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0章 间接杀人!

这‘灭天绝地精神大法’,果然是鬼斧神工,能够炼化迷幻魔境于无形!消无声息!神不知鬼不觉!就连强大如‘戎’,都没有发现是萧寒在搞鬼!

“本位面妖侠,注意集中精力,这片迷幻魔境区域,长达5000里,按照你们的实力,闯过前4000里,简直轻轻松松,易如反掌。但是最后1000里,亦有一些难度。不过…只要心无旁骛,亦是难不倒你们的。其他的事情,你们不要去过问。那些小人物的生死,与我们无关。”戎回头发号施令。

“是!戎大人!”

戎这个位面的妖侠,个个都领命,而后屏息凝神,继续前进。

“这最后1000里,本座亦要小心翼翼才行,”戎行走在最前面,步态依然潇洒无伦,云淡风轻,但是前进的速度,亦是比刚才慢了些许。

戎那个位面的妖侠,不再主动挑衅萧寒他们那个位面的妖侠,心神守一,抵抗迷幻魔境。

而萧寒他们那个位面的妖侠,综合实力远远弱于戎那位面,因而前进到2000~3000里这个阶段,个个都显现出来了举步维艰的味道。除了萧明初,罗天佑等少数几名真气八段符阵境,以及燕七这唯一的万古巨头,剩下的真气七段化符境,个个都神色绷紧,脸上肌肉扭曲,显然是被幻象幻听干扰,心湖难以保持平静。在竭力的抵御着。

“表弟…你…你为什么要杀我…我一向对你不薄…你…你怎能不挂念昔日情谊…设下这险毒陷阱…要…要加害我……”

一名精壮中年男子,面目赤红,双膝猛然跪地,双肩颤抖,嚎啕大哭起来…此人心神再也无法坚守,终于出现了破绽,被迷幻魔境趁虚而入。

入魔了。

这极危险。如果自己不能够依靠顽强的心志走出来,那必然灵魂崩坏,自残致死。

与此同时……

“啊~~~水!水源!我已在这沙漠之中行走了十天十夜,滴水未沾,行将就木,没想到,终于让我找到水源了!哈哈哈哈!真是天不亡我!”又是一名紫衣少年,目光之中**出来狂热与痴迷之色,双膝跪地,仰着头,爬向他附近的一道粗大迷幻魔境。“水啊!甘露!救命的水源啊!”

……

萧寒他们这边的妖侠,又有人坚持不住,入魔至深。

“糟糕!”附近一些妖侠低声焦躁发吼。但是遇到这种情况,他们却束手无策,不敢过去相助。毕竟一个不好,自己也会沦陷。

“还得靠小爷我啊~~~~~”萧寒时时刻刻在关注着自己这个位面的妖侠,一旦遭遇到突发qing况,萧寒就会出手。

“嗡~~~嗡~~~~”

两名入魔妖侠身体附近的所有迷幻魔境,都被萧寒隔空摄取,炼化入自己的灵魂了。

“滋补啊~~~~畅快~~~”萧寒美滋滋的。

那两名入魔妖侠,身躯一震,双目渐渐恢复清明。

……

就这样,萧寒沿途充当了清道夫的角色。但凡自己这个位面的妖侠,出现入魔的状况,萧寒都会第一时间出手,将困扰他们的迷幻魔境给摄取炼化掉。使得人人都平安无事,有惊无险。

转眼间,萧寒他们这个位面的所有妖侠,都顺利通过了3000里这个阶段,向4000里进发!

全员毫无损伤!

……

“不是吧?”在前方,戎那个位面的妖侠,也是注意到了后边的情况。一个个的,都难以置信。

“那个弱小位面的蝼蚁们,居然能够持续前进,尽皆冲过3000里的关口…这怎么可能?最离谱的是,他们至今仍然是零死亡…简直出乎我的意料啊。”

“运气。他们的运气太好了。我注意观察了,那群猪猡,每次在心神失守,入魔至深的时候,他们身边的迷幻魔境,都会鬼使神差的消失,使得他们得救,挣脱出梦魇。”

“该不会是有人在动手脚,暗中相助吧?”

“哈哈哈……这不可能。不要胡乱猜测。就算是他们那个位面的塔主,都不可能消灭这里的迷幻魔境,不可能发起援助。迷幻魔境属于精神类的能量流,攻击再强,都不能够抹杀迷幻魔境。要消灭迷幻魔境,除非是用自己的精神力去驱散,但是谁敢?用自己的精神力去驱赶这茫茫宇宙中,各种混乱的迷幻魔境,就等于是作死。是令自己白璧无瑕的精神力,染上污垢,绝对走火入魔。”

“只能说是运气了吧。”

……

几个时辰过去了。

萧寒他们这个位面的所有妖侠,都进入4000里区域!零死亡!

当然了……

“如果不是我暗中出手,我们这边,应该至少会死亡30人左右。进入4000里区域之后,死亡率还会攀升…”萧寒暗暗点头。“那个位面的‘戎’,说我们这个位面的妖侠,要穿越这片迷幻魔境,至少死一半的人,看来,他所言不差。但是有了我…一切就发生变数了。”

为了解救沿途入魔的本位面妖侠,萧寒不知道吞噬了多少迷幻魔境,可谓是忙得不可开交。不过他一点也不觉得疲累,反而神清气爽,气贯长虹。

内视脑域!

脑域之中的精神力,已经极为的浓密,不但体积暴增,而且密度变大,散发出来了金光,气状的精神力,开始明显的出现液化的痕迹。在气状金色精神力雾气之中,出现了一些密密麻麻的水珠!这些精神力水珠之上,镂刻着无比复杂的金色秘纹,金色秘纹散发出道道琉璃之光!弥散出来大道的气息!

“有了一种将要液化的痕迹!”萧寒精神振奋的很。“进步太大了。进步真的太大了!如果我自己闭门苦修,不知道要多少岁月,才能够将精神力,提炼到达这种程度。而如今,穿越这些迷幻魔境……大机缘啊!天大的机缘!”

萧寒双手结印,将十几里远的一道缠绕一名女性妖侠的迷幻魔境,隔空摄取了过来。

“现在,我可以随心所欲,控制百里范围内的迷幻魔境,心念所致,随意捕捉摄取。而且,我的精神力长足进步之后,使得我可以移动这些迷幻魔境的方位…”

萧寒嘴角勾勒出来一抹满意的淡笑,心念稍微一动,前方,萧明初右侧方的一道迷幻魔境,竟然以瞬移的速度,移动了上百里,彻底远离萧明初。当然,萧明初是完全没有察觉到这件事情,他神色非常专注。

总而言之,萧寒在这片迷幻魔境区域,不但丝毫不受其害,反而有一种如鱼得水的味道。

……

4000~5000里区域!穿越这片迷幻魔境的最后一段路程!也是迷幻魔境分布最密集,体积最大,最危险,也最容易入魔的区域!

在这片区域,戎已经行至4800里左右,还差仅仅200里,就抵达终点,成功穿越!

在戎后边200里左右,是他那个位面的6名打开天眼的仙眼境老者。在6名老者后面50里左右的,才是萧寒他们那个位面的塔主。塔主身后,几乎清一色,全部都是‘戎’那个位面的妖侠。萧寒他们那位面,仅仅只有12名长老,以及燕七,勉勉强强,能够不被甩太远。吊在最后面的,就是萧寒等一干妖侠了。

不过,所有人,都是进入了4000~5000里这片区域。至此,事实上每一名妖侠之间的距离,都已经相对拉近了。也就是上千人,缓慢的在这1000里区域龟速蠕动着。

包括戎在内,现在行动速度都相当的缓慢。不敢有丝毫行差踏错。

而且,大家也都是不同程度的产生了幻象与幻听。

“哼!”燕七眼神刚刚一恍惚,他就咬破舌尖,猛地一摇头,从幻象之中挣脱出来。不过,他虽然没有入魔,但是额头上,也是渗出来了细细密密的冷汗。

这片区域,的确太危险了,萧寒那个位面的妖侠,不停的有人出现入魔的状况,岌岌可危。幸亏萧寒这个救火队员,十分出色当行,每当关键时刻,总是能够摄取迷幻魔境,使得入魔的妖侠化险为夷。到达后来,萧寒提前预判,将每一名妖侠前进途中有可能遭遇到的迷幻魔境,早早就摄取炼化,肃清障碍。使得萧寒那个位面的妖侠,入魔的概率都降低了不少。

赫然!

前方!

在4300里左右,戎那个位面的一尊女性妖侠,身形猛地一顿!

而后……

“咕咕~~~~咕咕~~~”在她喉咙之中,迸发出来了奇怪的声音!双肩抖动起来!

“怪物!不~~不要过来~~~~本小姐灭了你!”那女性妖侠,发出来剧烈的喘息之声。

……

“入魔了!他们那强大的位面,终于出现妖侠入魔的情况了!”萧寒他们那位面的妖侠,都忍不住将目光投射了过去。

这是戎那位面的妖侠,出现的第一次入魔状况!

“看看他们如何应对,”萧寒那位面的妖侠,心里也好奇的很。

……

“秋姝,你不要紧张。以你的心性,肯定能够战胜魔障的!”那入魔女性妖侠的附近,几名同伴,连忙鼓励道。“守护住心神!”

“吼!!!!”那入魔的女性妖侠,忽然从怀中拔出一口匕首,一下子插在自己的左臂之上!鲜血飙射而出!

不过,她散乱的瞳孔,重新拥有了焦距。“呼~~好危险,刚才入魔,产生幻象,居然看到了许多荒yin的怪兽…”那女性妖侠,松了口气。

“哈哈哈哈…没事了。”她的同伴,纷纷笑了起来。“我们这个位面,肯定是零死亡。而且,我们战胜迷幻魔境,是依靠自身强大的心性,而不是如那垃圾位面的蝼蚁一样,依靠运气。”

下一刻…

“嗡~~~”又是一道迷幻魔境,朝那女性妖侠移动过去。

使得,她的神智,再度出现一丝恍惚,“又…又是怪兽……”

“哈哈…没事。”她的几名同伴,索性就双手环抱。“秋姝肯定能够再度化险为夷,战胜魔境。”

……

“哦?你们这个位面,零死亡?能够战胜魔障?我看未必啊…”这个时候,萧寒恶向胆边生,不动声色的移动向前,心念一动!

在萧寒的心念操控之下,那女性妖侠身体附近的十几道迷幻魔境,宛如瞬移般,一下子涌向女性妖侠!

“啊!!!!怪兽!不要脱本小姐的衣服!不要!!!!丑陋的东西,还妄想玷污本小姐!杀!杀!本小姐杀了你们!!!!”

赫然之间,那女性妖侠,爆发出来歇斯底里的嘶吼声!

“噗嗤!噗嗤!噗嗤!”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自己的衣服,全部撕裂,露出了白玉般的女体,一丝不挂!

一时间,高低起伏,美不胜收。那峰峦之盛,那紧致的**,那萋萋芳草,都肆无忌惮不加掩饰的暴露了出来。

不过,女性妖侠已经完全入魔,丝毫不顾。“不!!!!不要进入本小姐的身体!不!”

“噗!噗!噗!噗!”

说时迟那时快,女性妖侠手起刀落,匕首连连在自己嫩滑的肌体上,连捅数十刀!

“噗~~~~~~”

“噗~~~~~~~”

“噗~~~~~~~”

……

一道道血柱,从她躯体中飙射而出!

“杀!杀!杀死你们这些畜生!”女性妖侠面目狰狞可怕,赫然,她右手一抬,真气闪烁,一掌拍在自己头颅之上!

头颅炸成粉碎!

死亡!

一尊真气八段,符阵境的强者,就这么死掉了。自杀而死。

场面惊骇,鸦雀无声!

……

“这个女子…不知道算不算是我杀的…”萧寒无奈的摸了摸鼻子。“我也不想这样的,不过,你们那个位面的蠢货,一个个的,实在太跳,太嚣张了……”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