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2章 天下大乱!(44)

第542章 天下大乱!(44|200)

萧寒这位面,虽然恒古以来,有妖族祸乱,但人族妖侠势力亦算是庞然大物,因而,大部分疆土,还算是盛世繁华,处处国泰民安。只有极少的区域,会有妖族出没,荼毒黎民百姓,但也鲜有发生妖族屠城屠国的骇然事件。而近段时间,整个位面,陷入了一种恐慌之中!

这种恐慌,不仅仅局限于萧寒所在的南域烽火帝国。还囊括了南域其他各国,以及号称最繁盛歌舞升平的东域,以及西域,北域,甚至于大荒都无法幸免!

瘟疫!是可怕的瘟疫!

红豆瘟!

红斑瘟!

尸毒瘟!

腐臭瘟!

青莲瘟!

……

上百种可怕的瘟疫,席卷了整个位面!

这些瘟疫,都极凶猛,但凡感染者,在数天时间内,就会死于非命。而且都死相极惨,令人不忍卒睹。

各域与各国的各大宗门,无数精锐强者,都奔行于世俗帝国之中,行走于贩夫走卒之间,竭尽全力,要遏制这些可怕的瘟疫。但无济于事。这个位面所有的优秀炼药师,都闻风而动,当街诊治瘟疫携带者,却也苦无良策。

而且,瘟疫发展到达后来,不但不谙武事的平民惨遭荼毒,就连修行武道的武者,甚至于一些宗门的真气境弟子,也感染了瘟疫,最终魂销骨碎,死于非命。

偌大位面,几乎陷入了毁灭的绝境!

掌管统治这位面人族苍生的妖侠域,近乎所有的妖侠,都倾巢而出。

……

南域,烽火帝国。皇城。

纸醉金迷的皇城。今时今日,已然是陷入了一种惨烈的状况。

一马平川的道路上,或坐或躺,布满了周身长满红豆瘢痕的平民;街边的店铺,统统都关闭了起来;一些大户人家的宅院中。时而传递出来撕心裂肺的惨嚎声。

“啊!!!!痒!又痒又痛!痒死我了啊!!!!”

“苦也!我一生行善,为什么会落得这样的下场啊!啊!!!!”

“我儿,你…你再坚持坚持啊!”

“娘亲,孩儿手臂上,为何长了这种红豆豆,好痒啊~~~~”

……

街头巷尾。处处都是惨叫声,撕扯抓挠咬噬的声音,以及哭喊声,嚎丧声……

一阵阵的恶臭,屎臭,尸臭。腐臭,铺天盖地,充斥着皇城的每一个角落;

还有无数恶心的苍蝇,巨蚊,甚至于黑鼠,肆无忌惮的爬行穿梭着;

……

人间地狱!

……

在一条长街上,躺着数百名全身褴褛。鲜血淋漓的百姓,一个个的,满脸满身,都长满了红痘,疯狂的撕扯着肌肤,在地上没命的摩擦着,甚至于,到达最后,一些人完全疯狂了,开始攻击四周的其他人。

“哒哒~~~哒哒~~~~”

马蹄声响。

一群高头大马。甲胄鲜明的骑兵,出现在街头。

领头的将军,全身真气波动盎然,此时双眉紧锁,眼窝深处。浮现出来一抹暴戾之气。

“马将军,难道…难道真的要…要出此下策…”一名士兵,策马到达那将军身侧,脸上全部都是恻隐的神色。

“无法了…彻底混乱了…这红豆瘟,将要覆灭我烽火帝国万世基业!不能够再拖延下去了!眼前这些平民,已经感染瘟疫数日,病入膏肓,他们随时随刻,会将瘟疫传播出去,污染整个皇城!”

赫然,那将军双眸杀机爆闪。“遵从陛下的号令!立刻处决携带瘟疫之人!斩立决!”

……

“噗!噗!噗!噗!”

一颗颗头颅飞了起来,颈血冲天!

……

烽火帝国,皇宫。

烽火帝国当今皇帝,正忧心忡忡的站在一间雅室之中,几名太监战战兢兢的在一旁服侍着。一张锦绣帐子的软榻上,躺着一名憔悴的病美人。她姿色秀丽,但苍白的俏脸上,却爬满了红色疮豆,触目惊心。

“皇上…求皇上念在妾身这些年千依百顺,竭力伺候皇上的苦劳上,皇上一定要救救妾身啊……”那俏丽的女子,声泪俱下。

“香妃,你放心,朕一定会治好你的。”皇帝道。“药王谷的长老都已经赶来了,放心,香妃你定会没事的。”

在那香妃床榻之前,一尊白衣老者,正在替香妃把脉,他眉头深深蹙起,脸色沉重如水,“陛下…香妃似乎的确是感染了红豆瘟……谷主正在研究这种瘟疫的破解之法……哎……这……”

赫然!

“噗~~”

在那白衣老者广阔光洁的额头上,突兀窜出来一粒黄豆大小的红瘢!

“呃…”白衣老者下意识的用手在额头上抓了起来,噗嗤噗嗤,他浑然不觉自己用力过猛,顷刻之间,只抓得额上鲜血淋漓,皮开肉绽。

“长……长……长老……”香妃惊恐欲绝的瞪视着白衣老者。

“呵~~~无妨,老朽只是有一些痒而已……”白衣老者笑道,此时,他的笑容,已然是极为诡异,猛地……

“噗!噗!噗!噗!”

从白衣老者额上,脸上,窜出来不知道多少红豆,密密麻麻!

“啊!!!!!!!!!”香妃发出来尖叫声,而后一下子昏厥了过去。

……

烽火帝国皇城。

杀戮渐起!

烽火帝国禁卫军出动,铁蹄践踏,挥刀霍霍,疯狂的砍杀感染红豆瘟的平民。一时间,浓烈的血腥味,铺天盖地,一颗颗人头,冲天而起!整个皇城,都响彻起来哭天抢地的声音。

就在这时……

“轰!!!!”

强大的真气波动,凭空降临!

“砰!砰!砰!砰!砰!”

一尊尊正在砍杀平民的骑兵,被崩飞了出去。

一群全身珠光宝气的男女。从天而降,为首一个,全身流淌云雨飘渺之气。赫然正是云雨宗宗主,乌云雨!

“云雨宗方凌在此,尔等宵小。也敢屠杀无辜百姓?死!”方凌一身白衣,剑气凌然,身躯一动,无形剑气已然是将一些杀得最来劲的骑兵,凌迟切割而死。

乌云雨精神波动一扫,看见整个皇城。满目疮痍,哀鸿遍野,眸中闪现出来浓郁的哀伤,微微摇头。

“宗主,这真是人间惨剧…”东方禽亦是无奈痛苦,低声道。“难道是有什么妖族在作祟?”

“并无妖族气息。”乌云雨摇头道。“只不过。这些瘟疫之中,有妖气的痕迹。祸事大约也和妖族有牵连。”

顿了一顿,乌云雨下令道。“云雨宗所有真传弟子听令!安抚皇城中的平民,阻止杀戮。”

“是!!!!”云雨宗数十尊真传弟子,一起听命道。

而后,乌云雨对身旁的萧明初道。“明初,带几名感染了红豆瘟的平民回去。让…让大师会诊。”

……

西域。

笸箩国。

“啊!!!!!妖物!妖物啊!!!!”

此刻,在笸箩国皇城上方,显现出来一条万丈长的红鳞巨蟒,妖气腾腾,遮天蔽日。

下一刻……

“噗嗤!!!!”

巨蟒就张开血盆大口,随意一吸,皇城中的所有人族生灵,全部给席卷进入口中。

“嘎嘎嘎嘎~~~~~~~~~味道不错…这位面的人族,味道比起我那位面,稍微的鲜嫩一些……嘎嘎嘎嘎……”

红鳞巨蟒。猛然幻化成为一尊红衣红发妖异少年,降临了下来,还不停的舔舐着嘴角,脸上有一种意犹未尽的表情。

……

东域。

东域最强宗门之一……怒剑神刀宗!

此时,怒剑神刀宗。以宗主为首,上千真气境界弟子,凌空悬浮,各种真气霞光喷射,将整片天空,渲染得五光十色,蔚为奇观。

怒剑神刀宗宗主,那是一尊面目清癯的中年男子,头上束起一个发簪,仙风道骨。他背负一把宝剑,一口战刀,在他的身后,一个巨大的真气漩涡显现了出来,里面酝酿着无穷无尽的真气符文,这些真气符文,不停的游动着,组成了阵法。其中金戈铁马,沉浮不定,无数的刀剑本源巨灵在其中连番爆炸开来。

“呔!大胆妖族,竟敢在我怒剑神刀宗管辖区域内戕害平民!”那怒剑神刀宗宗主,怒声厉吼,“本座乃是妖侠排行榜上的万古巨头!岂容你……”

“废物!这个位面的人族妖侠,太弱小了!!!!!”赫然,对面一尊年轻妖异男子,傲气十足,举目四顾,气势简直是可以吞噬虚无,毁灭一切。他右手一抓,浓烈的妖气长河冲刷而出,直接一震,怒剑神刀宗,以那万古巨头宗主为首,数千真气境弟子,统统被轰杀成黑色粉末,四散跌落,尸骨无存。

……

妖侠塔!

塔顶密室!

十二尊长老,将那塔主,簇拥围住。

这些长老,一个个的,脸上都显现出来极度崩溃之色。

“塔主!天下大乱了!几天之内,我们这位面,天下大乱!各种瘟毒,横行人间!涂炭生灵,民不聊生!而且,还有许多神秘强大的妖族,不知道是用什么方法,降临到达我们的位面,击杀我们的妖侠,现在,就连万古巨头级别的妖侠,都陨落了几尊……塔主,在这种时候,您出手吧!”

“哼!本座出手?哈哈哈哈哈!”那塔主,似乎是得到了宣泄,整个人咆哮大笑起来,整个人反而显得十分愉悦,有了一种酣畅淋漓的味道,“位面之乱,与本座何干?这位面最强之人,已然是萧寒,取代了本座的位置!好了,一切休提,本座就要离去,离开这位面,到达相邻的位面落脚……哈哈哈哈……这位面的生死存亡,与本座何干!滚开!统统滚开!”

塔主身躯一动,真气一震,将围住他的长老,统统震飞,而后大笑离去。

……

“怎么办?连塔主都跑路了,不顾位面安危……怎么办?”这些长老,完全慌神,失去了方寸。

“事到如今,或许只有一个人,能够解救位面了!”

“萧寒!!!!”十二尊长老,异口同声的大叫呼喊了出来!

“萧寒尚且闭关不出,不过,生死存亡之际,我们现在立刻过去,请萧寒出来吧!”

“走!立刻去萧寒闭关之处,将位面之乱,告知!请萧寒出来!”

“位面岌岌可危,希望萧寒能够出关,力挽狂澜!”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