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成双

第9章 绝地反击

第九章 绝地反击

没有任何花巧可言,王猛的拳头就那样直直挥了出去,可是就是这平凡的一拳,却让坎尼尔整个人为之一震,连带着手中的剑也为之一滞,而在这之中,王猛的拳头霍然打在了坎尼尔剑尖上,坎尼尔只觉剑一沉,整个身形不由一倾。

“糟糕!”坎尼尔叫道,想也不想,身形连忙向后跃去,可是这一退,他却发现王猛并没有趁势对他发动攻击,相反反而是一脸莫名其妙的站在那。

“大哥,怎么了?”眼见坎尼尔占据上风,却突然紧张的退了开来,坎尼尔的一干手下忍不住纷纷奇怪道。

坎尼尔没有回话,而是回想起王猛刚才那一拳,那一拳不论怎么看,都是很普通的一拳,可就是这不起眼的一拳,却让他感到一股窒息感,似乎不论他出什么剑,也都能被封死,而更奇怪的是,在他的剑尖被王猛一打中,他只觉一股凌厉的气息从王猛的拳头传了出来,让他情不自禁的落荒而逃。

“真是太奇怪了。“坎尼尔朝发呆中的王猛望去,看着满身是血的王猛,他又不禁疑惑了起来,如果刚才出的拳不是偶然的话,那么王猛不可能被他**成这样,唯一的可能性就是那一拳是偶然的,可是那一拳又如此神乎其神,让他觉得根本不象是意外使出来的。

“哈哈,我明白了。”在坎尼尔猜疑中,发呆中的王猛突然笑了起来,刚才一招破了坎尼尔的剑招并逼退坎尼尔,让他感到惊奇无比,他不明白自己是怎么做到的,略一回想,他这才明白了过来,原来是刚才情急之中,他无意识的用拳头使出了他所吸收的公主记忆中里两个宫廷大剑师比武时所使的招数。

回忆着宫廷大剑师的剑招,王猛耳边不禁响起了当时所使剑招大剑师对剑法技巧的讲解,这一下,他顿时来了信心。

边上的梅林见王猛一会发呆,一会大笑,忍不住出声道:“孩子,你没事吧?”说着她倏地想起了医疗师的吩咐,说不能让刚恢复神智的王猛受到刺激,免得再次变成白痴,脸色忍不住变得煞白了起来。

“老妈,我没事。”王猛头也不回道,眼神却放在了边上的坎尼尔身上,一切都还没有完,他绝对不会轻易倒下!

梅林听到王猛的话,不由的松了一口气,在她松气之余,坎尼尔就紧张了,坎尼尔在王猛那凌厉的眼神下,只觉自己仿若待宰的羔羊一样,随时都有可能被王猛屠杀掉。

“不,那不是真的,他刚才一定是偶然使出来的,他现在这样,只不过又是在耍花招。”心中被王猛刚才那一招弄得慌了神的坎尼尔在心中叫道,借此来掩饰自己心中不断增加的惧意,说着,坎尼尔身形一起,朝王猛攻去。

眼见坎尼尔攻来,王猛再一次用拳头使出了大剑师所使的剑式,尽管使起来有些不畅,可是王猛这一拳,却还是能勉强使出来。

看到王猛挥过来的拳,坎尼尔才明白到一个事实,那就是王猛刚才的拳头不是偶然的,可是已经晚了,王猛此时挥出的一拳,不但把他的剑势打乱,更把他的气机全部锁定,他根本逃不开。

砰!一声响声传了出来,紧接着铛的一声,坎尼尔整个人朝后倒飞了出去,在手中的剑落地不久后他也重重的摔落在了地上,头一次,他感到自己是如此的渺小!他不能相信,自己一个三级剑士,居然会败在一个刚恢复神智的白痴手下……

想着,坎尼尔眼前一暗,整个人晕了过去。

“不会吧!”看到一直处于绝对劣势的王猛把自己大哥放倒,站在旁边的几名坎尼尔的几名手下一脸不可思议道,嘴巴张大的能塞下一个鸡蛋。

同样吃惊的梅林此时却兴奋了起来,她的儿子居然赤手空拳把一个三级剑士打倒,这是多么让人自豪的事啊!她为有这么一个儿子而感到骄傲!

王猛看到自己一拳奏效,心中也是兴奋了起来,可是他一兴奋,却感到自己的整个右手都麻痹了下来,这让他感到又惊又气,不明白怎么回事,他却哪里知道,八级剑士也就是大剑师的高级招数是建立在强大的力量基础前提下的,又岂是他一个还未修练的普通人所能随随便便使出来的,这一强行使出来,虽然威力是发挥了点,可是由于自身的能力不够,自然是遭到了招式的反噬。

右手在麻痹中渐渐失去知觉,王猛整个人感到了崩溃,他现在终于明白到什么叫乐极生悲,“妈的,希望不会有事啊!”感到不妙的王猛在心中叫道,想着自己还有公主这个身份,就算真的情况坏到了不能再坏的地步,倒时动用公主的能力,应该能有挽救的办法。

想到这里,王猛心情才好了一点,看着边上的坎尼尔等人,知道越早打发掉这些人越好,要不然让他们发现自己的右手动弹不得,一切可就麻烦了。

当下王猛就朝坎尼尔的手下们一步步逼去,边走边一脸玩味道:“你们谁还要来啊?”

众人早就被王猛那层出不穷的花招和狠劲给打怕了,再加上连三级剑士的坎尼尔都不是王猛的对手,他们又怎么敢跟王猛动手,眼见王猛的眼神朝自己投来,纷纷惶恐的挥手道:“不……不……不……”

王猛冷哼一声,喝道:“既然不,那还不给老子快滚!”

众人听到这话,哪里还敢多说什么,连忙连滚带爬的走人。

“慢着!”王猛突然叫住众人,看了一眼边上处于昏迷的坎尼尔三人,以及那个因二弟弟痛的动弹不得的人,冷道:“把他们四个垃圾也带走吧。”

几人原本以为王猛突然又后悔了,听到王猛的话,心里长松了一口气,当下一人扶一人,急急逃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