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9章 宝药的秘密(13)

第349章 宝药的秘密(13 178)

左臂妖帝手掌在炼化三头终极变异妖皇尸的时候,让萧寒感觉到了一些异样。

黑雨妖皇尸与阴雷妖皇尸被分解之后,都化为一缕缕品质极高的妖族本源能量,散入左臂妖帝手掌;然而,妖域妖皇尸散开后,其本源能量,品质明显不如阴雷妖皇尸与黑雨妖皇尸!

“虽然妖域妖皇亦是终极变异妖皇,境界同黑雨妖皇与阴雷妖皇不分伯仲,战斗力似乎也是分庭抗礼,但它们的妖体,存在本质上的差别!妖域妖皇的妖体之中,似乎蕴含了大量的杂质,不如黑雨妖皇与阴雷妖皇的妖体精纯……”

萧寒微微蹙眉,脑中思绪一转,也就明白了过来…“我知道了,黑雨妖皇与阴雷妖皇,是天生血脉尊贵,天生就可以变异的妖皇,不需要服用什么宝药;而妖域妖皇,本身只不过是普通血脉的妖皇,终生无法变异,是颜郎利用宝药,强行提升妖域妖皇的血脉品质,篡改基因,使得变异。然则,服用宝药,变异之后的妖体,看似强横,但是杂质太多了……现在我几乎可以断言,通过宝药进行变异的妖皇,其潜力与未来的成就,绝对比不上天生血脉尊贵的存在!”

“轰!轰!轰!”

妖域妖皇尸中蕴含的大量杂质,被煅烧炼化成灰烬,蒸发掉了。

“这些杂质,还真是五花八门啊…其中,还有一些杂质,蕴含了毒素…”萧寒也是慢慢品鉴。

赫然!

“嗯?”

萧寒就发现,在妖域妖皇尸中蕴含的诸多杂质中,有一抹红色气流,十分诡异…这红色气流,轻易还无法炼化干净,生命力竟然极为顽强,在左臂妖帝手掌上滚动,而且,这红色气流之中,散发出来一股信仰之力!

萧寒心中一动,稍微放出一股精神波动去感应,就感应到了这红色气流中散发出来的信仰之力之中,似乎有无穷无尽的生灵,在不停的祈祷,祈求。纯净的愿望,显现在里面。打个比方,就好像在这道红色气流里,豢养了千万众生,不停的祈祷,不停的膜拜……

屏息凝神,恍惚之间,萧寒似乎还听到红色气流里边,传递出来了微弱的声音,依稀可辨……

“颜郎大师万岁!颜郎大师万岁万岁万万岁!颜郎大师乃是这个位面最强的生灵,也是无数个位面最强的生灵,信颜郎大师者,得到永生,不信颜郎大师者,坠入痛苦深渊,万劫不复……”

随着这声音的吟咏,萧寒脑子忽然一热,在心底,居然也想发出相同的声音,相同的愿望,相同的信仰!

与此同时,左臂妖帝手掌上的那股红色气流,信仰之力,似乎通灵,猛地一窜,就要朝萧寒脑中渗去!

“妈的!”电光火石之间,萧寒一咬舌尖,瞬间清醒过来,左臂妖帝手掌一抖,漩涡般的吸力猛地一扯,就将那股红色的信仰之力生生的裹住,终于炼化成了虚无。

“不舒服!念头不通达!那股信仰之力,让我非常不舒服,似乎是要对我洗脑,使得我失去自我,产生对颜郎的信仰!”萧寒又惊又怒。

现在萧寒终于明白了,在妖域妖皇尸中,充斥着许多杂质,其中一些杂质甚至有着损害妖体机能的危害。而最厉害的一道杂质,则是那恐怖的信仰之力。那简直就是一种令人忘记自我的洗脑。再联想到山庄中,那些被洗脑的普通人族,萧寒心中,已然是对颜郎有了一个直观印象……

“颜郎这家伙,应该是个独断专行的家伙,是个**者。充满了野心。喜欢众生信仰他,把他视为神一般的存在…看来,他的野心非常之大,那些服用他的宝药,完成变异的妖皇,统统都已经被他控制了!几乎已经成为他的傀儡!”

心念一动,萧寒从储物戒中,取出一枚宝药。

宝药无色无味。

萧寒小心翼翼的将这枚宝药,放在左臂妖帝手掌纹身的位置,一个念头之下,妖帝手掌纹身,直接将宝药吸入!

“轰~~~~~~”

宝药立时散开,化为一道道莫名的能量,以及数十道杂质,散入左臂妖帝手掌!

不过,这些杂质并没有机会融入左臂妖帝手掌,而是一下子就被蒸发掉了。而其中,一线淡淡的红色光芒,一时间并没有被炼化。

这道红色光芒之中,传播出来信仰之力。

这信仰之力,蛊惑人心,迷惑人心,非常厉害。

“果然,果然,原来,问题出在宝药上面。一旦服用下去颜郎赐予的宝药,那么,妖体之中,就会神不知鬼不觉的植入信仰之力。”萧寒终于窥破了宝药的奥秘。

心念一动,顿时之间,徘徊于左臂妖帝手掌的那缕信仰之力,立刻萦绕在萧寒的手指之间,一股淡淡愿望与膜拜,臣服的意境在缠绕着。

“这信仰之力真是太霸道了,无声无息,会渗入生灵的脑域与心灵深处,一旦让它茁壮成长起来,这个生灵对于颜郎的一切怨恨与怀疑,质疑,都会消除。只剩下了盲目的崇拜和追捧,就算和颜郎有过不共戴天之仇,杀死全家,灭掉全族,夺走妻女。但是被信仰之力一迷惑,所有仇恨也都瓦解,乖乖被渡化,虔诚供奉颜郎。”

“噗!”

萧寒手指间掠过一团末日戾风,将那缕信仰之力强行吹成虚无。

萧寒再度拿出一枚宝药,依样画葫芦,使得左臂妖帝手掌炼化这宝药,再将其中的信仰之力抽丝剥茧扯出来。一番研究之后,萧寒又有惊人的发现……在这信仰之力中,还有一种类似于罂粟的成分。有一种让服用下去宝药的生灵,上瘾的功效!

“太邪门了。”萧寒心里也有点发寒。“这个颜郎的手段,的确太阴险了。怪不得,在诸多的妖族大帝之中,有几个,始终反对颜郎,甚至于在他的生辰盛典之中,也派遣黑雨妖皇去捣乱,破坏颜郎的雅兴。颜郎这样搞,对于整个妖族,未必就是好事。不过…对人族也不是什么好事。生安白造的弄出那么多变异妖皇,迟早有一天会对人族宣战…”

当然,在这些宝药之中,抛开诸般杂质,也的确有一些刺激妖脉觉醒的成分,但是对于萧寒觉醒第60万条妖脉,并没有什么起色。

萧寒炼化了几具终极变异妖皇尸,左臂妖帝手掌得到极大的滋养,但是第60万条妖脉,仍然如一潭死水,不起波澜。

“看来,妖帝手掌要达到终极变异的境界,还需要一个契机。第60万条妖脉,也不是那么容易觉醒的。”萧寒略微有些无奈的把玩着封印了黑雨妖皇,阴雷妖皇,妖域妖皇,这三大终极变异妖皇最强本命妖法的妖皇晶。

萧寒也知道,左臂妖帝手掌若不冲开第60万条妖脉这个关口,不但无法完美镶嵌炼化新的妖皇晶,而且也难以发挥出玄黄妖塔与一座妖城这两门顶级妖法的最强威力。

就在这时……

萧寒心脏中蛰伏的妖蛋,微微旋转,他将几块妖皇晶收入储物戒,无奈的叹息道。“碧烟妖皇,你来了…”

“银面妖皇…”碧烟那慵懒喘气的声音响起。很快,仅仅以一袭半透明薄纱掩体的碧烟,就踏入萧寒的房间。

它似乎刚刚洗浴过,美人出浴,白皙的俏脸上,有着两团醉人的红晕,少女的脸容温润如玉,洁白无瑕的胴体散发着无穷的魅力。那茁挺的峰峦,不盈一握的小蛮腰,那双修长浑圆洁白如玉的大腿,以及那紧致浑圆的盛臀,夹紧的双腿,双腿间隐约可见的一块微微凸起的阴影,在灯光的掩映下,无不散发出动人心魄的魅力,足以让任何男人为之倾倒。

“银面…”碧烟抛给萧寒一个风情万种的媚眼。

“唔…”萧寒懵了一下。认真来说,自从萧寒与景烟雪,蓝溪溶,洞房花烛之后,食髓知味,深知男女欢好之事的乐趣。他已经许久没有碰过女人了,假若今天站在他面前的,是一名人族绝色尤物,那他绝对不会犹豫,顺水推舟,成就好事,那是无可避免的。可是……

对方却是一头吸食人族脑浆的妖女,这使得萧寒一想起来,就觉得恶心反胃。

而且,碧烟越是搔首弄姿,主动勾引,萧寒就越是恶寒。

“银面…你知道么,在你身上,有一种吸引人家的奇异魅力…”碧烟眼波流转,如星云变幻,它轻扭豪臀,往萧寒身边一坐。纤纤素手,已然是搭在萧寒肩上,柔声道。“说实话,银面,在整个妖都,没有谁能够像你这样,吸引碧烟。碧烟也无法解释这是什么原因…”

萧寒飞快的扫了一下碧烟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柔荑,胃囊立即翻江倒海起来。这只手,不知道屠杀了多少人族的同胞!

“嗯……”萧寒如避蛇蝎一般的跳了起来,“好了,碧烟妖皇,我要休憩了。”

“银面你…”碧烟明亮的眸子中,闪过一抹失望与嗔怒。“银面,你就如此厌恶碧烟?”

“不厌恶。碧烟妖皇将带在下去见颜郎大师,在下怎会厌恶?只不过,在下的确累极了。呵…盛典之中,与终极妖皇搏杀,心力憔悴。”萧寒虚与委蛇道。

“你胜得很轻松。”碧烟嘟囔着嘴,竟然做出一个与人族少女没有区别的俏皮表情。“你炼化了那座妖城,掌控局面,而且诡计多端,使得妖域它们,互相残杀,最后你轻而易举的灭了它们。银面,你可知道,妖域曾苦恋碧烟,碧烟一直没有答应它哩…”

顿了一顿,碧烟深深的看了萧寒一眼,充满了浓得化不开的好奇,而后,终于还是站了起来,缓步朝外面走去,在它出门之前,眸然回首道。“银面,你真的很吸引碧烟。给碧烟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似乎老是想接近你,与你亲近。嗯…对,是大师让碧烟来的,不过,想接近你,是发乎碧烟的本心,并不是大师唆使。”

“是。”萧寒点头,心中却是冷笑连连……‘你们这些服用了宝药的变异妖皇,心灵之中,已经栽种了对颜郎的信仰之力,鬼才相信你说的话!’

碧烟终于离开。

……

一间玲珑闺房中,碧烟坐在床榻上,脸上完全就是震惊与疑惑,喃喃自语,“为什么会这样?自从我服用宝药,血脉变异之后,心中一直不曾怀疑大师的恩德。大师的话,我一向奉若神明。那银面妖皇,是大师志在必得的猎物,碧烟自当全力以赴,以美色笼络它……可是,为什么刚才,在我的心灵深处,竟然不顾大师的命令,尊重银面妖皇的意思,就此离开它的房间,没有对它施展我的诸般引诱手段,使得它就范…这是怎么回事?好可怕!”

“似乎,在银面妖皇身上,有一种东西,对我有致命的吸引与蛊惑,使得…使得我对大师的信仰,都产生了一些动摇……不可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

庄园之中,夜色之下。

幽谧雅致的花园。

颜郎优哉游哉的坐在一个凉亭中,借着月光,翻看一本线装书籍,神情淡然。

几头变异妖皇,在一旁服侍。

“大师,参加盛典,获得宝药的22名普通血脉妖皇级生物,现在都各自服用下去它们所获得的宝药,血脉正在发生变异。它们已然发誓效忠于大师您。”一头络腮胡子男性变异妖皇,恭敬道。

“呵…今次盛典,本人一共拿出50枚宝药,作为赏赐,结果,那银面妖皇一个,就获得了足足28枚宝药。”颜郎眼中,闪烁出来激烈的赞赏。“很强啊…”

“大师,那银面妖皇已经来到山庄,现在,碧烟正在尝试接近它,诱惑它,使得它的心灵松动,这样的话,大师在和它进行交易的时候,它多半会同意。事实上,能够得到大师的青睐,应是它的气运,它断然不会拒绝的。只不过,不知道碧烟能否成功降服那银面妖皇,迷住它的心神,使得它成为裙下之臣。”另一头男性变异妖皇,眼中妒意翻滚。

“碧烟拥有一门令男人色授魂与的媚惑妖法,不管是人族男子,还是妖族男子,恐怕都难以拒绝碧烟,受到美色诱惑,将泥足深陷,无法自拔。”颜郎将手中的线装书轻轻一放,自信笑道,“碧烟可是从来都没有让本人失望过的。”

顿了一顿,颜郎仰天叹息道。“这么多年了,终于出现了一头有可能帮助本人实现愿望与抱负的妖族……真是不容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