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7章 你们触及到我的底线了!(51)

第387章 你们触及到我的底线了! 51|178

萧寒的出现,使得这妖侠塔前面的广场中,造成了拥堵!数千妖侠,朝萧寒围了过来!

也对,萧寒的死讯,上个月刚刚才由妖侠塔塔主亲自颁布,而如今,萧寒居然屁事没有,大摇大摆的返回妖侠塔。这实在太突兀了!

“该不会真是银面妖皇吧?撑着萧寒这层躯壳,试图混入妖侠塔?”

一些年轻妖侠,血气方刚,甚至于拔出兵器,催动起来真气,虎视眈眈的盯着萧寒。

“这些家伙…”萧寒无语的很。

旋即…

一股庞大气场,山海大狱不能媲美万一,直接以萧寒为中心,弥散了出来!

要知道,萧寒的纯肉壳力量,亦是达到了5300万鼎,堪称排山倒海,再加上他心志坚定,精神气度超凡入圣,而在场的妖侠,绝大多数,也仅仅只是真气四段,真气五段,有少数的扩穴境,被萧寒的气势一震慑,顷刻之间,就有密密麻麻的妖侠站不住身躯,往后仰倒!

“哈哈哈哈哈哈!”

猛地,萧寒仰天大笑起来,他肉壳强盛如海,五脏六腑硬如铁石,运气说话,中气充沛,如洪钟大吕一般,隆隆而鸣,“各位,请不要误会,在下萧寒,刚刚去执行了一个特殊任务,这才返回妖侠塔。至于说,高层颁布的死讯,那都是为了配合在下,使得在下能够顺利完成那个危险的任务。而且……诸位,你们都不是那些蹩脚的江湖客能比。个个都是妖侠。难道。连人族与妖族,都分辨不出来了吗?”。

萧寒这么一说,在场的妖侠们,个个耳膜被震得发酸,不过也是本能的催动真气,去感应萧寒的生机。

过不多时……

“咦?还真是人族。断然没有妖族的气息啊。”

“对,应该不是妖族。我们一生之中,也斩杀了不少的妖族。对于妖族的感应,我们也极为敏锐。这家伙,还真的就是萧寒呀!”

……

一时间,数千妖侠都不由的连连点头。

“那么,就请借过,本人要进入妖侠塔。”萧寒再度吼道。

经过了妖都一行之后,隐隐约约之中,萧寒已经形成了一种霸绝天下的气势,目光随随便便扫出去,就如同冷电。修为稍微弱一点的,一接触到萧寒的目光。心中就会发毛,绝对不敢与萧寒对视。而且,萧寒随随便便说一句话,就给人带来一种大权在握的感觉,使得人莫敢不从。

也对,萧寒连妖帝都正面对峙过,自然可以轻易震慑这群修为较低的妖侠。

一下子,这数千妖侠,脚下就挪开几步,给萧寒让了一条通往妖侠塔的道路。

“多谢各位。”萧寒淡漠一笑,举步就走。

就在这时……

“等等!”

一把孤傲的男子嗓音,从极远处传递过来。

猛地,在这片苍穹的深处,一道亮光猛烈闪烁。凌厉的雷音,滚滚而来。在一小片天空之中,居然出现了银亮的闪电,闪电之中,夹杂着一些黑色真气符文。剑光闪烁,剑意暗藏,堂堂煌煌,一击而来。这是一道门板大小的剑气,经天纬地,长达百里,如一条行云布雨的白龙,突然降临。这一剑的威力,足可以轰破山峰,斩断江河。萧寒微微一笑,他已经看出来了,来者,是化符境的强者,一身真气,已经化为真符,修为肯定不会输给那李繁铭,甚至要比李繁铭厉害一线,不是普通的妖侠,而是妖侠排行榜上的千古巨头!下一刻,从这道绝世无双的剑气之中,施施然走出来一尊白衣男子,看上去也就是三十岁上下,他一降临下来,丝丝剑气就收入了躯体内,双手背负,渊渟岳峙,脸皮十分的白净,面如冠玉,但是在他的眉心深处,有一道细细如发的银色痕迹,好像闪电。他的神色,十分的冷漠,孤傲,桀骜不驯,就淡漠的扫视着萧寒,像是一尊高高在上的君主,在审视犯人。

“哦?千古巨头?”萧寒无所谓的笑了笑。“想不到,来了一尊千古巨头。嗯,不知道怎么称呼?”

那白衣剑客,冷笑了一下。“你说你是萧寒对吧?嗯……据说是近年来,妖侠界涌现的绝世妖娆,少年无双。不过今日一见,也不过如此,仅仅只是肉身强横一些罢了。真气修为,一塌糊涂。听着,你还没有资格询问我的名字。你现在口口声声说你是萧寒,你有什么证据?先把你的妖侠令交出来,我看看。”

这千古巨头一来,广场中的所有妖侠,都屏息了,个个都垂手侍立在一旁,静观其变,也都不吱声。

“呵~~~~~~”面对这尊千古巨头咄咄逼人的凶焰,萧寒并没有发火。只不过就是略微笑了笑,轻声道。“还真是霸道。只不过是千古巨头而已,就这般的蛮横,要是有朝一日,成为万古巨头,那不拽上天了…”

如今,萧寒的心性,也是与当初截然不同。他不再冲动易怒,反而把许多事情,都看得淡了。但是……这种心态,反而极为可怕!

也就是说,一般的事情,萧寒是懒得去计较;但若真正触及到了萧寒的底线,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哼!”白衣剑客,倨傲的很,眼皮子一掀,“萧寒,你认为,本座对你的态度,十分的不近人情,对吧?对,本座并不是万古巨头,差之甚远,但亦绝非你这种层次的人,能够企及的。萧寒,你的层次还太低了,还不了解妖侠这个圈子,当你有一天,达到了本座的这种层次,你自然就会明白本座的骄傲。把你的妖侠令拿出来吧。”

“哎……罢了,你是千古巨头。对。修行达到你这种地步。在整个妖侠界,的确应该拥有属于你的尊严与威风。我萧寒就不多说了,妖侠令,已经交给高层了,不在我身上。至于我究竟是不是妖族……你尽可以放出精神波动扫查一番。以你的能力,应该不至于分辨不清楚吧?”

萧寒依旧没有生气,态度和和气气的。

“哦?”这尊白衣剑客,倒是被萧寒的态度弄得一窒。旋即,他微微点头,放出精神波动,直接扫查萧寒。

数十个呼吸之后……

“的确不像是妖族。”白衣剑客,一蹙眉。“不过萧寒,放你进妖侠塔,我也做不了主。而且,塔主与诸位长老,正在闭关…这样吧,我可以把这件事情。通报给负责主持妖侠塔日常事务的资深妖侠,且看看他们如何处置。”

“无所谓了。”萧寒无奈的笑了笑。“此处是妖侠塔。妖侠圣地,我就不闹事了。通报吧,尽管通报,我并非妖族,心中没鬼,也不怕被盘查。”

“嗯,”白衣剑客对萧寒的态度,也是满意的很,“萧寒,你先等等。”

白衣剑客,右手一翻,取出了自己的妖侠令,进行传讯。

……

妖侠塔,极高一层!

十几个老古董,坐在大厅之中,悠闲的品茶聊天。他们的心情,非常的好,因为,萧寒的死,算是对他们培养出来的那批弟子,有了一个交代。

就在这时。镶嵌在这个大厅之中的一块传音石,发出来了声音……

“各位资深妖侠,那少年萧寒,正在妖侠塔之外。他口口声声说道,他是秘密前往某处,完成高层交给他的一个任务,高层为了配合他,这才故意宣布他的死讯,发出讣告。而如今,他安然无恙的返回。刚才,本人也已经用真气扫查过他的生机状态了,的确是人族,不是什么妖族。不过,本人也不敢擅作主张,将他放入妖侠塔。这件事情,就请诸位资深妖侠定夺吧~~”

……

“砰!!!!”

“砰!!!!”

“砰!!!!”

……

接受到这条传讯,几名老古董手中的茶杯,顷刻间跌落到地上,摔了个粉碎!

他们的表情,完全惊愕了!

大厅里的空气,变得僵硬了起来。

数十个呼吸之后……

“可恶!!!!”一名老古董,一挥手,打出一道真气波动,将那传音石关闭。而后,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岂有此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萧寒这小子,没死?!!!!”

“这小杂种没死?那上个月的讣告是怎么回事?简直荒唐!”

“冷静!诸位先冷静一下!”一名红脸老者,站了起来,眼睛里面,放射出来了寒光。“先抛开上个月高层发布的讣告不说。现在萧寒是来到了妖侠塔外,你们怎么看?”

“还能够怎么看?你们难道认为,有妖族失心疯了,冒充萧寒,跑到妖侠塔浑水摸鱼?这是亿万年都不可能出现的事情。哪个妖族敢跑到我们妖侠的老巢来?就连最强大的妖帝都没有这个胆量,就如同我们人族最强大的存在,不敢跑到妖都去,这是一个道理。可恨!!!!那萧寒没死,还大摇大摆的回来了!他说他是去完成什么秘密的任务,现在回来,难道是领赏的?真是滑稽!荒谬!”

“现在怎么搞?”

“还怎么搞?不能放他进妖侠塔!嗯……现在塔主与诸多长老正在闭关,万古巨头们也不会来管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塔主已经将妖侠塔的日常事务,交给我们全权处理,那么……直接弄死他!弄死萧寒!好,好的很!之前听闻他的死讯,我们都扼腕叹息,没能够亲自炮制处死他,现在,他居然大马金刀的回来了……哈哈哈哈哈哈!直接打压!**!虐待!”

“对对对!他想进妖侠塔,简直就是痴心妄想,白日做梦,一定要打压他,狠狠打压他,最好是把他打成邪魔外道,打成妖族,使得他无法翻身!”

“现在他是砧板上的鱼肉,恰好被我们随意的宰割!他不是妖族,我们也硬要将他定罪为妖族!他只有一个下场!万劫不复!!!!”

“走,我们一起出去,当面镇压他!我那弟子加隆,死得极为冤枉,今日要那萧寒,血债血偿!”

……

妖侠塔外的广场。

“萧寒,你就稍安勿躁吧。本座已经将你的情况,禀报给那些资深妖侠了,想必,他们会派代表出来,对你进行检查。如果他们也认为你没问题,那么,你就可以随意进入妖侠塔。”白衣剑客淡漠道。

“真是麻烦……”萧寒无语的很。

就在这时……

“轰!轰!轰!轰!”

妖侠塔之中,冲出来十几道凌厉狂暴的气息,整个空间都颤抖起来,日月沉沦,符文交织。密密麻麻的真符,组成了各种大阵。滂沱的气势,四处弥散,千军万马,铁蹄践踏,江山沦陷,大江潮涌,江水拍岸,卷起千堆雪。

一群大人物降临了。

萧寒抬眼一看,是十几个老者模样的家伙,个个身体周围都有真气符文组成的阵法,循环不息。这些阵法,威力狂暴,透射出来毁灭山川,震死鬼神的气机。

“一群符阵境。”萧寒心中,微微点头。“真气八段,符阵境。”

不过,萧寒感觉很奇怪,这十几个老者,为何看向自己的时候,眼神之中,全部都是仇恨和怨毒,有一种仇人见面的味道。

“不是吧?这群资深妖侠,我是从来没见过啊。”萧寒迷茫的很。

“银面妖皇!!!!”其中一尊老者,直接踏步出来,厉声咆哮道。“你居然跑到我们妖侠塔作祟!容不得你!”

“嗯?”萧寒眼皮子微微一掀。“各位…你们连看都不看,就直接说我萧寒是银面妖皇,未免太武断了吧?”

“怎么?一头妖族,服用了屏蔽妖气的宝药,就想蒙混过关?”又是一尊老者,阴冷看向萧寒,“你这邪魔外道,岂能瞒过我们的法眼?现在给你一个机会,你只要跪下来,承认你自己是妖族,并且让我们锁拿,那么,我们就只是将你关押在天牢之中,把你囚禁起来,等待塔主出关,进行审查。你若不肯束手就擒,我们顷刻之间,就将你斩杀!为民除害!”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猛地,萧寒仰天狂笑起来,笑得极为癫狂,眼神却是完全的幽冷了下来,“我萧寒本着与人为善的原则,处处都非常的示弱,居然有人不问青红皂白,不分黑白,想要直接打压老子……好,好,好,是你们逼老子的!!!!罢了!忍无可忍,无需再忍!我数到三,你们若不让老子进入妖侠塔,那么,统统杀死!!!!斩草除根,一个不留!!!!一群老狗,你们触及到我的底线了,知道吗!!!!后果很严重!!!!”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