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3章 我杀你,也需要理由吗?!(33)

第593章 我杀你,也需要理由吗?!(33|198)

萧寒故意佯装成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马不停蹄,星夜离开飞天城,果不其然,引来了一尊仙人的关注。

独龙子!

得得得~~~~得得得~~~~~~~

健马在离开飞天城之后,又横贯无数大小城池,往东域边陲区域行去。

萧寒坐在马背上,精神波动也是随时随刻在注意那独龙子的动向,而且,此刻萧寒,对于猎杀独龙子这尊仙人,也充满了信心。

“只有一尊仙人追赶而来,这对于我来说,实在是个利好的消息,天助我也…”萧寒的一颗心,完全的蠢蠢欲动起来。有了一种摩拳擦掌的味道。如果有数尊仙人追杀而来,萧寒也要掂量掂量,或许就不会动手了。但是独龙子单枪匹马过来,实在是给萧寒创造了机会。而且,猎杀这些蛮横无礼的仙人,萧寒心中,不会有丝毫的内疚。反而,萧寒认为,以苍天子为首的这些无良仙人,蛇鼠一窝,在世俗凡间为所欲为,就应该接收制裁!不过,萧寒也不急于动手,这东域,有那苍天子把持局面,稍微一个不好,萧寒就有可能被苍天子直接出手擒拿轰杀。因而,就算要灭掉独龙子,亦要等到离开东域再说。

天空之中!一道淡淡的仙气,如长虹贯日,一掠而过。

独龙子的形体,包裹在仙光之中,双手背负,眸光之中蕴满了不屑与杀机,他淡漠道。“竟然连夜逃离,从这家伙逃跑的轨迹来看,极有可能是直接逃出东域……真是奇怪啊……为什么我总是感觉到,这家伙与那萧寒之间。有一种微妙的联系……当然,极有可能是我的感觉出了错,这家伙的灵魂波动频率,与萧寒截然不同。人可以伪装样貌,但是灵魂气息与气质。是很难进行伪装的……不过无妨,我先跟踪他一段,而后,到达了荒僻之处,直接擒拿住,先强行逼供一番。而后直接杀死。”

说着,独龙子举目看向遥远的天际,眼窝深处,绽露出来了忌惮的神色,喃喃道。“苍天子大哥坐镇东域,使得我不便在东域拿捏那凡人……罢了。跟随这凡人,离开东域再说……”

就这样,萧寒在陆地上策马赶路,独龙子则在高天上严密追踪,一人一仙,各怀鬼胎,展开了角逐。

萧寒赶路到达了第二天正午。终于在东域某国度的城池中落脚休憩。

夜。

萧寒泡在木桶浴之中,手中握着一壶美酒,优哉游哉的享受着。院落之中,花影扶疏,暗香浮动,夜空中明月高悬。气氛曼妙至极。

“哎~~~舒服啊~~~~~”萧寒伸了个懒腰,“估摸着,用不了多久,就可以离开东域,到达苦寒的西域了……嘿。独龙子,至今依旧按兵不动,看来,他也有所顾虑,不敢在东域对我动手……也好。咱们哥儿俩,就这么耗着吧~~~~~反正,与苍天子等仙人的赌约,每拖延下去一天,他们就多一分输的可能……等到离开了东域,再筹谋猎杀这尊仙人,独龙子~~~~~~~”

在距离萧寒盘踞处不远的客栈之中,独龙子一个人在喝着闷酒,眼神之中,尽皆是阴鸷的神色。“小小蝼蚁,居然停了下来,不再继续赶路,反而享受起来……可恶!不过,你也就快活这段时间,等到离开东域,不管你是否与萧寒有联系,本座都会将你轰杀成渣!以补偿本座辛辛苦苦追踪你的时间!”独龙子作为一个仙人,高高在上,从来没有耗费时光,如此辛苦的追杀一名凡人,此刻,他的心,早就焦躁起来,耐性完全的消磨殆尽,恨不得立即擒拿住萧寒,生生**折磨致死,但是在东域,他也不敢动手,生怕苍天子知道后,直接处罚他。独龙子是忍了又忍,心中对于萧寒的杀机,也酝酿到达了极限!

……

萧寒不急。

足足休息了三天三夜,养精蓄锐之后,萧寒才重新启程,要离开东域,前往西域。换了一匹更快的马,萧寒再度踏上征程。

独龙子气急败坏的跟随在后面。

这几日,萧寒倒是优哉游哉的,独龙子可是憋坏了。甚至于,苍天子还传讯给独龙子,斥责了他一顿,让他迅速放弃追踪一个无关紧要的凡人,抓紧时间搜寻萧寒的下落。不过,箭在弦上,独龙子已然是跟了这么多天了,让他一下子放弃,有一种前功尽弃的味道…

“妈的!这家伙,赶紧离开东域地界!”独龙子杀气爆棚。

……

又过了大半个月,萧寒紧赶慢赶,终于是离开了东域!

正式到达了西域!

西域,风沙漫天!

这是西域毗邻东域的一个小镇。

沙石城墙,小镇被经年累月的风霜,腐蚀得不成样子。

镇中估摸着也就是几千口人,一个个的,都裹着厚厚的麻布衣衫,头脸都罩住了。一些小孩蹲在墙角,乌黑的眼睛东张西望。

得~~得得~~~得得~~~~~

萧寒牵着马,缓步行走在城镇之中。

精神力弥散而开。

在小镇外面,方圆数千里地,都是茫茫黄沙,一望无垠的沙漠,没有人烟。

而独龙子,已然是悄无声息的,跟随萧寒,进入了这小镇。

萧寒能够感觉到,独龙子的仙识波动之中,杀气越来越强烈!越来越不加掩饰!

显然,独龙子已然是随时随刻,准备动手了!

而且,萧寒也敏锐的察觉到,一旦离开了东域,苍天子的仙识波动,便消失无踪,不再覆盖!取而代之的,弥散在西域上空的,是另外数十股仙识波动。

在与萧寒敌对的仙人之中,萧寒最忌惮的,就是苍天子。其余的仙人,萧寒也并不怎么怵怕。

萧寒从一个摊铺的老妪枯瘦的手中,接过几个烧饼,留下了一些金银给她,而后缓步朝镇外的荒漠走去。

行走的过程之中。萧寒亦是调整仙体状态,凝聚力量,准备战斗!萧寒知道,一旦自己进入荒漠之中,独龙子便会从天而降,拿捏自己!

“这独龙子一路跟了老子这么多天。杀心已起,他一旦与老子对峙,肯定是要下杀手……不过,老子等待了这些日子,亦是要反杀这家伙!”渐渐的,萧寒的心中。也酝酿起来了一些杀气!

杀气的小火苗,在萧寒内心深处,越烧越旺盛!

在将要走出这小镇的时候,萧寒已然是将自己的战斗状态,调整到达了最佳!仙体无比凝练!本命真气符篆吸纳全身真气,一触即发!左臂妖帝手掌,隐隐约约在悸动!

……

“嘿~~蝼蚁。你终究逃不过本座的手掌心!害得本座辛辛苦苦跟了你这么多天……本座想想,等会用什么手段来凌辱折磨你……”独龙子如幽灵一般,跟在萧寒身后,他使用了一门仙术,躯体几乎透明无形,使得镇中的苦民,都无法察觉到他的存在。而且,独龙子亦认为萧寒不可能察觉到他。然而,他万万没有想到,他的一举一动。都在萧寒的完美掌控之中。不管他是有形还是无形,萧寒的精神波动,都能够精准的锁定他的仙识频率。

终于!萧寒出了镇!行走在大沙漠之中!

“是时候了!”独龙子目光幽冷的很,“在这种苦寒之地,杀死一名凡人。神不知鬼不觉,亦不会影响到苍天子大哥与萧寒那厮之间的赌约~~~~~~杀!!!!”

……

云雨山脉。云雨殿堂。

珈蓝子与乌云雨等人,都极为挂念萧寒,此刻,也都是在交头接耳的商议。

“珈蓝兄,萧寒这一去,已然是一月有余,不知道他与苍天子之间的博弈,境况如何……”乌云雨一脸担忧道。

事实上,珈蓝子亦是一直放出仙识在外,密切关注着这个位面的一举一动。

“事到如今,还处于一种平静的状态…”珈蓝子开口道。“苍天子坐镇东域,他麾下的仙人,分别处于西域,北域,南域,大荒,妖侠域……他们日夜不停的用仙识扫描搜索,掘地三尺……誓要将萧兄抓出来。不过,萧兄似乎是消失在这个位面了。”顿了一顿,珈蓝子蹙眉道。“依萧兄的脾性来看,他应该不会一直躲藏,他一定会伺机报复……”

“现在的情况,看似平静,不过,我预感,很快就会有爆炸性的消息传出了……”

……

萧寒行走在荒漠之中。

就在这时!

“轰!!!!”

漫天黄沙倒卷!

仙气飘渺!

天上地下,仙音绽响!

独龙子沐浴在仙气祥云之中,全身干干净净,一尘不染,缓缓从空间夹缝之中步出,他的眼神,极为的冷冽,仙识锁定住了萧寒,狞笑道。“蝼蚁,我们又见面了。”

“哦?”萧寒故作惊容,此刻,萧寒虽然全身战斗状态已然是调整到达了最佳,心中也早已经杀气盈野,但是,他不可能正面与独龙子直接拼杀。

萧寒必须伪装!

事实上,萧寒最大的优势在于,敌对方的仙人,包括苍天子在内,根本不知道他已然锻造出来了仙体,能够与仙人一战!

萧寒拿定主意,要在猝不及防之间,直接偷袭打爆杀死独龙子!

而且,在整个西域,也还有苍天子麾下的其他仙人在监控,萧寒必须要想好退路,施展出来雷霆手段,杀死独龙子之后,瞬间遁走!

因而,此时此刻,萧寒故作惊慌,但是双眸之中,却是在酝酿诸多的计谋!

“你……你究竟是谁?为何…为何苦苦追踪我到这里……我……我根本不认识你!”萧寒义愤填膺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独龙子,发出来了欢畅的大笑声,“凡人,你脸上的表情,真的很有趣,这就是临死前的崩溃么?哈哈哈哈哈……”

一番大笑,就好像,独龙子是将这些天受到的憋屈,统统的发泄了出来,极为的舒爽。

“你究竟想做什么?”萧寒‘惊恐欲绝’道。

“宰了你,”独龙子不停的狞笑。

“我与你无冤无仇!素不相识!你…你竟然要杀我?你…你为什么要杀我?”萧寒咆哮了起来。

“我杀你,也需要理由吗?”独龙子淡漠道。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