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1章 算命书生(1)

第561章 算命书生(1|198)

寒冰螭龙化为一抹冷焰,以极快的速度,横贯整个烽火帝国的辽阔疆域,直达骄阳帝国。

此时,高天之上,天风轰轰而鸣,声势极为骇然,萧寒矗立龙头不动,任由天风吹拂在自己身躯之上,可以拔树摧山的天风,如铁锤般敲打在萧寒身躯之上,却反而直接被萧寒的身躯震爆。雷神霸体与星空主宰体的双属性仙体雏形,果然非同小可。

而珈蓝子,却是从容自然,全身丝毫也没有绽放出来任何能量波动,不过,天风还未达到他的身躯,便从左右两边,迅速分割散开。蔚为奇观。

“萧兄,你这体魄,已然是有了一丁点仙体的雏形了啊!想必,在你的血脉基因之中,有着凤毛麟角的特殊体质,厉害,真是极为厉害。”看来,珈蓝子也不知道,萧寒是靠吞食大剂量的仙丹,才凝练出来仙体雏形。凡人是无福享用仙丹的,这是一个常识性的问题,珈蓝子自然亦不会往这方面想。

“就连1级仙体都远远没有凝练达到,何足道哉。”萧寒自嘲一笑。

“萧兄无需自卑自伤,以萧兄的资质,成仙是迟早事。而且,萧兄是有仙缘的!这一点,已然毫无悬念!能够在茫茫人海,红尘俗世之中,寻找到潜伏其中的仙人,这绝对是异数!是萧兄对于仙气,有特殊感应的神才,这是成仙的基础!当萧兄的真气境界,修行到达打开天眼。因为具有仙缘。便很容易顿悟。迎来成仙大劫……所有一切,水到渠成!”珈蓝子正色道。

萧寒却是一笑。“珈蓝兄客气了……小弟能够感应到极远处,烽火帝国与骄阳帝国接壤小城之中的仙人气息。但是,珈蓝兄与小弟近在咫尺,小弟却无法感应珈蓝兄身上蛰伏的仙气……嘿,珈蓝兄才是真本事,在仙界,一定是享誉盛名的超级天才……”

“哈哈哈哈~~~~~”珈蓝子爽朗一笑。“萧兄抬举为兄了!好了,那小城就要到达,为兄也想看看,到底是哪个宗门的仙人,隐匿于此!”

……

伏龙城。

南域烽火帝国与骄阳帝国相接壤的几座重城之一。

此城,民风剽悍,多有市井贩夫走卒,修行武道,肉身雄健。在当年,烽火帝国与骄阳帝国。关系并非那么融洽,两国在边陲。争端常有,因此,作为两国的接缝地带,伏龙城的土著,想不彪悍都难。如今,这位面趋于稳定繁荣,烽火帝国与骄阳帝国经年累月的宿怨,已然是统统化解,两国一片和睦,不过,也时有武者,飞行穿梭于两国之间。使得这伏龙城,人流量极为庞大,车水马龙,也繁华的紧。

而此时,在伏龙城内某街角。

一名蓝衣书生,摆了一个摊铺,随意挂着一张白布,在那里摇头晃脑的叫唤着。“算命算命,测字算命,面相手相,算人前程,吉凶祸福,过去未来,本仙皆可推算,本仙前知5000年,后知5000年……”

这蓝衣书生,原来是个算命的。

不过,他全身上下,浑然没有半点仙风道骨的味道,反而无精打采,说话软绵绵没有半分力气。显现出来了慵懒的气度。摇头晃脑的,像是个迂腐腾腾的穷酸秀才。

许许多多路过这摊铺的行人,不管是普通平民,亦或者是武者,都不在他的摊铺前稍微停留,使得他完全无人问津,甚至于,有的路人还对他加以嘲笑……

“算命?真是可笑!就一落榜的穷酸秀才,走投无路,便想在这里招摇撞骗,浑水摸鱼……哈哈哈哈……命运虚无,最是变幻无穷,如镜花水月一般不真实,就算是世俗之中,如萧寒领袖一般的绝世强者,也不可能推算别人的命运。一个落拓的家伙,也敢胡言乱语,推算别人的命运……”一尊短衫书生,轻轻摇动折扇,嬉笑说道。

“哎……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那蓝衣书生,面露无奈之色,又是一番摇头晃脑。“这世俗之中,没有一个具有慧眼之人……可叹啊,可叹~~~~”

“哈哈哈哈~~~~”那短衫书生,折扇摇得哗啦啦,在一边放声大笑了起来。

蓝衣算命书生忽然一窒,就稍微看了看短衫书生一眼,而后认真的道。“这位兄台,你还是赶紧回家吧。”

“嗯?回家?本人为什么要急着回家?”短衫书生戏虐道。“我在这里揭穿你的骗人把戏,你该不会咒我家中起火遭盗吧?”

“非也,非也,”蓝衣算命书生,一本正经的道。“这位兄台,你家中正妻,正在与其他男子苟合……你还不回家瞧瞧?”

“啊哈哈哈哈哈~~~~~”

“噗~~~~~~~”

“哈哈哈哈哈哈~~~~~~~~”

……

此言一出,四面八方的行人,统统狂笑起来,一个个的,就都笑得前仰后合,上气不接下气。

“蠢货!胡言乱语!”那短衫书生,气得全身哆嗦,直接就要冲过去,对蓝衣算命书生,施以老拳,痛打狂扁。

幸好四周行人,将他连拖带拽,劝阻了下来。

短衫书生,骂骂咧咧的走了。

“你这迂腐秀才,一张嘴就胡说八道,你还不快走,等会他要是寻了回来,非打死你不可……”一名穿绣花长衫的年轻女子,啐了一口道。

“等会,这位兄台的确是要来寻我,不过,不是打我,而是跪地谢我……”蓝衣算命秀才,成竹在胸道。而后,微微一叹道。“再说,我还不能走。我还在等一个人……哈哈……他应该快要到来了…”

四面八方的围观者。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一哄而散。

……

“咻~~~~咻~~~~”

萧寒与珈蓝子,已然是降临到达伏虎城。

珈蓝子还是那苦行僧的打扮,头脸遮掩得密不透风,赤脚行走在城池之中。

萧寒亦是将全身真气波动封住,微微低头而走。这边陲小城镇,亲眼见过萧寒的人,也几乎没有。而且没有修建供奉萧寒的大型庙宇,这使得萧寒可以放心行走在城中,不用担心被人围堵。

“嗯……就在此处了!”萧寒极为肯定的点了点头。“这乃是小弟第一次出面,主动寻找到的第一位仙人。只是不知道,这仙人是善是恶。不过,就从这一缕仙气来判断,精纯,无瑕无垢,中正和平,应该不是为非作歹的那一类仙界害群之马吧?”

珈蓝子只是一笑。并不多说。

萧寒微微一闭眼,精神波动再度凝聚。锁定住那缕仙气的方位,抬脚走去。

……

萧寒三步并作两步走,径直向那缕仙气走去……

近了!越来越近了!

“转过一个街角,隐匿在这座城池的仙人,就要浮出水面了……第一尊主动寻找到的仙人,不知道是什么嘴脸,但愿不要与我发生争执……”萧寒心中,也略微有些紧张。

……

而此时,那蓝衣算命书生,脸上忽然一笑,轻声道。“来了。”

……

终于!

萧寒看到了那坐在摊铺后面,懒洋洋的蓝衣算命书生。

“就是他了!”萧寒极为肯定。“伪装成算命书生的仙人!绝对不会错!”

珈蓝子在后面,一言不发,不动声色。

那蓝衣算命书生,亦是直接抬眼,看向萧寒。两人目光交汇,竟然相视一笑。

“哎~~~算命算命…上下五千年,皆可推算~~~~~”蓝衣算命书生,再度叫了出来,而后又摇头道。“偌大一个世俗,无人懂我,可悲,可叹……”

“先生,请你给在下算一卦吧。”萧寒一笑,直接走过去坐下。

……

这样一来,四面八方的路人,尽皆驻足……

“咦?居然有人上当了!”

“快来看!有人上钩了!有人找这骗子算命了!”

……

“哦?你要算什么?”蓝衣算命书生,似笑非笑的看着萧寒。萧寒心中也大感有趣,他已经知道,对方是一尊仙人,现在,这仙人演戏十足,还要给自己算命,这使得萧寒玩心大起,而且,亲眼见到这尊仙人之后,萧寒发现,此人似乎并非胡作非为的仙人,也放下心来,随口问道。“那么……我便算一算未来吧…在几年之后,我将面临生命之中,极大的一次挑战,与许许多多强横无边的人进行竞争,我想算一下吉凶祸福…”

就在这时……

“哇~~~~别打了~~~~~~~我不敢了~~~~~~以后不敢偷汉子了~~~~~~~~~”

赫然,一阵女子撕心裂肺的啼哭声,由远及近传来,众人循声望去,只见,刚才与这蓝衣算命书生,发生口角的短衫折扇书生,此刻,一脸紧绷,右手拖拽着一名衣衫不整妇人的头发,一边痛打,一边朝蓝衣算命书生的摊铺走来。

“叫你偷汉子!砰~~~~~~”短衫折扇书生,又是一脚,狠狠揣在妇人腰腹上。

此情此景,围观之人,已然是猜了个八,九不离十……刚才,蓝衣算命书生,的确口口声声说,这短衫折扇书生的老婆,正在家偷汉子,让短衫折扇书生,赶紧回家。当时,所有人都嬉笑不已,认为是这蓝衣算命书生,心存报复,故意诅咒短衫折扇书生。

可现在看来!

真的!

居然是真的!

“妈的,神了!”一群围观者,惊骇的很。

“哦?”萧寒眼角余光,瞟向那短衫折扇书生,心中微微一愣,而后再度看向蓝衫算命书生,表情变得严肃认真起来,“先生,请给在下算一卦。”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