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成双

第11章 束手就擒

第十一章 束手就擒

王猛从冥想中醒了过来,整个人精神抖擞,只觉这一次冥想,精神力的增加,居然是之前同样时间所练的两倍之多,忍不住奇怪了起来:“怎么搞的,为什么这次时间用的少了,效果反而好这么多了呢?”

王猛尽力回想着从公主那所吸收而来的记忆中有关魔法的记忆,终于找到了相关的答案,原来冥想的修练,刚开始时因为大脑还不习惯,会相对慢一些,而一旦习惯了,速度就会快上一倍,这个适应的过程被称作学徒墙,要想突破这个学徒墙,一般需要一年多的时间。

“看来我还是个人才啊!”想到自己才花了没几天的工夫,就把学徒墙给破了,王猛耸了耸肩,露出了一副莞尔的神态,虽然他满不在乎,可是这事要是传出去,估计就得造成轰动了。

抬头朝窗外望去,王猛这才发现此时已是日薄西山了,当下走出去,准备打算做晚饭,只是还没有走出房门,一个类似于做饭的铁锅掉地的声音就传了出来,紧接着杂乱的脚步声也在此时响了起来,从声音看有不少人。

王猛走到客厅前往房外望去,却见一队士兵站在自家门口,当中一个身形比较瘦削,一张脸有若猴子,左腮下有着一颗留有一根长毛的黑痣的人负手站在梅林的边前,一脸嚣张道:“你家那个白痴儿子呢?”

“这鸟人估计就是那坎尼尔当小队长的表哥了吧,我还以为要过几天才会来,想不到这么快就来了,看来到时要把这群鸟人关的永不见天日,免得留后患啊!”王猛心道,看着梅林身前那掉在地上用来做饭的铁锅盆,以及她那颤抖的身体,知道梅林一定很害怕,当下出声道:“找我干什么!”临出门时,不忘通知一下身为公主的另一个自己。

长得象猴子的人看了一眼王猛,冷道:“你就是打伤坎尼尔和斯恩等人的白痴?”

“是我又怎么样?”由于早就有了准备,王猛也不推搪,直接承认道。

“怎么样?”坎尼尔的表哥冷笑一声,伸手一挥,朝一群手下命令道:“给我拿下他。”他的那群手下一听吩咐,直接就朝王猛围了上来。

王猛毫不害怕,昂然道:“凭什么?我又没有犯法。”

“谁说你没犯法,我刚接到有人通报,说你私通外敌,正密谋造反,另外打伤帝国公民坎尼尔和斯恩二人。”坎尼尔的表哥笑道,说着朝一群手下道:“动手,别给我手软。”

围着王猛的一群手下听到坎尼尔表哥的话,纷纷摩拳擦掌,桀桀笑道:“头,放心吧,绝对不叫这小子好过。”

梅林看到这架势,护子心切的她想也不想,站在王猛身前,喝道:“你们这是诬蔑,你们这样还有没有王法?”

“王法?王法是什么?”其中一名士兵笑道,说着一群人哈哈笑了起来,他们平素没少跟坎尼尔的表哥出来,基本上是打人,抢东西,干这种勾当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自然不会被梅林的话吓倒,笑过之后,打了一个眼色,纷纷动手。

王猛想不到这群士兵这么渣,对他动手也就罢了,居然连梅林也不打算不放过,本来想教训这批人渣,不过想着自己的计划,王猛决定忍了,“妈的,叫你们嚣张,老子到时要你们全部进入帝都的巴士顿牢狱。”

想着王猛喝道:“慢着,我跟你们回去接受审判。”

众士兵听到王猛的话,都停了下来,纷纷朝坎尼尔的表哥希贝尔望去,在等待着他的下一步指示。

“不要,孩子。”梅林听到王猛的话,连忙阻止道,她很清楚的知道,一旦王猛跟着对方回去,就算不死,那恐怕下半生也会在牢狱里过了,她绝对不允许,她就算拼了这条老命,也不准这群人带走她的宝贝儿子。

王猛知道梅林担心自己,道:“老妈,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说着暗中打了一个眼色,示意自己另有计划。

梅林还想说什么,在看到王猛暗中朝自己打的眼神时,她又停了下来,虽然她不清楚王猛为什么会这么自信自己没事,可是她却能从王猛眼神中读到王猛想要告诉她的信息,犹豫再三,还是软了下来。

“这小子玩什么花招?”希贝尔一脸怀疑的看着王猛,感觉到有点可疑,因为刚才王猛的态度还是那么强硬,可是转瞬间就变软了,就是因为如此,他才有点犹豫,他并不是一个不知轻重的人,以往做这种勾当的时候,他就是看准能够吃定对方,所以下手从来不会软,可是这一次不同,王猛所表现出来的感觉让他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

越想,希贝尔越肯定自己的想法,他清楚的知道,他的表弟是一个三级剑士,而面前这个据说才恢复不久的白痴,却把他表弟给打的肋骨断了几根,这说明了什么?

希贝尔感到头痛了起来,现在如果不抓人,他下不了台,可是抓人,他又怕出事,犹豫再三,想得心烦的希贝尔决定还是抓人,不管怎么样,他已然从他表弟嘴中打探清楚,王猛一家就是平民,他绝对相信自己的表弟不会骗自己。

看了一眼昂然而立的王猛,希贝尔伸手一挥,命令道:“绑上,带走。”

希贝尔话一出口,立时两名士兵就站了出来,利索的掏出绳索,就要来绑王猛,王猛脚步一退,道:“我既然说了跟你们回去,就会跟你们回去,这个绳子不用绑了,你们总不会怕我跑了吧。”

“这是规矩!”拿着绳索的士兵不耐烦道。

王猛暂时不想惹恼这群龟孙子,听到这话,还是伸手让他们绑了起来。

当下一行人就离开了村子,朝城防军驻地走去,而梅林担心王猛,自然是紧跟在后面。