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8章 萧寒出关!(22)

第358章 萧寒出关!(22 178)

没想到萧寒在服用下去颜郎那枚绝品宝药之后,竟然产生了如此浩荡的场面,方圆万里的妖气,都蜂拥汇聚,风起云涌,在萧寒所处的这片山水木楼区域,形成了数十亩大小的能量漩涡。一道道宛如长河一般的妖气,密密麻麻,从远处延伸而来,所到之处,空气被强行排开,寸寸空间都转化成了妖之国度,所有的时空仿佛都静止住了,使得这片山水木楼区域,处处都出现了腐坏的气息,妖异的气息,无敌的气息。隐隐约约,就仿佛有万妖在嘶吼,恶魔在呼唤,鬼神在咆哮。

那妖庙妖皇,神力妖皇,龙象妖皇,三头终极变异妖皇,终于是降临了过来,它们面容都显现出来惊骇与震撼,与此同时,妖眸之中,涌动着明显的妒忌与杀机,三道雄霸天下的气息,直接向萧寒所在的木楼锁定!

“直接缉拿!”妖庙妖皇,对神力妖皇与龙象妖皇,传递过去隐晦的妖识。“这银面妖皇,的确匪夷所思,鲸吞方圆万里妖气,绝对是大帝的手段。如此看来,颜郎大师所言不差,这家伙的潜力,恐怖无比,我们不能够让它成长起来,否则,以后在妖都,这野生野长的家伙,说不定真有可能压我们一头……可恶!这绝对不允许!必须要趁它羽翼未丰之前,将其扼杀!”

“不过,颜郎大师似乎极为看重那银面,我们强行缉拿,必然得罪颜郎大师…这个也是难处。”神力妖皇略微有些踯躅。

“别啰嗦了!毕竟是桫椤大帝让我们过来擒拿银面妖皇,以后颜郎大师有什么怪责,尽管去找桫椤大帝,与我们何干?好了,这银面妖皇弄出这么大的阵仗,我们也别掉以轻心,联手,直接将它擒拿住!一举擒拿!就一招之间,使得银面妖皇丢盔弃甲,不要给它任何喘息的机会,这样一来,也好挫挫颜郎大师的锐气!让他知道,他所谓的潜力惊天,事实上也只是不堪一击!”

“动手!”

赫然之间,这三头终极变异妖皇,全身妖气熊熊燃烧起来,它们的形体,也是寸寸拔高,巍峨如山,它们的气息,冲天而起,在空中凝聚成了无数的凌厉妖光,庞大妖光笼罩了数十里方圆的天空,把涌向木楼的妖气切割得支离破碎,几乎是要爆炸。妖啸之声,络绎不绝。而且,以它们的妖体为中心,辐射出来一圈圈金色光圈,每一个金色光圈,都蕴含了一门无上妖法神通,毁天灭地。狂暴无比的气场,使得四面八方的妖皇,变异妖皇,一个个的远远崩开。其中妖力较弱的普通血脉妖皇级生物,竟敢一崩就是上百米,根本就靠近不过来了。甚至于,连一次变异,两次变异的妖皇,都被死死压制住。

仅仅,也就是数百头终极变异妖皇,还矗立在原地,不过气势也萎靡,脸现惊容貌,面面相觑。

这三头终极变异妖皇,几乎是一出场,就震慑住了局面。不愧为桫椤妖帝座下最强的三头终极变异妖皇。

“本人警告你们,不要太放肆了!”

颜郎的声音响起,他驾驭真气,也出现在了天空中,目光凝视萧寒所处的阁楼,目睹了诸般的异象,连连脱口道。“好,好,太好了,宝药的药力,最大程度的被银面吸收了,几乎完美,无可挑剔!就只有银面这种潜力,才有资格享用本人这枚堪比仙丹的宝药啊!”

顿了一顿,颜郎戟指妖庙,神力,龙象,三大变异妖皇。“不可造次!现在,银面正是关键时刻,你们统统退下,不能够影响银面吸收宝药药力!”

“哼!”那妖庙妖皇,妖眉一掀,淡漠道。“大师,还是您退下吧。这件事情,是桫椤大帝亲自发话,您就不要太固执了。”

“岂有此理!大胆!竟敢当面顶撞大师!”颜郎手下的数百头终极变异妖皇,异口同声的暴吼出声。盛怒发狂。颜郎就是它们的信仰,现在,当面看到这三头终极变异妖皇,不给颜郎面子,它们也都是同仇敌忾,个个酝酿出来恐怖妖气,妖体之中,也是泛出涟漪般的道道金色光圈。

沉闷与压抑的气氛,笼罩了这片区域。彻彻底底就是剑拔弩张。

而三头终极变异妖皇,几乎是被重重包围的局面,但也怡然不惧。那龙象妖皇,戾声道。“动手!直接擒拿!”

三头终于变异妖皇,妖体稍微一动,整片空间,就出现了断层!

“谁敢!给本人拦住它们!”情急之下,颜郎也是不再顾忌什么了,“你们三个蠢货!你们知道银面对于那个计划,有多么重要吗?你们从中破坏,罪该万死!滚开!”

“切~~~~~”神力妖皇不屑的瘪了瘪嘴,口中念叨,“颜郎大师,这里毕竟是妖都,十大帝颁布下来的命令,大师你亦没有干涉的资格。银面妖皇出来吧!乖乖跟我们去见诸多大帝~~~~”话音刚落,神力妖皇右手一抓!一只干枯的妖手,看似皮包骨,瘦骨嶙峋,非常脆弱,但是一抓出去,却蕴含着这世界上,最为可怕的力量,一掌抓向萧寒所处的木楼,空间波纹涟漪四面散开,空间都颠倒混乱起来。铺天盖地的妖力,笼罩了木楼上空,密密麻麻的秩序力量,囹圄四面,十方云动,使得整座木楼,以及这一片空间,都有一种被封印在牢笼中的味道。

就是这么稍微一抓,飞沙走石,在场的,颜郎缔造出来的终极变异妖皇,几乎有三分之一,根本承受不住,妖体直接就暴退百步!

“滚开!敢在大师的领地中放肆,罪不可恕!妖剑!”

忽地,在颜郎一方的阵营之中,升腾起来一尊白衣儒雅的年轻男子,手持一口妖剑,剑气破空,气势犀利威猛,行走之间,空间被直接切割开。看它身上的妖气,也是终极变异妖皇之中的佼佼者,从普通血脉的妖皇级生物之中挑选出来,被颜郎重点培养,终于达到了如今的境界。它的本命妖法,似乎是剑道!

“侮大师者,死!”

这白衣年轻男子,一剑斩杀而出!

剑光阴暗如水,妖异如梦魇,这一剑的威力,绝对不会输给威力进化之后的灭世妖刀。顷刻之间,一道剑光几乎是有一种撕裂苍穹,切割万物的味道,稍微一激射,晶壁系纷纷裂开,一层层的空间都四分五裂,破空斩杀,凌厉无比,直接一绞,就将那神力妖皇抓向木楼的手爪逼退了。

不过,那神力妖皇,丝毫也不怵,妖眸之中,竟然闪烁出来狂热的战意,嘴角勾勒出来冷漠与不屑的弧度…

“嘿…颜郎大师手下的终极变异妖皇,全部都是嗑药嗑出来的,本身血脉,是很污秽的,今日一见,果然如此。就这点可笑的妖力,拙劣的妖法,还想拦住本皇?哈哈哈哈……滚远点!”

“爆裂妖拳!”

神力妖皇,一拳打出!

顷刻之间,以神力妖皇的拳头为中心,一个巨大的妖气漩涡出现了,其中万妖征战,凶妖吞人,山河日月,各种画面,纷纷显现,沉浮不定,无数的空间,连番爆炸,打出来了千古罕见的妖芒。

只一拳,就把白衣儒雅男子的剑光打破,打成粉碎。而且,拳力毫不衰竭,直接席卷向那白衣男子!

“不好!援助妖剑!”

几声暴怒之吼响起,足足5头终极变异妖皇,也冲了上来,就与那白衣持剑男子并肩而立,各自都放出妖力,一起抵挡神力妖皇的绝杀妖法。

神力妖皇嘴角的嘲弄之意愈加明显,它右拳一闪,浩浩荡荡的拳法,立刻施展了出来。

这是一套上古妖族缔造出来的拳术,一共五招,每一招都惊天动地,而且拳法连环,每多施展出一招,妖气就会叠加,一层一层,到达最后,拳势如同上古群妖降临,威力简直是可以移山填海,破灭万古。

“不堪一击!来多少都没有用!”

电光火石之间,神力妖皇的妖气节节攀升,似乎快要攀登上了巅峰,它兔起鹘落,一下子打出来了四拳!

“噗!噗!噗!噗!”

以那白衣持剑的少年为首,足足6头终极变异妖皇,口中妖血狂喷,妖体被震得远远抛开!而后重重跌落到地上,砸出来了6个巨坑,烟尘漫卷!

“本皇仅仅只打出四拳,还有最后一拳,也就是绝杀之拳,没有施展出来,这是本皇手下留情,是给大师面子。否则……哼!”神力妖皇,一脸狷狂。

而自始至终,妖庙妖皇,龙象妖皇,都是双手环抱,纹丝不动,完全没有出手的意思。

仅仅就只是一头神力妖皇,就击败了颜郎手下的6头终极变异妖皇,而且神力妖皇还留有余地!

差距太大了!

一下子,就使得颜郎阵营中的数百终极变异妖皇,瞠目结舌,脸容之上,全部都是不甘,无奈,与……惊惧。

“可恶!”颜郎亦是羞恼。

“大师!这三个家伙果然厉害的很,不过,我们数百终极变异妖皇群起而攻,虽然必付出惨重的代价,但一定可以杀死它们的!大师,您发号施令吧,我们群起围攻!”颜郎手下的一头络腮胡终极变异妖皇,目眦欲裂的咆哮道。

“嗯?”闻言,妖庙妖皇,神力妖皇,龙象妖皇,都是微微色变。

对,它们的战斗力,要远远超过颜郎依靠宝药缔造出来的终极变异妖皇。但是要是面对数百头终极变异妖皇的围攻,它们肯定也是饮恨收场。

“大师,真要拼个鱼死网破?”妖庙妖皇怒声道。

而此时的颜郎,也是为难。真要拼命,他手下的终极变异妖皇,肯定要损失数十头之多。这个损失,他也承受不起。

一时间,场面变得僵持起来。

就在这时……

“轰!”

萧寒所处的木楼,猛地一震,天地之间,方圆万里蜂拥汇聚的妖气,戛然而止!晴空变得波澜不惊。

下一刻……

一圈圈妖异的波纹,从那木楼处滚滚而出。

猛地!

波纹所过之处,空间一震!

“噗嗤!!!!!!!!”

所有一切,全部化为齑粉!

什么木楼,山水,空间晶壁系,统统化为齑粉!

似乎是有一股威猛无敌的气息,从木楼中稍微一勃发,整片区域,处处都化为了灰烬。

“什么?!”

三头终极变异妖皇,同时后退!

从木楼中弥散而出的这股力量,似乎随随便便,就能够排山倒海,隔断江河,横扫诸天,海枯石烂。

尘烟漫卷之中,一名头戴银色面具的人形,缓缓的走了出来,黑发飘扬,龙行虎步,气息巍峨,如恒星照射,如日月经天,带来了一种沉重的压迫,他每一步踏出,都会有嘹亮的妖歌唱响,空间里,密密麻麻的浮现出来了各种上古妖族符文,十二道金色光圈,不停的蠕动,压迫鬼神。在他的左臂,甚至散发出来一种吞吐宇宙山河的恐怖气息。

甚至于,以他的左臂为中心,无尽的妖光,泼洒了出来。这些妖光的品质,高得离谱,辉煌灿烂,史诗一般的浩瀚,星辰大海似的广阔,如渊似海。

“大师,这三只蝼蚁,就让银面替你踩死吧。”萧寒淡笑了一下,暴露在银色面具之外的双眸之中,狂射出来无边的战意与必胜的信念!

萧寒终于是将那枚宝药的药力,彻底吸收炼化干净,去芜存青,饱食妖气,现在出关了!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