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1章 封印松动!(15)

“必死无疑?”萧寒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与颜郎见面之后,颜郎的第一句话,就是恐吓自己。萧寒脸容微微变色。不过,他佩戴了银色面具,使得颜郎无法直接看出萧寒的心态变化。

“嗯……”此时的颜郎,那苍老而睿智的目光,深深的注入萧寒的眼窝,仔仔细细的观察起萧寒来。

与此同时,守护在颜郎身旁的39头终极变异妖皇,更是释放出来幽冷妖异暴戾的气息,锁定萧寒,使得萧寒感觉到,自己仿佛置身于蛇窝,四面八方,环顾窥伺着无数阴冷毒蛇,稍微一个不注意,就会遭到咬噬。

不过,萧寒经历了诸多风浪,心性已然是坚如磐石,此时,他将心中对颜郎的杀意,强行抑制住,反而也是观察起眼前这个近乎传说般的人物来。

这颜郎,浑身上下,有一种长年累月身居高位的颐指气使,眉梢眼角,甚至还流露出来王者之风,主宰天下。在他的眼睛深处,有着很深的野心和抱负,而且城府很深。

也就稍微一观察,萧寒就知道了,这颜郎,是个很不好对付的人物。

颜郎的真气修为,萧寒大概也能够看出来,也就是扩穴境,还没有能够将真气炼化为真符,不过,扩穴多少次,萧寒是看不出来。

颜郎的一身真气,品质极高,想必,在人族扩穴境这个层面,也是一尊高手。当然了,真气不化真符,高也高不到什么地方去。

不过,最让萧寒感觉到惊骇的是,在这颜郎的身边周围,寸寸空间之中,竟然时时刻刻都涌动着一道道诡异的气流,这些气流,随时随刻凝聚成密密麻麻一座座的大阵。这些大阵,非常古朴,奥妙,萧寒的精神波动一扫,头皮就有些发麻了,原来,在颜郎周围,这种古老的阵法,居然有数千座之多!这就使得,颜郎的身躯,彻底隐藏在这密密麻麻无穷多的阵法之中,而这些阵法,又蕴有奥妙的空间之力,周天运转,循环不息,轨迹暗合宇宙天道。这就让萧寒感觉到,即便颜郎就站在自己数米之远,自己也无法锁定他真实的位置,就好像,他的真身,是不断游走在许多空间里,遨游太虚,闪烁不定,诡异莫测。这样的话,就使得任何人族和妖族,都无法偷袭颜郎。萧寒深深的明白了,现在就算旁边没有那些虎视眈眈的终极变异妖皇,就算颜郎让自己杀,自己也根本不可能对他进行刺杀。

而且,萧寒还发现,颜郎身体周围的这些大阵,尤其能够屏蔽妖气。萧寒下意识的放出一缕缕妖气,试图渗入大阵,不但无功而返,反而,这一缕缕的妖气,被其中几个大阵瞬间就分解了。

“要刺杀颜郎,必须攻破他身体周围的阵法。否则无法击杀到他的真身。然而,这些阵法极为古老神秘,以及强大,尤其是对付妖气,简直就是有一种天生克制的味道。”

现在萧寒知道了,要轰开颜郎的护体阵法,或许人族真气境大能还有些办法,有可能成功,但是使用妖力与妖法,极难奏效。这大阵防御妖气,固若金汤,似乎是妖族的克星。

“怪不得颜郎可以安然无恙的在妖都生活,原来,他有护体的法宝,根本不怕妖族暗杀他。那些古老大阵,恐怕连妖族大帝都不能够击破。也就是说,我催动诸般妖法,甚至祭出妖帝手掌强攻,都轰不开这些阵法,难以撼动,不可能锁定住颜郎的真身。除非我用真气功法对颜郎发出致命攻击。但是我的真气境界太低了,肯定也破不了颜郎的防御,破不了这些阵法,除非我能够达到化符境巅峰,甚至于比化符境更强的符阵境,并且修行了绝世真气神功,这才有可能破坏掉颜郎身体周围的大阵。”

简单的说,颜郎身体周围,寸寸空间里布置的阵法,对妖族有极大的克制,大约妖帝都拿颜郎没有办法;但是换成诸如上官无敌之类的人族真气境万古巨头,肯定就能够破阵,击杀掉颜郎。

当然,上官无敌其实也是难以击杀颜郎的,因为,上官无敌根本就进不了颜郎的山庄,他刚刚一进妖都,必然就会被万妖虐杀。

而且萧寒也看出来了,在颜郎身体附近布置产生的这些阵法,肯定不可能是颜郎催动自己的真气布置下来的,也不可能是颜郎修行的什么真气神功。这些阵法,凭借颜郎的真气修为,根本不可能布置。

数千阵法,颜郎一个也布置不出来。

别说颜郎了,就连化符境的李繁铭,甚至于大师兄萧明初,乃至宗主乌云雨,都绝对没有能力布置出来这些大阵。

阵法很古老,一个个古阵之中,都铭刻与闪烁着赞美群仙的符文,这些符文似乎可以不停的吸收甚至于吞噬空间能量,甚至还能够吸收冥冥之中,宇宙之中的某些高级能量,每一个阵法之中,都散发出来一股主宰八荒的气息,悠远,古老,太古,深不可测……

“这些阵法有太古的风韵,看来,颜郎的奇遇也非常大,在他身上,肯定有一件大法宝,这些阵法,就是这件法宝布置下来的。甚至有可能是颜郎炼化了什么法宝在体内……”萧寒不停的推敲。

这个时候,颜郎再度开口,他的态度,非常的清淡,怡然自得,根本就不怕萧寒偷袭他。反而傲然道。“银面妖皇,你是第一次见到本人吧?刚才,你也用妖气试探过本人,想必你也知道了,在本人身体附近,有着防御你们妖族的古阵,因而,本人也不怕你偷袭。”

“唔…在下并没有偷袭大师的意思。”萧寒连忙虚与委蛇道。

“哈哈哈哈……”颜郎洒然笑道。“本人在妖都生活了数万年之久了,也曾有许多妖族,混到本人身边,想要刺杀本人,但它们都失败了。哈哈哈…本人在来到妖都之前,获得了逆天的气运,找到了一个仙人遗留下来的宝藏,炼化了一件巨宝在体内,从此不惧任何妖族偷袭。”

颜郎看似是将自己的一些秘密直接告诉萧寒,实则,是在警告萧寒,不要妄图偷袭。此人心思,极为缜密。

“原来是在进入妖都之前获得的奇遇,怪不得,那妖侠塔的塔主,并没有对我说起过颜郎拥有护体法宝的事情……糟糕了,现在要暗杀颜郎,更是难上加难…”萧寒暗暗焦急。

“银面妖皇,你若心存歹意,妄图亵渎大师,你将瞬间灰飞烟灭,死无葬身之地!”一头络腮胡终极变异妖皇,狞恶无比的看着萧寒,妖眸中凶光暴射。其他终极变异妖皇,也是气势汹汹的看向萧寒。

气氛剑拔弩张起来。

颜郎挥了挥手,示意这些终极变异妖皇不要躁动。

旋即,颜郎眯缝着眼睛看向萧寒。“银面妖皇,你危矣!”

“这……”萧寒故意失声惊叹道。“大师,这…这是什么意思?”

“银面妖皇,你的来历,必然十分神秘。你籍籍无名,参加本人举行的生辰盛典,却在盛典之中,摧枯拉朽,大杀四方,灭掉了数千妖皇,甚至于,还杀死了几头终极变异妖皇。而且,你击杀倾城妖皇,炼化倾城妖皇晶,这太过匪夷所思了……”颜郎嘴角勾出一抹弧度。“本人来到妖都,也有数万年之久,并亲手缔造出来数之不尽的变异妖皇,对于妖族的了解,也极深。本人还从来没有见过,能够炼化其他妖皇的妖皇晶,学会其他妖皇的本命妖法,这等奇事。就算是你们的妖族大帝,也不太可能在短时间内,窃取其他妖族的妖皇晶与本命妖法……”

听到颜郎的话,萧寒心中也是连续闪烁着许多念头……“对了,这妖帝手掌,我本没有任何机会去炼化获得的,炼化妖帝手掌,全是妖蛋的功劳。那么,被妖蛋炼化的妖帝手掌,品质似乎蜕变了,不同于其他妖帝。使得我的妖帝手掌,能够随心所欲的炼化任何妖皇晶……”

“银面妖皇,你身上,有妖族巨宝!你一定有!”颜郎目光中,猛地精光四溢,他一字一句,铿锵有力!

萧寒一窒。

“本人乃是人族,无法对你身上的妖族秘宝,有所感应,但是……”颜郎看向那些终极变异妖皇,笃定一笑。“你们感应到了么?”

“是的,大师,这银面妖皇一进入山庄,我就感觉到,在它身上,有一种吸引我的东西。”

“大师,我也感觉到了。我可以肯定,银面妖皇身上,藏着一件妖族秘宝。”

“大师果然算无遗策,我们都有感应。”

……

这些终极变异妖皇,纷纷出声,而且,它们在看向萧寒的目光之中,也不由的贪婪炙热了起来。

现在的萧寒,就好像一头白嫩羊羔,走进了狼群之中。

“哈哈哈哈…怀璧其罪啊…”颜郎眼角余光扫了萧寒一眼,他的眼神之中,酝酿着许多的计谋,运筹帷幄,尽在其中。

旋即,颜郎坐了下来,拿起石桌上的一杯热茶,仿佛自言自语的道。“银面妖皇,你在盛典中的表现,特别是你短时间内炼化倾城妖皇晶,完美掌握了倾城妖皇的本命妖发,这件事情,已经被妖族十大帝盯上了,你知道吗?”

颜郎抬头看向萧寒,强调道。“当今妖族,仅存十尊大帝,然而,这十尊大帝,已然是同时盯上了银面妖皇你,呵…这是幸运还是不幸?呵呵呵……”

“大师,这…”萧寒佯装惊惶无措状。“大师,这…这…这……在下只不过是流落在人族四域的小小妖皇,现在,现在竟然被妖族十大帝觊觎…这……”萧寒心中却是不停的冷笑……‘颜郎,你现在不停的恐吓老子,看来,你已经开始算计老子了……行,老子且看看你到底再耍什么花样…’

“银面妖皇,你知不知道,如今,十尊大帝,已经同时向本人发难,要本人将你交出去,本人竭尽全力,但亦是护不住你呢!”颜郎装模作样的道。“银面妖皇,你身上一定包藏了惊世的秘密,你的出身与来历,也一定大不简单,你不可能是普通的妖皇,但是这些,都不重要,但凡你落在任何一尊妖帝手上,都是死去活来,万劫不复!”

“这……大师,这到底……到底应该这么办才好?”萧寒颤声道。“难道大师要将在下交给那些妖帝处置……”

“哎~~~~~~~~~~本人很为难啊!”颜郎掌握着这场谈话的主动权,几乎完美的控制着节奏,他心机深沉,拿捏对方的心理,火候掌握得非常准确。如果萧寒的确是一头身怀秘宝的妖族,现在肯定已经落入颜郎的节奏之中,不过还好,萧寒是混入妖都,欲要暗杀颜郎的人族,对于许多险恶的后果,事先也有一些心理准备,倒不至于一下子就崩盘。

“银面妖皇,认真来讲,本人是极欣赏你的。但是十大帝今次真的很难给本人面子了,它们施加了庞大的压力,本人很难护住你…不过,真要将你交出去,本人又极为不忍。本人对你,动了爱才之心啊!”颜郎一脸惋惜的道。

“大师救命!”萧寒演戏演全套。

果不其然,颜郎眼皮子微微一掀,目视萧寒。“罢了,银面妖皇,本人要救你,也不是不可能……”

“肉戏要来了!”萧寒心知肚明。

然而,就在这时!

“嗡~~~~~~~”

在萧寒心脏中,迸发出来一阵悸动!

封印妖蛋的无数封印之中,那第六道封印,竟然松动起来!有了一种要崩开的征召!

“嗡~~嗡~~~~嗡~~~~”

这第六道封印,粗大无匹,上面铭刻着无数古朴符文,气息强大,此时,却是不停的颤抖。

“糟糕!”萧寒心中又惊又奇。他完全没有想到,在妖都,在万分险恶,动辄殒命的局势之中,萦绕妖蛋的第六道封印,竟然传递出来破碎的迹象!

而且,萧寒很快就明白了,这第六道封印,正是感应到了颜郎身体周围那些古老的阵法,这才产生了崩碎的先兆!

封印妖蛋的每一道封印,上面都记录了人族顶尖功法。

而这第六道封印上面,不出意外,也是有一门功法记录在案的。

那么,第六道封印是感应到了颜郎身体附近那些古老的阵法,才产生的崩碎之兆,也就是说……

第六道封印上,记载的功法,一定和颜郎身体附近的古阵有关!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