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4章 敲诈仙人(4)

第564章 敲诈仙人(4|198)

萧寒是被这老汉的讲述,弄得匪夷所思。他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么能吃的货。几天时间,吃光皇家仓库的存粮,还把皇家牧场里的牲口全部吃光了。这是什么概念?

彻彻底底就是吃尽天下了。

不过,萧寒转念一想,那家伙是仙人降临,凡事自然不能够以常理测度。不能够用凡人的目光去衡量。

萧寒极为无语的对珈蓝子精神传音道。“珈蓝兄,想不到你们仙人,这么能吃啊…”

“萧兄,为兄早就说过了,此人是个奇葩,在仙界都是闻名遐迩的存在,你可万万不能够一概而论…比如为兄,就决计吃不了他的万分之一,哦,不对,十万分之一……”珈蓝子亦是笑着传音道。

顿了一顿,珈蓝子传音道。“萧兄,进入绝刀仙帝宝藏第二层的名额,你给不给这奇葩,就看你的意思了…”

“且先不说名额的事情,至少先要阻止他继续这么吃下去,否则,阿弥帝国,可真就要亡国了……”萧寒直接站了起来,与那喋喋不休的老汉告辞。

“他奶奶的,真是请神容易送神难,坏就坏在我们的皇帝陛下,事先与那家伙订下了誓约,无偿供奉给他吃住……现在他替我们铲除了妖族,我们若驱赶他,这是我们理亏……哎,这事也不怪皇帝陛下,谁想得到,是这么一个吃货呢?”那老汉依旧是在疯狂的宣泄着不满。

萧寒与珈蓝子,走了出来。

……

午后。这阿弥帝国皇城,在午饭之后。终于恢复了一些秩序。

不过大街小巷。行走的路人。个个都垂头丧气,少不了一些埋怨。

萧寒与珈蓝子,并肩朝皇城方向走去。

“珈蓝兄,这奇葩虽然没有作奸犯科,没有残害平民,但这样胡吃海饮,对于阿弥国的民众,亦是一种伤害。刚才我就看见一些清贫的家庭。连家中的存粮,逢年过节才拿出来享用的一些熏肉,都忍痛取出,供奉给那奇葩……看见那些清苦的家庭,自己一家几口,忍饥挨饿,却要将最好的食物供奉,我亦心酸……”萧寒略微有些不忿,不过更多的却是啼笑皆非。“不过话又说话来,这奇葩也的确是为阿弥国做出贡献。斩杀过为祸一方的妖族余孽……这个名额。我的确需要好好拿捏斟酌了……”

“萧兄无需纠结,罢了。我们先到达皇宫,当面见到那奇葩再行定夺。”珈蓝子微微一笑,旋即补充道。“不过,若是就此剥夺了那奇葩的名额,也极为惋惜……”

“哦?”萧寒一窒。

珈蓝子正色道。“此人名为‘饕餮子’,是仙界一中等宗门,年轻一辈之中,最为杰出的天才。你当他为何如此能吃?盖因为,在他的血脉之中,有着特殊的基因……”

“上古饕餮血脉!”珈蓝子愈发的严肃起来。“在仙界,但凡拥有特殊血脉基因的仙人,战斗力都远远超过同阶!上古饕餮,吞吃万物,海纳百川,身躯如深渊,深不可测……饕餮子,似乎血脉之中的饕餮基因觉醒了,因而能够一吃倾城,再吃倾国。这家伙进入绝刀仙帝宝藏第二层,大约会有所斩获……罢了,亦不能因为饕餮子的天赋异禀,便破坏规则……给不给饕餮子名额,由萧兄做主。如若萧兄决意不给他名额,他若不服反抗,为兄亦会出手教训他…”

“进入皇宫,当面见到那饕餮子再说吧。”萧寒眼神之中,也泛出一些思索之色。似乎是在思考应对饕餮子的良策。

……

阿弥帝国。皇宫。

“陛下!陛下!”一尊重臣,心急火燎的冲了进来,单膝跪地,“陛下,萧寒领袖已然抵达皇宫!他……他指名点姓,要…要见饕餮先生…”

“什么?萧寒领袖来了?!”这皇帝又惊又喜。

这个时候周围的群臣百官,尽皆欢欣鼓舞起来……

“陛下,莫不是萧寒领袖,听说了饕餮先生在我国的一些…一些不妥,因而,亲自出面干涉?”

“太好了!请神容易送神难!我们是对饕餮先生无计可施,但是萧寒领袖一来……太好了!噩运终将离去!让饕餮先生,去祸害其他帝国吧!”

“不过,陛下,这样会不会不妥?毕竟,饕餮先生对于我们阿弥帝国,是有恩德的,现在要驱逐他,是否有过河拆桥之嫌?”

“不能让饕餮先生再这么吃下去了,多则十天半月,我们就亡国了!”

……

“众爱卿,不必多言,现在,朕亲自迎接萧寒领袖,带萧寒领袖去见饕餮先生……希望他们二位,不要发生什么争执才好…以和为贵,以和为贵……”皇帝唯唯诺诺的迎接了出去,“不过,萧寒领袖在我们位面,如日中天,不知道饕餮先生是什么宗门的异人,亦或者是妖侠塔之中的一名妖侠,总而言之,他应该会给萧寒领袖面子吧?”

……

阿弥帝国。御花园。

在享用了一顿丰盛的午餐之后,饕餮子大马金刀的坐在一张软椅上,大仰八叉,如一堆肉山,他惬意的打着饱嗝,喝着冰镇酸梅汁,吃着水果。当然,他吃的水果,乃是堆积如山的量。

“咯~~~~~咯~~~~~”饕餮子打着嗝,拍打着凸起的肚子,整个人快活得直叫唤。“哎……舒服……真舒服……这人间,要比仙界快活多了……无人管束……距离那绝刀仙帝宝藏第二层的开启,还有数年时间,我饕餮子还能够快活逍遥数年……嘿,到时候去找那萧寒,直接讨要一个名额……唔,不知道萧寒会用什么珍馐佳肴来款待我……这阿弥国。怎么可能被我吃穷?唔。我这里有……”说着。饕餮子从储物戒之中,翻找出来了一些极品仙玉,熠熠生辉,“这些可是我在仙界找到的一条极品玉矿脉中,开采出来的极品,到时候,赐予一些给阿弥帝国的君王,足以抵消我所吃掉的美食吧?嘿嘿嘿……我哪儿也懒得去了。也就在这里好好呆一段时间,尽享人间之福……”

就在饕餮子尽情享受饭后曼妙时光的时候……

“饕餮先生~~~~~饕餮先生~~~~~有贵客要见您…”一名太监,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哦?贵客?”饕餮子微微仰起身子。

这个时候,阿弥帝国的皇帝,已然是点头哈腰的将萧寒与珈蓝子,领进这御花园。

“好了,陛下,你们统统都退下吧,我有一些紧要的事情,要与饕餮先生谈谈。”萧寒淡漠道。

“是。是,”皇帝忙不迭的点头称是。不过,临走时,还是磨磨唧唧的道。“萧寒领袖,虽然饕餮先生是…是胃口大了一丁点,但,但饕餮先生亦是好人,有恩于我们阿弥帝国……而且……而且为人很和善,从不与我们发生争执……”

“我自有分寸。”萧寒微微点头。

御花园中。皇帝带着闲杂人等褪去。偌大一个花园,只剩下萧寒,以及头脸遮住,气息如木似石的珈蓝子,还有那一脸茫然的饕餮子。

“唔?”饕餮子很是无害的看着萧寒,而后砸吧着嘴道。“你的实力很强…你在凡人之中,算是极强的一个…或许无敌……不过,你认识我饕餮子么?你找我何事?莫不是要给我美食美酒?”

“饕餮先生,我们就开门见山的直说吧。我是萧寒。”萧寒微微一笑。“你是从仙界降临下来的仙人,要在几年之后,进入绝刀仙帝宝藏的第二层,对吧?”

“萧寒?!!!!你就是萧寒!”猛地一下,饕餮子直接从软椅上跳了起来,庞大的身躯一抖,爆发出来如雷鸣般的轰轰声。

萧寒就用精神波动,稍微渗透进入饕餮子的躯体,赫然之间,萧寒就感觉,自己面对的,似乎不是一尊生灵,而是一个无底深渊!

饕餮子的躯体,如渊似海,如宇宙黑洞,如一方世界,庞大无比,无穷无尽,使得萧寒的精神波动渗透进入之后,都久久徘徊,找不到边际崖岸!

“真是神异!”萧寒心中赞叹不已,“珈蓝兄说得不错,此人必然要比同阶仙人,厉害了许多……”

不过,萧寒面容,却是冷漠的很,“饕餮先生,你应该知道,数年之后,进入绝刀仙帝宝藏第二层的名额,是握在我萧寒手中。”

“这个…这个自然知道…这个当然…”听闻此言,饕餮子一下子变得极为急促,竟然显现出来一些紧张,他下意识的搓着手道。“萧寒…萧寒朋友,你面色似乎有一些…有一些严肃……哦,你是责怪我没有主动去拜访你?”

“唔~~~~~”对于饕餮子的态度,萧寒直接一懵。萧寒万万没有想到,饕餮子居然和和气气的,在自己面前,甚至有一种局促不安如小孩般的拘谨……一点也不显得张狂狷介……

“这家伙倒是个浑人啊!”不由的,萧寒却是对这饕餮子,生出一丝丝好感。

不过,萧寒面容,依旧冷厉的很。“名额在我萧寒手中,我萧寒要谁获得名额,谁就获得,我萧寒不允许哪一个仙人进入绝刀仙帝宝藏第二层,他就不得其门而入!饕餮先生,你要知道,今次降临下来的仙人,可不止你一个!300多位仙人,竞争200个名额…不,现在只剩下199个名额了……每一个名额,都弥足珍贵的很啊!”

“啊?这样?”饕餮子光洁宽广的额头上,渗透出来细细密密的汗珠,越发的紧张起来了。“只剩下199个名额了?这个……萧寒兄弟,你可一定要给我饕餮子一个名额啊!你要是不给我名额,回到宗门,那些老家伙会饿我一年半载,那我简直生不如死啊!”

“嘿嘿~~~~~给你名额?”萧寒佯装出极为冷厉的表情,提高音调道。“今次降临下来的仙人,要获得名额,必须在这位面循规蹈矩,不得作奸犯科,不得为非作歹……一旦犯事,决计不会有名额给他!饕餮先生,你在这阿弥帝国,破坏凡人生计,白吃白喝,你认为,你应该从我这里,拿到一个名额么?”

“啊!!!!”听到萧寒的话,饕餮子全身吓得一哆嗦,他急忙辩解起来。“萧寒兄弟,我可没有作奸犯科!你……你听我解释……你一定要听我解释!误会!兄弟,一切都是误会!我亦不算是白吃白喝吧?我是替这国度的凡人,斩杀了几头妖族余孽,是他们亲口答应,要供养我吃喝的……再说,我……我亦准备给他们一些报酬……”说着,饕餮子从储物戒之中,取出了许许多多的极品仙玉。

“嗯……”萧寒微微一沉吟。“饕餮先生,无论你如何狡辩,总之,许许多多清贫的家庭,的确是被你搞得焦头烂额,有的家庭,家徒四壁,愈发的一贫如洗了,所有一切,都是你一手,不,都是你一嘴造成!”

“我…我…我真的错了?”饕餮子吞咽着口水,眼神极为迷茫。“兄弟,名额…名额的事情,能不能再商榷一番……你放心,只要你答应给我一个名额,我立马离开阿弥帝国……而且,我会给这国度的君主,足够的补偿。”

“哦?想不到,饕餮先生也有悔改之心。”萧寒这个时候,话锋一转,“饕餮先生,正如你所说,你也并非全无功德,至少,你替阿弥帝国,降妖除魔,也算是为民除害……而且,你的性格,十分…十分淳朴……我亦和你投缘,这样吧。你现在,若能够赎罪,那么,也不算晚,我亦可以给你一个名额,而且,与你交个朋友,也是无妨。”

“赎罪!!!!”饕餮子眼冒金光,“我自然愿意赎罪!萧寒兄弟,多谢你给我饕餮子这个机会!那么,如何赎罪?”

“这个嘛~~~~”萧寒眼珠子连续转动,表情如一只露出尾巴的狐狸。“你如果有什么仙丹仙药之类的,拿出来一些…也就算是赎罪了……”

“好啊!萧兄!原来,你是想借机敲诈饕餮子这仙界浑人!哈哈哈哈哈!凡人敲诈仙人,真是破天荒头一遭啊!哈哈哈哈!萧兄,有你的!”闻言,珈蓝子已然是猜中了萧寒的想法,直接对萧寒灵魂传音,也是啼笑皆非。“以这饕餮子的性子,一定会中萧兄你的计……”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