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1章 纳加的一剑!(13)

第511章 纳加的一剑!(13|200)

这仙界历史上,排名第三的绝刀仙帝,在他的巢穴之中,第一层,天才地带的探险,即将要结束!同时,这天才地带探险,也终于是被推演至最巅峰,最辉煌,最浓烈的一刻!

无数天才,经过一场场生死搏杀,优胜劣汰,最终,由两大绝世无敌的妖孽,进行决赛!

萧寒,对决纳加!

无比惊艳的一战!

此刻……

空间夹缝之中,四面八方,一片混沌迷蒙,中间是一个擂台!

辉煌的擂台!

在擂台上,萧寒与纳加,如狭路相逢的宿敌,终于正面遭遇!

此时的萧寒,神色也并没有箭在弦上的紧绷,他已经养成了盖世强人的风度与气势,淡然看向纳加;

而纳加,依旧是那孤傲的气质,栗色头发,麻布衣衫,背一口普通的长剑,眉梢眼角,有一种仿佛天生的不屑表情。眼神极阴冷。

在真正面对纳加的时候,予萧寒一种面对深渊巨兽的可怕感觉。而且,纳加与基德一样,也是剑修,但是纳加的剑,与基德的剑,完全不同。简单的说,基德的剑,走的是正道;而纳加的剑,似乎完全走的是……邪道!

剑走偏锋。

从纳加的身躯之中,袅袅蒸腾出来了细细密密的剑气,这些剑气,恍恍惚惚,虚无缥缈,散发着至邪阴冷的精神波动。在纳加的剑气之中,传递出来一种莫名的意志,这种意志,君临天下,睥睨万物,让众生都忍不住跪拜臣服。心性稍微弱小一点的存在。纳加根本不用出手,只是催动剑气袭来,就足以使得对手心理防线彻底崩碎。

“此人的剑道,果然不可以常理测度…”萧寒心中也略微警惕。不过。以萧寒的灵魂精神力之强夯。自然不会受到纳加剑气的影响。

“嗯……的确是个人物。在这天才地带的连番激战之中,养成了一些气候。”纳加并不急于动手。反而是品头论足起来,他的目光,在萧寒全身上下,扫来扫去。像是要将萧寒的五脏六腑,所有秘密,全部看穿;又像是在端详一头待宰的牲口。“勉勉强强,可以作为我纳加的对手,使得我纳加,稍微认真一点……你要知道,在茫茫宇宙。无穷尽的普通位面之中,除了一些老古董级数的塔主,能够使得我纳加真正用心的人,非常少……”

这纳加说话的语气。十分的狂妄,自负到达了一种极限。这种话语,在其他人嘴里说出来,萧寒一定会忍不住喷笑,但是很奇怪,这种话从纳加嘴中说出,却给人一种合情合理的感觉。也对,他的确有自傲狷狂的本钱,自进入巨殿区域之后,纳加与其他妖侠,在擂台竞战,只用一剑,一剑诛敌,从来没有使用过第二剑,即便是面对打开了天眼的塔主级,他也只是一剑,干脆利索的秒杀。

“的确,纳加,你在进入天才地带的数千万妖侠之中,战斗力最诡异,实力最强……”萧寒微微点头。“不过,今次你遭遇到我,你的无敌,你不败的神话,将要终结。”

“哦?是吗?”纳加不怒而笑。“小子,大约你以为,你击败了厉啸天与基德之流的三脚猫,你就有底蕴对我纳加叫板了……真是愚不可及呢…你现在还没有搞清楚状况,那么……我就让你觉悟吧!!!!”

话音刚落,纳加全身战意,终于不再克制,狂暴飙射而出!赫然之间,整个擂台之上,一片飞沙走石,日月无光,剑气滚滚,末日天灾!

萧寒身形,不动分毫,不过,煊天赫地的气势,也从萧寒体内,弥散而出!萧寒的肌肤,变得通透无瑕,晶莹圆润,仙界雷霆之光,噗呲噗呲的交织,间中还夹杂着似来自远山的大地木叶清香,以及不灭金身那潮汐似的金曦宝气霞光……

最强二人!终于要战起来了!

……

与此同时,每一名观战的妖侠,此刻都屏息了!精神波动都是死死的锁定了光幕,眼睛一瞬也不瞬,紧盯着这可遇不可求,亿万年罕见的旷世一战。而且,他们的心中,也浮现出来了诸多的念想……

“这一战,的确是巅峰对决,不过,最奇特的一点是……交战的双方,真气修为都非常弱!一个是真气六段,扩穴境;一个是真气七段,化符境……不可思议,最强的两名妖侠,居然在真气修为方面,都一塌糊涂!也就是这两个真气菜鸟,居然杀得无数真气九段,十段的对手,死无全尸……而且,现在他们交战的擂台之上,几乎没有真气波动在散发!”

“两人都不以真气为战斗力……真是波云诡谲的一战啊!”

“灵魂之力!两人都拥有极为强大的灵魂之力!而且,两人的灵魂精神力,可以改变周围的环境!改变小范围的天象!现在那擂台上面,凶险万分,一般的人,只要敢闯入擂台,立即被交战双方变态的灵魂精神力,影响心志,顷刻间就要沦为白痴疯子……”

“纳加要斩杀出来那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一剑了!没有人可以挡住纳加这一剑!不知道这小子,能不能破例,逼迫纳加动用第二剑,甚至于,逼迫纳加动用其他更加可怕凌厉的手段!”

……

擂台上。

“本人要攻出第一剑。”纳加傲然冷冽看向萧寒。“这一剑,也不是灵魂攻击,而只是普通的一剑。”

“嗯?”萧寒一愣怔。

“小子,你的肉身防御,极为强盛,以至于,基德这种级数的剑修,全力斩杀出来大成期本命剑气,都无法破掉你的防御……不过,本人现在,就要对你强行破防!将你洞穿!”纳加意得志满,似乎是完美掌控住了这场战斗的节奏。“这一剑,鬼神难挡。小子,看看你的造化了!如果你连这一剑都抵挡不住,那么,你还不足以做我纳加的真正对手……”

话音刚落!

一道血色剑光。从纳加身躯之中绽放了出来!随之而来的。是纳加的形体,遽然变得模糊扭曲起来。似乎一下子就消失在擂台上面!

而后……

“铿!!!!!!”

血色剑光,如潮水一般,向萧寒涌来!

这就是纳加的一剑!

杀神的一剑!

无数的真气九段,真气十段。就是死在这一剑之下,体无完肤,被完爆,根本连一点反抗与躲避的机会都没有!

现在,这一剑,悍然斩杀向了萧寒!

……

萧明初的木屋中……

萧明初瞳孔收缩…“这一剑被纳加斩杀了出来!就是这一剑!看似平平无奇,但是却无人能挡!萧寒师弟。能不能躲避开来这一剑……”

……

纳加爆杀出来这一剑,使得所有观战的妖侠,全部都惊心动魄!

“又是这一剑!!!!”

“与以往的每一场战斗,毫无分别。也就只是这一剑!”

对,认真来说,观看过纳加战斗的妖侠,都清楚,纳加的战斗方式,毫无花哨……甚至可以说,枯燥乏味!

就只是一剑!

剑光一闪,人头落地!

其中没有展现出来任何剑术的奥妙,没有任何的技巧。

但是却霸绝无双!

这一剑,使得每一个观战的妖侠,都腻味了!所有的观战妖侠,内心深处,都盼望纳加能够换一种战斗方式,但是前提是,对手够强,能够抵挡下来这一剑!

“那小子,能否抵挡住纳加的一剑?亦或者说,与以往纳加的每一次战斗,情形相同,剑光一闪,比赛的胜负,便尘埃落地……”

……

萧寒直面纳加的一剑!

或许,其他妖侠通过光幕观战,无法体会到这一剑的真正含义,但是萧寒,首当其冲,却是深刻的理解到了!

这一剑,没有任何的招数,就一个字……快!

血色的剑光,如一片浪潮,覆盖向了萧寒!剑潮之中,似乎涌动着密密麻麻的剑气,但是萧寒看清楚了,这只是一剑!但是因为速度太快了,所以使得人产生思维上的错觉,认为这是无数道剑气。

这一剑,快到能够压制人的灵魂,停顿人的思维!

这一剑,快到让纳加的身躯形体,似乎都消失在擂台上!

“如果不直面这一剑,只是通过光幕观战,是永远无法体会到这一剑的快……我知道了,死在这一剑之下的人,其实都是来不及反应,就被凌迟切割而死了……”

萧寒的瞳孔,开始收缩,脑域之中,杂念不生,精神力星球,开始翕张!

强大辉煌的精神力光环,从萧寒脑部倾泻而出!照耀万古!

萧寒的思维反应速度,提升了千倍!万倍!

精神力越强,灵魂思维反应的速度,就越快!

因此,这快如疾风闪电的一剑,猛地一下,在萧寒的瞳孔之中,却出奇的慢了下来!

嗡嗡嗡,嗡嗡嗡,血色剑气浪潮之中,突然发出强烈的震荡,再度加速起来,快中求快!在震荡之中,这一片血色剑气浪潮,竟然鬼使神差的消失不见,好像是瞬移一般,等到下一个弹指刹那,那血色剑气浪潮,突兀出现在了萧寒的脑后!这一剑速度之快,震荡之剧烈,天地都引起了共鸣。整个擂台上的空间,都波动震荡了起来!一大片空气,都被剑气余韵绞碎,泯灭,坍塌。这一剑的速度,甚至是光速的几十倍上百倍!

纳加这一剑的奥义,便是快!剑气能够产生瞬移,杀神斩鬼,绝招无敌!

怪不得,纳加明明知道萧寒肉身防御无敌,却口口声声说要强行破掉萧寒的防御。原来,就是要利用这‘快’字诀,完成破防!

天下武学,唯快不破!

只要攻击速度够快,弱水都可以击穿铁石!更遑论纳加的大成期本命剑气了!

纳加这一剑的速度,比之基德的剑,绝对快了上千倍,上万倍!

萧寒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就算是自己的大地体质防御,在速度这么快的一剑之下,也绝对被洞穿,杀爆!

不过,萧寒的精神力,亦是强盛无匹,猛然之间!

“咻~~~~~~~”

萧寒的身躯,稍微一闪!擂台上的时间,都仿佛一下子静止了下来!

所有观战的妖侠,从光幕之中,看到萧寒的身躯一闪,都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时间差!这种时间差,有一种颠倒乾坤的味道,使得每一个观战的妖侠,都涌起一种极不舒服的感觉,一种错乱的感觉!

再看擂台之上!

血色剑气浪潮消散!

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萧寒与纳加,依旧是面面相对!

“快剑……”萧寒微笑看向纳加。“纳加,你的绝杀一剑,奥义就是快,的确,这么快的速度,斩杀出来的剑气,可以无视境界上的差距,越级杀人,非常轻松愉快。但是……呵,快剑,对于我来说,没有用。当然,如果你能够使得这一剑,再快几倍,十倍,那我肯定无法躲避,我的肉身防御,将形同虚设,我会被你轻易杀死……但是我相信,这一剑的速度,已然是你所能够达到的极限了。”

“纳加,你这杀神一剑……还欠缺一些火候……”

……

“躲开了!!!!那小子,竟然躲开了纳加的绝杀一剑!!!!”

“天啊!纳加自进入巨殿之后,杀人只是一剑,任何高手,绝对躲避不开这一剑……但是,那小子居然躲开了!而且,闲庭信步,十分轻松,现在侃侃而谈,似乎这一剑对他,没有构成任何的威胁!”

“终于出现了一个能够逼迫纳加使用第二剑的变态强人!”

……

擂台上。

纳加的神色,稍微变了一变,不过很快就恢复冷漠。“嗯…灵魂的强大,使得你的思维反应速度,已经跟上了本人这一剑的速度…好,很好,你能够成功的逼出本人的其他手段……你是个很好的对手,但是……你会死得更惨!刚才这一剑,只是本人实力的冰山一角而已!!!!”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