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4章 真相大白!(38)

第374章 真相大白!(38|178)

关于蛋的故事?在蛋里边,住着一个本领很强大的妖怪?

听到那一老一少的对话,萧寒简直就是魂飞天外!整个人的血液,都完全地凝固了起来!泥塑木雕!傻愣愣的站在原地!彻彻底底的石化掉了!

萧寒心脏中有一枚神秘的妖蛋,这件事情,除了那蛋中正在孕育的至尊邪恶生灵之外,恐怕就只有萧寒自己知道了!

就算强如妖侠塔塔主,以及桫椤大帝,都根本不知道萧寒心脏中有一枚妖蛋!他们也就仅仅是看出来,萧寒体内,蕴有至强的本命妖气,仅此而已!

“我…我施展动静如幻,想要进入妖侠域,从而返回人族世界,我意念所指,绝不会错!但偏偏鬼使神差的到达了这农家小院……这本就是一等一的奇事……而这两人,偏偏又口口声声的说什么蛋……”萧寒惊心动魄。“他们不是普通人!我萧寒看走眼了!他们绝对不可能是普通人,事情不会这般巧法!”

萧寒也明白,妖蛋之中,正在孕育的生灵,是绝对无敌的,诸天万界,没有对手。它终于有一天,会占据萧寒的躯壳,对萧寒再度夺舍。彻彻底底抹杀掉萧寒的灵魂。使得萧寒灰飞烟灭,万劫不复,不存于人世间。这件事情,几乎在劫难逃。但萧寒绝非坐以待毙,等死之人,哪怕有一丁点破解厄难的机会,萧寒也会去死命争取。而如今,这一老一少的对话,显然是知晓妖蛋的来历!他们又故意在此处等待萧寒。难道说。是要……点化?指点迷津?

一时间。萧寒脑子发热,心脏砰砰砰的狂跳起来,他赫然转身,双腿颤抖。“大哥…不,前辈,刚才,是晚辈失礼了。请前辈原宥。”萧寒语声恭敬道。要知道,这一老一少。有本事逆转萧寒动静如幻的挪移轨迹,那说明,他们的修为至少不会比妖侠塔塔主,以及桫椤大帝弱,甚至于还要更强。因而,萧寒尊称他一声‘前辈’,也是合情合理。

“唔?”看到萧寒转身,并语出尊敬,那青衣中年男子,倒是愣住了。显得很是迷茫。“小兄弟,你…你这是?”

“前辈。晚辈看走眼了。”萧寒汗颜的很。“请前辈莫怪。”

“小兄弟,你还真是的…这…这是从何说起?什么看走眼?你倒是把鄙人弄糊涂了……”青衣中年男子的一脸雾水,也是有模有样。

“大伯,这个小哥哥在说什么呀?小尘听不懂哩…”那小童,也是眨巴着眼睛,很是迷茫。

鉴貌辨色,萧寒心中一动……都说世外高人,特立独行,有时候甚至于还装傻充愣,看样子,这两位,是不肯以真身相见了,那么…

萧寒深吸一口气,也完全地豁出去了,振作了一下精神,三两步走了回去,规规矩矩的道。“前辈,也没什么,晚辈也很想听听,那个关于‘蛋’的故事。”

“哈哈哈哈……小兄弟,你想听故事么?哈哈哈哈……这好,这好。鄙人一向离群索居,鲜与人打交道,讲故事,也只是讲给小尘听而已,既然你也想听,那鄙人高兴都来不及哩…”青衣中年男子笑呵呵的道。

那小童,也是连连拍手,一脸雀跃。

话到此处,萧寒也不再多说什么了。既然这二位愿意对自己讲出那关于‘蛋’的故事,那自己也就竖起耳朵倾听便可。

“这样,小兄弟,咱们先用饭,而后再讲故事,如何?”青衣中年男子热情招呼道。

萧寒自然不敢忤逆。“好的,前辈。”

“哈哈哈,不用叫什么‘前辈’,小兄弟若看得起鄙人,就叫一声‘大哥’吧。叫‘前辈’,真是折杀鄙人了。”青衣中年男子,极为客气。

“这……”萧寒心想,这位奇人的脾气,倒是怪癖的很,不过他亦不争辩,小心翼翼的道。“好的,大哥。”

“这样才对嘛。”青衣中年男子拍了拍萧寒的肩膀,“小兄弟,今天吃鱼,你帮忙剥鱼鳞,如何?”

“剥鱼鳞?这…这没问题。”萧寒连忙道。

于是乎,萧寒坐在溪水边,将篓子里的几尾肥鱼取出,向青衣中年男子讨了一把短刀,认认真真的整治起来。

剥鱼鳞,掏出鱼内脏,清洗。

很快,午饭就张罗出来了。清一色的农家野菜筵席,不过那青衣中年男子,倒是对萧寒不错,特意杀了一只鸡一只鸭,盛情款待萧寒。

吃饭时,并无异状,萧寒也索性放开怀,大吃特吃起来。

还真别说,这青衣中年男子,厨艺精湛,也就是普普通通的野菜,农家鸡鸭鱼,却是烹饪得美味绝伦,妙不可言,吃得萧寒差点连舌头都吞了进去,连声叫好。

饭后。小童乖巧的将碗碟收拾好。而后,还烹了两杯茶奉上。

三人围坐在农家小院的一张石桌旁。

萧寒目光热切的看着青衣中年男子。

“呵……”青衣中年男子笑了笑,忽然,他的目光,变得有些玩味,品了口茶,微笑道。“小兄弟,这蛋的故事,也就仅仅只是一个故事,知道么?”

“这?”萧寒一窒,他有点弄不明白青衣中年男子的真实用意。“大哥,这?这是什么意思?”

忽地,青衣中年男子,抬头看了看蔚蓝的天空,而后压低嗓音对萧寒道。“小兄弟,你大哥我的意思是……这个故事,是你大哥我胡编乱造的,就权且听听,千万不要当真,也千万不要对其他人讲起这个故事,你知道吗?”

青衣中年男子的声音,似乎变得极为严肃。

一时间,萧寒脑子里。各种念头。纷至沓来……这两位。是高人,奇人,这已无疑问,但他们却始终装傻充愣,现在要讲蛋的故事,却是几次三番的告诫我,说这仅仅只是一个虚构的故事?难道,他们亦有什么难言之隐?或者说。这本就是一个天大的秘密,他们有所忌惮,不敢明言,因而旁敲侧击的用故事的方法来点醒我?

萧寒的心思,也是玲珑剔透,如此一想,便也是郑重其事的点头道。“大哥,小弟明白了,这仅仅只是一个故事,并没有隐射什么的意思。嗯。这个故事,小弟听完。也就忘了。请大哥讲一讲这个纯粹虚构的故事吧,权当是饭后凑个乐子。”

“哈哈哈哈哈……”青衣中年男子,连连点头大笑,“好,好,小兄弟,你明白就好……”

“大伯,快讲故事吧~~~~~”小童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摸出一个类似于鹅蛋的玩意,放在石桌上,“大伯你快讲。”

“好,好,好,大伯这就讲,”青衣中年男子,用手摸了摸小童的小脑袋瓜子,而后捻起石桌上的蛋,看向萧寒。“小兄弟,从前啊,有一群妖怪。会吃人的妖怪。这妖怪的头头啊,本领非常大,一般的猎人,不但制不住它,反而会被它害了性命。”

“嗯…大哥,这妖怪,看来是极厉害的。”萧寒心神完全被这‘故事’吸引了。

“不过呢,妖怪的数量,比猎人少多了。猎人经常联合起来,猎杀这群妖怪。”青衣中年男子,目光也迷离起来,似乎是陷入了一段冗长的回忆之中,缓缓道。“妖怪和猎人的战斗啊,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也不知道打了多少年。死了很多妖怪啊,也死了很多猎人。哎……很惨烈。双方的死伤都太惨重了,所以猎人们都发誓,一定要把这群妖怪都给宰杀了;那边妖怪也不是等闲之辈啊,妖怪们也想把所有的猎人都吃掉。尤其是这个妖怪头子,不但本领高强,而且还非常地狡猾。”

“难道他是在说人族妖侠与妖族之间的斗争?”萧寒心中一动,不过表情也没有什么变化。他小心翼翼的道。“大哥,后来怎么样了?”

忽地,青衣中年男子,眼角肌肉微微一跳,似乎是回忆起了什么极为可怕的事情,他将手中的鹅蛋掂了几下。“后来啊,发生了一件事。喏,你看这个蛋。”

萧寒凝目看向那鹅蛋。

“这个蛋啊,在故事里,就不是鹅蛋鸡蛋鸭蛋了,这个是宇宙中啊,一个最强的怪兽,诞下来的蛋。这个怪兽,也强大的很,不比那妖怪头领弱。小兄弟,大哥告诉你,这个怪兽,一口气能够把太阳吞下去,你说厉害不厉害?”

“吞噬太阳?”萧寒心里咯噔一下。“那真是厉害。”

“嗯,厉害是厉害,不过,怪兽产下这个蛋之后,它就殚精竭虑,灵魂都枯萎了,死掉了。”青衣中年男子,目光看向极远处,仿佛那里有一个遥远的世界,“怪兽是死掉了,但是妖怪的头头,本事大,找到了这个蛋。然后妖怪的头头,就想用这个蛋,把自己变得更强!你猜它怎么了?”

“怎么了?”萧寒脱口而出。

“这个妖怪,就钻进那个蛋里了!它把自己的身体都舍弃掉啦。不过你别当妖怪头头是傻瓜,它舍弃掉自己的身体,却用自己的灵魂和精神,去孵化那个蛋,小兄弟,你猜猜,当这个蛋孵化出来,那是什么古怪的玩意?”青衣中年男子,语音也有些发颤了。

“宇宙中最强的怪兽,与妖怪头头结合…一旦孵化出来,那就是最强,最恐怖的存在!所有的猎人,都不可能战胜这样的怪物!”萧寒也颤声道。

“嗯,这个就是寄生。”青衣中年男子,喝了一口茶,萧寒发现他的手,都微微抖动起来,“一旦让这个妖怪头头成功孵化出蛋来,那就惨了,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猎人,还有猎人的家人,亲戚,全部都要死。这个世界,就将被妖怪占领了。”

顿了一顿,青衣中年男子,吸了一口气。“后来呢,有猎人发现了妖怪头头这个可怕的计划,然后,猎人团队,就和妖怪们,发生了激烈而残酷的战斗……杀得昏天黑地啊,到处都是鲜血,到处都是杀戮,那一战,不知道死了多少猎人,也不知道死了多少妖怪,连天都哭了,倾盆大雨,下了几个月。最后,蛋是被猎人们抢过来了。不过呢,猎人们没有本事毁掉这个蛋。”

“猎人们召开了会议,最后呢,就由一大群猎人,用自己的力量,把这个蛋给封印了起来,使得这个蛋的生机,被冻结住,好让里边的妖怪头头,不能够成功破蛋而出。”

听到这里,萧寒似乎明白了什么,他的一颗心,完全揪住了,“大哥,那…那后来呢?”

“后来啊,又有妖怪来抢这个蛋,双方打呀打呀,又打了个昏天黑地。”青衣中年男子,连连摇头,“最后呢,这个蛋就遗落了。”

“遗落了?遗落……遗落到什么地方去了?”萧寒口干舌燥。

“遗落到另外一个世界了。”猛地,青衣中年男子深深的看着萧寒的眼眸。“这个蛋,遗落到另外一个世界之后,首先是钻进一个小妖怪的身体里,这个小妖怪当然是糊里糊涂的,只是觉得自己一天比一天强大了起来。但是好景不长,这个小妖怪,被那个世界的一位猎人杀了。小妖怪一死,那个蛋又神不知鬼不觉的钻进了那个猎人身边的一个年轻少年的心脏里。”

“这……”萧寒的全身血液,都冻结了起来。他神魂颠倒,不能自己。语音,都哽咽了,“是…是的……小妖怪被猎人杀死了,然后…然后跟着猎人一起看热闹的一个少年,莫名其妙的,心里一疼…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从此之后啊,那个蛋呢,就寄宿在那个少年的心脏里边了。”青衣中年男子,微微摇头,“故事讲完了,小兄弟,你听听也就算了,这,仅仅只是一个故事。”

赫然!

萧寒直接站了起来,身躯颤抖。“大哥,那个少年,他是无辜的,那个蛋,鬼使神差的钻进了他心里。最开始的时候,少年和这个蛋,还相安无事,但是渐渐的,蛋壳上面,那些猎人的封印,都松动了,那个蛋的生机,又开始运转起来,总有一天,那个蛋里边的妖怪头头,会孵化出来……它会害死那个少年,而且一定也会降临下来灭世的灾难……大哥,您说,那个少年,应该如何应对?请大哥明示!”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