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3章 仙帝陨落!(22)

第723章 仙帝陨落!(22|237)

在距离天一门总坛区域,尚有一段距离的迎风峡谷。

此处,乃是天一门的一个前哨。

如今,迎风峡谷内部,暗藏杀机!一些空间阵法之中,隐藏了大量伏兵,其中有2名低级仙帝,以及大量的10级,9级真仙,暗暗的潜伏着,像是侧卧丘陵的猛虎毒虫,随时有可能暴起伤人。

而峡谷之外,四名低级仙帝,一字排开,眼神冷漠的很,杀机内敛。在他们身躯附近,都星云流转,滂沱的仙力滚滚散散,使得身躯周围都形成了真空。

就在这时!

前方,4条人影,出现在了这4名低级仙帝的视线之中!

“嗯……来了……”四名低级仙帝,都没有说话,但是彼此也交换了一下眼色。而后,也是对峡谷内藏身的人马传音……‘敌人已然到来!做好准备,听我们号令,在营救出来风镯子之后,立刻扑杀!!!!三个敌人,一个低级仙帝,另外2个是10级真仙,只要风镯子被我们交换过来,使得我们不再投鼠忌器,要杀死这几个家伙,极为容易!’

而此刻,百世,99世,87世,经过了完美的伪装,‘劫持’着风镯子,也快速接近迎风峡谷。而事实上,百世等人,早已经将迎风峡谷内部的一草一木,一兵一卒,完美掌控。什么地方藏有伏兵,什么地方是软肋,什么地方是峡谷的死角……简直就是了若指掌!

……

而在外部,整个仙界的目光,也不由的转移到达了过来。

事实上,迎风峡谷一战,以及白凤城一战,现在仙界各方势力,以及游散的仙人,都已经知晓了。无数的仙人,都分心两用。心悸颤抖的密切注视着。

大家都明白,这两场大战,天一门作为仙界的霸主,已然是派遣出来了低级仙帝。足够重视了。可以说,这两场战斗,说大了,将关系到仙界未来的格局!

是旧势力依旧坚挺?还是新势力彗星般崛起,取而代之?

虽然说,偌大仙界,无数仙人,都预感到了,这一层次的战斗,权利的争夺。自己没有能力参与进去,稍微窥伺,说不定还会惹祸上身。但是,没有一个仙人愿意放弃这次观战的机会。

“这两战,天一门的优势非常巨大。他们派遣了足足11尊低级仙帝出战!而白凤门客卿一方。几乎无力抵抗……”

“话虽如此,但我总是感觉到,不能够低估白凤门客卿一方。之前,天一门的优势也是看似巨大,但是在白凤门客卿面前,却是不堪一击……”

“也许之前天一门并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吧。因此只是派遣10级真仙出马,但是这次不同。这次低级仙帝倾巢而出……”

“但是从另一个方面来说,如果这次天一门的低级仙帝,哪怕稍微折损几尊,那么,天一门的根基命脉,都会受到巨大的动摇!在仙界的地位。将会分崩离析!毕竟,天一门真仙无数,但是低级仙帝也就那么一些,陨落一尊低级仙帝,简直就是无法弥补的!要知道。就算是10级真仙,要想一步登天成为仙帝,也是万中无一的事情啊!”

“好了,不要再议论了,战事将要拉开帷幕!很快就有结果了!”

……

终于!两方人马接近了!

“师尊!各位长老,救我~~~~~~~~”风镯子立刻尖叫呼救起来,脸色苍白,全身仙力荡然无存,彻彻底底就是受制于人的表情……惶恐,无助,惊惧,诸般负面情绪,演绎得淋漓尽致。

“闭嘴!”百世回头狰狞的瞪视了风镯子一眼,表情极为残酷。

“呃~~~~~~~~”风镯子仿佛是有极大的忌惮,立刻不敢再说话了。

“哼!!!!”风镯子的师尊,一名低级仙帝,面容巨变,双目之中,喷溅出来了浓烈的怨毒与杀机,冷笑道。“诸位,白凤门客卿,你们也不要为难我的弟子风镯子,今次交易,我们双方就公平进行吧。”

“嘿~~~~~公平进行,那是最好不过,”百世讪笑了一下,“相信你们也能够看出来,本人在风镯子身上,弄了一点点小把戏,现在,本人一个心念,就可以让风镯子全身四分五裂,爆炸而死。风镯子,乃是你们天一门麾下的核心弟子,10级真仙,他若死亡,恐怕,对于天一门,名声上没有太多好处……因此,万万不要试图在我们面前搞什么花样……”

“师尊,我~~~~”风镯子一脸苦涩,欲言又止。

“好了,风镯子,你放心,我们一定会解救你。”天一门那低级仙帝,挥了挥手,而后凝视百世,“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将你们要的物事交给你们,而后,你们立刻解除风镯子体内的禁制。我也警告诸位,不要玩什么花样,否则,就算风镯子死,你们也要陪葬!”

下一刻……

2名10级真仙,出现在了峡谷口,其中一个手中,捧着一张卷轴,另一个手中,握着一枚储物戒。

天一门长老道。“你们要的仙界最新地图,以及50亿仙币,我们早就准备妥当,现在,请进入迎风峡谷,进行交易。”

百世等人,心中都是一动……看来,天一门这几个长老,是想将他们诱骗进入峡谷内部,而后群起围攻,这样不啻于瓮中捉鳖!

不过,对于百世他们来说,也是极为希望进入峡谷内部的,这样,才能够一锅端,将这支天一门精锐,全部屠杀得干干净净,制造一场仙界血案。

“嗯?就在此处交易,不是甚好?为何要进入峡谷内部?莫非,你们在峡谷内部,设下了什么埋伏?”87世故意出口道。

“哼!”那天一门长老,脸色阴晴不定,事实上,他心中杀机已经盈满溢出,想要立刻暴起出手,不过投鼠忌器。顾忌到风镯子的安危,而且也怕对方跑掉,因此,才强行隐忍克制住。冷笑道。“诸位,也太看不起我天一门了吧?我天一门在仙界,那是堂堂第一宗门,说过的话,岂有食言而肥的道理?今日交易,绝无问题!好了,请进入峡谷吧!莫非,诸位连这么一点点胆识都没有?”

“哦?”百世一挥手,阻止了佯装要继续说话的87世和99世,眼睛之中。故意显现出来了思索的表情。

“请吧!既然有胆量与我天一门放对,现在却没有胆量进入峡谷么?你们几个,我们天一门还不屑于设下埋伏对付你们。如果你们不相信,可以尽管放出仙识,探测峡谷。看看有没有埋伏。”另一名天一门的低级仙帝,不屑的道。

要知道,峡谷内的人马,包括2名低级仙帝,都是藏在空间阵法之中,而这空间阵法,又是天一老祖亲自布置下来的。因此。就算是低级仙帝,仙识尽管放进去,一时半会,也是无法看穿空间阵法的。

但是,天一门这些低级仙帝,千算万算。万万没有算计到,百世他们,三个都是中级仙帝!

“嗯……”百世装模作样,放出仙识扫入迎风峡谷内部。

看到百世的举动,天一门那4名低级仙帝。都是冷笑。

“好,进入峡谷内部交易吧。”百世终于点了点头。

“好!有胆识!请!”天一门4名低级仙帝,分左右闪开,让出一条道。

百世等人,‘挟持’着风镯子,进入迎风峡谷!

与此同时,天一门方面,4名低级仙帝,已经在同峡谷内部埋伏的人马传讯了……

‘听着!我们会正常与对方交易,当他们解开风镯子体内的禁制之后,我们一起出手!将对方轰杀成渣!!!!记住,我们6名低级仙帝,以及所有的真仙,全部一起出手,不要给他们任何机会!’

而百世,也在对99世,87世,以及风镯子传音……‘进入峡谷之后,进行交易,风镯子你不要轻举妄动。99,87,交易完成的瞬间,他们一定会动手,我们直接闪到峡谷内的死角之中,使得他们的第一波攻击落空,而后……我们一人对付2名低级仙帝!速战速决!’

“是!”

迎风峡谷内部!

在迎风峡谷内部,看上去果然便是除了4名低级仙帝之外,仅仅只有2名10级真仙,几名8级,9级真仙。

……

另外一方面。

白凤城!

天一门的另一支人马,由5名低级仙帝率领,就要攻陷白凤城。

“轰!!!!”

仙气冲天!

萧寒已然是带着98世,97世,96世,95世,94世,93世,当面迎敌!

双方人马,就在白凤城边缘地带的虚空之中,对峙起来。

“什么?一群5级真仙,加上一个2级真仙?”天一门这边的5名低级仙帝,目光一扫,而后,爆发出来了狂暴的笑声。“白凤城已经守不住了,居然这么几个垃圾上来阻挡我们……哈哈哈哈哈~~~~~~~~”

而萧寒却是不动声色的看着那5名仙帝。

“好了,你们全部下跪吧,自裁,我们堂堂仙帝,要亲手击杀你们,也辱没了身份。不过,你们也可以亲眼看着白凤门沦陷,而后,再结束掉自己的生命~~~~~”一名低级仙帝,用猫戏老鼠的口气道。

“主人,动手吧!”萧寒身后的6名7级异度空间生命,都已经按捺不住狂暴升腾的杀机。

“好,动手,不过,这5名低级仙帝的尸体,不要毁坏了,我有用处~~~~”此时,萧寒也是内心一片火热。他的左臂妖帝手掌,可以用仙人的尸体来喂养,得到进化。然而,萧寒却是从来没有用过仙帝的尸体来滋养妖帝手掌!

仙帝尸体的品质,可比一般真仙尸体,强大了不知道多少倍!

“哈哈哈哈哈哈!天一门啊天一门,”赫然,萧寒仰天长啸了起来,“不知道5名低级仙帝陨落,对于天一门,会造成什么样的打击?动手!”

话音刚落!

“轰!轰!轰!”

萧寒身后,6名异度空间生命的气势,节节攀升!四面八方的温度,狂飙升腾!

一大片区域,都被笼罩在一种可怕的意境之中!

“事情不对!出手!”天一门的5名低级仙帝,惊恐的吼叫了起来!

但是,6名异度空间生命,已经抢先一步,挥刀砍杀!

百世刀道的精妙与可怕,瞬间展现得淋漓尽致!

这6名异度空间生命,都各自掌握了一招百世刀道,攻击力极为强横,而且在动手的一下子,将中级仙帝的能量,也释放出来了!

“噗!噗!噗!噗!噗!”

刀光如流星划破长空!

百分之一个刹那,天一门那5名低级仙帝,头颅猛然飞腾而起,离开了他们的身躯!

暗金色的仙帝血液,从脖颈处,狂飙出来!

陨落!

5名低级仙帝,同时陨落!

一时间,天地之间,阴云凝聚,一片黑暗,狂风暴雨骤然降临!

天地之间,竟然响彻起来了悲鸣的声音!

仙帝陨落,天昏地暗!如末世降临!就连老天爷,似乎都哭泣了出来!

时间仿佛凝固了。

数十个呼吸之后……

“陨落了!天一门的5名低级仙帝,居然瞬间被斩杀了!!!!!!!”

“万古罕见的事情啊!仙帝陨落!在我仙人与妖族的战斗之中,一场战役,瞬间被灭掉5名仙帝,这几乎都不曾出现过啊!除了当初封印妖神之战,就没有出现过这种局面啊!”

“变天了!仙界要变天了!”

……

偌大仙界,无数的仙人,都嚎啕大哭了起来,栗栗自危!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