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成双

第4章 超越法神

第四章 超越法神

咳!咳!咳……

王猛连着咳嗽了数声,整个人难受极了,眼泪更是被浓浓的黑烟熏了出来,他现在后悔的肠子都绿了,什么玩意,做一个早餐,居然这么难,先不说劈柴使得分成两半的柴有一半砸到自己身上,就是现在,起个火,那烟似乎看他不顺眼,故意来呛他一样。

梅林看着厨房里咳嗽个不停的王猛,脸上露出了一丝宽怀之意,自己原本想给他做好早餐再叫他醒来,谁想他却早就醒来,还洗了个澡,看见自己干家务活,不但抢着帮忙,就连做早餐亦要自己来,虽然他的表现有点笨手笨脚,不过行为却总是让人觉得好笑,整个人反而为之轻松了起来。

“好啦好啦,我来吧。”梅林看着王猛的样子,上来劝道。

王猛倒不是什么顽固不化之人,虽然为人处事有些大大咧咧加粗鲁,不过头脑却是极为灵活,一般情况下,王猛肯定是选择开溜闪人,不过吸收了痴呆儿的记忆,念及梅林这些年所受的苦,王猛觉得应该让老人家也享享福,毕竟老人家这些年来真的不容易啊!

“不用,老妈,我搞的定,你出去歇会,我马上就弄好。”王猛叫道,浑然不注意自己的用词,事实上他并非不知道,只是要他顾这顾那的,他也实在懒得费这个心。

梅林在王猛劈柴的时候就习惯了他说话的风格,以为这是痴呆所带来的后遗症,虽然想矫正王猛,不过转念一想,自己的儿子从痴呆刚好,如若让其学东西过多,或许会造成反效果,于是索性就放任了。

天下父母心啊!

王猛并没有做过饭,没穿越时,因为父母留下大笔存款,再加上赔偿金,有钱的他基本上是一天三餐都是在外面吃,或是直接泡方便面,过着**不羁的生活,现在要来做早餐,还真不是他能办的事。

当然,王猛不会做饭,但是有一人会做,那就是公主,公主虽然贵为公主,可是经常性的会上宫廷厨房帮她父王做菜,自然有的一手好厨艺,王猛就是看准这点,才敢扛下此事的,毕竟现在他穿越过来,公主就是他,他就是公主,要不然,他可不会傻的去做一顿半生不熟亦或是漆黑一团的菜给自己这个老妈吃。

王猛当下就打算做饭,不过还没动手,他却突然想起了魔法洗涤,不禁停了下来。

事实上,昨天晚上虽然痛不欲生,可是醒来后,王猛却感到无比的舒坦,不但觉得自己的身体变得轻盈了,就连看世界也看得更清晰了一点,甚至听也比以前听的远了,最明显的就是,在离家不远的一条河流的流水声,以前他听不见,现在他能听见了。

对于魔法的神奇,王猛是有了见识,本身就对魔法充满了新鲜好奇感的他,自然而然更加的感兴趣了。

一想到这,王猛就决定让另一个自己公主帮自己做饭,而自己则来修练魔法洗涤,因为他穿越一分为二,公主和痴呆儿都是他自己,这就相当于一个左手一个右手,叫左手干活,右手练功,这可是合理分工。

当下王猛就让身为公主的另一个自己利用思维来控制痴呆儿的身体做饭,而腾出时间来的他,自然而然是照着魔法洗涤那和正常冥想不同的冥想修练方法开始练了起来。

王猛开始让自己整个人进入冥想之中去,刚开始,由于整个人的心没有平静下来,所以冥想的运行并不顺畅,不过随着王猛的一颗心静下,冥想开始变得顺利了起来。

“天啊,居然有这么庞大的精神力,能够扩散这么远,这简直不可思议。”跟着魔法协会会长杰森走在路上的副会长米勒-奥伊坎突然停了下来,一脸惊呼道,他此行和杰森出游,是因为杰森想看能否找到那一个引起魔法共鸣的人。

“才感觉到吗?”杰森朝自己身后的米勒道,虽然他极力想把话淡淡说出来,可是任谁也听得出他声音里的颤抖。

米勒点了点头,不可置信道:“会长,难道这个就是那个引起七种元素魔法共鸣的人吗?可是不太对劲啊,他的精神力虽然庞大,却显得有些飘渺,显然还只是初修者,又怎么可能引起魔法共鸣呢?况且还是七种元素的共鸣啊!”

对于魔法来说,精神力是基本,谁都知道,精神力要的是集中,只有绝对集中的精神力,才能够控制强大的魔法,但有的精神力天赋过人的人则不一样,他们进行冥想修行时,虽然脑里的精神力在修习,可是无形之中却又还扩散出有等质的精神力在四周。

而这种人,被称为魔法界中的精英,因为由于其精神力的特殊,他们所施放的魔法威力会因在无形扩散的精神力而得到大幅度的提升,同样一个小火球,精英施展起来就可以盖过同等级的魔法师所使的大火球,最恐怖的是,这种无形扩散的精神力,到了后期更是变态,所带来的增幅效果绝对超乎想象。

身为魔法协会的副会长,米勒自然知道这个原理,他为这个能扩散如此之广的精神力者感到无比的震惊,可是他也绝对的怀疑这个精英中的精英,因为从扩散的精神力中可以看出,此人精神力实在是太虚太不稳了,这根本就是一个初学者!

米勒绝对不相信,一个初学者,而且是精神力才刚修习的人,就能引起魔法共鸣,要这样,那他根本不是人了,而是神了!

“米勒,你知道吗?法弗兰法神曾经留下一段话,他说,法神是魔法师的终极极限,可是却并不代表它不能打破,如果一个人能够拥有七种魔法属性,再加上拥有精神力的扩散,那么一旦他能领悟一种神秘的存在,他将可能超越法神!”杰森抑制不住心中的激动,越说越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