药给妖域,滋养洗礼它的血脉基因,好不容易,才使得它达到了抗衡天生血脉尊贵的终极变异妖皇的资本。就这样被杀死,本人的确也愤怒。不过呢…妖域与那银面妖皇相比,简直就太弱太弱了……”

“银面妖皇能够在不可思议的情况下,逆袭杀死倾城妖皇,而且诡异的获得倾城妖皇的本命妖法,这是一等一的奇事,而且,它还善于使用计谋,使得黑雨,妖域,阴雷,相互厮杀,最后由它渔翁得利。另外,这银面妖皇杀伐果决,心狠手辣,这一点,本人也极为欣赏。”

“当然,这银面妖皇身上的秘密,本人也是不想错过。”

“大师,您的意思是?”一头变异妖皇,试探询问道。

“哈哈哈哈……”颜郎大笑起来,目光闪烁不定。“本人希望银面妖皇能够取代妖域的位置,成为本人最忠诚的奴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